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四十八章 老谋
    “姨妈,这下可放心了?

    那犟种有时连我的话都敢不听,让他跪他倒是跪,可就是不听,我也没法子。

    他身份毕竟不同,我也不好真使家法……

    可有赵氏这一句话,你总该安心了吧?

    方才你也看到了,如今这都中,这大秦天下,除了太上皇和皇帝老子外,敢对他动手,还让他只有挨打,没有还手的份儿的,赵氏是第三个。

    有她这句话,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贾母笑容满面的问道,至于心里怎么想,就不得知了。

    薛姨妈惯会做人,哪里会留下这种破绽,她忙道:“老太太,不是我拿捏,不信老太太的话……

    谁还不知,府上环哥儿最孝敬的人就是老太太?

    有老太太的这句话,我自然再没有不放心的理儿了。

    只是担心……

    罢了,那就依了老太太的意思吧。”

    贾母闻言,愈发高兴,连连高声道:“好,好,好,真真是太好了。”

    王熙凤在一旁也高声笑道:“老祖宗,老神仙说的还真灵验,眼看着老太太的气色愈发好了,若不是亲眼所见,谁敢相信,今儿开头时,您老封君的样子快唬死人了?

    从三弟答应口头订婚起,老祖宗立马好了一大半,如今姨妈松口,老祖宗更是比往常看的还光彩,如同年轻了四十岁呢!

    哎呀呀!宝妹妹到底是福缘深厚之人,确实不凡哩!

    想来,过不了两天,三弟那边也会传来喜讯的!”

    “可不是嘛!!”

    贾母深信不疑的拍手笑道:“得找个好日子,近一些的,咱们先把亲事给订了!

    他们都还太小,成亲的话,怎么着也要再等上几年。

    不过,订了亲,就和成亲没什么分别,咱们可不是那种随意……

    哼哼!

    姨太太,这下,咱们两家可是真正亲上加亲的亲家哩,比至亲更亲!”

    原本听贾母说,只订亲,成亲还得好几年,薛姨妈心里还有些没谱。

    心道这皇家之前订给贾家的亲都能毁了,更何况她们孤儿寡母的薛家……

    不过再听贾母话里有话的讥讽了皇家一遭,薛姨妈顿时安心了不少,点点头道:“倒也不必非要挑最好的日子,差不离儿的,近一些的就好,毕竟,环哥儿的事更重要……”

    这话说的,顿时让贾母连方才的那一丝芥蒂都消去了,连声叫好,更是立下招呼着王熙凤和鸳鸯看看,最近哪天最吉。

    王熙凤和鸳鸯两人在一旁嘀嘀咕咕了一会儿,还使小丫头子拿出隆正十九年的年历牌装模作样的算了一会儿后,两人才回过头,均笑的满脸桃花,对众人笑道:“可真是巧了,老祖宗,姨妈,今儿是初五,三天后初八,是最吉利不过是大吉之日,正适合新人订亲,婚嫁哩!”

    “当真?”

    贾母激动道,薛姨妈面色也关注的紧。

    王熙凤大笑道:“这么大的事,我如何敢弄鬼?再真没有了,不信啊,老太太你自己瞧瞧!”

    贾母忙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不是不信,就是觉得,真是太走运,太顺了。

    好似,合该如此一样。

    好!真好!

    宝丫头果真是有大福气之人!

    想来,有她的福祉在,定能中和了环哥儿身上的煞孽。

    老神仙说的再准不过了,怪道自他回来后,每每沉下脸来,连我都有些心惊的感觉……”

    王熙凤这可遇着知音了,连道:“可不是嘛,老祖宗这话太对了!偏您老封君还常笑话我遇到了克星,他这般大的煞孽,能不压倒我?老祖宗还好,他沉下脸时才觉得心惊,我是看到他笑的淡一点,就不自在了!

    宝妹妹啊!二嫂我只盼你快点进门,赶紧把他身上那骇人的煞孽给对了,别让他再吓人了,你瞧瞧,二嫂我如今多可怜……”

    众人闻言,无不大笑出声,薛宝钗则羞红了脸,但并无恼意……

    唯有林史二女垂着头不出声,史湘云倒罢,虽然面无表情,可也没有再哭。

    林黛玉却是止不住的在流泪。

    一双冬泉凝雾般的眸眼中,满是令人心碎的哀怜痛楚……

    只是,在这个档口,别说大伙都只顾着喜庆,就是看到了,也会装着看不到,心里还会暗自责备,这丫头真不知好歹……

    大家笑一场后,见贾母倦意又上来了,连打了几个大哈欠,忙起身告辞。

    贾母笑着赔了个不是,也没有多留,就让鸳鸯送送薛姨妈,却已经不叫姨太太,而是叫亲家太太。

    薛姨妈闻言,面上笑的愈发和煦,还怜爱的想招呼林黛玉和史湘云一起离去,去她那里坐坐……

    不过,贾母却让两个丫头留了下来。

    众人心知贾母是要安抚一下两人,不然贾环那边怕是还要出岔子,便没有多留,又都说了几句吉祥话后,就一起笑着离去了。

    待人都走尽了,贾母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挥了挥手,鸳鸯就打发了满屋子服侍的丫鬟出去了。

    荣庆堂内,就只有贾母、鸳鸯并林史二女了。

    贾母看着依旧泪流不止的林黛玉,眼圈也红了,道:“好玉儿,快别哭了,哭的外祖母心都要碎了……”

