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旨意
    “什么误会?”

    隆正帝嘴角弯起,问道。

    维列拉德恭敬道:“是这样的,皇帝陛下。

    一年前,贵国有人前往大公处游说,说贵国皇帝昏庸暴虐,设计谋杀功臣,引得大秦国内大战四起。为了解决大秦的内乱,解救大秦百姓,他们邀请我们大公与准葛尔汗国的大汗联合出兵,攻打大秦。

    当然,如今看来,我们是被骗了。

    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所以,缅希科夫大公派了他的独子,正义的克列谢夫伯爵,率领三万重甲骑兵,前来支援葛尔丹策零。

    却不想,无能的鞑坦人,根本不是大秦的对手,更害的克列谢夫伯爵被俘虏。

    这真是一个令人遗憾的事。

    陛下,我们大公在得知被骗之后,非常愤怒,上帝不会原谅欺骗厄罗斯人的坏人。

    所以,大公调集了二十万哥萨克铁骑,陈兵于扎萨克图边境。

    如果贵国需要我们出面追捕那些骗子,大公绝对不会拒绝。”

    隆正帝闻言,嘴角抽了抽,道:“这就不用了,朕已经将嫌疑人抓住了。替朕转告你们的大公,就说朕心领了他的好意了。朕会有礼物送他……”

    “噢!这真是太遗憾了……

    皇帝陛下,缅希科夫大公也有礼物送给陛下,是厄罗斯最珍贵的孔雀,还有许多珍贵的珠宝……

    另外,大公还有个小小的请求。”

    维列拉德似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隆正见之有些纳闷,是赎买俘虏不好意思吗?

    他嘴角弯起,道:“不知贵国大公有何请求?”

    维列拉德干咳了声,道:“是这样的,皇帝陛下,我们大公说,如果大秦皇帝陛下愿意回礼的话,能不能以一种美酒回礼?”

    隆正帝闻言一怔,道:“你说什么?”

    维列拉德耸耸肩,道:“上帝,我也知道这很难启齿。不过……

    我们大公简直爱死了贵国的伏特加美酒了。

    虽然它比黄金还贵,比珍珠还稀少,可是,它也比天使还要迷人。

    我们大公再三叮嘱,如果可能的话,请皇帝陛下多赐予我们一些伏特加,让我们带回去吧。

    我们大公保证,一定会再送礼物回来感谢皇帝陛下的,如果下一次皇帝陛下还能再送伏特加的话,上帝保证,我们大公还会再……”

    饶是许多大臣已经心如死灰,可是听到这,大家还是心生一种哭笑不得的荒唐感。

    觉得这世上再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了。

    他们就在这样的人的威胁下,跳进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坑吗?

    隆正帝却由衷的感到好笑,他第一次在朝会上,在这间光明殿上,大笑出声,道:“没有问题,朕会赐予你们十车伏特加,让你们带回去送给你们大公。”

    “我的天哪!大秦皇帝陛下,您一定是这个世上最仁慈,最慷慨大方的皇帝了!我们向您致以最高的敬意!”

    说着,两人竟然跪下来,给隆正帝行了一个大礼。

    这让隆正帝心里又是好笑,又是得意。

    不过,看着满朝碍眼的大臣,隆正帝心情又冷静了些,还不是得意的时候……

    他对维列拉德道:“二位使臣,你们只为此事而来吗?”

    维列拉德站起身来,脸色郑重了许多,道:“仁慈的皇帝陛下,除了为了天使一般的伏特加外,我们还带来了缅希科夫大公的友谊。

    大公希望能够解开与大秦的误会,毕竟,我们都上了卑劣的说谎者的当。

    大公希望,贵国能够释放克列谢夫伯爵。

    除此之外,大公愿意在边境与贵国展开互市,用我们厄罗斯的黄金和金沙,换取贵国的丝绸、美酒和茶叶……

    大公希望,强大的厄罗斯和同样强大的大秦,能够不发生战争,而是互相友爱,一起共存。

    皇帝陛下,不知您的意下如何?”

    隆正帝点点头,道:“贵国大公说的有道理,我大秦也不愿与贵国发生倾国大战。那对彼此双方都没有益处……至于释放克列谢夫伯爵,自然没有问题。只是,贵国陈列在外蒙边境的大军……”

    “呵呵!皇帝陛下请放心,那十几万大军,除了少数人外,根本没有携带重装兵器。

    他们甚至多没有带刀枪,只带了弓箭,因为,他们要打猎……

    哈哈哈哈!”

