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一十二章 表演
    忠顺王府。

    赢遈看着下头群情沸腾的场面,嘴角弯起。

    尽管这群人一个个都做出“忠王不出,奈天下何,奈苍生何”的神态,可忠顺王又不是傻子,怎会不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在恐惧什么。

    只是,那又如何?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忠心,本就无非都是利益交换罢了。

    而且,他也不需要他们的忠心,只要他们顺从于他,跟随于他,就很好。

    只是……

    忠顺王细眸中的眸光扫过葛礼、陈梦雷两位内阁阁老,见他们面色有些僵硬,却没有在他们身上停留。

    这两人都是户部欠银的大户,穷措大一朝富贵,只会奢靡享用,肆意放纵,却又哪里懂得生财之术?

    为了维持日益壮大的场面和排场,这两人都是百万级的债人。

    他们就不用多理会了,从今日起,他们怕是再不敢跟他耍滑头,只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了。

    但有一人不同,那就是大秦太尉方南天。

    眼神在这位面色惨白的魁梧军人身上停下来后,忠顺王笑容和煦,道:“方太尉,此事你怎么看?长城军团可是太尉的老部下了,这次要直面厄罗斯哥萨克铁骑,怕是……”

    方南天闻言,面色不变,淡淡的道:“长城军团,并不比大秦其他七大军团差,打的起硬仗。”

    吃了个瘪头,忠顺王眼神微微深邃起来,他注视着方南天,道:“方太尉,长城军团自然不怕打硬仗,可若是将长城军团打光了……呵呵,阁下的太尉之职,怕是要更加艰难了吧?”

    方南天闻言,眉头微微蹙起,转头看了眼忠顺王,道:“王爷的意思是……”

    忠顺王与方南天对视着,面色愈发和煦,笑道:“太尉啊,扎萨克图那一对父子的意图,想来太尉应该能看的明白。

    无非是想用部族勇士的性命,换取来日东山再起的资本。

    他们非要求娶杏儿,不过是想再多加一层筹码罢了。

    忠顺王以为然否?”

    方南天轻轻的咳了声,面色愈发惨白,他点点头,道:“王爷分析的极是。”

    忠顺王呵呵一笑,面色有些自得,不过随之一敛,继续道:“所以,本王以为,若只是将扎萨克图那八万铁骑当成炮灰消耗,着实太可惜了。

    如果,能说服扎萨克图亲王穆牯特将这八万铁骑交给长城军团指挥……

    那,即使发生大战,我大秦的胜面岂不是会更大几分?”

    方南天闻言,丹凤眼中瞳孔猛然收缩,他轻轻的吸了口气,看着忠顺王道:“怕是……穆牯特不会将手里的铁骑交出来吧?”

    忠顺王哼了声,傲然道:“本王连爱女都肯下嫁给扎萨克图世子,他们原本也只想用这些牧户的命换取来日的富贵,又有何不肯?”

    方南天沉默了下,道:“不知王爷,需要本官做些什么?”

    忠顺王闻言,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道:“太尉,你也是朝中老人了,两朝元勋,连皇父都常称赞太尉沉稳持重,国之干城。

    可是你看看,看看现在,那位别说民心了,就连百官的心都要拢不住。

    人心散了,朝廷还怎么运转?

    大战在即,他不说好好安抚人心,给群臣鼓劲,却要在这个关头查甚账!

    搞的是人心惶惶,百官不安哪……”

    忠顺王有影帝级的表演水平,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居然让心有余悸的官员们啜泣起来……

    不是他们太没用,实在是,之前隆正帝那句“账上缺了银子,就去查账。银子找不回来就抄家,抄不出来就砍头”将他们吓坏了。

    没人会以为隆正帝是在开玩笑,从当年还是隆亲王起,隆正帝脸上就很少出现过笑容,更没开过玩笑。

    这次又是他们理亏,欠人钱财……

    真要翻出旧账,他们哪里能还得清?

    若只是抄家倒也罢了,可抄不出银子还要砍头!

    那些银子早被他们挥霍一空了,哪里还能抄的出?

    因此,他们岂有惊恐之理?

    担惊受怕了一天,此刻听到忠顺王这么贴心,这么暖人的话,他们真要被感动哭了!

    明君之相,真正的明君之相啊!

    此人不做人主,天理不容,天理不容!

    忠顺王觑眼瞥见众人的反应,眼中闪过一抹笑意。

    而后,他继续对方南天道:“本王会劝说扎萨克图部,让他们将汗帐的八万铁骑交给长城军团统帅。

    本王还可以保证,户部,绝不会缺少前方一两军饷,一粒军粮。

    所有的武库军械,全都配发齐全。”

    方南天皱眉道:“可是……户部并没有那么多银子了。”

    忠顺王呵呵一笑,道:“毕竟到了国难之时嘛,群臣借的银子,能还一些,总还是要还一些。

    这二十年来,户部往外借出的银子至少有数千万之多,照那人的意思,是要全部收回。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没有将人逼死的道理。

    不过,至少也要收回一千万两吧!

