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不合适
    对于内宅妇人来说,她们很少清楚朝政大事,也很少去关心。

    想来也是,她们连前宅的事都很少去理会,又怎么会去关心劳什子朝廷大事呢?

    那岂不是不守本分?

    所以,她们自不会知道,隆正帝虽然已经登基十九年,但之前十八年过的是多么的憋屈。

    纵然之前贾琏给她们讲述了忠顺王一脉逼宫之事,在她们想来,也不过是一起子失心疯且没多大出息的逆臣所为罢了。

    可不就是没多大出息吗?

    被一个郡主带了一营侍卫就包了饺子。

    他们能有什么能为?

    因此她们以为,到底还是皇帝老子最大。

    乃是人间至尊,金口玉言,言出法随。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人,原本一举一动都当严格合乎君王之礼的帝王,却粗俗的往贾环屁股上踹了一脚,让他多读点书!

    这画面……

    啧啧,众人想想都觉得唯美……

    然而做了半天透明人的贾政,脸色却复杂莫名。

    其实在贾环没有横空出世前,他在朝堂上的地位是比较超然的。

    作为荣国亲子,无论朝争的哪一边,都没有哪个脑子抽抽了去招惹他。

    尤其是在他一副与世无争的姿态下,无论是隆正帝,还是忠顺王,对他其实多采取保持距离,不拉拢也不打压的态度。

    当然,那个时候,贾政也不怎么关心朝政。

    每天按部就班的上朝下朝,做一些分内事,而后就是读读书,做做诗,清闲自得,自然也就体会不到朝堂上的刀光剑影。

    可是自贾环出现后,他就再也无法保持这种超然物外的心态了。

    因为贾环真的太能折腾了,关键是他还站了队……

    这倒也罢了,因为即使如此,还是很少有人将战火燃烧到贾政身上。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不过是一个清高的老好人,对政治从来都没什么诉求,不是官迷。

    官场中人,很少有人会轻易与人结仇的,通常只有一个理由互相敌视,那就是利益冲突。

    既然贾政没有什么官场上的利益要求,那么众人看在已故贾代善的面子上,也就不会轻易去为难他。

    毕竟,贾家并不是泥捏的……

    不过,如今贾政自己却开始关心起朝堂上的朝争来。

    那隐藏在唇枪舌剑中,不逊于刀光剑影的丝丝杀机,每每都能让他惊出一身冷汗来。

    而今日之事,更是差点将他唬的肝胆俱裂。

    真真到了一步生,一步死的地步。

    如何能让他不惧?

    然而作为当事人,贾环居然还没事人一样,拿着这些事逗趣,来安抚内宅家眷。

    听他说的,好似隆正帝,当真多有人情味儿一样……

    作为一名儒臣,贾政和许多大臣一样,对隆正帝的印象基本上已经定格了。

    那就是刻薄寡恩!

    贾政静静的看着他的幼子,蒙着一条刺眼的黑布的脸上,笑容却是那样的灿烂,声音也极为柔和的在逗贾母并家中姊妹们欢笑,眼睛微微湿润……

    他既为这个儿子的懂事和坚强感到骄傲,也为他感到心疼……

    念及此,他的目光又看向了另一个儿子。

    尽管当初,在贾环劝过贾政,不要再拘束贾宝玉后,贾政就很少再打骂贾宝玉了。

    可是,由于对父亲的畏惧,早已根深蒂固到心底,所以,凡是贾政出没的地方,贾宝玉都会沉默到无声无息,恨不得化为透明人……

    他还会时刻小心谨慎的留意着贾政的动态。

    故,当贾政的目光投向贾宝玉时,贾宝玉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那束目光,而后身子顿时绷紧。

    脑袋垂的再低三分……

    他对劳什子皇帝还是太上皇的垂青,一点点都不在乎,他只盼望他老子能不看他就好……

    然而贾政看着这个次子,或者说是如今的长子,眼神渐渐从方才的骄傲和心疼,变成了恨铁不成钢的怒气。

    这个混账东西!

    但凡能长进一点,汝弟又何至于累到今天这个地步……

    不过当贾政看到另一个更透明的存在贾琏时,他心里因恨铁不成钢而产生的怒气又消散了些。

    因为他发现,贾琏此刻居然和满堂妇人们一起,艳羡的看着贾环。

    贾政的眼神,有一些悲哀……

    ……

    “你现在眼睛不好,如何能自己看书?还得找个人教你……”

    贾母被贾环这么闹了一起,居然又回复了些精神,关心的问道。

    贾政终于找到存在感了,忙道:“母亲,环哥儿就由我来教吧?”

    贾环还没抗拒,贾母就连连摆手道:“不行不行,你不行。宝玉已经被你唬坏了,你若再教坏这一个,我上哪哭去?”

    贾政面色腾的一下变红了,又羞又臊,只是他不好跟贾母抗辩,一双眼睛便如刀子一样的朝贾宝玉看去。

    贾宝玉脸色登时发白,额头上冷汗都下来了。

    众人看的好笑,贾母却又心疼舍不得了,忙摆手驱赶道:“你上了一天的朝,也当乏了,快下去歇着吧。”

    贾政无法,只好站起来行一礼,又瞪了站都站不大稳的贾宝玉一样,就出去了。

    贾琏趁着这个机会,也跟着溜了。

    虽说贾环之前已经说过,不会找他漏嘴的麻烦,可谁也保不准他什么时候想起来。

    想起当初那一巴掌耳光的狠,贾琏至今心里还怕。

    便打定主意,索性少在他跟前晃悠为妙……

    待贾政贾琏离去后,堂上的气氛愈发自在起来,姊妹们也开始说笑了。

    大家想起贾环读书的场景,便觉得有趣!

