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零七章 国老
    “陈相请说。”

    虽然陈廷敬从未替隆正说过什么话,但对于他这种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处理国事,并且能力极强的阁臣,隆正帝还是很敬重的。

    因此,隆正帝和颜说道。

    陈廷敬闻言,再次躬身一礼后,沉声道:“原因很简单,因为国库拿不出太多的抚恤银子了。”

    众人闻言一怔,不解的看向陈廷敬。

    葛礼的面色却愈发难看……

    陈廷敬没有理会众人的眼色,他沉声对隆正帝道:“臣昨日曾查看过户部部务,却意外发现,虽然账面上,国库内应该还有八百万两银子。可是,臣又去国库查验了番后,却发现真正驻库的银子,只有四成不到。

    这点银子,连西北军大战后的抚恤银子都不够,如何还能再支撑起一场强国大战?

    如果我们不用喀尔喀扎萨克图部的铁骑帮我们抵挡住厄罗斯的铁骑冲锋,给长城军团留出足够的时间做出防御准备。

    那么,一旦厄罗斯大军轻易突破扎萨克图部,直逼长城军团,将会引发直面对战。

    以哥萨克铁骑之骁勇和悍不畏死,纵然我大秦赢能得最后胜利,也必将是惨胜。

    想想三十年前,先荣国北海之战,那是何等的惨烈……

    而且,即使我们勉力筹措,可是抛却必要的战备物资外,就算我们赢了,我们也没有足够的银子去犒赏三军,甚至没有足够的银子去抚恤阵亡士卒。

    因为我们至少要做好战死数万甚至十数万大军的准备,但就朝廷目前而言,就是砸锅卖铁,也绝对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

    陈廷敬才说罢后,牛继宗就淡淡的道:“朝廷有没有银子,那是你们内阁和户部的事。

    但军中的抚恤银子和犒赏银子,一两都不能少。

    我不能让我的士兵们在前线流完血后,家里却连给他们买棺材的银子都没有。

    账上缺了银子,就去查账。

    是谁的职责就找谁,谁解释不清就是谁的问题。

    银子找不回来就抄家,抄不出来就砍头。

    至于会战死几万士兵,就更不是问题了。

    战士马革裹尸还,乃是无上的荣耀。

    陈相,你以为如何?”

    陈廷敬闻言,沉默了下,道:“查账且再说……只是,牛大人,我大秦留着喀尔喀三大汗帐部族,所为者何?不就是让他们为国戍边吗?

    这些年来朝廷恩赏不断,赏赐颇厚。

    养兵千日,如今正是让他们出力的时候。

    能用他们的命,来换我老秦男儿的命,为何不为呢?”

    这番话,让满殿人侧目。

    这个道理谁都懂,可谁又敢这么明晃晃的说出来?

    儒家讲究的是仁义孝道,礼义廉耻。

    这么赤.裸裸的功利言论,着实不符合儒家道义。

    但这话,却让牛继宗等武将很感动,牛继宗点点头,道:“陈相有心了,只是……就算不下嫁明珠郡主,他扎萨克图部就敢不用心抵抗?”

    陈廷敬还是面无表情,他摇头道:“军国大事,半点不得马虎,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于这种道德要求上。

    尽心和不尽心,完全是两种结果,我们试探不起……

    自国朝以来,为了拉拢内外蒙古诸王,朝廷几乎年年和亲,近百位皇家贵女远抚蒙古。

    她们为大秦稳住蒙古诸部族,立下了盖世殊勋,更将赢秦皇室的血脉,掺进了所谓的黄金家族血脉中。

    自始皇帝起,春秋两千载,有哪朝哪代,如我朝这般,能将绝大多数北方游牧羁縻至此?

    除了我朝,绝无仅有。

    所以,和亲之策,绝非无能之举。

    牺牲一皇家贵女,则减少数万大军的伤亡。

    而每个伤亡士卒,背后又牵扯到数户甚至十数户百姓家庭。

    因为养一常备兵卒,需要数户富庶百姓出力。

    这样算下来,每一场大战,都堪称是国战。

    无论胜败,都会有损国朝气运。

    武威侯西北一战,虽然灭敌二十万,可自身损失也近十万之数。

    这背后又牵扯了多少百姓,多少家户?

    我大秦已经元气大伤了。

    当然,我不是说这是错的。

    既然敌国来战,我大秦便绝无惧意。

    但如果能让扎萨克图部倾尽全力,替我们挡住厄罗斯铁骑的前锋,消耗掉对方的锐气。

    那么对我大秦来说,就会多保存一分国运。

    陛下,诸位,这不是能侥幸的事,更不是可以儿女情长的事。”

    牛继宗闻言,与温严正和施世纶对视了眼后,都沉默了……

    贾环面色铁青,沉声道:“陈相,你说的都有道理,可是,你可曾想过明珠郡主?你可曾想过,我?”

