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对拜!
    “老祖宗,可是身子乏了?

    要不您先歇息一会儿,等夜里晚饭前,孙儿再和姊妹们来给您请安?”

    玩笑一阵后,听贾母压不住的连声哈欠,贾环笑着问道。

    谁知,贾母却连连摇头道:“不睡不睡,我得看住你。

    不然,一不留神,你又要去惹出是非来,唬也要将我唬个半死,哪里还睡的着?

    你啊,什么都好,就这一点,你不如你宝哥哥。

    他就从来不在外面惹事,只在家里和姊妹们玩笑,最多被他老子教训一顿,也不是什么大事。

    环哥儿,你如今已经贵为国侯了。眼睛又受了伤,就不能和你宝哥哥学一学,好好待在家里享受富贵?”

    贾环闻言有些哭笑不得,连连应道:“好,好,好!孙儿听老祖宗的话,就在家里和姊妹们一起陪老祖宗玩笑,一起读个书,背个诗。

    要不是孙儿眼睛不好,孙儿和她们一起做女红都没问题。”

    “呸!”

    贾母本来还在板着脸教训,可听到贾环的话后,气恼的啐了口,却又忍不住和大伙儿大笑起来。

    面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贾环温声劝道:“老祖宗,您看孙儿都已经应下了,保证不出去胡闹,您现在可以放心休息了吧?

    您这哈欠连天的,这般疲乏,孙儿们看着不落忍不说,连姨妈也不好同您说话,是不是?”

    薛姨妈在一旁坐着,听了贾环提及她,也连忙笑道:“老太太,环哥儿说的也有理。

    他是好孩子,从来说话算话,您就放心的歇息吧。

    之前可把我们唬坏了……”

    贾母听了薛姨妈的话后,似乎这才想起来,忙对薛姨妈笑道:“姨妈不说我还差点忘了,真是不该。

    今儿多亏了宝丫头,不然,我这个老婆子怕是要背晦过去了……

    环哥儿,你得好生感谢你宝姐姐一番。

    不然的话,今儿你的麻烦可不小……”

    可不是吗?

    若是贾母真因为贾环之事生生吓死过去,就算没人敢明着指责他什么,可是贾环自己也要自责一生,难以释怀。

    老太太虽然不像宠贾宝玉那般宠吉祥物似的宠着他,可这几年,老太太对他确实越发关心了,他确实不忍心看见老太太出事。

    贾环闻言后笑着点点头,当即起身,转过身对着姊妹们的方向,深深一揖到底,行一大礼,口中说道:“小弟多谢宝姐姐援手之恩。”

    若是贾环像以前那样,说几句玩笑话,打两句哈哈,薛宝钗或许还能坦然接受。

    可见贾环这般正式的行大礼,薛宝钗哪里还坐的住,小圆脸羞的刹红,连忙起身福下还礼,道:“环兄弟哪里话,不过都是我应该做的。

    哪里就值当你行这般大礼,你眼睛还没好,快快起来吧。”

    看着两人一个作揖相拜,一个福身还礼的,荣庆堂上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姊妹中,林黛玉的眼神飘飘的看向了一旁的史湘云,史湘云似有所感,也回头看了林黛玉一眼。

    两人视线交接后,又同时收缩回来。

    一起轻轻的“哼”了声。

    在她们身旁的贾迎春没反应过来,只是面带可亲笑容的看着贾环。

    而贾探春则抽了抽嘴角,目不斜视的正襟危坐着,心里想着什么,怕是只有她自己知晓。

    倒是小惜春,看热闹不嫌事大,睁着一双大眼睛,左瞧瞧后右瞧瞧,然后又看向还在下福的薛宝钗。

    忽然轻声的“咯咯”笑出声来。

    林史二女本就被她打量的不自在,再一听她小奸诈的笑声,俏脸瞬时红到了耳际。

    两人一左一右,一起悄然出手,捏住了小惜春的红脸蛋儿……

    “噗嗤!”

    却是王熙凤又忍不住笑出声,她看了看贾环,又看了看羞红俏脸的薛宝钗,对贾母和薛姨妈道:“老祖宗,姨妈,您二位快瞧瞧,他俩这生相儿像什么?

    我怎么瞧着那么眼熟呢?

    咯咯咯!这怎么就对拜上了呢?”

    “呸!”

    贾母闻言大啐一口,又放声大笑道:“你这泼皮,当着姨妈和你薛妹妹的面也敢乱嚼舌根子,也不怕姨妈真个儿恼了你,撕了你这张好嘴!”

    薛姨妈闻言,却笑的很和煦,道:“不过是玩笑话,谁还会真个儿当真?

    她们姊妹们亲近些才更好哩!”

    贾母看着薛姨妈,感慨道:“宝姑娘就随了姨太太,大气的紧呢。

    提起她们姊妹,不是我当着姨太太的面奉承,千真万真,从我们家几个女孩儿算起,全都不如宝丫头。”

    薛姨妈闻言连忙笑道:“老太太这话说偏了,宝丫头性格古怪,刻板的紧,哪里能同府上的姑娘们比?”

