<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五十章 道喜
    “你只是疯罢!院子里雪也不扫,笼里的雀儿也不喂,茶炉子也不翦,知道就在外头逛!”

    “昨儿二爷说了,今儿不用扫雪,留着点雪作诗意,明儿再扫。我喂雀儿的时侯,姐姐还睡觉呢。”

    “那茶炉子呢?”

    “今儿不该我的班儿,有茶没茶别问我。你们再问问我逛了没有?今早是东府大奶奶使唤我取东西的。”

    “怪道呢!原来爬上高枝儿去了,把我们不放在眼里了。

    不知说了一句话半句话,名儿姓儿知道了不曾呢,就把她兴的这样!

    这一遭半遭儿的算不得什么,过了后儿还得听呵!

    有本事从今儿出了这小院儿,长长远远的落在高枝儿上才算了得……”

    薛宝钗和王熙凤两人来到贾宝玉的小院儿门口时,就听到这么一出丫鬟们的对话。

    两人对视一眼后,推开小门进去,就看到三个大些的丫头,正围着一个小丫头子教训。

    为首的大丫头,模样长的风.流灵巧,削肩膀,水蛇腰,眉眼有点像林黛玉,此刻双手叉腰,柳眉竖起,嘴角浮着冷笑,在训斥中间那个满脸憋愤的小丫头子。

    看到这一幕,薛宝钗眉头微皱,下意识的对这个丫头感到不喜。

    只是,她却知道,这不是她家,没有她开口的份,更不愿平白得罪人,就没有多事。

    不过,她原想着,王熙凤作为管家的媳妇,看到这一幕,应该管教一番才是。

    却不曾想到……

    “哟哟!我就说老太太偏心,把满府上好用的丫鬟都给了宝玉。

    瞧瞧,我满府上挑花眼,都挑不出几个这般爽利的丫头子,我原道是自己福薄,没摊上。

    却不曾想,原来都在这里,全让老太太悄悄的舍给宝玉了。

    晴雯,看把你兴的,你有这般能耐,跟了我去如何?

    帮我去管府上的事,有的是你教训人的机会。”

    王熙凤大笑着说道,让薛宝钗怔了怔……

    晴雯居然不识抬举,撇撇嘴,笑道:“二.奶奶又来打趣我们这些奴婢,你是做大事的,我们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可跟不上趟……”

    王熙凤听她拒绝也不恼,还哈哈大笑道:“就知道你这小蹄子舍不得你宝二爷,罢了罢了,真要把你们几个大的给招了去,老太太和太太还不愿意呢。

    不过这个小的也是好的,遇到这么几个泼辣货,还敢硬顶着干!

    怎么样,跟我去服侍我吧?

    我认你作女儿,我一调理你就出息了。”

    “噗嗤!”

    那小丫头子听了后竟笑了出来,王熙凤这下眉头竖起,半真半假道:“你笑什么?你说我年轻比你能大几岁,就作你的妈了?

    你还作春.梦呢!

    你打听打听,那些年岁比你大的多的,都上赶着叫妈我还不理,今儿是抬举了你呢!”

    那小丫头子也是伶俐人,见王熙凤不喜,连忙道:“我不是笑这个,我笑奶奶认错了辈数了。

    我娘是二.奶奶的女儿,这会子又认我作女儿。”

    王熙凤闻言后眉尖一跳,问道:“你妈是哪个?”

    小丫头子道:“我父亲是林之孝。”

    “哦,原来是他家的……”

    说着,王熙凤有些诧异的回头看了眼满脸无所谓站在那里看风景的晴雯,又转头看了眼嘴角已然浮起一抹淡淡的讥讽笑意的薛宝钗,两人对视了一眼,却都没说什么。

    呵呵……

    这几个大丫头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林之孝和他老婆林之孝家的,如今愈发得王熙凤的重用。

    在荣国府里的几百上千个奴才辈里,也算得上是数得上的人家了。

    尤其自赖家、钱家、赵家和李家等老一辈的体面奴才人家被贾环毫不留情的打压下去后,林家在荣国府这边的地位愈发“显赫”。

    在这种情况下,这几个大丫头还敢这般训斥挤兑林之孝的女儿。

    王熙凤真不知是该说她们不知者无畏,还是该说她们在作死……

    不过,生死皆由命,挡人不挡死,各人有各人的造化,随她们去吧……

    “你这丫头倒是伶俐,叫什么名字?”

    王熙凤不再理会晴雯等人,而是看着小丫头子问道。

    小丫头笑道:“我原叫红玉,因重了宝二爷,如今只叫红儿了。”

    王熙凤皱眉道:“讨人嫌的很!得了玉的益似的,你也玉我也玉……

    既这么着我一会儿和宝玉说,叫他再要人去。

    你跟我去,你愿意不愿意?”

    小丫头红玉笑道:“哪有不愿意的理儿,只盼着能跟着二.奶奶多学些眉眼高低,多长些见识。”

    王熙凤闻言,满意的笑道:“行了,你自去找你平儿姐姐吧。”

    “是!”

    红玉便笑着离去了。

    王熙凤让晴雯等人自去忙,她和薛宝钗往屋里去。

    薛宝钗笑道:“到底是你会看人,这个丫头,以后少不了一番造化呢。”

    王熙凤哼了声,笑道:“若说蠢吧,那几个也不蠢,就是没这个见识。没经过这些,竟不知深浅。

    倒是这个小的,许是家里的缘故,早早的就知道了这些,倒是能干事的。

    至于造化,却不好说……

    谁又知道谁的造化?”