    纷纷自荐要充当贾环的教书先生,连小惜春都挑着小眉毛,一双大眼睛完成月牙,笑眯眯的说,她也能当三哥的夫子哩!

    众人笑成一团。

    贾环这个最没文化的粗人有些尴尬,岔开话题道:“咦,老祖宗这还没好利落,公孙姑娘呢?”

    鸳鸯闻言,立刻抱怨道:“那位公孙姑娘可是一位大忙人哩,我打发翡翠去喊她的时候,她还让翡翠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出来呢。

    也不知她那屋子里都是什么宝贝,出门前还特意的锁上了门。

    差点没把翡翠给气坏了……

    给老祖宗扎完针后,就非要立刻回去,连二.奶奶留她都留不住。

    若不是看着三爷都尊重她的脸上,怕是二.奶奶当时就发作了。

    虽说不是府上的仆婢,可这派头也忒大了些。”

    贾环呵呵笑道:“岂有此理!看她把咱鸳鸯姐姐气的,回头我非和她谈谈不成,这还了得?”

    鸳鸯闻言,一对柳眉登时皱起,目光“仇人”似的看着贾环。

    “哈哈哈!”

    贾母许是真又来了精神,一边大笑,一边替鸳鸯报仇似的拍打着贾环的胳膊,笑道:“你这小蹄子,也不看对人再告状。

    如今两府上下,谁不知你三爷最护短?

    那公孙姑娘是他巴巴请来给府上内眷瞧病使得,他自己都供着敬着,你还想让他给你出气?

    除非你真的跟了他去,也成了他的自己人……哈哈哈!”

    众人都跟着大笑,只鸳鸯一张脸羞的通红,嗔道:“老太太啊……”

    众人笑罢后,贾环道:“公孙姑娘一心醉于杏林之道,对于世俗礼节不甚在意。

    奇人嘛,自有不俗之举。

    只要她没张牙舞爪的浑来,大伙就多担待些。

    我可是全指着她,能保咱家上下,老老小小都能长命百岁呢。”

    这话一出,鸳鸯是真不好意思了,她站起身来规矩道:“三爷,是我的不是,我不该……”

    “诶!”

    贾环忙摆手,道:“鸳鸯姐姐,快打住,我好容易才抬起的气氛,你别又给我毁了。

    我不过白说两句,又没说你不对。

    我决定你说的还是有道理,再大的事,也没老祖宗的身体重要。

    就算你不说,我也要派人再去请来……”

    “不好不好……”

    贾环刚说罢,贾母又拦道:“环哥儿,对于有能为的人,咱们最好顺着点来,多敬着些。

    就像你说的,咱们还指望她来保咱家里平平安安,福泰安康呢。

    我现在没甚大事了,就不要再去叨扰人家了。

    说不定,人家真是有正事要做哩。”

    贾环闻言,面色犹豫道:“可是老祖宗您身边没有个懂点医术的人照看着,总不让人放心。

    最起码,也把今儿给照顾过去了才行……”

    贾母直道没事,可贾环还是不放心,祖孙俩倒是有些拧上了。

    一旁的薛姨妈笑着劝道:“哎哟哟,到底是积善之家,这长辈慈爱,孙儿孝顺,羡煞旁人。”

    贾母闻言,有些欣慰的对她笑道:“我这三孙儿,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倔的紧。

    一旦打定了主意,八头牛都拉不回来。

    姨太太你看看我,哪里还有什么事?

    何必非要麻烦人家姑娘,干巴巴的守在这儿,看着我一个糟老婆子睡觉?

    她不自在,我也睡不自在呢。”

    薛姨妈闻言,点点头道:“老太太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环哥儿的孝心也有理。

    你们看这样好不好,宝丫头呢,虽然谈不上懂什么高明医术,可多少也会一些。

    不如就让她留下来,服侍老太太一回,也算是她的一点孝心。”

    众人闻言登时一静,林史二女更是同时“刷”的一下齐齐看向了薛宝钗。

    然而,薛宝钗耳际虽然微微晕染了一层浅浅的红晕,却也并没有扭捏作态。

    而是面带微笑的静静坐着,大方自然。

    前头,贾母连连摆手道:“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

    宝丫头也是大家子出身的尊贵小姐,从小丫鬟服侍着长大的。

    到了家里来做客,哪里能让她来服侍我一个老婆子?

    太委屈她了,也没有这个说法。”

    薛姨妈笑道:“又不是常事,不过今日且用她凑合半天罢了。

    老太太,你惯是一个大气的人,不该看不开这点子小事才是。

    再说,能服侍老太太一会儿,沾上些老太太的福气,也是她的造化不是?”

    贾母闻言,顿时犹豫了……

    贾环感觉到贾母的动摇,忙劝道:“老祖宗,这真不合适啊。

    姨妈和宝姐姐是客,哪有让客服侍主人的道理?

    传出去太不像,太不像了……”

    贾母闻言,又动摇了……

    这时,王熙凤笑道:“……”

    ……

    我若说今天两更,断到这里,会不会被书友们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