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应承与拒绝
    “岳钟琪?”

    饶是忠顺王已经决定付出大代价来拉拢这位武臣之首,大秦太尉。

    可是听到方南天的要求后,他还是忍不住色变,吸了口冷气。

    “方大人,岳钟琪涉嫌勾结敌国,差点让西域二十万大军覆灭,此等大罪,如何能与他开脱?

    父皇是信你绝不会与此事相干,你才没有被牵连进去,如今你躲那岳钟琪还来不及呢,怎么还敢往上碰?”

    忠顺王连连摇头道。

    这件事让太上皇都极为震怒,亲自下令严办,谁敢动歪脑筋?

    方南天沉声道:“贾环竖子乱言,以死无对证之言构陷大将,焉能当真?”

    忠顺王皱眉道:“谁会拿贾环的话当真?

    可是秦梁总不会乱说吧?

    那可是整整十八名斥候,齐齐自杀在大营里。

    方太尉,你也是带老了兵的大将了,你自己说,这等骇人听闻的事里,难道真没有蹊跷?

    偏岳钟琪又是负责训练斥候的,他哪里能脱得开责任?

    这个不成,这个绝对不成……”

    忠顺王头摇的和拨浪鼓似得,连连拒绝。

    他敢放纵文官贪财,他甚至敢卖官鬻爵,但涉及里通敌国之事,他却不敢触碰。

    因为这是一条死线,太上皇划下的死线。

    即使他再得太上皇的宠爱,他也绝不敢如此。

    方南天面沉如水,道:“王爷,下官已经查过那十八名斥候的卷宗了,却发现他们竟然都是在军中待了至少三十年的老卒了。

    即使放眼大秦百万军中,也很少再有比他们兵龄更长的老兵了。

    兵龄如此之长,这是疑点之一。

    第二,他们是回过武威营地受过训。

    但,卷宗显示,他们在武威营地只待了短短三天。

    这三天里,他们凭借娴熟的斥候技巧,轻易的通过了岳钟琪设立的斥候考核。

    而后他们一天都没多留,就返回哈密卫大营了。

    王爷,岳钟琪就算是神人,他也无法在短短三天内培养出十八名死士吧?

    而且这些死士还都是兵龄之长,远胜岳钟琪的老兵。

    要知道,这种见惯了生死的老兵,其心性之坚定,世上少有能及者。

    若非如此,他们也无法在战场上活到今天。

    这样的老兵,又岂是谁能在短短三天内感化成死士的?

    这是疑点二。

    第三,岳钟琪自从入了黄沙军团后,就一直被压制在后方。一举一动,都在人眼下。

    每日巡营点卯的人皆是秦梁所部的老部下,卷宗显示,从始至终,岳钟琪麾下的亲兵家将就没少过一人。

    他又怎么可能去和千里之外的准格尔部产生联系?

    这是疑点三。

    最后,下官得知消息后,立刻派人去调查那十八名斥候的家人。

    然而细查之后才发现,这十八名斥候的家人,竟然在过去的三十年内,一家接一家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下官派人细查了许久,都没有发现任何关于他们去向的蛛丝马迹。

    这是疑点四。

    王爷,岳钟琪是下官的老部下了。从来都是忠心耿耿,为人本分。

    而且,他只是近些年来才逐渐崭露头角的将军而已。

    他手中银钱有限,除了带兵打仗外,也没有其他的能为。

    他又何来如此的通天之能,做出这等大事?

    如果他有这等能为,那他连十八名斥候的家人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转移走,他为何不将家中老父母和妻儿也一并转移走呢?

    当然,下官也认可,武威侯秦梁被伏,与那十八名斥候自杀必有蹊跷。

    可是,贾环所说的什么姓岳的将军内外勾结,却完全是莫须有之罪,乱扣帽子。

    此间种种,还望王爷明察!”

    方南天沉声之言,让忠顺王脸上连连色变,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吃惊不已。

    如果说此事不是岳钟琪所为,那背后又是哪只黑手呢?

    这只黑手,是否也太恐怖了些?

    忠顺王沉默了片刻后,皱眉问道:“果真如此?”

    方南天重重点头,道:“绝无半点虚言。王爷,下官愿以满门身家性命,担保岳钟琪无罪。”

    “王爷,下官听着,那岳将军像真是被冤枉的。疑点太多啊……”

    户部员外郎侯正开口说道,他算是忠顺王的智囊之一,鬼点子非常多,自号“小诸葛”。

    见侯正开口,其他人也跟着附和起来,若真照方南天所言,岳钟琪十有八.九是被冤枉的。

    只是,这一口锅实在太黑了,又恰巧卡在他背上,着实难扒拉下来。

    忠顺王听着纷纷扰扰的声音,眉头皱起,他屈指敲了敲眉心后,瞥了眼一直正色看着他的方南天,两人对视一眼后,忠顺王一咬牙,道:“好,明日上朝,本王就替你将岳钟琪保出来。

    不过,等到本王保出岳钟琪,再与扎萨克图亲王府定完亲后……”

    方南天眼帘垂下,淡淡的道:“到时,下官自然会与王爷一路。”

    “好!”

    ……

    “贾环,你所言当真?没有弄鬼?”

