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四十四章 暴打
    眼看贾环握紧的拳头就要砸下,薛姨妈惊呼一声站了起来,面色凄慌。

    贾母等人也惊呼连连,连喊贾环住手。

    可本就怒火万丈的贾环被薛宝钗抱住后,感觉如同是被一道绳索紧紧捆住一般,极为桎梏着他的,让他愈发抑郁,愈发暴怒。

    怒火渐渐焚毁他的理智……

    贾环自穿越以来,促使他不断努力的最大动力,始终是要保护好自己的家人、亲人,让他们平安康泰,无灾无病。

    这是他的第一动力,和最大的目标。

    可是今天,竟然有人要挖去她们的眼睛……

    贾环觉得自己不杀人已经够冷静了,可眼前这个讨厌至极的女人,还敢拦着他!

    她敢拦他!

    她敢拦他!!!

    怒气焚心,贾环只想一拳砸晕了这个真心让他生气,让他讨厌的女人,让她离他远一点。

    不过,他到底没能打下去。

    一道熟悉的尖锐刺耳的声音传来,让贾环从暴怒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然后没等他再反应过来,就听后面一人“蹬蹬瞪”的跑过来,拿着不知从哪弄来的野鸭子毛掸子,扑头盖脸的朝贾环头上身上招呼起来。

    “你个蛆心的孽障……”

    “你个没造化的种子……”

    “你个上不了台面的高脚鸡……”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没脑子的蠢物……”

    “你还想打人,你先打死我!

    打死我你就清净了,要不我先打死你……”

    “我……我……我让你给气死了!”

    没见过快要气死的人。打人还打的那么起劲儿的。

    贾环顶着一头一身的野鸭子毛,无奈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他带着还挂在他身上不松手的薛宝钗转了个身。对着赵姨娘道:“娘,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啪”的一巴掌。赵姨娘这次没用野鸭子毛掸子,一耳光扇在贾环脸上,骂道:“我讲你娘的道理!你还想打人,你先打死我!”

    贾环气的要死,脸色铁青,可却一点法子都没有……

    扭着个脑袋站在那里,不知该说什么好……

    贾母等人看着这一幕,面面相觑……

    这还真是……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啊……

    如今满府上下。别说贾政,就连贾母,也打不出这一耳光的……

    “宝姐姐,你松手吧,刚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

    想了想后,贾环先对挂在他身前的薛宝钗客气说道,语气客气,真诚。却连以往仅有的一分亲近都没了……

    薛宝钗岂有听不出的道理,她面色一黯,松开了手……

    不过,赵姨娘却格外感激她。笑道:“到底是宝姑娘,今儿多亏了你,要不然。这个孽障怕是要自己把自己给悖晦了!就没听说过连神医都敢得罪的混账……”

    薛宝钗闻言笑了笑,道:“姨娘客气了……”

    然后。她在众人瞩目的目光里,面色不变的回到座上坐下。

    贾环自在了些后。对赵姨娘道:“娘,随便你打骂,但是我是绝对不可能让二姐姐给我换眼睛的。你这不是在救我,你这是在把儿子往死路上逼。”

    声音极为坚定,果决。

    赵姨娘闻言,眼圈一红,道:“你也是傻……你不要二丫头的,还有三……还有我的嘛,娘活了半辈子了,以前做梦都指着你能出息。

    如今你总算出息了,娘也没别的念想了,就只想着你能平平安安到百年。

    别说一双眼睛,就算把命给你又如何?

    你这样黑着一双眼洞,我夜里连觉都睡不着,还不如死了算了。”

    贾环苦笑道:“娘,你这是哪里话?眼睛不好就不好,又不当其他的事。林姐姐和云儿都不会嫌弃我的,我也会活的好好的。”

    赵姨娘不乐意了,道:“她们凭什么……她们不嫌弃,我嫌弃!”

    贾环摇头道:“娘,岂有儿子逼娘换眼的道理,传出去,满朝御史怕是会喷死儿子,忤逆之罪,可是要杀头的。”

    赵姨娘嘴硬道:“我自乐意,干他们什么屁尿事?”

    贾环笑道:“那群孙子惯会无中生有,烦人的紧。”

    赵姨娘有些犯愁道:“那可怎么办……”

    贾探春深吸了口气,站起来道:“我是三弟的胞生亲姐,再没有比我合适的了。我的眼睛换给他,那起子御史总不会再参奏三弟忤逆了吧?”

    众人再次一惊,面色复杂。

    不过,还是有意动的……

    贾母喜欢女孩子没错,可在她心里,终归还是孙子最宝贵。

    如果能用孙女的眼睛换回孙子的眼,她是不会反对的……

    不过,贾环肯定还是不会同意,他摇头道:“三姐,你不用说了,我的性子你们都知道。这种事没有任何可以说商量的地方……”

    “你就算愿意,她们的眼睛也不成……”

    面色淡淡的公孙羽忽然开口道。

    贾环闻言一怔,贾母却急了,忙道:“姑娘这话是怎么说的?她们都是环哥儿的血亲啊!”

