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低头
    “玉儿、云儿,现如今这里都是明白人,也都是自己人。

    我就问你们一句,老神仙的话,你们是信还是不信?”

    贾母沉着声,正色看向林史二女问道。

    虽然没挑明意思,可和挑明了也没多少区别。

    两人登时红了俏脸,面色极为复杂,可是却不好沉默太久,在众人的注视下,两人缓缓的点了点头。

    这世上,再不可能有那么些巧合了……

    贾母见两人点头,面色和缓了些,又道:“当初为了不让你们两个受委屈,环哥儿原是准备硬顶着太上皇的旨意,不要郡主过门的,唯恐你们二人将来吃苦。

    后来还是我苦口婆心的劝了好几遭,告诉他,不要忘了大家子的责任,更不要忘了,他是贾族的族长,若是恶了太上皇,贾家怎么办?

    是我以大义的名分,强压着他,让他低了头。

    好在,老婆子没做坏事,明珠郡主确实是个好人儿。

    只可惜,终究是缘分薄了些,不能成为我宁国大妇……

    即便如此,环哥儿心里还是觉得亏欠你们,为此,对你们也愈发好了。

    他平日待你们如何,其实老婆子都看在眼里,只是没说罢了。

    谁家的哥儿,会这般花费心思讨好家里的女人?

    惹人笑话!

    你问问你们凤姐姐,问问她链儿平日里是怎样对她的,有没有这样花费过心思?

    别看她平日里张牙舞爪的泼辣,可回了屋,链儿一样是做爷的。

    不信,你们问问……”

    王熙凤有些脸红的嗔道:“老祖宗,你教导两位妹妹好生教导就是了,怎地非拉上我做陪衬,怪不好意思的……

    不过,林妹妹、云丫头,老祖宗说的一点都不差,三弟平日里,都把你俩捧到天上了,真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护在手心怕摔着,就连我这个作二嫂的,都羡慕你们呢!”

    “呸!”

    前面还好,可听到最后一句,贾母顿时啐了口,笑骂道:“你也知道是做二嫂的,你羡慕个甚,还有脸说?”

    王熙凤闻言,俏脸一红,娇声道:“老祖宗您说哪里话,我是说羡慕两位妹妹,说的是我家那口子,又不是三弟……”

    贾母哼哼了两声后,不再搭理她这不害臊的,转头对红着脸,垂着头的林史二女道:“你们两个丫头,一个是我的亲侄孙女,一个更是我的亲外孙女,都是我的心头肉,我舍得你们哪个受委屈?

    当初能允了环哥儿这起子混账事,也是看他真心待你们好的份儿上,若不然,纵然他是我的亲孙子,我也早大板子伺候他好几回了。

    可是啊,这命啊……”

    “老太太,您别说了,我懂得。

    不就是让宝姐姐做正吗?

    只要她能让环哥儿的眼睛好起来,别说被压一头,我就算做个没名分的,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史湘云抬起头,拦住了贾母的话,大眼睛里虽满是泪花,但语气还是很爽利的说道。

    她这般果断,倒是让众人眼睛一亮。

    贾母喜笑颜开,连赞了两声:“好孩子,好孩子!没叫我和环哥儿白疼你一场……”

    说着,又看向林黛玉。

    林黛玉哭的已经比较伤心了,可是,感觉到众人的目光如山一般的压来,她纵然心中凄然,可还能如何?

    想起贾环往日的好,她也只能点头道:“外孙女也没意见……”

    贾母见她哭的伤心,又念及早亡的爱女,心中到底生起了一丝怜意,道:“好了,别哭了。

    你宝姐姐的性子你还不知道,最是和善不过,和姨太太一样一样的。

    你们姊妹们,本就平等相处,断不会有那些阴.私之事的……

    你索性别想这些,只想着,环哥儿的眼睛就快好了,心里不就舒服多了?”

    林黛玉只是点头,不过还是流泪不止。

    见状,贾母也没有法子,转头看向薛姨妈,满脸歉意道:“姨太太,着实太委屈你们了……”

    薛姨妈面色淡淡,摇了摇头,道:“老太太不必说了,我明白老太太的心意。只是……我们在这里说,怕是没什么用,瞧环哥儿刚才的情况,他对宝丫头……”

    “姨太太尽管放心,环哥儿刚才不过是因为宝丫头拦住他,不让他去撵公孙姑娘,他在担心二丫头,姨太太也知道,我家里这么些个孙女里,环哥儿独对二丫头更关爱一些……”

    贾母耐心解释道,薛姨妈含笑的点点头,道:“这也正是我最喜欢他的地方,别家的子弟,对隔房堂姐再好,也不过是出阁时多随一份嫁礼就是了。

    像环哥儿这般,能对堂姐这般好的,还从没听说过。

    上回大闹宫里,不就是为了二丫头?

    可见二丫头平日里虽不怎么出声,却也是个有福气的。

    我当时就想,能对一个堂姐都这般用心的孩子,一定是个好孩子。”

    贾母闻言,顿时大喜过望,连声道:“可不就是这样吗?姨妈说的太对了。

    这个孩子啊,就是太重情!

