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三十五章 说法
    “三弟,这我可就要说你的不是了……”

    王熙凤娇声笑道,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大伙都看向了她。

    “嗯?”

    贾环也侧过了脸,发出一声疑声。

    也不知是怎地,每每看到贾环脸上的笑容淡一点,严肃一点后,王熙凤心头都会觉得被一只手抓了一下似的。

    有些沉,有些紧,还有些压力,可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是难受,也不是舒服,就是说不出……

    不过,许是因为贾环脸上只有微笑,而没有方才时候的肃穆,因此这次王熙凤并没有产生畏惧感。

    她压下心头种种心绪后,笑道:“三弟,你且听我说,看看是不是这个理儿……

    如今啊,姨妈和薛妹妹怎能还算作是外客,她们和咱们不就是一家子吗?

    姨妈每天过来和老祖宗聊天解闷,薛妹妹也整天和家里的姊妹们,玩乐女红都在一起,和家人有什么不同?

    我还听说,连薛大哥如今也要和三弟你一起做些正经营生,多好……

    瞧瞧,这不是至亲,又是什么?

    哪里还能只算作外客?

    三弟再这般说,岂不是生分了?

    明明更近了,偏往远里说?

    老祖宗,您说呢?”

    贾母“恼”道:“好话歹话都让你呱呱叽叽的说尽了,我还说什么?就是你三弟也不好再说了。

    嗯,你倒是在他那里扳回了一局!”

    “哈哈哈!”

    王熙凤闻言,高声大笑起来,道:“哎哟哟,老祖宗,您这可是偏心的有些过了。我都还没说什么呢,您就把三弟护上了?”

    “那当然!”

    贾母见王熙凤笑的这般爽利,也笑了起来,而后,也没再征集贾环的意见,就对薛姨妈道:“那就麻烦宝丫头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服侍的。该做的事都有鸳鸯做,她也没甚事,就……

    咦,正巧了,我记得宝丫头也是能识文断字,还颇通文墨?

    不如,就让她先教教环哥儿,多识些书也是好的……”

    贾环纵然眼睛看不到了,此刻也能从背后感到攸然射来的两道注目。

    他忙干咳了两声,连声道:“老祖宗老祖宗,这个,孙儿目前的文化水平啊,怕是比兰哥儿都差的远,也就比凤姐姐高那么一丁点儿……

    哪里就用的着找个女进士来教?

    太委屈大才了!

    再说了,孙儿这性子,你也不是不知道,安分不了一刻钟,就得闹腾招人烦。

    宝姐姐又是个喜静的性子,要是再把人给惹烦了,厌恶起我来,那多不值当?

    孙儿看啊,不若还是……”

    “环哥儿,你把你宝姐姐想的也忒小气了些。纵然她性子古怪,哪里就能烦你恼你?

    她若这样,我都不依她。

    再说,她哪里算什么女进士、大才,不过也就多读了几本书罢了。”

    薛姨妈满面笑容的辩论道。

    贾母也嗔怪道:“就是,怎能把你宝姐姐说的那般小气?你若担心会惹恼了她,不会老实本分一点?”

    贾环哭笑不得道:“不是,孙儿不是觉得宝姐姐小气,是孙儿担心自己太闹腾。这……”

    “好了好了,往日里倒是爽利,怎么今儿却这般扭捏了?失了大气,让姨妈笑话。

    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

    哎哟,瞧瞧我这乏劲儿又上来了,实在支撑不住了,要去歪一会儿。

    环哥儿,替我送送姨妈,让你姊妹们晚上再一起过来用饭。

    唔,就这么着吧,姨太太啊,我这老不中用的,就先去歇息了……”

    贾母拍板道,又对薛姨妈客气了句。

    薛姨妈闻言连忙起身,满面笑容,道:“听老太太的话,我也起了乏意,也回去歇一会儿吧。”

    贾母呵呵笑道:“正好,正好……”

    说着,就在鸳鸯的陪护下,去了东暖阁里睡觉了。

    而贾环则一脸懵懵的站在那里,直到薛姨妈和众姊妹往外走时,才想起要送她们。

    薛姨妈却笑着招呼道:“我的儿,你眼睛不好,又巴巴的起来作甚?快好好坐下歇着吧……”说着,又对薛宝钗道:“宝丫头,环哥儿读书是皇帝的旨意,老太太把事托付给你了,你可要尽心才是,不可使小性。”

    薛宝钗温声笑道:“瞧妈说的,我又不是歹人……”

    王熙凤“噗嗤”一声笑出声,接口道:“是,你不是歹人,你是良人……”

    薛宝钗被抓住了话柄,俏脸登时涨红,恼道:“凤丫头,你再搞鬼?”

