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零九章 三生之幸
    荣国府,荣庆堂。

    气氛压抑,凝固,没有半点新年的喜悦气氛。

    似乎连走廊下的雀鸟都感受到了这种气氛,息了往日欢快的叫声……

    一个身着宫妆的年老嬷嬷,从贾母手中接过一檄明黄帛纸后,微微躬身一礼,就出门离去了。

    待人走后,堂内气氛愈发阴沉……

    贾母面色铁青,哆嗦着嘴,眼中的怒气溢然。

    虽然她面前还摆着一张明黄色御用银盘,上面摆放着一尊犀牛角雕的文殊骑狮坐像,一尊紫金兽耳香炉,一对象牙雕花鸟笔筒,和一对白玉龙凤纹环形玉佩,俱是无比贵重的宫中珍品。

    只是,与被人悔亲的耻辱相比,这些东西又算得了什么?

    能补得了贾家的体面吗?

    “老祖宗,别生气了。朝野上下,谁人不知皇太后最宠爱忠顺王,也最宠爱原先的忠顺王世子。咱家自先祖荣国公起,就和忠顺王不对付。到了三弟这辈,更是废了那忠顺王世子。

    如今,太后不过是找个由头出气罢了。

    只是奇怪,今儿太上皇怎么没有出面……”

    王熙凤站在贾母一侧,温声劝解道,只是说到最后,眉头也浮现一抹不解。

    不过好在,贾母在听闻她这番话后,脸色竟缓缓舒缓了过来。

    她点点头,眼中虽然依旧满是失望,却不再那么气愤了,道:“凤丫头说的也是,咱们家和忠顺王府,虽不说是生死之敌,却从来都井水不犯河水,不是一路人。

    明珠郡主虽好,可惜……

    事到如今,也只能就此作罢,只当她与环哥儿有缘无分。

    今后,家里谁都不许再提她了,更不许在环哥儿面前提她,都记住了吗?”

    贾母眼神犀利,扫过匆匆赶来的贾家诸姊妹并丫鬟婆子,沉声道。

    众人面色都难看的紧,林黛玉和史湘云二女,更是紧抿着嘴角,小脸儿面沉如水。

    贾迎春等人则是面色伤感,担忧,贾惜春一双大眼睛里甚至都浮起了泪花儿,因为心疼她三哥……

    连薛宝钗都淡淡的叹息了声,而其母薛姨妈的脸色,也有些慨然。

    贾宝玉怔怔的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见众人不言语,贾母脸上的怒气似乎又要起来。

    王熙凤连忙道:“老祖宗尽放心就是,以咱家老三的条件,难不成还怕娶不上一个好媳妇?

    今日风放出去,怕是明日家里的门槛都要让说媒的给踩破了。

    况且,家里姊妹们都是懂事的,再没有不会说话的理儿。

    老祖宗尽放心就是……”

    贾母闻言,面色稍微宽慰了些,只是语气依旧有些难过,叹息道:“唉,也不知环哥儿,能不能想的开……近来,他可不大顺啊。

    还真是……”

    ……

    “荆王兄,阿尔斯楞,赢朗,你们在这做什么?”

    大明宫宫门处,贾环和赢杏儿走到这里,却被三人拦住了,赢杏儿皱起眉头,喝道。

    “王姐,你还真是不知……你的婚书都被收回了,你和这瞎子已经没关系了,怎么还挽着他?

    也不嫌给我王府丢人!”

    赢朗看着赢杏儿紧紧挽着贾环的胳膊,阴阳怪气道。他对赢杏儿将他说到最后,心里极为不舒服……

    赢皓倒是笑呵呵的,没口出恶言,还笑道:“恭喜王妹了,阿尔斯楞是草原上最勇武的巴特尔,与你这颗大秦最名贵的明珠正好相当。”

    阿尔斯楞则面色不佳的看着赢杏儿丝毫没有松开意思的胳膊,沉声道:“郡主,你这般尊贵的人,为何要与一个无赖纨绔在一起?

    你若嫁给我,日后便是扎萨克图千里草原的可敦,亲王王妃,何等尊崇,岂不比跟这么一个废人强百倍?”

    赢杏儿闻言勃然大怒,但她却依旧紧紧挽住蠢蠢欲动的贾环,她附耳轻语道:“不要中了他们的奸计,太后正恶你,你若动手,他们必然会到太后面前搬弄是非,到时候情况更不好,且看我的。”

    安抚住贾环后,赢杏儿也没理三人,而是朝宫门口处喊了声:“叶楚!”

    一道身影随即出现,此人身着御林军银甲,看起来顶多二十岁左右,身姿挺拔,英武不凡。

    他行动极快,眨眼间就到了众人跟前,却极懂规矩,没有乱看,只是对赢杏儿应了声:“在!”

    赢杏儿此时面上哪里还有一丝方才的柔意,满是庄严肃穆之色,她微微抬起下巴,道:“赢朗世子之位被废后,已遭太上皇厌弃。

    下旨,赢朗悖逆不堪,不准其再入宫中一步,今日他为何会在这里?

