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机锋!
    王夫人听着王熙凤的话,面色一直在微微变化着。

    时而咬牙切齿,恨意昭然。

    时而又抿起嘴角一笑,目露得意之色,似乎恨意已然雪之……

    此番生相,看的一旁的王熙凤都微微胆寒。

    而薛姨妈,则依旧浮着一张笑脸。

    良久后,王夫人才回过神来,轻轻的呼出了口气。

    她看向自己的亲姊妹,皱眉道:“你就这么想让宝丫头嫁过去?

    要知道,他现在虽然得意,却也不过是一只沐猴而冠的瞎子。

    你别只顾着贪图富贵,害了宝丫头……”

    薛姨妈呵呵笑道:“姐姐,这么些年了,难道你还看不透?

    眼瞎算什么,只要不心瞎就好。

    咱们女儿家,这一辈子再要强又能如何?

    姐姐在王家的时候,多一点大就开始管家。

    那个时候,怕是比凤哥儿还小些,合族上下却没有一个不赞的。

    凤哥儿呢,虽不如姐姐当年,却也不差,就是一般的须眉男儿,也不及她万一。

    可那又如何?

    姐姐的诰命,凤哥儿的凤冠霞帔,最后不还是靠爷们儿挣来的?

    唉!

    不是我这个做妹妹的说嘴,姐姐你就是太要强了。

    其他时候都好,可只要涉及那母子俩,你就完全跟变了个人似的……

    凤哥儿也强不到哪去。

    链儿如今都是官居一品的一等将军了,却还只守着你一个,纵然还有一个平儿,也是个没名分的。

    可就算只守着你一个,可难道你真的就守住了他?

    外面不还是一样……

    这一点,我看环哥儿却是要强上不少。

    不管他出身如何,是奴几辈生的,还是什么玩意儿生的,可那又有什么了不得的?

    不一样成了尊贵的国侯了吗?

    最重要的,是他懂得疼人,也不会厚此薄彼。

    虽然收了不少人,可我观他待每一个都是用心去疼的。

    就冲这一点,宝丫头跟了他后,也万万错不了。”

    王夫人被薛姨妈说的面色一阵变幻,最后咬牙道:“等日后那一起子生上一屋子的庶孽,分家业的时候,我倒是看你,还会不会这般说。”

    薛姨妈呵呵笑道:“分又能分几个?咱们这样的人家,还在乎那一点?

    更何况,环哥儿做官的本事且不说,可赚家业的手段,怕是连我们老爷在世时都比不过。

    小小年纪已然挣下了一座金山,日后还怕再积不出一片银海来?”

    王夫人哼了声,面色难看道:“就算有金山银海,又与你什么相干,你倒是得意的紧。”

    薛姨妈也不恼,呵呵笑道:“姐姐啊……你想想,如今太后悔亲,正妻之位空了出来,这是多么难逢的机会。

    以环哥儿如今在权贵圈里的分量,纵然现在大家都还在观望,可我敢担保,用不了几天,上门提亲的都能把贾家的大门给挤破了。

    万一让哪个公门侯府的千金进了门,成了宁国大妇,呵呵……

    姐姐,你觉得人家会拿你当回事,还是会拿凤哥儿当回事?

    老太太在时还好说,老太太一旦不在了,姐姐……

    虽然说出来不好听,可是,真要那样,这荣国府的富贵,最起码是你们这房的富贵,也有限的紧了。

    宝玉的日子,怕也会难过不少,更何况咱们王家……

    但若是宝丫头过到那边去,她是你的亲外甥女,是宝玉的亲表姐。

    日后,她的孩子,除了要管你叫叔祖母外,还要管你叫亲姨姥,管宝玉叫表舅。

    你思量思量,到底哪样好?”

    ……

    “宝姐姐,你坐。”

    荣庆堂内,贾环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道。

    面上笑容不重也不淡,恰到分寸,既不会给人以生疏感,但也没有太过亲切。

    许是因为贾环看不见之故,薛宝钗的眼睛一直都没有从他脸上移开,她也是第一次有机会这么肆无忌惮的看着贾环。

    尽管眼前蒙着条黑布,但不得不说,贾环长的真的很好看。

    虽然肤色略深,可看起来更有力量。

    一双清晰浓黑的剑眉,配着笔挺的鼻梁,显得英气十足。

    但,厚薄适中的嘴唇,唇角边浮起的笑容,又为这张英俊的脸添了几分暖色。

    头上虽束着凤翅紫金冠,可额前左右依旧各有一束发梢垂了下来,庄重又不失潇洒。

    薛宝钗第一次发现,男人,居然也能好看成这样……

    不过,还是可惜了那一双澄净明亮的眼睛。

    否则的话……

    “好看吗?”

