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四十章 逗趣
    “哟!道行不减啊?”

    见林黛玉扶着贾环进来时,面色上还带着一抹羞红和笑意,饶是史湘云心中大气,也不禁有些吃味,眼神不善的看着贾环道。

    林黛玉进来先看到浮着一张笑脸的薛宝钗就有些不大高兴了,觉得这云丫头脑袋真是进水了!

    用贾环说的笑话来说,她就该晃一晃脑袋,看看里面能不能传出大海的声音……

    再听她这么酸酸一说,林美人小脸顿时板起,打算扯着贾环离了这地儿!

    好在,贾环抢先开了口,他嘿嘿笑道:“云儿,我刚给林姐姐讲了个笑话,她才乐了的。我也讲给你听听,保管你也乐。是这样,我……”

    “诶!快别说,你宝姐姐在这呢……”

    没等贾环说出来,林黛玉慌忙拦道,只是一双美眸中的目光,却透着一丝狡黠。

    果不其然,薛宝钗闻言,一张俏脸“腾”的涨的通红,站起来就要走。

    史湘云都没机会拦。

    幸好,贾环又及时开了口,他侧着脸诧异问道:“刚那个笑话,和宝姐姐没关系吧?”

    林黛玉见薛宝钗真的做怒了,也收敛了继续玩笑的心思。

    纵然心里不喜,可明面上的样子总不能全失了,这是大家子的规矩和体统,也算是一种体面和教养。

    因此,她听贾环的话后,借势下坡,道:“不是你说的,宝姐姐教你了两个孔明,结果你在老太太面前丢了丑,还被鸳鸯笑话吗?”

    薛宝钗闻言,简直激怒于心,涨红脸恼道:“环哥儿,我是教你有两个孔明,可我教你诸葛亮不是孔明了吗?怎地反倒成了我的笑话?”

    贾环抓了抓脑袋,道:“宝姐姐,你在说什么,我跟林姐姐说的笑话,不是这个啊……”

    “你……”

    薛宝钗看了眼莫名的贾环,又看了眼无辜的林黛玉,气的咬碎一口银牙贝齿,转身就要离开。

    这时,史湘云却及时赶到了,抱起薛宝钗的胳膊,笑道:“宝姐姐,这两个一个比一个促狭,你又不是不知道,和他们生气,你气的完吗?

    林姐姐以前还好,可和他处的时间久了,两人如今越发像了!

    你不同他们一般见识就是……”

    虽然不是什么好话,可林黛玉听了非但不恼,反而哼了声,面色得意。

    而后真觉得自己变的大气了许多,也坚强了许多。

    若是换作以往,她还不立刻与这满脑子里都是大海的云丫头翻脸才怪,哭也要把她哭怕……

    如今,哼哼!她都不哭了呢!

    嘻嘻!

    大海!

    见林黛玉一张小脸儿上非但没有怒气,还多出了一抹得意促狭的坏笑。

    史湘云见了又好气又好笑,对薛宝钗道:“宝姐姐,你快瞧瞧,看颦丫头脸上的那抹得意坏笑,和他是不是一模一样?”

    薛宝钗淡淡的扫了眼,道:“是一样呢……不过,环兄弟,你方才说要讲笑话,不知是什么笑话?”

    她心思缜密,想听听贾环到底是不是拿她当笑话了……

    贾环闻言一滞,随即连忙笑道:“哦,宝姐姐,是这样的,我方才跟林姐姐说了下,我在御书房跟皇帝吵架的事。”

    “嘘!”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凛,看向贾环,微微抽了口冷气,道:“你说什么?和皇帝吵架?”

    贾环得意的嘿嘿一笑,而后摇头晃脑道:“云儿,你想听不想听?”

    史湘云瞥了眼他,撇嘴道:“不过是被皇帝踹了脚,你还得意上了?”

    贾环不忿道:“哪有那么简单,快说,你想不想听?”

    史湘云眼中到底闪过一抹担忧,道:“那你就说说吧,我还没听过,有哪个敢和皇帝老子吵架,没被砍脑袋的!”

    “好哇!果然是最毒美人心!你居然盼着我被皇帝砍头?!”

    贾环夸张的震惊道。

    史湘云气的脸红,斥道:“放屁!你才……我告你,你少惹我!”

    贾环闻言,又嘿嘿一笑,连忙道:“好好好,听我讲……

    我今儿不是被皇帝给坑了一家伙吗?

    之前我和他一起布下了一个大局,本来好端端的,结果偏他可恶,竟然瞒着我使了一个小坏,连我也坑了。

    今儿他坑完满朝大臣后,就把我叫去御书房,说了一起子古里古怪的话,大概意思是说他也是迫不得已。

    我记不大清他到底是怎么说的了,好像是说……

    君不密,则失.身。臣不密,则失.身。几事不密,还失.身……”

    “噗!”

    林史薛三女同时喷笑出身,三人俏脸都浮起一朵红云,又齐齐啐了贾环一口。

    坏家伙,就知道失.身……

    “咦,你们也觉得他莫名其妙,说的乱七八糟吗?真是太好了,我也这样觉得!