    他当初厚着面皮跟我要玉儿和云儿的时候,我就问他,日后你再娶个正妻,纵然玉儿和云儿也是平妻,不比人差多少,可到底还是要低一头的,你就忍心?

    他当时竟跟我说,那就把正妻之位空下就是。

    虽然这样一来,没法子向朝廷请封诰命了,可他却说玉儿和云儿都不是俗气的人,不看重这个。

    而且,没有诰命更好,逢年节时,她们还不用去宫里给人磕头请安了呢。

    你瞧瞧,这说的都是什么糊涂话?

    好端端的,竟连堂堂一品侯夫人的诰命都可以舍掉不要,哪有这么傻的孩子?

    不过,他也不是真傻,不过是为了全他和玉儿还有云儿的一番情意罢了。”

    薛姨妈闻言,眼中亮光流转,似乎颇为感慨,她叹息一声,道:“确实是个重情意的好孩子,不过,却也孩子气了些……”

    “谁说不是呢……”

    贾母一拍手,笑道:“还是姨太太明理,不过,当时我也寻思着,其实这样也好,总不能让我的两个心头肉吃亏,被人欺负去了好吧?所以,那会儿我也就随他去了。

    至于后来太上皇指婚郡主,这番心思自然就不用再提了。

    可谁想,如今又有了这番变故,好生的婚事就散了。

    再赶上他在西北造下了这般大的煞孽,害的眼睛也成了这样。

    还好有老神仙指点,才有了今日的局面。

    姨太太啊,我不是自夸我的孙儿,可是姨太太来的日子也不短的,当看出环哥儿的本性来,着实是一个让人放心的好孩子。

    当然,宝丫头如何,我们也看在眼里。

    端庄尊重,沉稳大气,也是一等一的好姑娘。

    若不是之前有郡主在,我早就使人找姨太太要八字了……”

    “姨妈,这倒是不假,老太太以前还同我提过几回呢!”

    王熙凤在一旁凑趣道。

    而薛宝钗有些坐不住了,大红着脸,想要离开。

    贾母却道:“原本这些事,是不该让你们小儿辈露面的。可是……我也不讳言,这事虽然早先就有了想法,最近也在盘算着什么时候跟姨太太开口,可到底是现在才提出来的,多少有那么一分……冲喜的意思在里面。

    着实亏欠了姨太太和宝丫头,尤其是宝丫头。

    所以,我才当着你们小辈的面说。

    宝丫头……”

    “丫头在。”

    听到贾母的话后,薛宝钗起声应道。

    贾母很满意她这番做派,又道:“虽然老神仙的话说的很明白了,可你和你娘,到底是我贾家的至亲,又是客,若是不愿意,我们万万也没有强迫的道理。

    环哥儿如今这个样子,你也看在眼里。

    虽然贵为一等国侯,可毕竟成了一个瞎子,算是个废人了……

    你若是不愿意,你就吱一声,老婆子我保证,绝不强人所难。

    再没有为了自己孙子,就委屈了亲戚的道理。”

    贾母说罢后,薛宝钗刹红着脸,还没回话,薛姨妈就连连“责怪”道:“老太太这话太偏了,环哥儿不过是眼睛受了点伤,一时看不见罢了。眼看着就要复明了,哪里就成了废人?”

    这话贾母听了虽然也高兴,可也还罢了,可赵姨娘听了心里就太熨帖了,她感激的看着薛姨妈道:“姨太太说的太对了,我家那个孽障,就是不听话。好端端的非要跑到战场上去,这倒好,眼睛给受了伤。姨太太啊,你就行行好,让……”

    “咳咳!”

    贾母脑袋都快气炸了,她用严厉的眼神看着赵姨娘,想看看这个女人和刚才在贾政跟前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怎么不跟男人打交道,脑袋里的脑子就换成猪脑子了吗?

    纵然想让薛宝钗过门,又哪里能这般说软话?

    好像真的委屈了薛宝钗一样?

    还求她们!

    满世界打听打听,有哪一个丫头一过门就能成为一等侯的诰命,这般尊贵!

    就是王熙凤,若不是贾赦死的早,她还不知道要等多少年才能等到一个一等将军的诰命。

    薛家虽然不差,可到底不过一个商贾之家,纵然颇有家财,可在贾家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这个糊涂东西!

    白白低了人一头,还让日后环哥儿不好做人……

    止住了赵姨娘的话后,贾母又面带笑脸,语气和蔼的看着薛宝钗,道:“姑娘不用怕,也别听你姨娘乱说话。一生的大事,断没有委屈的道理。你只管说心里话就是……”

    薛宝钗一张脸红的抬不起头来,她低声道:“老太太,这种事,自有长辈做主,哪有……哪有我说话的地方……”

    贾母闻言一怔,随即又面带灿烂的笑容,赞道:“好,好好!到底是宝丫头,这般知礼!

    姨妈,你的意思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