    贾母若是自持身份,冷静的讲道理,林黛玉或许还能收了眼泪。

    可她现在这么慈爱的一说,林黛玉哪里还能忍住,顿时泣出声来,伤心欲绝。

    只有女人,才最了解女人。

    薛姨妈暂且不说,林黛玉纵然冰雪聪慧,可道行毕竟还浅,摸不透薛姨妈的深浅。

    可对于薛宝钗,她却打一开始就忌惮不已。

    当初有个史湘云,林黛玉都没这么反感,因为史湘云大气爽利,好与不好都浮在脸上。

    你对她好,她也对你好。

    你对她不好,她自也对你不好。

    简单,而恩怨分明。

    后来多了一个明珠郡主,就更谈不上反感了。

    林黛玉自忖也算是大家闺秀,可与金枝玉叶的赢杏儿相比,却又差了许多。

    这个差并不是单指家世,自然更不会是容貌,她的容貌比赢杏儿强出不止一分。

    她自觉不如的,是那份气魄和气度。

    纵然林黛玉心性不宽,从不服其她闺中娇女,却也不得不服赢杏儿。

    一个敢带大兵围了满朝文武,平息逼宫政变的奇女子,根本与她不在一个世界……

    最重要的是,同为女人,她能清晰的感觉到,赢杏儿绝不是那种在内宅使心机,算暗法的人。

    林黛玉之前还刻意试探的挑衅过赢杏儿,可人家连搭理这一茬的兴趣都没有,一笑而过……

    她是那样的骄傲,骄傲的恍如天上的明月,高高在上,而又皎洁不凡。

    女人之间,只有相差不多的人,才会彼此攀比,计较。

    当另一人的高度,高到让人踮起脚,仰着脖子都难以企及时,这人也就不会去忌惮嫉妒了……

    因为没有意义。

    所以,林黛玉也不会忌惮赢杏儿。

    但薛宝钗不同,无论从相貌,从性格,和接人待物上来说,薛宝钗都不比林黛玉差多少,甚至还更得府上丫鬟婆子们的喜爱。

    纵然她出身并没有四代列侯出身的林黛玉高,可林黛玉如今父母双亡,林家宗族又都是一群乡绅山炮,似乎还不如有一母一兄尚在的薛宝钗。

    最重要的是,心思敏感的林黛玉,虽然总看不透薛宝钗的心思,但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内心绝非表面上那样随和,那样与人为善。

    林黛玉能感受到薛宝钗内心的骄傲,和自命不凡。

    更能感觉到,她的野心……

    尽管薛宝钗隐藏的很好,甚至有时会让林黛玉自己都对这种感觉产生怀疑。

    但是到了现在,林黛玉终于可以确定了,薛宝钗的这种心思,从未消失过,对贾环的心思……

    原本,林黛玉还指望一贯最疼爱她的贾母能替她做主,可谁想……

    她岂有不伤心欲绝的道理?

    而且,她还不能阻拦,因为事关贾环的眼睛……

    贾母搂过林黛玉,叹息着劝道:“傻孩子,你当老祖宗就愿意让你矮人一头?

    你可是我的亲外孙女啊!

    你莫非还不知,老祖宗待你如何?

    纵然是宝玉,也未必能强过你去……

    只是事到如今,又有什么法子?

    只恨咱们祖孙俩都不是有大福气的人,不能保佑环哥儿,不能消了他身上的煞孽?

    我知道委屈了你和云儿,可是你们难道就不愿意,看到环哥儿的眼睛复明?

    今天赵氏抽掉环哥儿眼前的黑布时,我的心哟,都要碎成八瓣了。

    我就在想,我的孙儿啊,他当时该有多疼哪?他该有多绝望……

    可是,就算是这样,你们看看,那两颗落地的小银球,是为了什么?

    他那是怕咱们这些家里人担心,才故意弄上去糊弄咱们的……

    到了那个地步,他还能想着我们,念着你们两个,不愿你们伤心。

    他这份心哪,你们得想着呢……

    难不成,我们就只能看着他这般一直瞎下去?

    你们想想,他看不到了,他自己个儿又是怎样的痛苦,怎样的难过?

    和他的痛苦难过相比,你们现在的这份伤心,会比他更痛苦吗?

    我常常做梦,梦到他以前那双大眼睛,多好看,多灵气,可是现在,看着他脸上那双……

    呜……

    老祖宗的心,都要疼死了!”

    林黛玉听了贾母悲泣的话后,竟渐渐敛去了眼中的泪水,她低声道:“老祖宗,你别说了……

    我再爱使小性儿,也绝不会在这事上牵绊阻拦的。

    我也很想很想,再看到环儿的眼睛复明呢。”

    贾母闻言连连点头,笑道:“对,这才不枉环哥儿那般待你……还有云丫头,都是好孩子。

    而且……”

    说着,贾母抬头看了眼远处门口处,才压低声音道:“你们啊,白担心。

    有我在,难道谁还敢欺负了你们俩去不成?

    这件事里头,我总觉得巧的有些过了些,薛家太太是个了不得的人哪……

    可是,张老神仙的话,也绝不是虚言。

    所以,就算怀疑这是个计,咱们也得先踩进去再说,为了环哥儿,咱们不得不为之……

    至于正妻、平妻……

    呵呵,今儿赵姨娘的表现,你们都看在眼里了?

    瞧瞧,她不过是个妾,却能把环哥儿他爹,死死的拢在手里。

    宝玉他娘虽然是正室太太,可你们再瞧瞧,她过的又是什么日子?

    夫妻之间,纵然还未恩绝,却已经相敬如冰好几年了……

    所以说,这女人啊,算计太过,也未必就是好事……

    有我和环哥儿在,你们有什么好难过,有什么好担心的?

    两个傻丫头,要是换作我是你们两个,我一定敲锣打鼓的把这件事早早促成,越早越好。

    早一些,环哥儿的眼睛不就可以早点复明不是?

    你们想想看,这环哥儿的眼睛好了后,他是看你们两个多一些啊,还是看宝丫头多?

    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