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四十九章 深算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巴巴儿的看着给她们传授《内宅心经》的贾母,眼睛亮亮的……

    贾母和鸳鸯见状均是一笑,倒笑的两人有些不好意思了。

    贾母又道:“至于诰命……环哥儿说的也有道理,有了那份位,荣光倒是荣光了,可每年三节两寿时,都要入宫觐见,逢着后妃都要磕头,遭的那个罪啊,真是……云儿还好,若是玉儿你,还不生生昏过去?

    而且,就环哥儿那脾气,还舍不得你们给那些贵人们磕头哩。

    你们若是被哪个不知深浅的贵人给欺负了,再让他进宫里闹一起子,把贵人也打了,那愁也要将我愁死……”

    “噗!”

    见贾母一脸的头疼劲儿,两人再想想贾环过往的战绩,顿时乐出声来,连林黛玉都抿嘴一笑呢。

    贾母见状愈发高兴,又道:“是不是也想通这个理儿了?

    你们啊,别担心日后谁会在家里使绊子,环哥儿眼里容不得这个,老祖宗我更容不得。

    你们还小,许是不知道。

    当年玉儿她娘还没出阁前,太太就嫁进贾家门儿了。

    哼!许是嫉了玉儿她娘太受我宠爱的缘故,暗中使了几次手段,我一而再的点醒都没用,一怒之下,就要差人将她送回王家去。

    若非她跪求认错,玉儿她娘又心慈手软,我也不会轻恕了她!

    宝玉她娘尚且如此,又何况其他?

    所以,你们尽放心就是。”

    私密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上,林史二女还能说什么?

    两人一起起身,福了福,应下了。

    贾母却还没说完,她让两人坐下后,想了想,又道:“其实,你们两个我倒不担心,都是懂事的好孩子,都明理。

    可是,还有那个犟种,我却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他娘虽然打的动他,课我看,她其实也拿那个犟种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这凡是做大事的爷们儿,都是这样。

    耳根子软的,骨头软的,也做不成什么大事。

    你们要记得这一点,以后若非必要,万不能强压着他去做他不愿做的事……”

    林史二女闻言,红着脸应下了。

    贾母笑道:“如今就咱们娘儿四个,有什么好害羞的。就是鸳鸯,等我死了后,也要过去服侍环哥儿的……”

    “老祖宗!”

    鸳鸯又惊又羞的嗔了句,语气里竟有些责备,道:“老祖宗定然能长命百岁,比百岁还长哩!

    江南的奉圣夫人,还有李相爷府上的太夫人,不都活的比老寿星还长寿吗?

    她们能,老太太也一定能!”

    而林史二女,则有些震惊的看着鸳鸯,又看向贾母。

    老太太,你有完没完,你这不地道啊……

    贾母却好似读不懂她们的眼神一样,呵呵笑道:“鸳鸯服侍了我这么些年,我总不能让她没个结果。

    再说,咱们家里好多私密事,我都是让鸳鸯来处置的。她若不跟了环哥儿,对别人也不好……

    她也不跟谁争什么夫人如夫人的名分,给你们两个谁做个通房就好。

    我啊,只盼着她能有个善终就好。

    除了环哥儿,我也不放心别个。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好歹我还能多活几年,看着你们出阁……

    现在,我要你们帮我做一件事。”

    林史二女闻言,脸色微微一变,聪慧如她们二人,岂有不知贾母言中所指之事的道理?

    只是……

    唉!罢了,只当是为了她们自己……

    ……

    “哼!”

    荣禧堂厢房内,王夫人看着走进来的满脸堆笑的薛姨妈并王熙凤两人,不由的冷哼一声,倒是看到后面低头跟着的薛宝钗时,面色方和缓了些,心中有些可惜。

    “果真如了你的意了?”

    王夫人嘴角弯起一抹嘲讽,淡淡的笑道。

    薛姨妈也不恼,只是呵呵的笑着。

    王熙凤乖巧,连连报喜道:“可不是嘛,太太,三日后,初八,正式下定。先定下来,下了婚书,过几年都大一些,再正式成亲。

    不过,老太太说了,咱们可不能同皇家一样,连下了婚书的事都能反悔,咱家丢不起这份人!

    可见,咱们王家,真要出一个一等侯夫人了!多尊贵!

    太太可是侯夫人的亲姨母哩!”

    王夫人闻言却没多少欢喜之色,她看了看红着脸低着头坐在炕边的薛宝钗,叹息了声,对薛姨妈道:“你也忒狠心了些,那边一个是老太太的嫡亲外孙女,一个是她的亲侄孙女,哪一个不比……

    宝丫头真要过去了,如何能镇得住她们?

    上头还有一个更造孽的奴几……

    我在府上过的什么日子,难不成你都看不到?

    就忍心再让宝丫头也过这样的日子?

    你倒是好算计,整个贾家都被你算在手里……

    可你怎么就不替宝丫头多考虑考虑?

    你看看今天那个小畜生龇牙咧嘴的可恶模样,宝丫头真跟了他,还能有好?”

