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四十三章 血亲之眼
    “道长,你这……是不是抢功了?就算公孙姑娘能治好我的眼睛,那也是公孙姑娘的功劳,和你……不大相干吧?”

    贾环皱起眉头,说道。

    “环哥儿,不可胡说!”

    “住口!”

    “环儿……”

    “三弟……”

    贾环话音未落,杂七杂八的斥责声一瞬间响起,铺天盖地的将贾环淹没。

    这个时代,少有不信神佛的。

    更何况,贾环自己都说荣国公显灵救活的,如今他岂能不敬佛道?

    除了贾母外,贾政、贾迎春甚至连王熙凤都出口让他闭嘴。

    而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看向他的眼神,也多了一分负责的埋怨……

    倒是张道士本人却哈哈大笑起来,道:“宁侯果真是天命富贵之人,原不该信这些。若到了战阵上,大战之前先求仙拜佛,怕是更会败运。

    只是宁侯,你不信,不代表不存在。

    小道妄言一句,这些女神医虽然医术了得,但小道推测,她想为宁侯施展换眼之法,想来未必就有十成的把握,可对?”

    最后一句,是看着公孙羽说的。

    公孙羽面色淡淡,轻轻的点点头,道:“最多七成。”

    张道士又转头对众人笑道:“看……最多七成,这就是命运。

    福运深厚者,煞孽少者,便会有七成,甚至更多的把握。若不然……

    宁侯,你现在可承认小道之言还有几分道理?”

    贾环皱眉道:“难不成只要和宝姐姐……就能有福运了?你这……”

    “环哥儿!”

    贾母真的撂下脸色来了,极为不悦道:“这是你任性的时候吗?你眼里可还有我这个祖母?”

    贾环闻言。面色一僵,却不得不赶紧起身跪下。道:“老祖宗,孙儿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老祖宗既然已经好了,那宝姐姐那边,方才毕竟只是口头之约,临时的……

    老祖宗,姨妈乃是咱们贾家的至亲,宝姐姐也是。

    若是因为老祖宗也就罢了,老祖宗毕竟是尊长,就算传出去,别人也要夸宝姐姐一声知孝道。全大义。

    可若是为了孙儿的眼睛,那如何使得?

    哪有让亲戚来冲喜的道理?

    太不像!

    若是传出去,我贾家的名声就全都坏了,日后谁还敢做我贾家的姻亲?

    而且还要牵累宝姐姐的声誉……

    这样做真不合适。

    老祖宗,您说呢……”

    贾母闻言,差点没气背过去。

    这都什么时候了,以前也没见过你这混账这么讲究亲礼。

    再者,别说薛家只是贾家的姻亲,她就算是再近一点的亲戚。只要她能保佑你的眼睛好过来,你也得想尽办法先治好眼睛才是啊……

    怎么人家都还没说什么,你自己就这么迂腐不知变通呢?

    可是,这个道理却又不能当着薛姨妈说出来。

    贾母气的面色发白。看着贾环却没有法子。

    下方,林史二女感动的当真是眼泪都要落下来了。

    贾环似乎感受到了贾母的气结,忙又道:“老祖宗。公孙姑娘都说了,有七成把握呢。再说了。这眼睛本身就是坏的,就算一次不成。还有下次嘛,多试几次,总能行,对不对?”

    贾母闻言一怔,看向下头的公孙羽,道:“姑娘,真是这样?”

    公孙羽这次却没给贾环面子,果断的摇摇头,道:“只有一次机会,而且,最多只有七成把握……”

    “哼,哼哼……”

    贾环加重声音,清了清嗓子,却被贾母一巴掌拍在肩膀上,让他少作怪。

    公孙羽看了眼薛宝钗,而后道:“其实,除了一些稀珍药材外,我还要一个人做帮手。此人必须得心思沉稳,至少要粗通医道,方能在我施为的时候,帮我一把。

    薛姑娘之前跟我请教过几回医理,我观她性子极为合适。之前原也想着,待施术之时,请她相助。

    不过……这应该和福运无关吧?”

    见贾环脸色黑了下去,公孙羽到底最后弱弱的补了一句,却正好给张道士接了话柄。

    张老道当真是意气风发起来,他大笑道:“姑娘有所不知,这福运,并非是论今生的因果,而是在前世,甚至前三世!

    三世而积善者,方可得大福报。

    而福运者,乃冥冥天定也,一举一动,皆在其中。

    姑娘能一眼相中这位福缘深厚的小姐,正是天定之理。”

    贾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一时真又想不出反驳之词。

    太过巧合了,正因为太过巧合了,贾环反而愈发怀疑……

    他摇头道:“道长所言太过牵强……”

    张道士不等贾母等人喝止,便沉下面色道:“宁侯再三质疑福运之言,小道自然无谓,但宁侯却也冒犯了天条。

    若小道推演不差,宁侯复明之路,已起波澜。”

    贾母等人闻言唬的面色大变,颤声问道:“老神仙,环哥儿年幼不懂事,他并非真心不敬天条啊!你……你说说,会有什么波澜?可有解救之法?”

    张道士闻言,长叹息一声,闭目掐指算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看向公孙羽,道:“却是在姑娘这里,姑娘,宁侯换眼之法,怕是有别的隐情吧?”

