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三十章 剧烈争吵
    告别了皇太孙赢历,贾环从宫里出来后,便被一直守侯在宫门外的韩家兄弟、乌远师徒,以及帖木儿等二十家将亲兵接上了黑云车,一行人往西城方向缓缓驶去。

    不是贾环小题大做,行动处竟安排个武宗守护。

    而是如今神京城中的气氛,着实紧张非常。

    底层百姓或许感受不到,但上层权贵圈中,却一日比一日紧张,暗波汹涌,连年节里的饮宴都很少举办了。

    到了今天,上演了一出逼宫的大戏后,这种紧张气氛更是达到了极点。

    历朝历代,皇权的交替,从来都不是孤立的,还会伴随无数豪门的兴衰起伏,更会伴随着无数滚滚而下的人头和鲜血,没有人敢说一定能置身事外。

    所以,众人都胆战心惊,唯恐祸从天降,更担心有人暗中下黑手。

    贾环也不得不提高警惕,让乌远亲自出动护行。

    直到上了黑云车后,贾环方深呼一口气。

    坐在车内锦墩上,背靠着车壁,饮了一口茶后,将茶杯拢在手中,陷入回忆。

    回忆着今日朝会结束后的事,贾环面色复杂,变幻不定……

    “宁侯,留步,宁侯,留步啊……”

    苏培盛满脸大汗的绕着贾环转圈,语气哀求道:“陛下宣您去御书房谈话,宁侯,您就去一趟吧。

    您这样走了,奴婢着实没法交差!宁侯……”

    苏培盛心里悲哀,自己堂堂大明宫总管,做到这个份儿上也是没谁了。

    可是想想暴怒的隆正帝那一副想要吃的人的眼神,他就觉得这件事他一定要办妥,不然后果堪忧……

    唉,他这个主子,什么都好,就是待人刻薄些……

    心里哀叹一声,脸上的神色愈发哀求。

    然而,贾环却冷着一张脸,理也不理,拉着赢杏儿往外走。

    “噗通!”

    转头见周围朝臣早已离去,苏培盛算是彻底豁出去了,一咬牙,跪了下去。

    不过,他好歹还算聪明,知道哪个能跪哪个不能跪。

    跪赢杏儿算不得什么,他是皇家的奴才,跪皇家郡主不要紧。

    但若是跪贾环,那就是把贾环往仇人上逼了……

    “郡主,您就帮奴婢劝一劝吧!宁侯就这样走了,对谁都没好处啊!

    奴婢给您磕头了……”

    苏培盛当真是急出了一身白毛汗,之前在光明殿上,忠顺王讥讽隆正帝没赢,说隆正为了斗倒他,竟然烽火戏诸侯,戏耍百官,刻薄寡恩到了发指的地步。

    对这一指责,隆正帝后头都不知要花费多大气力去解释,他得想尽一切办法去洗刷掉这个足以让他和周幽王一同“流芳千古”的污名。

    但若贾环此刻含恨离去,那隆正帝日后洗刷污名的难度会瞬间增加十倍不止。

    连此次大捷最大的功臣,都要与他闹掰了,他还有何颜面去安抚其他朝臣?

    他还怎么摆脱掉一个刻薄寡恩的污名,青史之上,他将会成为一个失德之君……

    而一个失德之君,一个群臣离心的帝王,是坐不稳皇位的。

    苏培盛是个明白人,他能想的透这一点,所以他就愈发恐惧。

    他是隆正帝的潜邸之人,与隆正帝一损俱损,隆正帝若坐不稳这个位置,他的下场怕是更悲惨。

    而且,以隆正的脾气和心性,他若完不成这次的差事,怕是不用等以后,现在他就要遭殃。

    不过,同样,隆正帝不好过,贾环也未必就会好受。

    隆正帝毕竟是国朝天子,乃是君王。

    贾环作为臣子,宣旨而不遵,乃是人臣大忌,埋祸之举。

    纵然隆正帝一时奈何不得他,但他日后掌权,或者待皇太孙登基后,局势发生变化,那么他们谁都不会对贾环今日的“恶行”轻易放下……

    因此,才有了苏培盛“对谁都不好”之言……

    赢杏儿看了眼苏培盛,只见他脸上满是焦急仓皇之色,眼神哀求,还有那一头在寒冷的空气里蒸腾着的大汗,想了想后,她淡淡的点了点头,而后紧了紧握着贾环的手,轻声道:“环哥儿,苏公公说的也有道理。

    就去见一见吧,总要解决问题……

    而且,我一会儿还要去感业寺……”

    然而贾环听到感业寺三个字后,脸上的恨意愈发惊人。

    赢杏儿今日一难,全是隆正帝一手造成的。

    若非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说服了赢杏儿动用御林军帮他。

    太后又怎会迁怒到赢杏儿身上?

    纵然太上皇已经降恩,以为其祈福的名义,将赢杏儿从长春冷宫改入感业寺。

    可是,赢杏儿头上那顶被太后和其生父忠顺王冠名的,“不知孝悌为何物”的帽子,却是怎样都洗刷不掉的污点。

    即使一年后,她以明珠公主的尊号开府,享亲王之尊。

    可是,在世人眼中,尤其是那些长舌妇的口中,提及赢杏儿的第一句话,第一印象,永远都是“不知孝悌为何物”。

    这让如今视赢杏儿若珍宝的贾环,如何能忍?如何能止怒?

    似乎能理解贾环都快要焚烧起来的怒火和心疼,赢杏儿灿然一笑,拉起贾环的手握住,柔声道:“环哥儿,你以为以前就没人说嘴吗?

