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一十九章 耳光
    十几匹高头骏马在青石板铺就的朱雀大街上飙驰着。

    马蹄铁与石板碰撞时,发出“哒哒”之声,偶尔还会有火星飞溅。

    大街上的行人,远远的看到这阵势,也就早早的避让开来。

    看着骑在大马上一个个气势张扬,华服章美的少年们,街道两旁路人们的眼中忍不住浮现出艳羡之色。

    有的人在遗憾,自己的祖辈当初为何要贪生怕死,若是也不惜性命的拼搏一回,说不定,今日他们也在这行贵人之中……

    有的人在暗骂,骂这些豪门子弟张扬跋扈,竟敢在御街上纵马狂奔,偏五城兵马司那些废物点心,连拦都不敢拦一下,还为虎作伥的帮他们驱赶路人……

    也有的人在暗自发奋,关中老秦人向来以军功为荣,这些人祖辈能做到的,他们未必就不能做到。

    如今大秦九边战事不断,西北大战方休,却有消息传言,厄罗斯又来犯境。

    此正非吾等有志者建功立业之时?

    百样米养百样人,百样人又有百样心思,自然也就有百种未来。

    但这些,和贾环等人无关。

    扎萨克图亲王府与诸多内外蒙古王府都被安排在东城亲仁坊,距离皇城朱雀门不远不近。

    半个时辰后,牛奔、温博当头,诸葛道、涂成六人殿后,韩家兄弟、秦风并乌远护着贾环居中,赶到了扎萨克图亲王府。

    亲王府门口处站着几个蒙古鞑子门房,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一行骑着高头大马的人。

    怎么看,都不像是善茬。

    “风哥……”

    居中的贾环轻轻唤了声。

    秦风闻言嘿了声,脸上闪过一抹冷酷的狞笑,而后从马后取出弓箭,张弓搭箭,对准门楼上的扎萨克图亲王府的牌匾,一箭射中!

    “哗!”

    王府门房脸色都变了,机灵一点的屁滚尿流的朝后面跑去,通风报信。

    鲁直一点的,居然拔出腰间的弯刀,冲了上来。

    也是,这等不死不休的打脸行为,他们若是都能忍了,他们的主子怕是也要将他们统统杖毙。

    对付这些人,牛奔冷笑了声,都不用兵器,扬起手中的牛皮鞭盖头抽下。

    以他五品武道的修为,力道何其之大。

    一鞭一个,抽的那些人皮翻肉绽,倒地哀嚎不起。

    剩下的几个人挥舞着弯刀,上也不是,退也不是。

    好在,这个时候,大门忽地打开,阿尔斯楞带人大步走出。

    他看到地上横七竖八躺的门房后,面色大变。

    待再看到王府牌匾上的那一只箭后,脸色更是一片铁青。

    这个时候,居中的贾环,在秦风的陪伴下,策马上前。

    看到贾环露面后,阿尔斯楞面色愈发难看,他细眸中眸光闪烁,寒声道:“贾环,你什么意思?”

    贾环呵呵一笑,道:“世子莫慌……没什么。

    本侯之前听说,世子乃是草原上最勇武的巴特尔,所以就好心的替世子宣扬了下美名。

    只是,没想到我这几个兄弟却不怎么服气。

    我大秦有一句话,叫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大家都是两个胳膊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啊?

    这不,几个兄长便想来见识见识阁下的蒙古弯刀。

    咱们今日,以武会友如何?

    世子,本侯话已经放出去了,却不知你敢不敢应战。

    你若是不敢的话,那本侯的面子可就丢大了。

    如此一来,这牌匾上的箭,就不必取下来了。

    世子,你说呢?”

    阿尔斯楞闻言,两眼冒凶光的看着贾环,道:“贾环,你最好清楚你在干什么。”

    贾环呵呵一笑。

    若是没有克列谢夫的出现,不知道厄罗斯屯兵边境的原因,贾环自然不会如此。

    国事家事哪个大,他还是明白的。

    但是现在,呵呵……

    秦风回头,让牛奔上前帮他看住贾环的马。

    而后他策马上前,直到快靠近阿尔斯楞时方勒住马。

    阿尔斯楞毫不畏惧的瞪着秦风,想看看这起子来者不善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忽地,秦风将手中的马鞭丢了出去,丢到了阿尔斯楞的脚下,而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目光鄙夷,挑衅。

    阿尔斯楞的眼睛瞬间充血,血红一片。

    在草原上,这种做法是仅此于杀父的仇恨,是绝对无法容忍的侮辱。

    阿尔斯楞自小便被立为世子,备受扎萨克图亲王穆牯特的宠爱。

    在那一方天地里,可以说最尊贵不过。

    何曾受过此等奇耻大辱?

    阿尔斯楞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秦风,而后“嗷”的大叫一声,猛一跺脚,人就扑向了马上的秦风。

    后面贾环侧着脸细听,他微微皱眉,因为从其声势上来看,阿尔斯楞居然不是弱手。

    他应该有五品的武道修为。

    想想也是,草原虽然荒芜,但名贵药材却不知凡几,整个草原就是一座天然的宝库。

    阿尔斯楞又身份尊贵,曾有幸得到外蒙大活佛的指点,不乏名师。

    几般条件相加,就造就了他一身的好本事。

    然而,他强,秦风更强!