    一向淡漠的公孙羽闻言,面色都变了变,她迟疑了下,还是点点头,道:“是……是有些别的困难。”

    “啊?”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贾母急道:“姑娘,你说,你说。还有什么苦难?”

    公孙羽又迟疑了下,道:“想要给公子换眼。需要换……需要换血亲之人的眼睛……”

    “啊?!”

    满堂人无不大惊失色,惊呼出声。

    这……

    这是什么法子?

    贾环的脸色更是黑了下来。他站起身,回头对公孙羽道:“公孙姑娘,没有其他事,你先回去吧……”

    “住口!”

    贾母厉喝一声,对贾环厉声道:“你继续跪着……怎么,老太婆说的话没用吗?”

    贾环强咽一口气,又跪了下去,可一点屈服的意思都没有,沉声道:“老祖宗。孙儿是绝不会同意这种做法的。没有任何可能……”

    贾母怒哼了声,道:“这个一会儿再说,现在你不许再插话……”

    说着,又对面色淡淡的公孙羽赔情了声后,继续问道:“公孙姑娘,这个血亲,非要是至亲之人,还是同族之人皆可?”

    众人闻言,面色微变。

    公孙羽想了想。道:“最便宜者,是直系血亲。

    实在没有,旁代血亲亦可,但。危险性却也会增大许多……”

    贾母闻言,沉默了起来,面色复杂……

    这时。怔怔的看着贾环看了好久的贾迎春忽然出声道:“公孙姑娘,您看我成吗?我是环弟的堂姐……”

    满堂之人。面色再次大变。

    只是,贾母、王熙凤等人。除了面色一变外,居然,还有一丝意动之色。

    然而,贾环却彻底爆了,他站起身,转过来后对着公孙羽骂道:“滚滚滚滚,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立刻滚!”

    “环哥儿!”

    贾母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再次厉喝一声,只是这一次她却拦不住贾环了。

    贾环见骂人没用,他竟想下去打人……

    “环儿,你胡闹什么?”

    贾政见状,连忙上前拦着。

    然而,纵然贾环眼睛看不到,可又哪里是贾政这种弱书生能拦得住的,贾政被他轻轻往一边一带,就被推搡开了,还险些没跌倒……

    “三弟,你别冲动!”

    眼看着贾环就要走到面色丝毫不变的公孙羽跟前,贾母又在后面喊叫连连,其他姊妹们也都惊呼出声,王熙凤被贾母骂了声后,方反应过来,连忙小跑上前,拦在贾环身前,赔笑劝道。

    贾环面色难看的吓人,不过到底还有一丝理智,没有推搡孕妇,只是身子往前挤去,手往前一探,想要护着王熙凤的身子将她挪到一边。

    可谁知王熙凤见他往前冲来,却咬牙不退,不仅不退,还往前靠了一步,想用身子挡住他。

    却不妨贾环的手已经伸出,恰恰迎上了胸前……

    好在,贾环反应及快,只抓了一抓,就顺势穿过腋下,揽住她的肩背,将面红耳赤的王熙凤挪到一边。

    只因这一番变化,几乎是在电石火花间完成,故旁人都没看清。

    然而,贾环离公孙羽也越来越近了……

    贾母拦不住,贾政拦不住,王熙凤也拦不住,这满堂人,谁还敢拦?

    若是贾环脑子一热,真的将公孙羽给打了,就算不打,推搡出去,人家一怒之下不治了,那可如何是好?

    真让贾环顶着一双可怖的黑洞惨度余生吗?

    这如何是好?

    好在,王熙凤身子发软的退在一边时,又一道身影站在了公孙羽身前,死死的挡住了贾环。

    “你别冲动。”

    薛宝钗沉着脸,声音冷静道。

    “你起开,这就个邪医!留在府上是祸非福!”

    贾环不耐烦道,一只手又故伎重演的拨向了薛宝钗。

    若是让他得逞,薛宝钗纵然身体康健,可又如何能拦得住他这个武人?

    然而,让焦虑万分的众人没想到的是,贾环刚伸出手,薛宝钗不退反进,极为冷静精准的一步上前,靠进他的怀里,但她与王熙凤不同。

    她是用肩膀靠进贾环怀里的,很好的保护了自己的同时,又伸开手紧紧的抱住了贾环的胳膊。

    不过,到底还是接触到了些不便之处,薛宝钗面色羞的通红,可声音依旧格外冷静,她大声道:“你别冲动,难不成,你想做一辈子的瞎子?你让我……你让我们这些关心你的人怎么办?”

    “环弟,你就好好的吧……我是个女孩子啊,又那么粗笨,不用眼睛也好,你……”

    贾环本来渐渐冷静下来的心,听到贾迎春哭泣的话后,“膨”的一下又炸了,他面色有些狰狞的对着薛宝钗道:“放手!”

    薛宝钗沉着脸,如同在闹别扭的伴侣,一步不让道:“不放!”

    贾环脸色愈发狰狞了,声音提高道:“你别逼我出手,放手!”

    最后一声厉喝,让其他人都吓了一跳,可薛宝钗还是死死抱着贾环的胳膊,用肩抵在他的胸前,沉声道:“不放!”

    贾环忍无可忍,暴出青筋的另一只手扬了起来……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