    说着,二人进了屋。

    “宝玉,袭人……咦,人呢?”

    王熙凤见外堂没人,过了帘门,进了里间还没发现,便高声喊了声。

    “哦,来了来了!凤姐姐等等……”

    从侧间暖阁里传出一道有些惊慌的声音,还有窸窸窣窣的穿衣服声。

    王熙凤和薛宝钗两人面色一怔,随即俏脸都有些发烫,心中暗骂荒唐……

    没一会儿功夫,从里面走出两个人,贾宝玉面红耳赤的走在前面,后面袭人面色倒还算正常。

    不过,没等贾宝玉开口,袭人就笑着解释道:“给二爷做了一个肚兜,今儿刚收针,到里头去试了试……

    不想这么巧,二.奶奶和宝姑娘就来了。”

    王熙凤和薛宝钗两人看着脑袋还是有些抬不起来的贾宝玉,心中有些了然……

    不过还是配合着袭人说笑了两句,又将薛姨妈命她们送来的酒槽鹌鹑,鸭舌等吃食送上。

    王熙凤因为心里有记挂的事,坐不住,说了两句就要告辞。

    薛宝钗原本也要跟着离去,不过却被袭人强留下了。

    “好姑娘,就在我们这儿多坐一会儿吧。如今,也就姑娘愿意来我们这个院儿了……”

    袭人细挑身子,容长脸儿,长的虽不比晴雯好,但也算是个美人。

    更兼她说话的款和做派,都极合薛宝钗的眼缘,所以薛宝钗也就又坐下了。

    “还没给姑娘道喜呢……”

    袭人温柔笑道。

    薛宝钗俏脸微熏,看了眼一旁低着头不自在的贾宝玉,摇头道:“哪里喜……”

    袭人笑道:“还说不喜?姑娘去了东边儿后,立马就成了一品诰命。

    府上除了老太太外,就数姑娘最尊贵。

    就是在戏文里,也是在命妇里最尊贵的人儿。

    姑娘果然好福气哩!”

    薛宝钗闻言,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和所有闺中女孩子一样,她也曾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夫君是什么样的。

    梦想自然是好的,能文能武,上马为将,下马为相。

    武能安邦,文可治国。

    长相气派,文采风.流……

    可是,她与其他女孩子不同之处在于,对于这种梦,她只是偶尔做一做罢了,极少。

    她很清楚她的位置,作为商人之女,又失了父亲,送入宫中待选,都只能从最低的宫女做起。

    就如同她哥哥薛蟠说的那样,普通的公侯伯府第,他甚至连登门都难登,更何况是嫁入其中作大妇?

    若是真找个平庸的嫁了,她又会一生都不甘。

    如今这般,似乎真的已经是很好很好了,没有枉费她妈的一番心思周折……

    可是,真的很好吗?

    想起之前贾环对她怒目相视,甚至怒吼挥拳的那一幕,薛宝钗心里黯然。

    但这并不是最伤心的……

    最伤心的是,后来他竟然与她赔了不是,那般生分,那般客气,那般疏远……

    其实,她宁愿他对她发怒……

    “唉!”

    长叹息一声后,薛宝钗摇摇头,道:“不说这个了……宝兄弟最近如何了?”

    袭人闻言,顿时皱起了秀眉,有些埋怨道:“还是以前的性子……劝了不知多少遭了,就是不改。

    我对他说,你原不爱与外面那些为官做宰的人交往,不愿理会那些仕途经济的学问也就罢了。

    你是个富贵人,不理也就不理。

    可如今咱们府上,现成就有这么个了不得的人物,又是你正儿八经的亲兄弟,为何都不愿走动走动?

    若是能得了他的看重,日后说不定也能有一个好去处。

    难不成还能在这座院子里,这座府上,待上一辈子不出门不成?

    唉!

    就是说不听……”

    “哼!你……你若愿意去,自己去就是。

    我早就知道了,如今家里的姊妹们都喜欢和老三处。

    丫鬟们也见天儿的盼着见他,如今连你也这般!

    去去去,你现在就去。

    我算是白认得你了,这里也留不得你了!”

    被说的面红耳赤的贾宝玉,面色涨的通红,自觉袭人让他在薛宝钗面前丢了大脸,站起来大声怒斥道。

    袭人被骂的泪眼汪汪,对连连相劝她的薛宝钗泣道:“姑娘不知,我这颗心,就是操碎了都没用。

    若是能说动这位爷,哪怕是我现下就是死了,也值了。”

    这一番话,说的贾宝玉怔在了那里,双眼垂泪的看着袭人。

    他最向往的,就是有女孩子为他哭。

    若是有人愿意为他去死,那……就是他人生的最高境界了……

    而薛宝钗也唏嘘不已,安慰道:“你尽放心就是,哪里就到了这个地步?

    宝兄弟是他的亲哥哥,纵然不去走动,难不成以后还会不照看着?

    没用这个理儿,你尽放心吧……”

    袭人闻言,感动的无以名状,抓着薛宝钗的手道:“若真是如此,我这个做奴婢的,给姑娘这个奶奶磕长头都愿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