    所以啊,我就问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谁知道,这个不讲理的,他居然骂我!”

    贾环气愤填膺道。

    史湘云咬着嘴唇,强忍着笑意,道:“环儿,皇帝是怎么骂你的?”

    贾环怒道:“他指着我的脑袋,大声问,你这里面是大海吗?”

    “哈哈哈!”

    史湘云大笑不止,林黛玉和薛宝钗也在一旁很笑。

    贾环以前给她们讲过很多次脑子里进水的典故,所以她们并不陌生。

    史湘云再问:“那你怎么说?”

    贾环一本正经道:“我当然说不是了,我跟他说:陛下,请你不要开玩笑,人脑袋里怎么会有大海呢?”

    “哈哈哈!”

    连最稳重的薛宝钗都用绣帕掩住口,大笑不止。

    林黛玉更是靠着贾环,“哎哟哎哟”的娇声笑着。

    “那陛下怎么说?”

    史湘云是个好捧哏的,继续配合道。

    贾环悲愤道:“他又骂我!”

    “哈哈哈!”

    史湘云一边大笑一边道:“陛下又骂你什么?”

    贾环咬牙切齿道:“他骂我,你有病啊!”

    三女完全都不敢想象那个唯美的画面,别说史湘云,就连薛宝钗都趴到了桌子上,使劲的颤着肩膀。

    林黛玉更是整个人被贾环用手揽住才能站住……

    贾环也不用史湘云再捧哏了,自我发挥道:“简直是岂有此理,我就反问他,你有药啊?”

    这下,林黛玉是彻底站不住了,贾环只能单手将她抱住,一只手还要轻轻的替她拍着后背顺气。

    不过依旧不忘继续发挥:“皇帝听我的话后,傻了吧唧的楞了楞,然后指着我更大声的骂道:你有病啊?

    真真是没有天理了,我和他拼了我,就用更大的声音回他:我有病,你有药吗?

    皇帝许是真糊涂了,居然吼道:我有药你敢吃吗?

    你们说我怕谁,来啊!

    所以我就道:你有多少我吃多少。

    皇帝吼道:你吃多少我有多少。

    你们说我,这个关键时刻我岂能露怯,我就又吼道:你有多少我吃多少。

    皇帝也又吼:你吃多少我有多少。

    我不服,再来:你有多少我吃多少。

    皇帝最后真的怒了,指着我道:你有病啊!

    ……”

    “噗通!”

    史湘云喜欢将椅子倒过来座,这样她方便趴在椅背檐儿上。

    而且还喜欢翘起来前面那两支椅腿,只有重心后面那两支椅腿支撑着晃悠。

    可方才笑的着实太过了,力道没控好,一不留神,整个人就人仰马翻的栽倒了。

    还好,她身旁就是一个木制屏风,将将给拦住了去势,她人挤在椅子和屏风的夹角处,还不忘“哈哈”大乐。

    其他人见之,愈发大笑了。

    良久之后,她们三人还没笑够,贾环摸了把椅子坐下,顺手将林黛玉放在另一张椅子上。

    若是只有两人在,他可以没有顾忌的将林黛玉揽在怀里,放在腿上坐着。

    可有第三人,甚至第四人在,这还不包括外间偷听墙角听的“咯咯”乐个不住的两个丫鬟在,就不好这样做了,会让林黛玉失了尊重。

    林黛玉自也知道这一点,笑的满脸红晕的脸,不忘抬头看了贾环一眼,眸光绵绵如水……

    ……

    “环哥儿,你这是逗我们乐才浑编出来的吧?”

    过了好一会儿后,几人才重新坐正,各自理了理笑的鬓钗凌乱的浅淡妆容。

    薛宝钗自觉从未这般失礼过,不由觑着眼,没好气的问道。

    贾环呵呵一笑,心想你若真听了那场君臣骂战,怕是会直接唬掉半条魂儿。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客气中透着距离……

    见他这般,薛宝钗面色一黯,站起身来,笑道:“我妈怕是也快醒了,我得回去瞧瞧。她一个人在家,也怪寂寞,我回去陪陪她。”

    听她这么说,史湘云都不好说什么了。

    众人一起起身,送了送后,又回来坐下。

    房间里只有三人后,外间的翠缕也被打发去找紫鹃说话。

    史湘云有些没好气道:“你也忒小家子气了些,总让宝姐姐面上过不去,还真以为人家要吃了你啊?”

    贾环还没说什么,林黛玉就不悦道:“云丫头,你是傻了呀?在老太太那里是怎么个光景儿,你难道看不出来?偏没心没肺的,还这样说……”

    史湘云哼了声,道:“宝姐姐素来稳重,所行所举从无差错。在老太太那里,也不过是尽本分而已。

    她刚才还跟我说来着,若是府上再这般嚼舌下去,她就要劝姨妈搬出府去呢。

    而且她说,环哥儿还当着她的面,告诫她不要痴心妄想,她差点没尴尬死……”

    “嗯?”

    林黛玉闻言一怔,看向贾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