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疑惑
    “老祖宗,呵呵,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虽然难看了些,可孙儿聪明啊,早早的就找好了夫人,她们也不会嫌弃我,嘿嘿……

    至于其他的……孙儿已经贵为一等侯了,想来就算不再多操劳,也不会辱没了祖宗。

    眼睛不好就不好吧,何必让一家人都跟着作难。

    您说呢?”

    贾环为打破堂上的郁闷气氛,厚着面皮笑道。

    贾母脸上怒气一闪而过,道:“我说……我说你给我闭嘴!”

    真真是……

    愚蠢!

    能复明,谁愿意瞎着?

    不管是二姑娘还是三姑娘,既然她们愿意,你就好好受了就是。

    大不了日后给她们备一份厚一点的嫁妆就是,女孩子家……

    偏你要作死,还宁死不受。

    又因为不敬神佛,害了天条,如今磨难又降……

    现在就算姑娘们愿意给你换眼,老天爷都不许了,成了多磨之事。

    对张道士已经深信不疑的贾母,真的有些怒了。

    “玉儿和云儿留下,姨太太和宝丫头也留下……赵氏,你也留下吧,凤丫头也留下……算了算了,都留下,环哥儿自去吧。”

    贾母生气的说道。

    贾环眉头皱起,道:“老祖宗,您不要太信……”

    “你还胡说八道!”

    贾母脸色彻底变了,厉喝道。

    赵姨娘是动手派,刚才那一支好看的野鸭子毛掸子被她打散了后,居然不知又从哪儿寻摸到一支,又朝贾环身上招呼起来。

    贾环无奈的遮挡了下,别让她抽的满身都是鸭子毛,道:“娘,娘,好好说话,你这……爹!”

    说她不听,贾环没办法,只好祭出针对赵姨娘的“专属法宝”。

    贾政闻言,“哼”了声,觑着眼横了贾环一眼,心道你还记得老子是你爹?

    现在知道求救了,知道你爹的能为了?

    孽子,刚才还差点摔老子一跟头!

    不过,他到底比内宅妇人清楚贾环这个一等侯的体面,更见识过贾环在朝堂上的“风采”,也觉得他这般被赵姨娘当小孩子打骂有失体统。

    便干咳了两声,道:“赵氏,环哥儿毕竟大了,你别打了。”

    赵姨娘闻言,重重扬起的掸子忽然变得轻柔无比,在贾环身上拨拉了拨拉,转头对贾政柔声笑道:“老爷说的是,若不是这孽障太过不省心,还不听老太太和老爷的话,我也不会这般打骂他的。”

    贾政闻言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有心了。”

    赵姨娘“嗯”了声,重新站的……很……淑女……

    满堂人都有些傻眼儿,薛姨妈算是彻底知道她那颇有城府的姐姐,到底是怎样在这么一个人手下败下来的了……

    这……

    无敌啊!

    贾母也心里好笑,想到,这赵氏,平日里不过是一个糊涂种子,大字不识半个,闹尽笑话。

    可谁曾想,竟在小老婆这一道上,走到了这个地步。

    炉火纯青,登峰造极!

    贾环却有些难为情了,私下也就罢了,这还满堂人呢,你们两个老不羞……

    “咳咳!娘,注意一点……”

    贾环忍不住小声提醒道。

    赵姨娘风格再变,视线离了贾政,一张脸就变了色,怒气冲冲的看着贾环,道:“我注意你娘……

    既然老太太让你下去,你还赖在这里做甚?

    环哥儿,你仔细了,娘不是在跟你说笑。

    这件事,老太太和老爷说的算。

    你若敢违背,就是忤逆。

    娘教了你这么些年,若是教出个忤逆祖宗的逆子,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自己思量吧……”

    贾环听着牙疼,不过好在,不用家里姊妹们的眼睛了,其他的……

    唉,随她们折腾去吧。

    想来以贾母的心性,牺牲孙女还可以有,但牺牲孙子,或者重孙,却是不能的。

    摇摇头,贾环与贾母、贾政并赵姨娘行了礼后,就往外走去。

    贾母虽然有些生他的气,却还是不放心,对鸳鸯道:“你扶着环哥儿到廊下,找个放心的小丫头子,让人扶他回去歇着,醒醒脑!如今越发糊涂了……”

    因为方才商议大事,小吉祥已经早早的被贾母打发回东边儿去了。

    鸳鸯笑着应了后,走下堂,扶着贾环走出荣庆堂门,在廊下唤了一个小丫头子过来,叮嘱她好生扶着贾环回东边儿去。

    贾环撇嘴道:“鸳鸯姐姐,你忒不仗义,怎么着,你也得亲自送我过去,才显得你的诚心不是?”

    鸳鸯好笑道:“这会儿又知道和我打趣了?

    刚才急眉赤眼的,吓死个人。

    三爷,我劝你好好回去才好,不然啊,姨奶奶又要出来喽!”

    贾环大言不惭:“我那是让着我娘,不然的话,以我的身手,能让她打我一脑袋瓜子鸭子毛?”

