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大鱼……
    贾环在跟乌远做完了今天的训练后,没有急着回内宅。

    他如今其实更喜欢和赢杏儿相处时的那份轻松自在感,家里女人的关怀虽然也让他感动,却渐渐多了些沉重感……

    目前来说,他有些吃力了,当然,这也是幸福的吃力。

    只是最近的压力着实不小,他想缓缓。

    这并不是想要逃避,而是因为想起了一些事……

    “大哥?”

    贾环坐在家里校场边,唤了声。

    韩大在一边熬着参骨汤,听到声音后,招呼韩三继续熬,走到贾环跟前,问道:“环哥儿,怎么了?”

    贾环眉头微皱道:“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在西北大战时,你曾俘获了一个醉醺醺的厄罗斯人,他叫什么来着?”

    韩大闻言一怔,随即想了想,道:“克列谢夫,好像是这个名。”

    贾环点点头,道:“是这个名……他说他是什么来路来着?”

    韩大闻言,笑着摇摇头,道:“当时只觉得他是一个醉汉,杀之不武,又见他是厄罗斯人,就顺手给带回来。

    原想着咱们府上,各族人都有,就是没个厄罗斯人,想补齐了。

    只是带回来后也没时间搭理他,还捆在马圈呢,谁还记得他什么来路。”

    贾环闻言也笑了笑,道:“大哥去把他带来吧,我问他几句话。”

    韩大应声去了,没一会儿,就带回来一个满头金发,肤色发白,眼睛碧蓝的高大厄罗斯男子来。

    只是他颇为不俗的卖相,在韩大等人眼里,却是实打实的罗刹鬼,丑的吓人……

    克列谢夫身上还沾染了不少马粪杂草,臭烘烘的。

    他垂头丧气的被韩大压着走来后,看着坐在那里,眼前蒙着一条黑布的贾环,总觉得有种熟悉感,却又记不起是在哪里见过……

    “会说秦话吗?”

    贾环淡淡的问道。

    “会,我从小就接受五门语言课程,秦语是其中之一。”

    克列谢夫语气中不掩骄傲的说道,其实他的秦语说的很生硬,怪腔怪调的。

    贾环呵呵一笑,指了指地面,道:“坐下说吧。”

    克列谢夫也不感激,顺势就盘膝坐在地上,坐下后脊背挺的笔直,坐姿端正,看的出,他应该是有良好的教养。

    坐正后,他主动问道:“阁下在秦国是什么贵族?是子爵吗?

    我在厄罗斯是伯爵,最年轻的伯爵。

    你知道我的姑母是谁吗?”

    贾环不动声色问道:“是谁?”

    克列谢夫不忙着答,他对贾环道:“能让你的仆人给我一碗肉汤吗?我觉得我真的快要饿死了,你们给我的冷面包实在是太难吃了……”

    贾环呵呵一笑,没有纠正凉馒头和冷面包的区别,而是道:“他们不是我的仆人,是我的兄弟。”

    说着,朝韩大点点头。

    韩大则给韩三递了个眼色。

    他坐在贾环旁边,要防备着这个罗刹鬼想不通,做出什么傻事……

    韩三气呼呼的,背着众人,从锅里舀出一碗香气飘荡的鲜美肉汤后,眼珠子转了转,又悄悄的往里面吐了口唾沫,然后才转身走到克列谢夫跟前,递给他。

    克列谢夫接过汤碗后,谢了声,然后也不怕烫,一饮而尽,面色顿时好看了许多……

    韩三憋着笑,转身去给贾环盛汤……

    连喝三碗肉汤后,克列谢夫才得意洋洋的道:“我的家族是厄罗斯最顶级的十二公爵家族之一,家族族徽是一匹蓝色的冰狼,据说,我的先祖曾经豢养过一匹这样的冰狼。

    我的父亲缅什科夫,就是厄罗斯著名的蓝色冰狼大公。

    也是统治厄罗斯南方军团的元帅,麾下统治着二十万哥萨克铁骑。

    而我的姑母,则是当今厄罗斯伟大的彼得大帝最钟爱的皇后,凯瑟琳。

    怎么样?阁下,您知道我的身份了吧?呵呵……

    我叫克列谢夫,是蓝色冰狼家族这一代唯一的继承人,所以我才能在这个年纪获得伯爵的爵位。

    我的父亲和我的姑母,一旦知道我被秦国俘获,他们一定会派人来赎我的。

    黄金、珠宝还有奴隶的数量随您开,他们一定不会吝啬。

    秦国的贵人,我希望能够获得您的友谊,成为您的朋友。

    您应该知道,拥有一个我这样尊贵的朋友,这比拥有一个俘虏要有意义的多,不是吗?”

    贾环听罢,手微微一颤,但面色和语气却保持不变,笑道:“克列谢夫,你说的很对,我也愿意和你这样的人做朋友……

    对了,如果你的父亲和姑母知道你被俘后,他们会发动战争来营救你吗?”

    克列谢夫闻言后大喜,而后耸耸肩,骄傲道:“当然会,但前提是他们要知道我没有死。

    如果阁下派人去给我的父亲送信,相信我,他会给您想象不到的好处的。

    真的……”

    贾环强忍着仰天大笑的冲动,脸上的笑容和煦,道:“最后一个问题,说完后老子请你吃最美的美食,喝最烈的美酒!