    面子上总要过的去……

    有这一千万两,再向下面诸省大员摊派一些,总能支撑起一场国战。

    这对诸位来说,不算太难吧,嗯?”

    忠顺王面上笑容敛去,细眸正色的看向堂下群臣。

    百官闻言,面色有些尴尬。

    他们真的一两银子都不愿往外掏,可是,既然忠顺王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他们若再不知好歹,忠顺王若撒手不管,那他们就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户部尚书孙诚是个大胖子,此刻他面色狰狞,似乎在做着极痛苦的决定,被忠顺王的目光扫到后,他一咬牙,道:“王爷,您放心,没说的。

    要是那人开口,我就是死,也不……咳咳。

    但王爷您开口,下官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多还一些。

    王爷,下官还三十……五十万两!”

    他说的极有气势,但忠顺王却并没多欢喜,赢遈淡淡的道:“孙大人啊,其他人借去银子,多是用在生活花销上。

    花了也就花没了,真逼他们拿出多少来,也难。

    可是孙大人你不同。

    这些年孙大人借着职务之便,从户部借去了三四百万两,却多是用来放印子钱。

    神京都中,论起家底豪富来,本王都比不过你。

    你觉得,只还个三五十万两银子,合适吗?”

    孙诚闻言,脸上油腻的汗珠瞬时流下,他干笑了两声,道:“王爷说笑了……这个,既然王爷开口了,下官也不能含糊。下官还一百……”

    “嗯?”

    听到这道质疑的声音,孙诚眼泪都快下来了,道:“下官还两百万两,王爷,真的,真的就这么多了……”

    忠顺王闻言,脸上再次浮起和煦的笑容,道:“仁宣啊,那本王就替方太尉,替前方征战的老秦将士,也替我赢秦皇家,谢谢你了。”

    孙诚听到这柔和的话后,有如刀割的心里变得有些舒坦起来,他看着忠顺王温润如玉的眼睛,起身行礼,连连摇头道:“王爷说的哪里话,能为王爷效力,是下官最大的荣幸。”

    忠顺王闻言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看向百官中的其他人。

    这些人数量虽多,却惯会风.月享用,怎样赚银子,怎么持家,却生疏的很。

    因此,几十上百人加起来,凑到最后,加上孙诚那两百万两,也只凑出了九百万两。

    而后众人都面色忐忑的看着忠顺王,唯恐他再强逼,那他们就真要回家典当宅子了。

    好在,忠顺王只是面露慈悲之色,他居然起身,对着堂下百官深深一揖,道:“若非国难当头,本王无论如何也不会因为这些阿堵之物,如此委屈慢待诸位大贤,这一拜,是本王的歉意。

    剩下那一百万两,诸位贤臣就不用还了,由本王代出就是。”

    “王爷……”

    “王爷啊……”

    “王爷,使不得,使不得啊……”

    或许幸福来的太突然,群臣一时接受不了,一个个哭爹喊娘的跪倒在地,以朝拜君王的大礼,参拜起忠顺王来。

    这一幕,让坐在坐上首的方南天瞳孔微缩。

    他再看向忠顺王的目光,多了一分忌惮。

    此人秉国的能力如何且不说,只这份拉拢人心的做派,一打一压再一拢的手段,当真是炉火纯青。

    相比之下,隆正帝今天的表现,霸气归霸气,却失了亲和。

    对于普通百姓而言,皇帝老子是至高无上的,是唯我独尊的。

    但当官当到了一定高度,就会发现,皇帝其实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吃喝拉撒睡,一样也少不了。

    天子是尊贵,但却也不是真的能随心所欲,唯我独尊。

    他们高于百官,却也依赖百官。

    没了百官给他治理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又能做得了什么?

    所以,皇帝,也要有人缘才行。

    显然,在人缘这一块,当今隆正帝远不如忠顺王。

    只是,忠顺王到底想让他做什么呢?

    “太尉,本王原本之志,是只想做一个悠游人间的闲王。

    可是,皇父日渐年迈,不欲处理俗物……

    便将诸多朝政部务交给了本王,使我志向成空,难得清闲。

    到后来,四哥登基为帝了,本王就想着,干脆将大权交给他就是。

    只是,皇父却不放心他偏激的性子,让本王再辅助他一程。

    本王也只能再受累这么些年。

    到了今日,本想着,那位的心性总该磨砺的差不多了吧?本王也可以放手了……

    可谁知,他竟然愈发比先前多了几分戾气。

    皇父才闭关不到三日,他就以为没了约束,可以唯我独尊了,动辄就要抄家砍头。

    看看,将满朝贤臣都逼成了什么样?

    不像话的紧!

    本王真是心灰意懒了,只想就此撒手不管……”

    方南天的面色淡漠,垂下眼帘,静静的听着忠顺王在那里表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