    贾环声音微微提高了些,很不要脸的问了句,打断了薛宝钗的欣赏……

    薛宝钗回过神,反应过来后,俏脸腾的一下刹红,有些慌张的掩饰道:“什……什么好看?”

    贾环呵呵一笑,摇头道:“没什么……宝姐姐,咱们开始吧?”

    薛宝钗闻言,不知想到了哪去,似乎更慌了,俏脸也愈红,语气不顺道:“开……开始?开始什么?怎么开……”

    贾环眉头微皱,道:“宝姐姐当我的先生啊?怎么,宝姐姐不愿意吗?”

    薛宝钗只觉得一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一张脸发烫,头也有些眩晕,这些做贼心虚,且紧张过度的表现……

    不过,她毕竟是薛宝钗,轻轻的呼出了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思绪,定了定心神后,她道:“既然老太太吩咐了,我自然是愿意的。只是……方才一时不知道该从哪儿开始。

    是先讲《三字经》、《百家姓》和《千字文》,还是从四书五经开始?”

    贾环想了想,摇头道:“这些且先放放,我又不是真个儿去考状元,不用做这些文章。”

    薛宝钗怔了怔,道:“不学这些,那学什么?《诗经》吗?”

    贾环又摇头,道:“《诗经》的话,常听听就好。背怕是背不来,字都认不全……”

    薛宝钗沉默了下,又道:“那,学唐诗?”

    贾环再摇头,道:“那玩意儿加起来估计得有上千首,远不止三百首。就算只有三百首,我三天背一首,也要一千天才能背完,小三年呢。不学不学……”

    薛宝钗已经完全没了方才心慌慌的感觉了,脸色的羞红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非但不羞红,还严肃了起来,小脸儿板着,道:“启蒙的不学,经义不学,《诗经》不学,唐诗也不学,想来,宋词、元曲什么的也不学。那你想学什么?”

    贾环面色正经的想了想后,道:“宝姐姐,你就捡一些常识性的东西给我好好说说。

    别老让我在常识面前丢份儿就成。

    其他的,《诗经》啊、唐诗啊、宋词啊这些,捡一些特别有名儿的,给我说说就好。

    只要别人说起来,我基本上能知道是哪一个就成。

    至于经义八股这些太过严肃的,考状元才用的东西,和我没什么缘分。

    不学也罢。”

    薛宝钗闻言,秀眉微皱,沉默起来,似乎在思考着到底该教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后,她才道:“既然如此,那就照你说的办吧。

    我先说一些简单的常识,环哥儿你且记下来。”

    贾环点点头,笑道:“宝姐姐你说就是,我的记性还不赖,一遍就成,不会烦你多说几遍的!”

    薛宝钗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贾环后,垂下眼帘,轻声道了声:“不烦呢……”

    而后,便开始了她的扫盲工作:

    “咱们华夏第一位女诗人,是蔡文姬。

    第一部纪传体通史,是《史记》。

    第一部词典,是《尔雅》。

    第一部学问全书,是《永乐大典》。

    第一部诗歌总集是《诗经》。

    第一部字典是《说文解字》

    而第一部神话集,是《山海经》

    ……”

    ……

    半个时辰后,薛宝钗说的口干舌燥,趁着丫鬟进来续茶,停下来歇息了会儿。

    似乎贾环之前半个时辰内的诚心向学,消除了些更之前些的顽劣印象。

    薛宝钗的脸色好看了些,温声问道:“环儿,你都记下了吗?”

    贾环闻言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干笑了声,道:“都记下了。”

    薛宝钗似是不信,道:“这么多,你都记下了?环儿,你可别说谎。”

    贾环挠挠头,脸色有些……为难……可似乎又没什么好法子,只好道:“宝姐姐你考我就是。”

    薛宝钗抿嘴一笑,道:“好,那我就考问考问你,看环儿你是不是真的这么天才。别人顶多是过目不忘,你却能过耳不忘。”

    贾环又干笑了两声,似乎有些心虚,道:“宝姐姐,你问就是。”

    薛宝钗笑道:“好,那我就问了,环儿你听仔细……

    何谓‘三纲五常’?”

    贾环好不迟疑的利落答道:“所谓‘三纲五常’者,即父为子纲,君为臣纲,夫为妻纲。

    而五常者,即仁、义、礼、智、信。”

    薛宝钗轻轻点头,面色赞叹,表扬道:“环儿,你还真聪敏哩。”

    贾环哭笑不得道:“宝姐姐,你这……是你问的太简单了。”

    薛宝钗又轻轻摇头,道:“这可不简单呢,环儿你可知‘三纲五常’的意思?”

    贾环闻言一怔,道:“五常就不用说了,就是字面意思。

    三纲也简单啊,老子是儿子的纲常,说的话儿子都得听。

    君王是臣子的纲常,所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丈夫是老婆的纲常,所以打老婆是天经地义……”

    “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