    秦梁突破武宗后,对秦家家传绝学《黄沙劲》又有了新的领悟。

    虽然秦梁在京中待的时间不长,却也足以点拨秦风。

    秦风习武资质原本就出众,后来与贾环等人结识后,又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

    锻炼不绝,勤修不坠。

    西北一战后,他的武道修行,还有他的心性修练,又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此刻,他的武道修为业已到了五品巅峰,只差一线,就突破六品武道。

    年轻一辈,除了莫名其妙开挂一样进步的贾环,和天生开挂的方静外,几无敌手。

    相比之下,阿尔斯楞就差了一些。

    秦风没有仗着马匹之势去欺负阿尔斯楞,他在阿尔斯楞扑来前,翻身跃下,而后脚尖轻轻一点,人就迎着阿尔斯楞对了上去。

    连绵不绝的《黄沙劲》展开后,攻防兼备。

    若是贾环此刻眼睛能看到,他甚至能在其中发现一些太极的影子……

    阿尔斯楞的进攻也是不俗,恍如暴虎狂狮一般,一双大手时而握拳,时而成爪,时而又化为掌刀。

    悍不畏死的向秦风攻来。

    只是,在无尽的绵绵黄沙中,他却有种老虎打蚊子的无力感……

    一刻钟后,阿尔斯楞面色有些潮.红,呼吸粗喘起来。

    所谓刚不能久,就是如此。

    拳重的人,通常挥舞不了几拳。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方静那般恐怖的资质。

    然而秦风却越打越顺手,许多他父亲之前教给他还没有理解的地方,在对战中,竟渐渐融会贯通起来。

    又一刻钟过去,尽管阿尔斯楞连连怒吼咆哮,为自己提气,可他的脸色还是渐渐苍白起来。

    而秦风,却更加举重若轻起来。

    他脸上增加了几许笑容,突破了。

    “砰!”

    “砰砰!”

    “砰砰砰……”

    秦风忽然一改拳势中绵绵黄沙的柔意,拳风变得凌厉起来。

    一连串的硬拳轰击到阿尔斯楞的身上。

    脸上,肩头,胸腹,腰部……

    发出一阵闷响声。

    最后,秦风一记狠辣的鞭腿,生生将阿尔斯楞踹进了王府大门内,久久不见动静。

    贾环翻身下马,对身边的牛奔等人道:“风哥把大头干了,咱们去做小事吧。可惜了,刚才忘了立下赌注,不然的话,咱们今儿说不定还能发一次大财。走,咱们进去瞧瞧。

    听人说,这孙子满世界嚷嚷,要在这座王府里迎新人,咱们先替他把把关,看看这蒙古鞑子装修的合格不合格……”

    牛奔等人闻言,哄然大笑,道:“自然不够格儿,就他们那破品位,除了拿金银往上堆外,还能有什么?”

    贾环哈哈一笑,道:“说的也是,那咱们就辛苦一下,毕竟是地主嘛。”

    牛奔等人笑的愈发张扬,一行人就要往里走……

    “贾环!”

    一道有些尖锐的声音传来,贾环眉尖轻挑,脸上浮起一抹玩味的冷笑,道:“这是哪个公公的声音?我怎么听不出来?”

    “哈哈哈!”

    牛奔和温博两人差点笑抽了过去,诸葛道等人笑的则有些干。

    因为开口的人是赢朗。

    他身边还站着荆王世子赢皓,还有,义武侯世子方冲,以及镇海侯世子,李武。

    李武因为割下了葛尔丹策零的脑袋,又重新被立为世子了。

    他也又跟在方冲身边了,此刻,眼神复杂的看着贾环……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方南天一系新起武勋将门子弟。

    一群人面色凝重的走了过来。

    “贾环,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方冲细眸微眯,面色肃然的看着贾环,冷声道。

    贾环耸耸肩,笑的灿烂,问道:“干你鸟事?”

    方冲闻言,面色一变,眼神暴怒。

    不过,他的眼睛不自然的从贾环身后那个麻衣中年人身上扫过后,又强压下怒火。

    他不想自取其辱。

    只是,他也不能让贾环坏了方家的大计。

    “贾环,你不要意气用事。扎萨克图部乃为国戍边的干城,厄罗斯十万铁骑即将南下,扎萨克图亲王正在预备举族奋战。

    这个时候,作为国侯,你为一己之私,做出这种事来,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方家虎头,居然跟人讲起道理来。

    诸葛道等人面色有些怪异……

    然而,贾环还是呵呵一笑,再说一遍:“干你鸟事?”

    语气奇怪,讥讽……

    “你……”

    方冲暴怒,踏前一步,指着贾环,也不知是想骂还是想动手。

    不过,他身旁的荆王世子拦住了他。

    让方冲稍安勿躁后,赢皓上前一步,笑呵呵道:“果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

    在下荆王世子赢皓,见过宁侯。

    宁侯,久仰大名啊。

    呵呵。”

    “啪!”

    一记清脆的耳光,震惊了所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