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三十九章 女驸马
    “林姐姐……”

    两唇分开后,贾环柔声唤了声。

    林黛玉听到这声呼唤,只觉得一颗心儿都要化成了水,她抬起雾气濛濛的眼睛,看着贾环的脸,娇声一应:“嗯?”

    贾环又将她往怀里揽了揽,正色问道:“我刚才进来前,林姐姐背的是唐诗还是宋词?要不然就是元曲?”

    “噗!”

    林黛玉又好气又好笑,气他的情郎好端端的问这个破问题,将气氛都给毁了。

    好笑的则是,他真的蠢笨的可爱……

    林黛玉嗔恼道:“都不是,是我自己作的!”

    语气微微得意。

    贾环闻言却“花容失色”,松开林黛玉后退一步拱手道:“哎呀,林姐姐,她们还说宝姐姐是女进士,照我说,林姐姐起码是女状元的能为!”

    林黛玉“呸”了声,美眸一白,嗔道:“你少作怪!”说着,向前迈了一步……

    贾环嘿嘿一笑,顺手揽过那盈盈一握的腰肢,又道:“还真不是骗林姐姐,对了,林姐姐,你可听过一出叫《女驸马》的戏?”

    “什么《女驸马》……哼!我看是你想做驸马吧?”

    林黛玉先是一怔,随即有些不乐意的噘嘴道。

    但眼睛里,其实并没有多少醋意……

    贾环摇摇头,道:“不是……是真的《女驸马》,我唱给你听,好不好?”

    林黛玉闻言连连点头,道:“好啊!”

    贾环已经好久没有给她们唱曲儿了,她面色期待的看着他……

    贾环装模作样的干咳了声,清了清嗓子,却没有直接开唱……

    他先用故作低沉的嗓音,营造气氛:“假如,我只是一个穷侠客。而林姐姐,你是一个富家小姐,还是一个大才女。

    我们,相爱了……

    可是有一天,在我劫富济贫时,不想中了奸计,被人下了江湖上失传已久的蒙、汗、药……

    失手被官府狗官所擒……

    林姐姐你想尽办法,托人找关系,却始终都救不出我来,因为官场太黑暗了……

    于是,林姐姐一怒之下,便决定,离家出走,去京城……考状元!

    当当当当当……”

    气氛营造的差不多了,感觉林黛玉的注意力已经被吸引住了,贾环开唱道:

    “为救环郎离家园,谁料皇榜中状元。

    中状元,着红袍,冒插宫花,好新鲜。

    我考状元不为做高官,

    我考状元不为美名扬。

    为了多情的贾公子,

    夫妻恩爱,花好,月儿圆……”

    “噗嗤!”

    “咯咯咯!”

    “嘻嘻嘻!”

    “哈哈哈!”

    精心之作,失败了……

    贾环悲愤的听着一圈儿人都在笑,包括他面前的林黛玉。

    他一脸悲壮的怒气,用脸扫视了一圈儿,笑声却愈发大了起来。

    “环……环儿,你别恼,戏文真的很好呢,我很喜欢。可是……这是女孩子唱的啊,是旦角儿!”

    林黛玉一边笑的花枝乱颤,一边笑声安慰道。

    贾环拧着脖颈,反驳道:“我知道啊,所以我尖着嗓子唱的!我还翘兰花指了呢!”

    “噗嗤!”

    林黛玉实在忍不住了,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撑着贾环站着,使劲的笑了好一会儿,才直起腰来,先挥挥手,挥退了看热闹的紫鹃、雪雁和小吉祥三人,然后牵起贾环的手,道:“环儿,我很喜欢呢。不过,这个戏该我来唱才好!”

    贾环闻言,眉尖一跳,喜道:“当真?”

    林黛玉点点头,道:“当然是真的,这是环儿你给我写的嘛!”

    贾环嘿嘿一笑,道:“嗯!就是!

    不过林姐姐,你以后别再作那些太难懂的诗了,好不好?

    我一个字都听不懂,而且听了还觉得心里怪难受的……

    这样不好!我容易自卑……

    咱家又不指望着出一个蔡文姬……

    还是唱我作的曲儿吧,满满都是正能量!”

    林黛玉前面听着还感动满满,这才明白过来贾环突然唱这首曲儿的意思,不过听到后面却一怔,道:“蔡文姬……应该是李易安吧?”

    “谁?”

    贾环摸不着头脑道。

    “李清照!”

    林黛玉没好气的道。

    贾环迷茫了,道:“哦……可宝姐姐说,蔡文姬才是咱们华夏的第一个女诗人。”

    林黛玉顿时不高兴了,“哼”了声道:“第一个又怎样,第一也未必就是最好的。

    两汉时的诗并不多出彩,倒是汉赋很好。

    李清照才是真正的诗词大家,堪称千古第一才女,尤其是词,比如说那首……”

    贾环头大道:“好了好了,林姐姐,咱们先打住!

    我已经有一个先生了,你可不能再做我的先生。

    我要那么多干爹辈分的人作甚?”

    “呸!”

    林黛玉羞恼的啐了口,道:“谁是你干爹?”

    贾环嘿嘿一笑,不接这茬了,忽然提议道:“林姐姐,上回云儿忽然来你这作客,咱们还没回访吧?”