    公孙羽摇头道:“阴阳难合,需要同为阳性之眼才能相合。”

    这话大家明白,也就是说……

    只能是男人的眼睛。

    这下,众人的面色再次一变,王夫人的脸色格外难看。

    王熙凤和李纨两人的脸色,也隐隐有些担忧。

    贾政一咬牙,站出来,道:“姑娘,我乃环哥儿生父,你看,我的眼睛可还合适?”

    王夫人面色难看。想要开口阻拦,却终究没有张口。

    只是一双眼睛看着贾环母子俩。充满了令人胆寒的恨意。

    然而,公孙羽在众人的注目下。还是摇了摇头,道:“大人与公子年岁相差太远,很难契合。最多,两人相差不能超过二十岁,这是极致了……”

    这一下,可选择的范围瞬间缩小到了……三个人。

    王夫人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寒声道:“宝玉,与我回去。”

    贾宝玉闻言。看了看满堂人,脸色有些为难……

    “还不过来?你这个逆子。”

    王夫人厉喝一声。

    贾宝玉闻言,垂头丧气的走了过去,然后跟着王夫人头也不回的走了。

    贾母等人脸色难看的紧。

    其实,纵然王夫人愿意,贾母都不一定会愿意让贾宝玉“捐献”眼睛。

    没有让一个瞎子孙子换另一个瞎子孙子的道理。

    可是,王夫人此番做派,还是让人心寒。

    “都是你!让你不敬神佛,现在知道作难了吧?”

    贾母憋了一肚子怒火。正没处撒,却看到张道士站在一旁摇头叹息,顿时更怒,指着罪魁祸首骂道。

    贾环哭笑不得道:“老祖宗。这哪儿和哪儿啊?本来就没……”

    “你还敢说?赵氏,你到底会不会教儿子?

    当初我把环哥儿交给你带,你就是这般教导我贾家的儿孙。让他不敬神佛吗?

    如今,他更是还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贾母说不听贾环。拿这个犟种没法子,便将怒火对准了赵姨娘。

    赵姨娘在贾府活了一辈子。除了出庄子那三年外,她打记事起就没出过贾府。

    纵然现在她的儿子已经贵为一等侯了,可对她来说,侯啊公啊的实在太过遥远。

    她才是真正没文化的代表,只知道一等侯很富贵很威风,可到底怎么威风怎么富贵,她根本没个具体概念。

    但贾母在贾府的权威,对她来说就太具体,也太深入她心了。

    于是,被老太太大喝一通后,她顿时不安起来,顺手又抽了贾环两下,骂道:“糊涂了心了?没造化的下.流种子,连老太太的话都敢不听?

    还不信神佛,你忘了你是怎样生发起来的?

    没有神佛,没有荣国先祖的教诲,你现在还是个上不了台面的高脚鸡呢!

    真真是混账透顶的东西!”

    贾环没有理赵姨娘,而是满脸无语的面向上头的贾母。

    贾母见状,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心道总算找到降服这头叫驴的法门了。

    她沉声道:“环哥儿,你好好听老神仙说,该怎么办,老神仙法力广大,连太上皇和皇帝都赞过,偏你自以为就自己是个明白人,别人都是容易被糊弄的傻子。

    你也不想想,太上皇是什么样的人物?

    他老人家一不贪图长生,也从不修道炼丹,这样英明的人,会信一个江湖骗子不成?

    老神仙,是有大道行的!你不能不敬!

    还不给老神仙赔不是?”

    贾环闻言,心里也有些迷糊,觉得贾母似乎也不是盲信……

    有些事,还真说不准。

    没法子,他只好低头,对张道士行了一礼,道:“道长休怪,是小子无礼了……”

    “诶……不可不可……”

    张道士却不肯受贾环的理,他对贾母道:“老夫人且莫如此,切莫如此,宁侯如今身负一身大功业,也负了一身大煞孽,无论哪样都不是区区小道能承受的起大礼的。”

    贾母闻言,愈发相信了,忙问道:“老神仙,不知,环哥儿的眼睛,可还有解救之法?”

    张道士闻言,又缓缓闭上了眼睛,掐指一算后,睁眼道:“老夫人,小道还是那句话。想去劫难,当需中和煞孽。煞孽了了,福缘自至。

    至于福缘何处,却不是小道能够开口的了,否则,必然有天劫降临。

    天劫之下,小道定难逃一死。

    无量寿佛!

    今日因果已了,老夫人既然已经无事,小道暂且打道回观。”

    说罢,张道士竟不顾贾母等人恳请挽留,飘然而去。

    相比于他之前对一干贵门内眷作揖行礼叫奶奶的模样,此刻倒还真有那么几分道骨仙风……

    待张真人离去后,荣庆堂上的气氛,又沉重下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