    陈廷敬闻言,面上愧色浮现,他朝贾环深深一揖,道:“宁侯,此事本官绝非针对郡主与你。只是,国朝大事,关乎国运。你就算为此恨上本官,本官亦认了。”

    贾环冷笑一声,讥讽道:“文官始终还是文官,牺牲别人成全自己的事都做的这么光明磊落。陈相,我也是看走了眼,亏我以前居然还尊重……”

    “宁侯!”

    贾环话没说完,陈廷敬却直起身来,沉声道:“老夫今年六十有八,膝下只有一子,尚且早逝,只留下一个长孙和两个尚未出阁的孙女。

    老夫可在此立誓,若明珠郡主下嫁扎萨克图世子,老夫的两个孙女,皆做陪嫁之女。长孙,可做赶车之仆。

    若宁侯还觉得不够,老夫的发妻,亦可做陪嫁嬷嬷,同赴扎萨克图。

    老夫自入仕以来四十二载,从未说过谎话,宁侯只管旁观便是。”

    纵然贾环此刻怒火焚心,可听闻此言,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面色动容。

    贾环之外,隆正帝与众臣亦是纷纷动容不已。

    隆正帝起身,走出龙椅,走到陈廷敬面前,深深一揖,动.情的喊了声:“国老!”

    其他人,自李光地始,亦纷纷深深一揖,口服心服的喊一声:“国老!”

    陈廷敬连忙跪下,对隆正帝道:“陛下谬赞,此乃为臣之本分。此事,真正亏欠的,还是明珠郡主和宁国侯。”

    忠顺王却笑了声,声音柔和道:“陈相不必自责,杏儿身为赢秦子孙,皇家郡主,备享尊荣十数年,为国朝效力,只在今朝,这都是她该做的事而已。

    若是这也叫亏欠,那自国朝以来,我赢秦皇族那么多抚蒙古的贵女,又怎么算?

    本分之事罢了。

    至于对宁国侯,就更不必要了。

    他德行不修,已经被皇太后取消了亲事。

    想来,贾家的婚书都已经收回宫中了。

    呵呵,皇上还是尽早下旨吧,也好让阿尔斯楞早日带着杏儿回扎萨克图,早日尽心备战才是正理。

    那可是十数万哥萨克铁骑啊……”

    隆正帝闻言,心中暗喜不已,面色却犹豫道:“可是,太上皇那里……”

    忠顺王赢遈闻言,面色得意的瞥了眼脸色木然的贾环,呵呵笑道:“父皇昨日便闭关了,连今日大朝都取消了,龙首宫暖心阁业已被御林军重重戒备。

    别说是我等,就连母后都进不去。

    太上皇既然说过,国朝大事由我等处置。

    那么这件事想来也不例外,更何况,那件事也算不得什么国朝大事。

    不过是恩宠罢了,他自己不自重,不知道珍惜,又怪的了谁……

    平妻?

    本王都没有立过劳什子平妻,他倒是会玩儿……”

    语气轻.佻,含有鄙意。

    牛继宗等人的脸色又阴沉下来了,只是,毕竟乃是御前,不好与一位国朝亲王顶撞。

    而且,虽说就大事而言,此事上不了什么台面。

    但细究起来,贾环确实有些理亏……

    所以,他们虽然脸色难看,却不好多说什么。

    贾环却没有太多顾忌,似乎准备破罐子破摔了,他冷笑一声,道:“王爷自然没有立平妻,不过,要是倡.优也能立为亲王侧妃,想来贵王府也少不了吧。”

    “你……放肆!”

    忠顺王闻言大怒,指着贾环呵斥道。

    忠顺亲王好龙阳,已经不算什么秘闻了。

    神京城内最红火的戏班子“玉堂春”,三大名角儿,都是忠顺王的“入幕之宾”。

    只是,即使一些马屁文人将此当成雅事来颂扬,却也只敢在背后说。

    敢当面这般说他的,而且语气还带有如此明显的冷嘲热讽的,今天还是头一回。

    然而,尽管忠顺王勃然大怒,贾环却理也不理他。

    他微微侧着脸,对陈廷敬道:“陈相,如果只是银子问题,即使破尽家业,想尽一切法子,我一定能在半年内筹集三百万两银子,捐献给朝廷,以作军资。

    如果是士卒问题,我虽然眼盲,但依旧拥有不畏死的勇气,敢于为国征战。

    长城军团若是无法胜任作战,我大秦还有黄沙军团,还有霸上大营,还有蓝田大营,还有其他四大军团,总有不怕死的……”

    “宁侯啊,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经过西北一战后,国库里真的已经没有银子了,国力耗尽。

    然而真要再发动一场二十万人级别的军团大战,别说三百万两银子,就八百、一千万两银子都未必能够。

    而且,这不只是银子的问题。

    我大秦士卒的确不怕战死,但如果能少战死一些,不是更好吗?

    扎萨克图部的骑兵每多给长城军团争取一点时间做准备,每多杀一些敌人,每多挫其一分锐气。

    那么我大秦军团就能少战死很多士卒。

    你要明白,这不是三五百人那么简单。

    那是三五万,甚至更多老秦战卒的性命。

    我们是大秦的官员,我们要考虑的不只是一场战争的输赢,我们考虑更多的,应该是大秦的国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