    这番话,倒说的薛姨妈和薛宝钗两人面上都浮现出感激之色,心道到底是亲姨母……

    不过,薛姨妈听着听着,眼泪就下来了,道:“姐姐,我若是有半点其他好法子,又如何会这般劳心劳力?蟠儿从牢里出来没两天,就又成以前那样了,说也说不听。

    薛家如今虽然还有一些产业,可……”

    “行了,车轱辘子话说了多少遍了?真要有什么事,难不成我们还会干看着?”

    王夫人不耐烦的道。

    亲姊妹间说话,倒是少了许多客套和遮掩。

    薛姨妈抹去了泪,叹息一声,道:“更何况,环哥儿也不是那样暴虐的人,今儿情况毕竟不同。不过,姐姐说的也有道理,宝丫头,日后你的性子可不能那么刚硬了,就算是为了他好,也不能太拗着他。

    环哥儿是做大事的人,又少年得意,位居高位,爵拜国侯,哪里愿意让人拗着他?

    你看看赵……

    总之,你姨母的话要记住。”

    薛宝钗红着脸坐在那里,轻轻的点点头。

    听到一个“赵”字,王夫人的脸色已然耷拉了下来,面色木然。

    王熙凤忙给薛姨妈使眼色,薛姨妈醒悟过来后,笑道:“宝玉呢?怎么没见着他?”

    王夫人淡淡的道:“他回他院子里去了,如今,他在老太太那里也不得意了……”

    薛姨妈摆摆手,笑道:“哪里话……”又对薛宝钗道:“宝丫头,你和你凤姐姐去家里,把前儿才糟好的那罐子鹌鹑和鸭舌给你宝兄弟送去,我记得他最爱吃我做的这个,前儿就多糟了些。我和你姨母再说会儿子话。”

    薛宝钗闻言,点点头,起身又和王夫人招呼了声后,就和面色微微一变的王熙凤离开了。

    王夫人身边伺候的彩霞也是伶俐人,她见连王熙凤都被打发出去了,便笑着对王夫人道:“太太,我去厨房看看,让她们准备几个小菜,中午您和姨太太喝一杯?”

    王夫人看了眼笑容和煦的薛姨妈,点点头,淡淡的道:“去吧。”

    待彩霞离去后,王夫人皱眉道:“你又怎么了……

    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多心思,如今倒比我还能算计。”

    薛姨妈闻言,一点也没觉得难看,她叹息了声,道:“我再诉苦,你又烦。

    你也不想想,你在这里过的虽不甚如意,可你毕竟是荣国公府的当家太太,哪怕是环哥儿,也得叫你一声叔母。

    你为难的,都是内宅小事。

    可是我……

    若再不多寻思些,薛家怕是就全完了。

    我若能有半个指靠的上的,也不会这般算计的,给人送女儿啊……”

    王夫人看着悲泣难言的薛姨妈,面色和缓了些,眼中也多了分怜意。

    她对外人的确没什么心思去关心,也下的去狠手。

    可是对自己人,比如宝玉,比如王家,再比如眼前这个亲姊妹,她还是很挂心的。

    王夫人见薛姨妈面色如此难过,长叹了声,道:“好了,若非如此,我也不会眼看着让你把宝丫头往火坑里推……

    我观那个孽障有眼无珠,宝丫头这么好的姑娘,他居然都不上心。

    他若是没有这个意思,你让宝丫头怎么办?

    再加上林丫头和云丫头后面站着老太太,你啊……

    我都替宝丫头感到头疼!”

    薛姨妈闻言,却没有太难为,她笑了声,道:“姐姐,已经很不错啦。

    谁家的姑娘一出阁,就能得个一等国侯夫人的诰命?

    凤哥儿若不是大老爷去的早,她也还有的熬呢。

    再说,东边儿又没有尊长,就数环哥儿最大,宝丫头过去了连规矩都不用立。

    姐姐,咱们都是过来人,舅姑前立规矩的磨难,难道还不清楚?

    当年啊,我是成天的站规矩,从早站到晚,站的满脚都是泡。

    夜里回屋里,只能用绣针挑破,养一夜,还没好第二天一早又得去立规矩。

    倒比他们上朝的爷们儿还苦。

    当时我就想,等以后,一定不要让我的女儿再立规矩……”

    这一席话,倒是勾起了王夫人当年的旧事。

    不堪回首……

    贾母当年,又何曾宽恕过她……

    而且,公府的规矩更为森严。

    她可没赵姨娘那么好的心理素质,还能苦中作乐,颠颠儿的勤“捡”持家一番……

    如此想来,宝丫头倒也确实占了便宜。

    然而,薛姨妈话还没说完……

    “姐姐,难不成我不知道那两个的棘手?

    可是姐姐你想想,就是再棘手,又能棘手几年?

    就权当是先苦后甜吧……

    这几年,让宝丫头好好让着她们,哄着她们。

    老太太今年春秋着实不小了,待再过几年后……谁还在乎谁?

    环哥儿的眼睛好了后,多半是要常上战场的,到时候,家里还不是由当家主母做主?”

    薛姨妈眼里,闪烁着无穷的算计,面带微微得意的笑容,悄声说道。

    王夫人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她眼神起波澜,眼角抽动,手里缓缓的转动佛珠,轻声道:“是啊,还能有几年……

    若是,若是那个孽障,在战场上再出个意外……

    呵呵……”

    薛姨妈闻言,面色陡变。

    她却不曾想过要让她的女儿做寡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