    这就是贾环的奸诈之处,把一个本来“不是很好”的提议,用“咱们”两个词一点缀,在林娇女的耳中顿时又是另外一个意思了。

    她面色满意,眸光流转的瞟了贾环一眼,道:“你什么意思?”

    贾环嘿嘿笑道:“要不……趁这个机会,咱俩过去坐坐?”

    林黛玉“哼”了声,不过看到贾环听到她这一声后,竟打了个激灵,又忍不住笑出声,心里却不愿再逆着他,搀住他的胳膊,口里娇声埋怨道:“真真是我的魔障!”

    说着,在贾环小得意的笑脸中,两人朝史湘云的小院儿走去。

    ……

    “他们毕竟是你的至亲,虽然之前做的……可是,哪里就真的能一辈子不来往?”

    史湘云房间内,薛宝钗嘴角擎笑的温声劝道。

    史湘云有些烦恼的趴在桌子上,大眼睛看了薛宝钗一眼,道:“可是,她们什么目的,谁又不清楚?这种来往有什么意思?”

    薛宝钗叹息了声,又笑道:“她们毕竟是你的尊长,你若应对不好,她们在外面一嚼舌,坏的却是你的名声。

    她们能图什么?不过是一些银钱罢了。

    她们又不敢去环哥儿跟前开口,只能在你这里聒噪。

    你多少打发她们一点就是……”

    史湘云摇头道:“我哪里有什么银财给她们,我在这边一月也就二两的月钱,再赏赏人,也没有多少了。就算全给她们,怕她们也不满意。”

    薛宝钗微微一怔,道:“我听说,东府那边儿每月都会给林妹妹送来好多银钱,让她赏人使。怎么,你这边没有吗?”

    史湘云看了薛宝钗一眼,见她神色真诚,便哼了声,道:“那是她娘的嫁妆,还有她林家的家财都在他手里。

    若是放出去,光一月的利钱都不知有多少,管一府人的花销都尽够了……

    他给她的那点儿还少了呢,我又如何能与她比……

    再者说,他倒是也要给,是我不要。

    如今还没什么,我要他的银钱算什么?

    凭白让人笑话……”

    薛宝钗闻言,又微微一怔,若有所思的轻轻点了点头,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史湘云苦恼的抓了抓头发,撇嘴道:“还能怎么做?就实话实说呗,没有,一钱银子都没有。

    也真是……

    嫁妆都没指着她们,她们反而还要到我头上来了……”

    薛宝钗闻言,“噗嗤”一声笑出口,伸手在她额前点了点,道:“也是不羞,好端端的侯门千金,张口嫁妆闭口嫁妆,也不怕人听了去。

    不过……

    这般也不好,这起子人,成事不足,但毁人名声却了得的紧。

    你以后也是那边的当家内眷,平日里少不得与王公命妇们打交道。

    若是被小人坏了名声,日后多有不便宜。”

    史湘云闻言,俏脸红了红,又打量了薛宝钗一眼,道:“那我该怎么办?”

    薛宝钗道:“你若不嫌弃,就先从我这儿支一些银子,先借给她们使吧。待日后你自己当家了,再还我就是,反正我也不急着用。”

    这次史湘云闻言,俏脸可就大红了,羞恼道:“什么当家不当家的,我当什么家?宝姐姐你才当家呢……”

    薛宝钗脸上也泛起一朵红云,连忙道:“快住了口吧,还嫌闲碎言语不多,你也来作践我?”

    史湘云大眼睛盯着薛宝钗道:“宝姐姐,你……”

    薛宝钗苦笑道:“我什么我?再让人这么说下去,这府上我怕是也快呆不下去了。

    连环哥儿都在明里暗里的告诫我,不要痴心妄想呢。”

    “什么?怎么回事?”

    史湘云闻言,噌的一下坐直身子,急问道。

    薛宝钗白了她一眼,道:“你急什么……”

    史湘云讪讪道:“我……我这不是怕他粗鄙,冲撞了宝姐姐嘛……”

    薛宝钗呵呵笑道:“倒是先护上了……好了好了,别急了,还赌咒,和真的似的……

    他倒是没明着说什么,我不过问他一句,三纲五常是什么,他就拿你和林妹妹举例。

    说你们都是老太太之命,日后他还要找一个大媒人来做媒。

    问我这是不是很符合纲常?

    我还能说什么?尴尬也尴尬死了。”

    史湘云脸上的笑容有些绷不住了,还强解释道:“宝姐姐,保不准他没其他意思哩……”

    薛宝钗闻言,白了她一眼,道:“瞧你那得意样儿!

    唉!也是人言可畏……明明你和林妹妹已经和他定了,偏那不开眼的老道,胡乱嚼一起子舌根子。说的我好似福娃娃一样……

    老背晦的家伙!”

    “噗嗤!”

    史湘云看着贾宝钗一脸不似作伪的郁闷,心里放下了一块石头,笑道:“人家可是老神仙,也说不准哩!”

    薛宝钗哼了声,道:“若真是那样,有你哭的时候……”

    “哟!三爷和林姑娘来了?”

    外间,史湘云的丫头翠缕正和薛宝钗的丫头莺儿玩棋子,见忽然进来的两人后,面色一怔,随即高声笑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