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一十七章 真好
    林黛玉睁着一双红肿的眼睛,怔怔的看着面带微笑,脸上没有一分软弱之色的史湘云。

    心道,难怪当初他一眼就相中了云丫头,他们的性子,还真的很像呢……

    见林黛玉望着自己出神,渐渐的又红了眼圈儿,史湘云哑然失笑,伸手在她眼前摆了摆,道:“林姐姐,这又是怎么了?”

    林黛玉回过神,俏脸一红,而后叹息了声,看着史湘云道:“云儿,他如今这般难过,莫不成,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史湘云闻言,眨了眨烛光照应下明亮的大眼睛,点头轻声道:“也担心呢……不过,我信他。

    他不是曾对我们说,他是一位盖世英雄吗?

    既然如此,就断不会被眼前之事给击倒。”

    林黛玉有些急道:“可是,你别忘了,是因为我们的事,才让皇家悔了亲事。

    他虽然平日里没说过什么,可谁都看得出,他心里其实也很在意那位的。

    他最重情分,皇家这般伤他,我怕他……”

    史湘云闻言,面上的微笑渐渐敛去了,下巴在手背上轻轻的摩挲着,叹了声,不过,随即又笑道:“你也说他最重情分了,皇家的事咱们没法改变,可咱俩若是再出了问题,他才真正要伤着呢。

    所以,外头的大事,就让他去折腾吧,我相信他能行……

    咱们不过都是闺阁里的小姐,又比不得那位郡主有能为,能帮的了他什么?

    只能在家里照顾好咱们自己,不让他再操心,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了……”

    “说得好!”

    房门再次被打开,一道小身影扶着一道大身影走了进来。

    小吉祥看到房间里的两人后,大眼睛睁的溜圆,还滴溜溜的转,左瞧瞧,右瞧瞧,好像太阳打西边儿出来了。

    房间里的两人也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贾环还能过来。

    再看着小吉祥“十万个为什么”的眼神,两人俏脸登时一红。

    史湘云没好气的笑骂道:“臭丫头,一双眼睛跟你主子一样……

    再贼兮兮的乱瞄,仔细我也给你蒙上去。”

    小吉祥闻言却不怕,眼睛弯成了月牙,挤出一张讨喜的笑脸,小心的将贾环搀进去一点后,留下一句“我去找雪雁”,就转身跑的没影儿了。

    史湘云笑骂了声“小蹄子”后起身,将贾环扶到林黛玉身边坐下,然后她自己却要离去。

    贾环连忙拦住,道:“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难得咱们三人都有功夫,坐下一起说说话儿多好。”

    出奇的,林黛玉这次居然没有开口讥讽,连冷哼都没哼一声。

    史湘云闻言,看了看贾环脸上的真诚之色,想了想,也没扭捏,就又坐下了。

    待史湘云坐下后,贾环侧脸对着她,道:“云儿方才的话说的真好,真真说到我心坎儿里去了。”

    这下,林黛玉就有些不愿意了,轻轻的哼了声。

    史湘云见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让林黛玉登时羞红了俏脸,“怒视”着她。

    史湘云也不反击,又起身从桌子中间的茶盘中捡起一只新茶杯,给贾环斟了一盏茶,递到跟前,又在她那张倒转的椅子上坐下,歪着头打量着贾环的脸……

    贾环回头对林黛玉道:“是不是又在多想,还哭了?”

    林黛玉闻言,红了眼圈儿,小脸上尽是委屈之色……

    贾环似乎感觉到了,他呵呵一笑,道:“我猜啊,定是有些长舌妇,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让你听了去,对不对?”

    林黛玉不出声,史湘云却哼了声,道:“这种事,自然少不了,我都听了些去……

    不过,那些婆子本就怪话多,谁家的都一样。

    这些年,说我的又何曾少了?

    就是在史家,说我怪话的也有。

    真要和她们置气,还不生生气死?”

    贾环道:“这个问题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一种解决方法呢,就像云儿那样,不拿那些心思阴暗的人当回事儿就好。

    不过若是还是有气,也好办。

    林姐姐将那些说怪话的人记下来,告诉我就好。

    我把她们的牙都给撅了,她们以后说话漏风儿,就说不出怪话了。”

    “噗嗤!”

    林黛玉闻言,忍不住乐出声来,含泪的眼睛白了贾环一眼,道:“尽胡说,她们又没甚大恶,虽然很讨厌,可也不至于把人的牙给撅了……

    本来就没几颗牙,还给人撅了……”

    贾环嘿嘿一笑,道:“给她们长个教训嘛……不过,林姐姐,玩笑归玩笑,这点还是要和云儿学。

    当然,也不是说谁的话都不在乎,那就成了二皮脸……”

    “呸!”

    史湘云怒目相视,恼道:“环儿,你骂谁?”

    “咯咯!”

    林黛玉看着这一幕,只觉得可喜的紧,忍不住笑出声来。

    贾环哈哈一笑,举手投降,道:“你那么急作甚?待我说完嘛!

