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二十二章 年老成精
    【播报】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贾环,厄罗斯十几万铁骑屯兵外蒙边境,随时可能南下,朝廷正极度需要仰仗扎萨克图部拼死作战。

    这个时候,别说扎萨克图世子只求一个郡主,他就是求一个皇妃,朝廷也得先捏着鼻子认了,待事后再算账!

    汉高祖驾崩三年,冒顿单于就给吕雉写了封言辞鄙露的调.戏信,就这样,汉庭都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还要再给人送去女人。

    为了江山社稷,为了亿兆黎民,这点事也算事?

    正因为当时的忍辱负重,才有了六十年后,汉武刘彻生生将突厥给打的族灭。

    这才做谋国之策。

    好!念你年轻气盛,又出身功勋贾家,你不愿让明珠郡主下嫁也就罢了。

    你去想别的法子就是!

    可你怎么就敢这般莽撞,去把扎萨克图亲王世子给打个半死,还砸了人家亲王府?

    你眼里还有王法吗?还有朝廷吗?”

    李光地厉声怒喝道,他是真生气了,在他看来,贾环此举简直失去了起码的底线。

    以往胡闹,好歹还能占住一个理字,所以太上皇才会站在他这边。

    可这一次,依照李光地对太上皇的了解,就算他没闭关,这次也会雷霆震怒。

    对于帝王而言,再没有什么比江山社稷更重要的东西了……

    贾环沉默了下,想了想后,道:“李相,您先听我说……”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明天早朝,无数弹劾你的奏折,压也能把你压死!你还说什么?”

    李光地颤巍着手,恨铁不成钢的指着贾环厉声道。

    后面,贾家诸人又发出一道惊呼声,声音中满是担忧和不解……

    不解贾环为何会如此昏了头,贾母差点都要昏过去……

    贾环苦笑道:“李相,我被人下了封口令,不能说的太具体。

    不过小子可以对你们保证,此事绝不会影响到扎萨克图那边的战事。

    甚至,根本就没有战事……”

    “嗯?”

    李光地和张伯行闻言,忽然怔住了,惊疑一声。

    李光地一对雪白的寿眉皱起,目光狐疑的看着贾环,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贾环摇头道:“具体的真不能说,但是……”

    正说着,忽然,外面又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贾环等人倒也罢了,贾母等人的心却又忽地提了上来,朝外面看去。

    她们真的有些受不住了,唯恐再有祸事传来,面色焦虑苍白……

    当她们看到贾琏带着一个小黄门进来后,心里又是“咯噔”一声,呼吸都屏住了。

    贾琏和小黄门进来后,看到李光地和张伯行两人,都吃一惊,连忙见礼。

    李光地却没有理会俗礼,而是满眼狐疑的看着那个小黄门,差点没把他给吓死。

    “你是哪个宫里的?”

    李光地不客气的问道。

    那小黄门咽了口吐沫,干巴巴的道:“回李相爷的话,奴婢是大明宫苏公公手下的……”

    “你来贾府做什么?”

    李光地又问道。

    小黄门看了眼贾环,道:“奴婢替苏公公,来给宁侯带一句话。”

    “什么话?说清楚。”

    李光地觉得快摸着头绪了。

    小黄门不敢在李光地跟前隐藏,道:“就是……就是,人已经接到了……”

    “什么?”

    李光地似乎没听清。

    小黄门再答:“回李相爷的话,苏公公让奴婢给宁侯传话,就是人已经接到了,其他的,奴婢真的不知。”

    李光地闻言,眉头紧皱,不再搭理小黄门,老眼睛转了转,不知在想什么。

    贾环脸上的笑容却在这一瞬间灿烂了无数倍,心里的石头也彻底搁平稳了,他从怀里掏出一颗明晃晃的珠子,递到那小黄门跟前,道:“去告诉苏公公,就说我知道了谢谢他及时相告,哈哈哈!

    这个珠子算是赏你的跑腿钱,别客气,拿去把玩吧。”

    小黄门脸上的汗都下来了,眼睛都不敢往贾环手里的珠子上瞄,只是看着张伯行,眼神中的意思是:张相,这件事,奴婢绝对是清白的……

    张伯行最看不惯这种事,冷哼一声,喝道:“还愣着干吗?赶紧回宫去吧。”

    小黄门闻言有如听到仙音一般,掉头就跑,边跑边恨自己运气不佳,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两个老东西,多好的冬珠啊……

    “接人?接什么人?”

    待小黄门离去后,李光地又回过神来,满脸狐疑的问道。

    贾环嘿嘿笑道:“二位老爷子儿,您二位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就是。

    小子虽然胡闹,可心中爱国之心,绝不在您二位之下。

    原因很简单,只有大秦好,我贾家才能好。

    只有大秦伟业传万代,我贾家才能荣耀千古。

    您二位说,小子我能拿军国大事胡闹吗?”

    李光地却没理会他的屁话,和张伯行对视了一眼后,喃喃自语的推敲起来:“无战事……厄罗斯……屯兵……嘶,他们这是在威胁啊……威胁什么呢?

    他们想要什么?

    地……

    银财……

    不对!

    不对不对……

    对了,张相,你可还记得,西北大战时,似乎是有厄罗斯的骑兵出现过,对吧?