    还有,赢皓和扎萨克图世子,虽贵为王子,身份贵重,可毕竟是外臣,既然朝拜结束,为何还滞留宫中?”

    “赢杏儿,你……”

    赢朗三人闻言面色纷纷一变,赢朗更是准备破口大骂。

    然而,叶楚却一挥手,宫门处快步走来一队御林军,数十位面无表情,眼神森寒的御林军手持秦戟,将三人包围。

    叶楚却不理废人赢朗,而是对赢皓和阿尔斯楞沉声道:“两位世子,赐予郡主管辖宫禁之权,多有得罪,请!”

    赢皓和阿尔斯楞两人面色有些难看,赢皓还拉住了准备开口大骂的赢朗,强笑了声,道:“原也准备出宫了,王妹真是……

    小时候还一起玩耍过,如今却一点体面都不给为兄留。

    也罢,我等既然是外人,出宫就是。”

    说罢,他拉着赢朗,与阿尔斯楞一起离去。

    待他们离开后,赢杏儿面色有些凝重道:“环哥儿,你要当心这个荆王世子。他与赢朗不同……”

    贾环点点头,道:“这次之事,十有八.九此人就是幕后之手。但他所图,应该不只是我……”

    赢杏儿点点头,她先对叶楚道:“叶楚,麻烦你们了,回去吧。”

    叶楚话不多,应声之后,又悄悄看了眼贾环,便带人离去了。

    御林军退去后,赢杏儿对贾环道:“此人便是御林军统帅,彰武侯叶道星的儿子。叶道星乃是太上皇的孤臣,最为太上皇所信赖。”

    贾环闻言,点点头,默然不语。

    赢杏儿见之,叹息了声,道:“环哥儿,不要难过,如今,也只有等太上皇出关后再说了。

    因为我父王和赢朗之故,皇太后早先就对你有意见……

    想让她收回懿旨,怕是没有可能。

    也是不顺,事情都挤到了一起……

    不过,你且放心。

    我赢杏儿虽然做不得弱柳扶风的大家闺秀、闺阁娇女,却也不是水.性杨花之人。

    我既然已被太上皇许给你,这一世便是你贾家的人,与那一纸婚书却没多大关系。

    如果……

    如果太上皇迟迟不能出关,我被指去了扎萨克图,你也不要做傻事。

    贾家在军中影响力深远不假,可毕竟已经沉寂了三十年。

    真要举旗造反,怕是没几人愿意跟从,包括牛继宗、温严正他们……

    你只需将你手下的武宗借我就好,你放心,我不是只会哭哭啼啼的娇弱女子,我自有保护自己的法子。

    阿尔斯楞父子俩若是以为将我请了去是好事,呵呵,他们却是打错了主意。”

    贾环闻言,心里一寒,忽然有些替阿尔斯楞父子“担心”起来……

    他嘴角抽了抽,道:“杏儿,其实我也一直想把你请回家里去养着,我没打错主意吧?”

    “噗嗤!”

    赢杏儿闻言笑出,伸手敲了贾环一下,道:“讨厌……”

    娇嗔完后,她又渐渐敛去脸上的笑容,松开了贾环的胳膊,转过身,负手而立。

    抬头望着沐在雪中苍苍巍峨的大明宫,轻声道:“环郎,从我在牛奔处初闻你之时,我就知道你乃非凡人。

    而我,也向来自视甚高,自忖不是俗物。

    如今的困顿,对于一般人而言,许是天塌人亡的大事,只能束手无策,哭哭啼啼……

    但我以为,我们却有足够的能为,可以清醒冷静的携手度难关。

    相比于我们漫长的一生而言,如今这点挫折所耽搁的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呢,你说呢?”

    感受着身旁佳人大气非凡的气度,以及冷静清晰的思维,贾环沉默了片刻后,忽然觉得有些自惭形秽,不过随即又抛到脑后,他轻轻一笑,道:“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了。远叔那边我会去交代……”

    赢杏儿闻言,却转过身,她拉起贾环的手,有些不放心的叮嘱道:“千万不要想着让你手下的武宗去杀人,你要记住,明里暗里盯着你的人不知凡几。

    神京都中也绝不止乌远一个武宗……

    以方南天的心性,你以为,他会没有准备?

    太上皇闭关不出,皇伯父如今大权难掌,你若再有大漏子落入他们手中,怕会更艰难。

    包括赢朗、赢皓他们,如今他们仗着皇太后的势,巴不得与你再起冲突。

    你一定要暂避锋芒,不然最后吃亏的一定是你。

    他们纵然动不得你,可太后一道旨意,勒令你赐死动手的奴才,你该如何是好?

    无论是韩家兄弟,还是乌远,怕都会让你痛彻心扉……”

    贾环闻言,面色一惊,倒吸了口冷气,道:“你若不提醒,我险些中了他们的奸计。看来,日后还是得亲自动手才行……”

    “环郎啊!”

    赢杏儿哭笑不得的嗔道。

    贾环哈哈一笑,他伸出双手,探到赢杏儿脸的高度。

    赢杏儿微笑着主动将脸往前一靠,贴在了他温暖的手心处。

    贾环轻声道:“今生能与杏儿相伴相守,当是我三生之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