    维列拉德放声大笑起来,似乎是多么有趣的事一般。

    然而,连隆正帝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起来,心里暗骂这个疯子一样的国度,果然不能以常理视之。

    只因为他们的一通折腾,整个大秦差点都崩溃掉……

    荒唐!

    笑了片刻后,维列拉德才平息下来笑声,歉意的对隆正帝一躬身,道:“抱歉,皇帝陛下,我们只是开个小小的玩笑而已。”

    隆正帝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朕已经答应了放人,两位使臣,是不是提前回去一位,告诉贵大公,不要在边境上陈兵了,那会吓坏扎萨克图牧民的牛羊的。”

    维列拉德耸耸肩,道:“当然可以,我可以留在最后,和克列谢夫伯爵一起回返厄罗斯,克里图耶夫则可以先一步快马回去,回报大公伯爵平安归来的消息。边境的大军自然就会散去……”

    隆正帝点头,道:“既然如此,二位就先下去吧,稍后,朕会安排你们与克列谢夫见面。”

    “噢!太感谢您了,伟大英明的皇帝陛下!”

    维列拉德和克里图耶夫一起躬身一礼后,在小黄门的带领下,出了光明殿。

    而后,殿内一片死寂。

    “你还有什么话说?”

    隆正帝眼中怒火再次浮起,薄薄的唇角弯起一抹满是嘲弄的讥讽笑意,看着面色呆滞的忠顺王,冷声道。

    忠顺王看着隆正帝,眼神渐渐聚拢,他忽然仰头大笑起来,指着隆正帝道:“这就是你的手段,哈哈,这就是你的手段?

    你为了对付我,竟将满朝文武都糊弄的团团转。赢正,你可知道这些天有多少大臣,在没日没夜的操劳,他们所为者何?嗯?

    哈哈哈!太上皇说你性格偏激,迟迟不敢将大权交付于你,你以为是因为父皇舍不得放权吗?

    你真的太可笑了,太可笑了。

    没想到,没想到啊!

    我赢遈今天,居然也能看一出烽火戏诸侯!

    赢正,你没有赢,你真的没有赢……”

    隆正帝看着赢遈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大放厥词,再看看满朝文武看他的眼神,顿时勃然色变,厉声大怒道:“来人,将这谋逆之贼与我……”

    隆正帝话未说尽,忽地,殿门再次大开。

    看到走进来数人当面时,隆正帝面色陡然铁青。

    “呵呵,咱家莫为广,拜见陛下。”

    为首一身着大红太监袍的公公,跪下与隆正帝先行一礼后,站起身来,道:“陛下,太后娘娘心疾犯了,要招忠顺王过去侍疾呢。”

    隆正帝闻言,脸色顿时难看到极点。

    相反,忠顺王的面色却陡然狂喜莫名,他仰天大笑一声,而后甩了甩袖,高声道:“儿臣领旨!”

    莫为广却还不走,而是将一双阴森森的眼睛看向了贾环……身边的赢杏儿,阴笑一声,道:“太后另有懿旨:明珠郡主赢杏儿,自幼养在深宫,备受太上皇与本宫宠爱。

    却不想,竟在太上皇闭关之重要关头,长跪暖心阁外三天三夜,欲逼迫太上相见。

    此等任性之为,深伤本宫之心,思之,乃是缺少教诫不知孝悌之故。

    因此,今特拨付四名教诫嬷嬷,带其幽居长春宫中,教导规矩。

    何日学成,何日出宫。

    钦此!

    呵呵,明珠郡主,走吧……”

    “谁敢!”

    始终沉默的贾环,突然爆喝一声,站出一步,挡在身子微微颤栗的赢杏儿身前,面容狰狞的嘶吼道:“此乃乱命,此乃乱命!”

    对于宫中妃嫔、公主和宫女而言,这个世上大概再也没有什么比长春宫和教诫嬷嬷这两个词更令她们恐惧的了。

    前者是冷宫,冰冷、空旷、荒凉,并常常闹鬼的冷宫。

    后者,则代表冷酷、无情、刻板、没有一丝人味儿的老妇女。

    她们手段阴毒到让人想都想不到,不敢想的地步……

    大气如赢杏儿者,在与贾环谈到她们时,明亮的大眼睛中都忍不住流露出恐惧之色。

    因此,贾环绝不会让她去那里,她会死的……

    “宁国侯,咱家请你说话前最好过过脑子!”