    他们报功的折子上写过厄罗斯人没有?”

    张伯行闻言,也开动起脑筋,想了想后,缓缓的点了点头,道:“有,除了厄鲁特和和硕特部外,准葛尔汗还有厄罗斯三万哥萨克重甲铁骑相助……”

    “等等,你说什么?你是说,是三万重甲铁骑?”

    李光地眼睛一亮,一下就抓住了关键点,问道。

    张伯行点点头,道:“正是,黄沙军团靠着这三万套重甲,如今又多了三万重甲军,实力大涨……”

    “嘶!”

    李光地却没理这一茬,他猛然转头,看向贾环,道:“好小子,你们这是在挖一个大坑啊!”

    贾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对李光地道:“李相爷,您真的假的?您这……您这都能……

    我的天哪!

    李相爷,您老人家这是要活成精了!”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李光地见贾环认了后,仰头大笑起来,良久之后,老头子笑罢,又连连摇头叹息道:“我就说,厄罗斯那群罗刹鬼又不真的都是畜生,还真不怕冷,怎么就敢在这个时候发动大战。

    早该想到了,早该想到了!

    威胁,呵呵,威胁……

    唉,到底是老了。”

    说着,又对贾环道:“小子,那统领三万重甲军的将军,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让那群罗刹鬼发动这么大的动静?”

    张伯行道行到底没有李光地深,听到这会儿才将将明白过来,一双老眼睁的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贾环。

    只觉得那群厄罗斯人荒唐透顶……

    贾环则在为这足智多谋近乎于妖的糟老头感到恐惧,不过既然他都猜出来了,他也不用再藏着瞒着了,反正不是他说出来的。

    贾环道:“他就是边境那二十万哥萨克骑兵统帅的儿子,那个统帅是厄罗斯南方军团的元帅,叫缅什科夫,是厄罗斯十二大公爵之一,叫什么蓝色冰狼公爵,瞧这破名儿……

    对了,他姑母据说是厄罗斯彼得大帝最钟爱的皇后。

    不过,嘿嘿,克列谢夫说,他姑母其实不是他亲姑母,而是他父亲的……嘿嘿嘿,你懂得!”

    “啪!”

    李光地一拐杖抽到贾环额头上,抽的他晃了晃脑袋。不过,老头子也彻底放心了。

    松开心神后,他笑骂道:“你再胡闹,老子叫牛继宗来抽你,看能不能抽疼你!”

    贾环闻言顿时不敢再戏弄俩老头,一本正经的站直溜了……

    “哼!”

    李光地哼了声后,随即却又感慨起来:“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竟然是这样。

    也对,他是万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只是……

    罢了,随他去吧。

    不过贾环啊……”

    李光地喃喃自语了一会儿,贾环听的云里雾绕的,不大懂。

    直到最后,听他喊自己的名字,才慌忙应了声。

    李光地脸色严肃了些,道:“这件事,你不要干预太深。

    军方嘛,心里只想着军国之事便好。

    距离政事远一些,总没坏处。

    军机阁执掌大秦百万大军,大权在握,可你何时见过牛继宗他们干预过政事啊?

    军方不得干政,这是太祖铁律。

    虽然近些年有些动摇,但能避开这点,总归是好的。

    太上皇也很不喜欢看到军方干政,你明白吗?”

    贾环点点头,道:“小子受教了,原也没我什么事了。

    等那头的事谈妥了,再把阿尔斯楞捶一顿,赶回草原就是。”

    “胡闹!”

    李光地笑骂了声,却也没再多劝。

    既然厄罗斯人不再是问题了,扎萨克图的重要性也就远没有那么重要了。

    打一顿就打一顿,他还敢有意见?

    哼!

    这一次,扎萨克图部忽然逼婚,感到屈辱的不止是贾环一人……

    张伯行也没再就此事多说什么,不过老头子眉头还没舒展开,又道:“你打了阿尔斯楞,砸了扎萨克图亲王府也就罢了,还算是事出有因。可你怎么还敢打荆王世子?”

    “老祖宗……”

    后面王熙凤忽然惊呼了声,与鸳鸯一起搀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贾母。

    贾环连忙转身,想要去看看。

    贾母却睁开眼睛,有气无力的喝道:“说,跟两位相爷说清楚,你……你啊……”

    声音里已经有些仓皇了……

    这个孙儿,真快成了她的讨命鬼……

    贾环再回过头时,脸上的神色就不大好了。

    外面的事,你俩糟老头非要闯我家内宅里说。

    不把人吓坏不舒服?

    李光地和张伯行俩老头可能这会儿脑子才清醒过来,面色有些讪讪。

    张伯行硬了一辈子,从来不会说软话,这会儿自然也不例外,老脸虽然发红,却又说不出什么。

    李光地则不同,老家伙一辈子圆滑,号称官场不倒翁,口上功夫了得。

    几句话就将贾母的情绪安抚平稳,说这不过是小儿辈的事,算不得什么。

    又很是拿贾环逗趣了几句后,贾母居然就回过神来。

    不过这也让贾环的脸色愈发警惕。

    这个老不要脸的,别是在撩妹吧……

    ……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