    克列谢夫,准葛尔部是如何与你们联系上,并相约出兵的?”

    ……

    大明宫光明殿上,乱糟糟的吵了一早上的众臣,也没吵出个结果来。

    不管他们用什么样的神态,或恳求,或要求,或磕头,或“死谏”……

    总之,隆正帝就是不松口,只言待太上皇出关后再说,否则便是对太上皇的不敬。

    直到最后,隆正帝开口,这些年诸位从户部借走的银子,该还的就要还了。

    大战在即,国库的银子却被诸位都借回家去了,还怎么打仗?

    此言一出,满朝大臣,瞬间清冷下去。

    之前或哭或闹或磕头,丑态百出的大戏终于结束了。

    没人敢再出声,即使少数没有借过户部银子的,此刻也都噤了声。

    这是一笔烂账啊,哪里算的清楚?

    从宗室王公,到文武大臣,百官之中,没吃过这口“唐僧肉”的,有几个?

    除了少数几家富豪之家,不愿掉面子去占便宜,再有一些“古板”方正的,或是胆小怯懦的外,满朝光鲜体面人,其实多是拿朝廷的银子在过体面生活。

    甚至还有拿户部的银子做放贷生意,吃例钱的……

    也不知是从哪一年开始,众人发现了国库这个免费的聚宝盆,开始一年又一年的借贷。

    起初大家还按时还,可后来有人发现,好像不还也不要紧,也没人催……

    渐渐的,就没人再还了,不仅不还,还继续借。

    忠顺王的贤王之名,这种慷慨大方至少占据一大半功劳。

    然而这样一年旧账压一年新账,到了现在根本就成了一团乱麻,难以厘清。

    户部所记载的八百万两银子里,只余不到四成。

    这只是今年的情况,往年的压根儿就没记在这里。

    若是全部加起来,将会是一个极为恐怖的数字。

    谁有这个魄力去追缴?

    再说了,谁要是摊上这个差事,还不生生将人得罪完?

    这是给家族埋祸呢!

    文官群里,除了张伯行依旧站的笔直外,其他人都缄默不言了。

    气氛沉默的让人尴尬。

    隆正帝的细眸扫过忠顺王平静的脸,眼中怒火与讥讽并存。

    “忠顺亲王,你是佐证王,户部也一直由你分管,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

    内阁阁老葛大人,你既然分管户部,就与户部尚书孙诚一起,协助忠顺亲王尽快的办好这件事。

    牛大将军昨日已经代表军机阁发表意见了,前方将士正在拼命,流血牺牲皆为国事。

    所以,军中的抚恤银子和犒赏银子,一两都不能少。

    朝廷不能让士兵们在前线流完血后,家里却连给他们买棺材的银子都没有。

    如果真到了这一步,大秦就真的该亡了!

    账上缺了银子,就去查账。

    是谁的职责就找谁,谁解释不清就是谁的问题。

    银子找不回来就抄家,抄不出来就砍头!

    朕觉得,牛大将军这话说的在理!

    朝廷从未缺过你们俸银禄米,为何还贪得无厌?

    朕都动不得国库之银,你们倒是不客气……

    哼!

    忠顺王,你署理朝政多年,乃佐证亲王。

    缘何国库库银会造成如此大的缺口……

    朕现在不想问罪于谁,也不愿问罪。

    你们都是朝廷的栋梁嘛……

    但是,在与厄罗斯大战结束之前,国库的银子必须全部追缴回库。

    若是因为朝廷缺银子的缘故,延误了军国大事。

    朕认得你是朝廷的栋梁,国法却不认。”

    这大概是这么些年来,隆正帝第一次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散发出他的帝王之威。

    若是当年,怕是早有御史谏臣,和一个个不怕死的敢言忠国之士站出来,直言不讳的批判隆正帝德行浅薄,行此暴.政,非人君之相。

    然而今日,却无人敢说这样的话。

    因为说这样话的人,全都欠着一屁.眼子的饥荒,心虚的厉害……

    隆正帝看着面色僵硬铁青的忠顺王,坐在这座大殿内,憋屈了近二十年的隆正,第一次觉得心头是如此的畅快!

    太上皇闭关了,所以你们敢肆无忌惮的欺负贾环。

    可是你们却忘了,太上皇闭关后,朕就是这个天下最尊贵的人。

    只要掌握大义,难道朕还收拾不得你们这起子无法无天这么多年的混账行子?

    老十四,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

    “王爷,这件事,您要担当起来啊!”

    “就是,王爷,国朝您最贤,那人没有担当,您可要担当起来。不然,咱大秦还能指望谁?”

    “朱大人所言甚是,王爷贤名,天下皆知。此次更是心怀天下,为了大秦的江山,主动要求将明珠郡主远嫁扎萨克图……

    只是,唉!有的人,着实没有担当。

    王爷,照臣的意思,既然那人没有担当,不如王爷就主动些,去和扎萨克图亲王府谈谈亲事。

    这大秦的天,也只能让王爷来扛起了。

    王爷您放心,只要过了这个坎儿,自此往后,您说东,我们绝不敢往西!”

    “正是此理!正是此理!”

    “对!我们以后就都听王爷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