    我又没吃熊心豹子胆,焉敢说你史女侠……”

    “呸!”

    史湘云又啐了口,然后自己也笑了起来。

    贾环继续道:“我的意思是说,这世上人,谁人背后无人说?对不对?

    我们又不是圣人,自然做不到一切闲言碎语都不当回事,但我们尽力做到只在意该在意的人就好。

    比如我说,哎哟,林姐姐,你今儿真好看!

    瞧!这话就该听!”

    林黛玉也真好哄,这么粗浅的马屁,居然也让她乐的抿不住小口……

    史湘云觑着眼,鄙视着贾环。

    贾环又道:“再比如我说,哟!云儿,你今儿可真帅……”

    “噗!”

    林黛玉又没忍住,只是可能觉得不好当面笑人家,只好趴在桌子上使劲颤抖着消瘦的肩头……

    史湘云眼神愈发不好了,她把椅子用屁股挪了挪,挪近贾环后,“出手如电”,一把揪住了贾环的嘴角,用力的扯了扯,扯出了个难看的鬼脸后,才满意的笑道:“你这才叫帅!”

    林黛玉抬起头,看到这一幕后,又心疼又可乐,笑道:“云儿快松手,仔细伤了眼……”

    史湘云闻言,哼了声,松开手。

    贾环装模作样,“心有余悸”的长松了口气后,埋怨道:“帅又不是贬义词……云儿,你不是喜欢穿男儿装吗?这形容女孩子自然是漂亮好看,这形容男孩子,就是帅!

    帅比英俊还要好,说英俊太土了……

    当然,最好的,是酷!

    云儿,你真酷……呃!救命啊……”

    “哎哟,哎哟……”

    林黛玉真是在抱着肚子笑,许是笑的肚子疼,坐在那里一边揉肚子,一边不敢用力笑,可偏忍不住……

    史湘云则恨的牙痒痒,气的她站起身来,掐住贾环的脖子,使劲的摇啊摇啊摇,贾环自己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求饶!

    房间外,紫鹃、雪雁和小吉祥站在一起,看着屋里三人被烛光投在窗纸上的影子,听着里面欢乐的笑声,也一起露出了暖暖的笑脸。

    真好!

    ……

    皇城,大明宫,光明殿。

    大朝会。

    昨夜抛开军机要务,美美睡了一觉的隆正帝,今日气色不错。

    不过,他看到下面诸多大臣,一个个顶着黑眼圈,满脸肃穆庄重的神态,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

    尤其是张伯行和陈廷敬这些人,年岁都不小了,可因为“大战将近”,百事繁忙,他们如何能睡的着?

    还有方南天、牛继宗、温严正、施世纶等人,更是连夜备战,面色疲惫。

    不过奇怪的是,怎么忠顺王这一起子注重享乐养生比天大的蛀虫们,看起来精神也不怎么济……

    一番大礼之后,隆正帝嘴角弯起一抹弧度,在百官眼中,成了刻薄残忍之笑……

    隆正帝看着下首排头的十四弟赢遈,道:“忠顺王,户部欠银可有头绪了?”

    忠顺亲王眼中闪过一抹鄙薄,面上却不显,躬身道:“回皇上的话,已经有头绪了。”

    隆正帝细眉轻挑,道:“哦?说说看,百官还了多少库银了?”

    忠顺王淡淡的道:“回皇上的话,值此国难之时,国库匮银,满朝群贤无不慷慨解囊,为国解忧。昨日,陈大人说,户部在账库银为八百万两,实际银库中只四成不足。

    然而,今日陈大人若再去户部国库查验一番,就可以看到国库内有一千多万两现银,超出了四成还多。

    多出的那些,就是满朝大臣典当家业后,捐献给朝廷的。

    我大秦有这样为国抛家舍业的贤臣,臣作为佐证亲王,深感自豪。

    大秦有这样的大贤充盈朝堂,又有什么人能打败我大秦呢?

    所以,陛下,臣以为,朝廷当以此事褒奖群臣。

    并刻碑勒石,记载这流芳千古的美事。”

    起初听闻国库里陡然有了一千多万两银子,纵然是死敌忠顺王弄来的,可无论是隆正,还是张伯行和陈廷敬等人,甚至包括牛继宗等武勋,无不喜出望外。

    国力不只是银子,可没银子就是没有国力。

    而打仗,其实打的就是银子。

    如今有了这一千多万两银子,就算真的爆发大战,朝廷也有底气与厄罗斯罗刹鬼硬憾一仗!

    大秦以武功立国,何尝怕过战争?

    老秦男儿,更是无人不以战功为荣。

    只是之前西北方才经过一场大战,纵然胜利,可也耗尽了国库存银。

    陈廷敬等人不得不为整个国家考虑,才想着尽量减少战争,以最少的损失换取胜利。

    但他们并不是畏惧战争。

    如今有了这一千多万两银子,众人的底气顿时足了许多。

    然而,再听忠顺王说到后面时,隆正帝的脸色又陡然铁青下来。

    这个混账,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

    他这是明晃晃的将朕当傻子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