    莫为言,面色一变,气息更是森寒不定,看着贾环寒声道。

    忠顺王则满脸嘲讽的看着赢杏儿,道:“真是本王的好女儿,如今可知这世上果有因果乎?

    太后说的真对,不知孝悌的东西!

    你就该被关到冷宫里,好好学学什么叫做孝悌!”

    说到最后,忠顺王几乎快要咬碎了牙!

    今日若无赢杏儿带御林军插手,隆正帝纵然打出厄罗斯使臣之牌,也难逃被废之辱!

    罪名甚至更好寻了,烽火戏诸侯之荒唐!

    可恨!可恨!

    竟被他的亲女给坏了大事!

    然而,贾环却死死的拦在赢杏儿身前,厉声道:“太祖铁律,后宫与太监不得干政,违者,天下人可共诛之。

    莫为广,你敢踏足此地,本侯就敢斩杀你。

    你还敢假传懿旨!

    信不信,本侯现在就杀了你?”

    莫为言,面色一变,不过随即又冷笑一声,道:“太后可曾干预政事?太后犯了心疾,遣奴婢前来唤忠顺王侍疾,莫非也是政事?贾侯爷,你好的很,真的好的很……”

    “别冲动,我没事的,真的。不过是在宫里多待几年罢了……”

    赢杏儿已经平息下了心中的恐惧,她紧紧抱住贾环的胳膊,拦住暴怒之下想要往前冲杀的他,轻声说道。

    贾环眼前蒙着黑布,摇了摇头,一只手抚上赢杏儿的脸,语气极其坚定道:“杏儿,你不用说了。

    今日纵然战死,我贾环也绝不会让你被人带去冷宫。

    贾家,从无这等苟且求全的男人。

    你是我的女人,就要听我的话。”

    赢杏儿闻言,怔在那里不动了,痴痴的看着贾环。

    牛继宗上前一步,对莫为广道:“公公,宁国侯只是关心太过,才口不择言,你要多体谅。”

    莫为言,微微一躬身,道:“牛伯爷,不是咱家不知体谅,只是您看……”

    牛继宗闻言,叹息了声,对贾环道:“环哥儿,你可知你身上的责任。

    你是一个人吗?你忘了你家中的老祖宗,和你满府的兄弟姊妹吗?

    我相信你愿意战死,你也有这个骨气和烈性,可是,你死之后,贾家怎么办?”

    贾环闻言,感受到赢杏儿抱着他胳膊的手颤了颤,他纵然看不见,还是回头对她灿然一笑,给予她力量。

    而后,贾环回过头,对牛继宗道:“牛伯伯,小侄死后,还请牛伯伯转告牛奔哥哥、温博哥哥、秦风哥哥他们,请他们代我照顾好家人,不用费力保全我的家业,我也不求家人富贵荣华,只要保她们不受人欺负就好。

    牛伯伯,您曾教导我和奔哥,男儿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杏儿为了我,吃尽太多苦,我怎么能忍心再看她去受那种非人的摧残折磨。

    若是如此,我还有何面目去面见我的家人,又有何面目自称荣国子孙、宁国传人。

    到时候,怕是连牛伯伯您,都会瞧不起小侄。

    还有诸位叔伯,贾环无用,让你们失望。

    只请诸位叔伯看在之前的情分上,今日不要插手此事。

    贾环谢过诸位!”

    牛继宗闻言,面色动容,激动,虎目含泪。

    到了此刻,贾环还在想着要保全他们。

    因为这种时刻太敏感了,事涉皇权,事涉谋反……

    若是只有文臣参与倒也罢了,一旦军方涉入,那么待太上皇出关后,一定便是毫不留情的大清洗。

    这也是之前贾环听到赢杏儿带领御林军进来后,面色大变,和震怒的原因。

    牛继宗上前,重重的拍了拍贾环的肩膀,沉声道:“有我们在一天,贾家就一日无恙,你放心……”

    贾环笑的灿烂,道:“谢谢牛伯伯,谢谢您!”

    “环儿啊,你这是……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文臣中,忽然站出一人,看着贾环悲呼道。

    “爹!”

    贾环面色一变,喊道。

    贾政不顾在御前,快步走上前,看着贾环拍手急道:“环儿,你……你到底要做什么啊?你想气死为父吗?”