    贾母呵呵一笑,王熙凤在一旁凑趣道:“姨妈,老祖宗这话却不是玩笑,之前跟我们说过好多回了呢……”

    “嗯,宝姐姐是很好……”

    这边,贾环也已经起身,接过王熙凤的话说道,此言一出,让许多人的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贾母和薛姨妈还有王熙凤几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扩大许多,而姊妹那边,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的小脸儿却一下子绷了起来……

    不过,众人却听贾环又道:“凤姐姐,宝姐姐是个庄重的人,不跟咱家里的姊妹们一般爱玩笑。

    尤其是不跟咱姐弟俩一样,随意开玩笑惯了,怎么说笑都不打紧。

    方才你那话说我不要紧,我脸皮和你凤姐姐你一般厚……

    但搭上宝姐姐,却有失尊重了。

    以后可不能再这样说,纵然姨妈和宝姐姐大气,看在亲戚的面上,不跟咱们这起子烧胡卷子计较。

    可咱们也不能太过失礼,让姨妈和宝姐姐笑话,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若是寻常,或是换一个人这般说,王熙凤早就哈哈大笑着“反击”过去了,说不定还会打起贾母和薛姨妈的名头一起上阵。

    可是现在,她看着贾环正对着她的脸上,那淡淡而又稍显肃然的微笑,王熙凤只觉得嗓子有些发干,玩笑话却是不敢再出口了。

    以她的眼力界儿,岂有看不出贾环对她这个玩笑有些不满之理?

    再借佯笑之机,眼神扫过姊妹中林史二女的脸色,心里顿时明白过来,暗骂自己愚蠢。

    盖因林史二女方才绷紧的两张小脸儿上,此刻露出的却是小欣慰,小得意还有一丝小嘲讽和小埋怨,两张画风不同的俏脸上,神色都生动的活泛……

    欣慰和得意她能理解,不仅理解,心底其实还有点小小的吃味……

    至于嘲讽之色,她们在嘲讽哪个她却不知。

    可埋怨之色,她却知道八成是对准她的。

    这两个女孩,一个是老太太的亲侄孙女,一个是老太太的亲外孙女,又都是家里小霸王的心尖尖儿,哪里是好得罪的?

    念及此,王熙凤干笑了两声后,对薛姨妈赔笑道:“姨妈,却是我的不是了。跟三弟开玩笑开惯了,没想到连累了薛妹妹。”

    薛姨妈脸上的笑容不变,看着王熙凤嗔道:“环哥儿不过说几句客气话罢了,偏你当真,巴巴的来惹我,忒也不像……”

    贾母呵呵笑道:“姨太太还看不出来,这凤辣子,如今倒是真遇到能治的住她的人了。

    她往日里连我都不怕,跟我顶的杠杠的。

    如今环哥儿稍微板着脸说她一顿,她立马就老实了!

    不过,姨太太可不要以为,环哥儿这般说就是和姨太太生分了。

    我这些年细观之,知道他这孩子,最知恩义,也最重情分。

    宝丫头今天替他救了我一遭,他怕是已经感激不尽了,心里护上了他宝姐姐,这才不乐意凤哥儿打趣她哩。”

    薛姨妈闻言,面上的笑容又加深了些,看了眼嘴角微微抽抽的贾环后,对贾母道:“老太太,再莫提什么救不救的了……

    老太太本就是有大福的人,就算没宝丫头那两下散手,老太太自然也能好过来,还有一百年的福气要受用哩。

    宝丫头就出了那么一丁点儿的力,哪里经得起一个救字?

    这么赞她,岂不是折了她的福分?

    再说,让她们姊妹们平常相处就好,加一个凭白的名头上去,反而让他们不自在了。

    老太太,您说呢?”

    贾母真的困倦了,眼睛似乎都睁不开了,还勉力点头笑道:“嗯,姨太太说的对,说的对……”

    “老祖宗,歇一会儿吧,你老封君这般挺着,我们看着心里都发怵!”

    王熙凤也满脸担心的劝道。

    然而,贾母却还是摇头道:“不能睡,不能睡……”

    贾环坐在软榻边上,拉起贾母的手,温声笑道:“老祖宗,您看这样好不好?

    孙儿就在这间荣庆堂里守着,哪儿都不去。

    您什么时候睡饱了,睡足了,一睁开眼,一出声,孙儿保准就在这里应您。

    这样总放心了吧?”

    贾母闻言,脸色有些意动,不过还是犹豫道:“这……行吗?你那么忙……”

    贾环呵呵笑道:“还有什么事能比老祖宗的身体更重要的?

    更何况,都是因为孙儿这个不省心的,才让老祖宗夜夜睡不好觉,孙儿本就该如此尽孝,好弥补一下心里的愧疚。

    再者,如今孙儿也没什么大事要做了。

    这半年来,可把孙儿累着了,趁这个机会,孙儿也好好清闲清闲。

    如今啊,孙儿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看看书,多学点文化。

    不学真是不成了啊……

    连闭着关的太上皇,都要专门派梁爷爷出来笑话孙儿一通。

    皇帝更过分,今儿还朝孙儿屁股上踹了一脚。

    太可气了,明明就是他说的话太古怪,孙儿一个字都听不懂!

    他居然还怪我……”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