    王熙凤见她似是真恼了,忙收起笑脸,道:“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姨妈,咱们快走快走,不然,她恼不恼三弟不知道,却是要先恼上咱们了……”

    薛姨妈闻言,笑骂了声后,就被王熙凤搀扶着离去了。

    待两人离去后,贾环没了顾忌,立刻道:“林姐姐,云儿,你们也留下来吧?正好咱们……”

    “哼!谁跟你咱们,你自去找你的良人咱们去吧。”

    林黛玉一张俏脸怒的通红,眼中含泪,怒道一句后,一甩绣帕,就出门而去了。

    史湘云脸上也没甚笑脸,深深的看了眼贾环后,眼神又扫过薛宝钗,而后也转身离了去。

    “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贾迎春似乎有些搞不清状况,见好端端的气氛忽然闹成了这般,顿时急了,连连问道。

    贾环叹了口气,而后笑道:“没什么,姐姐,不用担心。

    林姐姐和云儿是因为没能当上我的先生,才生气了。

    唉!她们真小气,看看四妹妹,她都没……呃!”

    笑话没说完,荣庆堂门口传来一阵重重的远去的脚步声,贾环真的瓜兮了。

    他竟忘了,有个林美人最喜听墙角了……

    苦笑着摇摇头,贾环又道:“姐姐,放心吧,没甚大事的。要不,你们在这一起坐着?”

    贾迎春闻言,有些意动,小惜春更是连连点头。

    可贾探春心里却暗叹一声,摇头道:“不了,我们在这里难免玩闹,声音一大,吵了老太太的清静就是罪过了。

    三弟,我们先回去,待晚饭时再来。你好好的跟宝姐姐学书吧,别气着人家……”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我又不是坏人……”

    贾探春闻言呵呵一笑,而后便招呼着贾迎春,和依依不舍的贾惜春离去了。

    出去前,她又招呼着堂内服侍的丫鬟们,道:“半个时辰进来添一次茶水就是了,老太太在里头睡着,听不得杂声。

    宝姑娘要给老太太侍疾,还要给三爷讲书,也容不得吵闹,你们都仔细着。”

    一干丫鬟无不应下,走路不带裙风的跟着三春一起出去了。

    待众人都出门后,偌大的荣庆堂正堂内,就剩下贾环和薛宝钗两个人,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也有些微妙起来……

    ……

    却说,薛姨妈和王熙凤出门后,并没有像她说的那般,回梨香院去歇息。

    而是绕了个圈儿,拐去了荣禧堂。

    贾政虽然早早就已经离去,但他已经很少来这里过夜了。

    所以,荣禧堂里就是王夫人一人在。

    见薛姨妈和王熙凤满面笑容的走进来后,王夫人手里的佛珠顿了顿,脸色有些木然。

    许是早已经习惯了王夫人的这幅做派,薛姨妈和王熙凤两人也没怎么在意。

    与她招呼了声后,就各自找了位置坐下。

    “太太今儿的气色还不错……”

    王熙凤笑容满面的恭维了句,王夫人却连脸色都没变一下,只看了她一眼。

    王熙凤倒也不恼,还是笑呵呵的道:“太太,你猜猜今儿怎么了?”

    王夫人淡淡的道:“那个孽子惹出那么大的是非,把老太太都险些气死,怎么,你们就这么高兴?”

    显然,王夫人在贾府里也是有耳目的。

    尽管她门不出户,吃斋念佛,可该知道的,她一点都不少知道。

    王熙凤闻言,眼角微微一抽,又拍马屁笑道:“太太就是太太,再英明不过……不过,我说的不是这个,是后面的事。太太再猜猜……”

    薛姨妈趁着王夫人脸还没沉下去前,笑道:“凤哥儿,你今儿不大对啊……”

    王熙凤闻言,面色一滞,讪讪一笑,道:“这不是被喜事给刺激的嘛……”

    “什么喜事?”

    王夫人瞥了她一眼,拨动着手里的念珠,问道。

    王熙凤一听王夫人发问,顿时来劲了,将今日在荣庆堂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夫人。

    最后,她高声笑道:“照我的看法,老太太八成是相中薛妹妹了。当日玉虚观的张真人说,薛妹妹福祉深厚,能中和煞孽时,我就看出老太太有了想法。

    只是那会儿有一个郡主顶在前面,老太太有这个心思也不好说什么,再怎样,也奈何不过皇家去不是?

    可如今既然皇家的亲事已经没了,三弟又真的和张真人说的那样,灾厄一件接着一件的不断。

    老太太是夜里做梦都怕啊!

    说老国公托梦怪她,占了咱们贾家太多的福气,才让三弟这般多灾的。

    闹的老太太一宿一宿的睡不着……

    这般一来,宝丫头的事十成里竟已经成了九成。

    太太,您别不高兴啊……

    您想啊,这事若是真成了,宝妹妹以后就是一等侯夫人。

    这般尊贵不说,这以后有了孩子,那可就是侯世子。

    关键,这孩子也可以算是咱们王家的血脉啊!

    荣国府这边有太太和我,宁国府那边有宝妹妹在。

    呵呵,纵然三弟不喜咱们王家,可日后,难不成世子也不喜欢?有我们疼着教着,日后,他必定向着王家。

    这样一来,有咱们在,王家那些人就算再不争气,也断不会差到哪去。

    王家不倒,又有我们在,宝兄弟这一辈子的富贵就算是挣下了。

    太太,您说呢?”

    “叭叭叭”的说了一大通后,王熙凤小心翼翼的看着王夫人的脸色,心里也拿不准,这姨妈教给她的这套说法,到底能不能说动王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