    “噗嗤!”

    鸳鸯一笑,伸手从贾环脑袋上拈下一根色彩斑斓的野鸭子毛后,才醒悟过来此举太过亲密,顿时羞红了脸,瞪了眼廊下偷笑的翡翠,然后没好气道:“三爷,你快去吧。我还要回去,伺候老太太她们商议你的好事呢,哼!”

    说罢,这小妞一跺脚,转身回屋里去了。

    “嘿!这小娘皮……”

    贾环大感无趣,挠挠头,也扒下来几根野鸭子毛,气的一把丢到地上,道:“送我回去吧,给,这是你的好处费……”

    被排到好班的小丫头子笑嘻嘻的从贾环手里接过一把小银锞子,规规矩矩的扶着他朝东边儿走去。

    打上回贾环将一上好的玉坠儿赏人后,消息不知怎么传到了赵姨娘耳中。

    据小吉祥说,赵姨娘心疼了一宿没睡着,第二天一早把她叫过去骂了一顿,还威胁要从她的月钱里扣!

    要不是顾及贾环的面子,赵姨娘都想去找人要回来。

    虽然最后还是放弃了,不过再三交代小吉祥,不能再让贾环如此败家了。

    当初她娘俩儿勤“捡”持家的时候,都没捞到过这么好的货色。

    一个带路的小蹄子,做二十年丫鬟都挣不到一块那么好的玉坠儿,就让他随手败掉了。

    而后,贾环兜里每天都会多一些小银锞子,印着吉祥如意的图印,还不错。

    ……

    “唉,也不知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竟让我这辈子遇到这么个不省心的冤家。

    瞧瞧,人家老神仙算的多准?

    一分一毫都不差。

    偏他就是不信……

    就是刚才,若不是宝丫头果决,早早的拦住他,他竟连公孙姑娘都想动手。

    这个混账行子!

    公孙姑娘啊,你放心,等医治好了环哥儿,我压着他,让他给你作揖,给你行大礼赔不是!

    你只管啐他糊涂,他不敢还口。”

    待贾环离去后,贾母先是面色懊恼的骂了贾环一通,然后又面带感激欣赏的看着薛宝钗赞了句,最后则说好话安抚起了公孙羽。

    其实,贾母心中是有些疑惑的。

    以公孙羽的性子,连她这个老封君都不怎么敬奉,方才被贾环那般斥责甚至辱骂恐吓,她居然动也不动,也不见她懊恼离去。

    这……

    不大正常啊……

    有这个想法的,其实不止贾母一个,王熙凤、贾探春还有薛宝钗都有这个疑惑。

    而林黛玉和史湘云二女,因为现在心思都不在这个上面,反而没反应过来。

    不过,贾母等人虽然疑惑,却不便直问。

    倒是薛宝钗,因为有方才的“护驾之恩”,许是自觉不同,所以开口道:“公孙姑娘,环兄弟也是因为太过在乎家里姊妹们了。

    尤其是二姐姐,在他心里颇有分量,所以才这般失态,他自身许是并不想这般。

    当然公孙姑娘,你若是生气也是有的,就是别气坏了……”

    公孙羽可能没有理解薛宝钗话里的意思,轻轻摇头,道:“我不生气。我愿意出手相救,并不是为了他……”

    “嗯?”

    众人闻言一怔,不解的看着公孙羽。

    公孙羽这才反应过来,中了眼前这位丫头的圈套,她看了薛宝钗一眼后,哼了声,道:“换眼之法,从来只存在传说中。此次有幸,能得以施展,殊为不易。我是为了见识此术,才不在乎他的失礼。”

    “哦……”

    众人恍然,再想起公孙羽痴迷医术的性格,便都了然了。

    唯有薛宝钗,眼中还是闪过一抹疑惑,但却又若有所思的轻轻点头,却也不知,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

    公孙羽看在眼里,却是不想再待下去了,她起身,对贾母道:“老夫人,我还在回去准备一下施术之材,就先回去了。”

    贾母闻言,想了想,后面的事暂时确实没公孙羽什么事了,就忙招呼着王熙凤道:“凤丫头,好生相送公孙姑娘,再把府上的对牌给她一份。

    凡是给环哥儿治病所需,无需禀告,公孙姑娘可以直接使人来支取就是。

    若是府上没有,就打发人去买,不凡要多少银两,只管拿去花就是。”

    此言一出,很有几个人变了脸色,有好的也有微妙的,不过都没说什么。

    然而公孙羽却摇摇头,从怀里取出一支黑色木牌,道:“我已经有那边的对牌了,不需要再要一个,告辞!”

    除了赵姨娘心里暗骂缺心眼儿,不知给我儿节省外,其他人无不对她的高洁品性感到钦佩。

    因为若换个稍微有贪心的人,拿着这幅对牌,也能生出几百几千两银子的利来。

    待公孙羽也离去后,贾母又打发了贾迎春带着年纪尚幼的贾惜春下去了,倒是留下了贾探春。

    而后,贾母开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