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三十七章 疑惑
    前面听的薛宝钗面色还面带微笑。

    可听到最后一句时,她面色上的微笑登时凝住了,气恼的啐了口。

    这倒与她平日里的端庄形象不大同,不过也可见,贾环是多气人。

    这叫什么话?

    夫为妻纲,所以打老婆就天经地义了?

    “呵呵,宝姐姐,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你别生气。”

    贾环听到薛宝钗气恼的啐声,呵呵笑道。

    薛宝钗哼了声,道:“我生什么气,又不是打……”

    话没说完,薛宝钗自觉失言,俏脸登时又羞红起来,而且红的吓人,如欲滴血一般。

    贾环却如同什么都没听到般,还是呵呵笑着,根本不提这一茬,问道:“宝姐姐,我方才说的对不对?”

    薛宝钗闻言,面色一滞,抬起眼帘看了眼贾环面无其事的脸,脸上的羞红渐渐散去,神色复杂道:“你只解了表面的意思。”

    贾环真好奇了,道:“这还有深层含义?宝姐姐你说说看。”

    薛宝钗道:“从字面意思来看,环儿你说的都对。可除了这些外,却还有其他深意。

    父为子纲,父者,并非单指父亲一人,还包括其他的直系长辈。

    比如说你们府上,链二爷虽然不是老爷太太的儿子,但他也听老爷和太太的话。

    老太太的话更要听。

    这也就是为何门风清正的人家,都是以孝治家的典故。

    所谓百善孝为先,便是此理。

    而纲常,也并非只是简单的长辈的话就要听。

    除了长辈的话外,还要遵从他们的安排,比如说婚姻大事,讲究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方是正经。

    而不遵从父母之命者,皆为私定,却是不为世人所容的。”

    许是因为一个未出阁的小姐,与一个男孩儿谈这些着实有些害羞。

    薛宝钗说到后面时,声音渐渐变的很小很小了,面色也微微晕红……

    贾环却正色的点点头,表示深赞同之。

    而后他也压低声音道:“宝姐姐说的真有道理,我和林姐姐还有云儿的事,就都是经过老太太点头的。

    嘿嘿,云儿那边没办法,她父母早逝,我也不耐去找史家那俩废物点心去谈,所以就告诉了老太太。

    然后老太太干脆就将云儿的事从史家给揽了过来,史家那一对倒霉哥俩,为了省下一副嫁妆,也就同意了!

    嘿!

    至于林姐姐,就更是了!

    林姑丈临终前,亲口将林姐姐托付给我,让我好生照顾她一辈子!

    嘿嘿,我回来后告诉了老祖宗,老祖宗也点了头!

    宝姐姐,你说说看,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父母之命,是吧?

    我也觉得是!

    至于媒妁之言就更好办了!

    再过几年,我找个好媒人去给老祖宗提亲,保管唬她一跳!

    嘿嘿嘿!

    宝姐姐,这应该就完全符合纲常了吧?”

    薛宝钗闻言,面色微微一变。

    她点点头,道:“是……符合……不过环儿,你……”

    “环哥儿,环哥儿……”

    “三爷!”

    薛宝钗话没说完,东暖阁忽然传来贾母的呼唤声,还有鸳鸯的急呼声。

    贾环闻言,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往那边赶。

    一路上挡着他的椅子凳子都被他撞飞,一时间椅倒凳翻。

    薛宝钗也反应了过来,看到贾环的不便后,连忙上前扶住贾环的胳膊,引着他往东暖阁走去。

    进了东暖阁后,薛宝钗就见贾母一脸仓皇的坐在炕上的锦被里,脸上老泪纵横,看的人凄慌。

    鸳鸯面色发白的跪坐在炕边,紧紧的握着贾母的手,轻声安抚着。

    贾环被薛宝钗带到炕边坐下后,刚张口准备问候,就被贾母一把搂住,大哭起来。

    贾环一惊后,忙和鸳鸯一起拍着老人家的后背,一边顺气一边温声说道:“老祖宗老祖宗,孙儿在这呢,孙儿在这呢,您怎么了?又梦魇了吗?

    没关系,凤姐姐已经使人去玉虚观去请张真人了,您不是最信那老道吗?

    连太上皇和陛下都称他为老神仙,可见他是有几分真能为的。

    等请他来后,让他给老祖宗您好生做一场法事,一定能给老祖宗下心神来。”

    贾母闻言,似乎松了口气,这才松开了贾环,不过还是拉着他的手不放,道:“环哥儿,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贾环“啧”了声,似乎有些不满道:“老祖宗,孙儿将将才给你说了孙儿在江湖上的诨号,大名鼎鼎的诚实可靠小郎君,说的就是您的孙儿我啊!

    您这怎么还问我真假呢?

    再真没有了!”

    “噗嗤!”

    一旁鸳鸯凑趣笑道:“三爷,这你可错怪老太太了。

    之前三爷你说你在江湖上的诨号可是‘赛诸葛,飙孔明’,哪里是诚实可靠小郎君?