    感受到贾政浓浓的父爱,贾环蒙在眼前的黑布下,流出两道清泪……

    他回头握住赢杏儿的手,笑道:“杏儿,一起给爹磕个头吧。”

    赢杏儿亦是泪流满面,却也浮起笑脸,道:“嗯,好。”

    两人当即手握手,一起跪下,当着隆正帝,当着忠顺王,当着满朝文武的面,给哭的不能自已的贾政磕了三个头。

    再起身后,贾环道:“爹,儿子六年前本就该死了,是先祖荣国公救了儿子。

    荣国公救儿子,是想让儿子做个堂堂正正的贾家男儿,而不是做苟且之辈。

    所以,爹,您就成全儿子吧。”

    “呜……我……爹我……环儿啊……环儿……”

    贾政完全不知所措,只能泪流满面,一遍遍的唤着贾环的名字。

    牛继宗等人看着,一个个都红了眼,握紧拳头。

    “宁侯,咱家佩服你是条汉子!不过,太后懿旨,却不容违背。咱家再问你一句,退还是不退?你想仔细了!”

    莫为广面带冷意,阴测测的问道。

    贾环哈哈一笑,道:“早有听闻,皇城内三大内监高手,除了梁九功梁爷爷外,还有皇太后宫的总管太监莫为广,再有就是苏培盛了。今日,能领教三大内监之一的高招,本侯有此兴致。请!”

    “哼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皇权岂容你践踏!既然如此,宁国侯,小心了……”

    “吱……呀……”

    莫为广话刚说完,就要出手,光明殿大门第三次被人打开。

    一道高大的身影在刺目的阳光中走了进来,看到此人进来,赢杏儿捂嘴惊呼一声,一双黯淡的大眼睛中瞬间射出极为明亮的光芒,那是惊喜莫名的眼神……

    牛继宗等人看到来人后,甚至挥拳一舞,大叫一声“好”!

    而忠顺王方才狂喜的脸色,却又阴沉了下去。

    “呵呵,倒是热闹!

    老奴梁九功,见过陛下……”

    一头银发的梁九功,身着大红蟒袍,只躬身一礼后,就没有再搭理站起身的隆正帝。

    也没看面色阴晴不定的莫为广一眼,而是看着黑布条下,不断流泪的贾环,和他身旁的赢杏儿。

    梁九功叹息了声,道:“你们两个啊,真是胡闹。

    天大的事,就不能等太上皇出关后再计较吗?非得这个时候闹个天翻地覆,将我逼出来……

    记住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接下来,太上皇就要闭玄关了,再敢打扰,严惩不贷。”

    贾环闻言,拉着赢杏儿的手一起连连点头,哽咽道:“梁爷爷,我们记下了……”

    梁九功闻言,面上闪过一抹慈爱,点头笑道:“接旨吧……”

    “太上皇旨意:宁国侯贾环,汝今日可知,德行不修,乃招祸之道乎?

    故,自今日起,尔当闭门读书,修身养德,不可再倚仗朕之宠爱,造次行事……

    明珠郡主赢杏儿,朕感汝诚孝之心,成全于你。

    准汝于皇家感业寺,带发修行一载,为朕祈福。

    一载后,晋汝为明珠公主,开公主府。

    另,命李光地、陈廷敬、张伯行、马齐……赢遈,为辅政大臣。

    辅佐皇帝,处理朝政要务。

    命,皇太孙赢历,皇十三子赢祥,入军机阁,为军机大臣,辅佐皇帝,处理军国之事。

    再选皇室贵女,下嫁扎萨克图世子。宣旨喀尔喀,三部换防……

    钦此!

    对了,还有,陛下,太上皇还让老奴转告陛下,治国之道,在于正大光明。

    需记唯有正大,方能光明。”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阵阴晴不定,却也只能躬身受教。

    最后,梁九功对贾环道:“太上皇让我告诉你,虽然你与明珠郡主的婚事取消,不过,明珠公主的公主府,还得由你出银建造。

    呵呵,明白了吗?”

    “太上皇!臣……臣贾环,谢主,隆恩!”

    贾环泪流满面,跪倒在地,一字一句的嘶吼道。

    声音在偌大的光明殿内回荡着,回荡着。

    在他身后,赢杏儿亦是满脸泪水,却笑颜如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