    你想想,有哪个皇家贵女会像我一样,整日间打马扬鞭,在外面撒野的,呵呵。

    更不用说,还不知羞的自己择婿,相中了环哥儿你……

    当初连皇太后都颇有怨言,只是有皇祖护着,所以没人敢在明面上说这些是非罢了。

    但私下底,又如何能少的了?

    我只不愿与她们一般计较罢了,那些蝇营狗苟的长舌妇,对付了也没甚意思,与她们计较,岂非白白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环哥儿你若为我的名声考虑,就大可不必。

    一干只会在内宅算计阴谋争宠的妇人,本不该入了你我的眼……

    更何况,你在都中的名声本就不怎么好呢,黑心肝,死要钱的!咯咯!

    岂不正好搭配?”

    贾环闻其笑声,脸色和缓了些,他侧着脸对着赢杏儿,道:“我自然无所谓,只是太委屈你了,你也太傻,怎么就……”

    赢杏儿看着贾环,有些俏皮的笑了声,道:“你不嫌我就好喽,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

    而且,如今这般也好。

    日后开了公主府后,也不用被关在你家后宅里,整天和你那些姐姐妹妹们玩儿斗心的游戏了。

    斗的轻了不解气,斗的狠了你又心疼……”

    贾环闻言,瞠目结舌的“看着”赢杏儿,不知该如何说话。

    赢杏儿见他的表情有趣的紧,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身姿豪爽,笑声不羁。

    直到看到贾环脸上的郁闷之色后,她才堪堪止住大笑,不动声色的抹去眼角的晶莹……

    她伸手替贾环整了整有些起皱的斗牛服,柔声道:“其实,我也曾向往过卸红妆,敛蝶翼,从此不与阳春舞,素手添香只为君的平静幸福的日子。

    只是,你知道我的性子,一两天这般倒也受用,一两年也还可以忍受,但再长久了,难免会寂寞。

    你家里的那几个好姐姐,虽也不凡,却着实不是我的对手呢,呵呵。

    太祖高皇帝曾说过,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

    这乐趣无穷的事,我还没享受够呢。

    所以,背些污名就背些污名吧。

    反正也没打算过再换个驸马,何必在意他人的眼光?

    嘻嘻!”

    结尾,倒是难得一些俏皮女儿意……

    如此,贾环还能说什么呢,只是张开双手,将赢杏儿揽入怀中,紧紧拥着,努力与她一颗不俗的心再靠近些……

    苏培盛一点存在感都没有的站在一旁,悄无声息的注视着这一幕,面色复杂。

    待他再次看到,赢杏儿不动声色的,又悄然抹去眼角的一点晶莹时,忽然觉得鼻子一酸……

    ……

    “朕做什么事,还要给你交代吗?”

    “那你找我干吗?你自己去对付忠顺王就是!”

    “你放肆!”

    “你刻薄寡恩!”

    “大胆!混账东西,朕如何刻薄寡恩了?朕待你还不够吗?”

    “够什么?你凭什么把杏儿拉进来?你自己都不敢做的事,你让她去做?

    你还敢说待我不薄?”

    “朕如何不敢?你……你这大逆不道的混账东西!真真是气死朕了!

    动用御林军,乃是明珠自己的主意,与朕何干?”

    “胡说八道,杏儿好端端的,又没疯,她为何会做这种傻事?”

    “你还有脸问朕?邬先生之前再三叮嘱,只让你砸王府就好,谁让你动手将阿尔斯楞打成重伤的?

    你打阿尔斯楞也就罢了,怎么还敢再打赢皓?

    荆王一脉,连太上皇都恩赏有佳,你倒是敢下手!

    此事传进宫里,皇太后大为震怒。

    杏儿为了你这个混账,已经在暖心阁前跪了三天三夜!

    你以为太后惩罚她,只是因为她在光明殿上动刀兵之故吗?

    太后更在恼她惊扰了太上皇闭关,若非之前朕封锁了消息,她早就被太后身边的教诫嬷嬷拉走了,还用等到今天?

    听到你动手的消息后,杏儿忙去求太后,百般不准后,才跑来见的朕。

    正巧碰到你连夜派人告知朕,那起子逆贼今天要行逼宫之事。

    杏儿是为了你这个混账东西,才提出要动用御林军助朕的!

    你倒还有脸子怨朕!

    朕看太上皇说的最准不过,不学无术的混账,你就该闭门好好读几年书。

    不然总是自以为是,自作聪明,害了自己不说,还害了杏儿!”

    隆正帝歇斯底里的指着贾环怒骂着,口水四溅,喷的贾环满身都是,然而贾环却一点都没感觉到。

    他整个人如同被一道道惊雷劈中般,彻底木然了。

    怎么,怎么会这样?

    ……

    暖心阁外间,苏培盛坐立不安,已经几次三番的出去,将门外已经退的够远的侍驾小黄门撵的再远些。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不放心,一次又一次的出门查看,有没有不开眼的走近偷听。

    之前,他好容易将贾环和赢杏儿请来,隆正帝让贾环进去后,就让他们都出去候着。

    然而没多久,里间就爆发了大概自暖心阁建成后,最激烈的争吵。

    苏培盛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魂儿都快吓掉了。

    起初他忍不住闯了进去,想请示隆正帝要不要叫外面的侍卫进来,将某个胆大包天的狂徒带走。

    结果还没张口,他就差点被隆正帝砸过来的镇笔给砸破脑袋,然后在隆正帝的咆哮声中灰溜溜的滚了出来。

    待看到外间,赢杏儿一脸自在的悠闲喝茶时,苏培盛恍然大悟,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

    心中又不住的赞叹,这位天家娇女,不愧是被太上皇一手带大,对帝王之术,驭臣手段,当真是了然于心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