    要知道,诸葛孔明可是惯会用计骗人的哩!”

    “耶耶?

    鸳鸯姐姐,你这话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在笑话三爷我没文化吗?

    我可告诉你,刚才有个了不得的女进士给我好好上了一课,我现在就是考不上状元,也能当个举人了。

    你还敢笑我没文化?

    你以为我不知道,诸葛亮是诸葛亮,孔明是孔明,那根本就是两个人吗?”

    贾环羞恼的叫嚣道。

    鸳鸯闻言,实在忍不住,抱着贾母的胳膊就使劲的笑啊笑啊笑。

    贾母虽然还是满眼泪水,可也忍不住开始笑了。

    笑骂道:“就你这点能为,还考举人?”

    薛宝钗是真有点自责了,歉意道:“老太太,是我没教好……没说清楚,三国时期是有两个孔明,年老的那个并不是诸葛亮……”

    贾母连忙摆手道:“这才多咱一点功夫,哪里那么容易出成效?

    反正以后日子还长,你就慢慢的教吧,不急!

    不说这个了……

    唉!环哥儿啊,我又梦到你祖父了。”

    贾环闻言一怔,道:“老祖宗,您这想的也太勤了些吧?祖父都过世那么多年了,您怎么还放不下……”

    “呸!”

    贾母老脸一红,恼道:“再浑说,仔细你的好皮!”

    贾环闻言讪讪一笑,道:“老祖宗,别恼嘛……

    只是,您以前不是从来都没梦到过荣国先祖吗?怎么最近……”

    贾母脸色又悲戚下来,语气哀伤道:“你祖父又来责备我了,说我占用了贾家太多的福泽,受用了三十年还不知足。

    结果,竟让儿孙们没了先祖福泽的庇佑,才让他们不成材的不成材,早夭的早夭……

    如今,他好不容易才调理出你这么个成器的子孙,却又因为我之故,害的你眼睛都瞎了……

    环哥儿,你祖父,他想要带我走啊!

    他要带我下去,不让我再占用你们的福泽了……

    呜呜,老婆子今年七十了,也活够了。

    可是,不能见到你们一个个成家立业,儿女满堂,不能看到贾家再次兴盛,我就是死,也死不瞑目啊!”

    说着,贾母又悲伤的哭泣起来。

    贾环是真的有些挠头了,他想了想,道:“老祖宗,您这是……是想的多了吧?

    您哪有占用贾家的福气,您不是一直都在为贾家集福吗?

    您看看,咱贾家以前什么样的,现在又是什么样?

    这不都是您老的功劳吗?”

    贾母哀伤的摇摇头,道:“我也是这么跟你祖父分说的,可他却说,贾家能有现在这个成色,都是因为他救了你,并且教导了你的缘故,和我没什么相干……

    若不是我,你的眼睛也不会……

    环哥儿啊,你说你是腊月二十三那天伤的眼?”

    贾环“啊”了一声点头应道。

    贾母却更悲了,她哽咽道:“那就再准不过了,我就是从那天起,开始梦到你祖父的……”

    贾环真有些迷糊了,他自己什么来路,他最清楚不过。

    压根儿就是一个西贝货!

    如果荣国公真的能显灵,哪里还会救他,怕是第一件事就要干掉他。

    可是,若不是,那贾母说的也太玄乎了吧?

    若说骗他,也没道理啊……

    好端端的,贾母骗他作甚?

    贾环抓了抓脑袋,道:“老祖宗,您看这样行不行……

    孙儿以前好像听说,有好多可以积福的法子。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咱们就多救些人。

    咱们大秦有那么多养生堂,里面都是一些老弱孤幼,平日里全靠富贵人家的接济度日。

    咱们多捐点银子,让她们多收养些弃婴和没人赡养的老人。

    再按时给她们送去柴米油盐和一些常用药材。

    这样一来,咱家的福气就会越来越多,老祖宗也会越来越好!

    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就是这个道理!

    老祖宗,您说呢?”

    贾母眼神复杂的看着贾环,点点头,道:“那就先试试吧,但愿能有点用。

    环哥儿啊,老祖宗真不是怕死,就是舍不得离开你们这些儿孙哪……”

    贾环连忙劝道:“老祖宗哪里话,什么生啊死啊的,说这些还早哩!

    孙儿还指望着,日后孙儿有了儿子女儿,还让老祖宗帮着带带,教他们规矩呢!”

    贾母闻言,“噗嗤”一声笑出声,拍着贾环的手道:“你倒也不害臊,不怕你宝姐姐笑话你……

    好了,你们也在这里困了半天了,我也睡不着了,要起来洗把脸,再听鸳鸯念念《静心咒》定定心神……

    环哥儿,你和你宝姐姐就先回去吧,夜里再过来陪我吃饭。”

    贾环闻言,笑着应下了,又说了两句好话后,在薛宝钗的搀扶下,出了荣庆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