    隆正帝面色凝重的看着贾环,沉声问道。

    一旁的邬先生脸色也不轻松,眉头紧皱。

    贾环点点头,道:“陛下面前,微臣不说假话。

    当日微臣烧了准葛尔部的屯粮大营后,自知胜局已定,便不想让岳钟琪占便宜,才寻了个罪名将他拿下。

    不瞒陛下,当时臣甚至都不知道那十八名斥候之事……”

    “哼!你还有脸子说?

    你当谁真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吗?自作聪明!

    若不是太上皇护着你,朕都不想饶你!

    军国大事,也是你能乱来的?

    再有下次,仔细你这张好皮!”

    隆正帝虽然骂的凶狠,可眼中的宽慰之色却让一旁的邬先生直抽嘴角。

    他知道,贾环那句“陛下面前不说假话”,打动了隆正帝的心思……

    缺少尊重的人,自然会亲近尊重他的人。

    而对亲近的人,隆正帝向来都是这种严厉的表现。

    贾环脸上却露出了“委屈”的神色,说道:“陛下,您这样子做,真的让微臣很为难。

    您这让微臣日后到底是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哼哼!”

    隆正帝生生被气笑了,他都想上前踹贾环一脚。

    可是看到他眼前的黑布,到底忍住了,笑骂道:“少在这里给朕卖乖,朕不是太上皇,不吃你这套……

    你说那个叫什么……”

    “克列谢夫!”

    “嗯,那个克列谢夫说,是我大秦的人,而且还是军人,主动去和他们勾连的?他确定?”

    隆正帝面色又严肃下来,沉声问道。

    贾环点点头,道:“微臣觉得,他没有骗咱们的理由。这个克列谢夫,出身显贵,为人高傲,并不不屑于说谎。”

    隆正帝闻言,眉头紧皱,回头与邬先生对视了一眼,却发现邬先生的眼中也是满满的惊疑。

    难道大秦军中,当真出现了居心叵测之辈?

    甫一出手,就差点害死了武威侯秦梁,更损失了黄沙军团近十万大军。

    此人到底是谁……

    想了一会儿,也没想出头绪后,隆正帝道:“岳钟琪先羁押到黑冰台吧,军中既然已经不安稳,那么兵部大牢里怕也不保险了……”

    贾环点点头。

    隆正帝又回来踱步了几趟,有些泄气道:“此事相干重大,也只有等太上皇出关后,下令黑冰台全力追查,才能查出头绪。”

    贾环又点点头。

    隆正帝见之又来气,也不知为何,他看着贾环那张自在脸,就忍不住想教训。

    哼了声,隆正帝道:“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出宫吧。

    你是外臣,不好在宫中耽搁久了……”

    贾环闻言,有些急了,道:“陛下,您是不是忘了什么事?”

    隆正闻言一怔,道:“朕忘了何事?”

    贾环忽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嘿嘿笑道:“陛下,您看,这个……谦虚点说,厄罗斯十万铁骑犯境之事,应该可以说,是被微臣一力解决的。

    这个……咱们这功劳……该怎么算?”

    隆正帝闻言,一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换个人,敢这般跟他邀功,功劳怕是邀不到,雷霆震怒还差不多。

    只是,看着贾环那一张脸上,满满的小得意,小羞赧,小算盘……

    隆正帝一张天生刻薄的脸,竟然有些扭曲起来。

    忍笑忍的好痛苦……

    “那你倒是说说,你想要什么?是想让朕升你的爵,还是升你的官?”

    隆正“咬牙切齿”道。

    贾环脸上的神色愈发羞赧了,连连摇头道:“不用不用,都不用。”

    隆正帝脸色好看了些,道:“那你想要什么?”

    贾环垂着脑袋,低声道:“是这样,厄罗斯入侵的事解决后,杏儿自然不用再去抚蒙古。

    臣就想着,既然皇太后把婚书收回去了,那就算太上皇出关了,怕也不会再给微臣写一纸婚书了。

    毕竟,他老人家得照顾皇太后的颜面……

    陛下,微臣想用这点微末之功,换陛下您给微臣做个媒人,帮微臣和杏儿,再写一纸婚书,不知成不成?”

    此言一出,隆正帝瞬时愣住了。

    他眼神看向可怜巴巴的贾环,又回头看了眼同样有些吃惊的邬先生。

    邬先生无声的叹息了声,对隆正帝缓缓的摇了摇头。

    好不容易才断开这层关系,万不可再复合……

    隆正帝见之,叹息一声,他迈步上前,走到垂着脑袋的贾环跟前,沉声道:“贾环,不是朕不愿下这道旨意。

    你若能打消那两个平妻的名堂,那么朕就算被太后责怪,也会帮你写这纸婚书。

    可是,你愿意吗?你是重情之人,朕着实不愿逼你……

    而且说来,太后的做法并没有错。

    这件事若没有摆到桌面上倒也罢了,太上皇可以看不见,朕也可以,不过都是小儿女之事罢了。

    可既然摆到了桌面上,你若还抱着再娶两个平妻的念头,你让朕如何能装着看不见?

    岂不惹人耻笑?

    别说是皇家,就是你贾家,你也有姊妹。

    你换到女家的位置去想想,你愿意让家中姊妹接受这样的事吗?

    你都无法接受,更何况是天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