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零五章 今日而止
    此番动作极快,然而看在方南天眼里,秦梁的动作却又极慢。

    但这只极慢的大手,却似乎能遮住一方天地一般,如天塌一般向他压来,他只觉得避无可避,只能挥爪迎上。

    “噗!”

    方南天的手将将碰到那只大手,面色便陡然惨白,身形巨震,人朝后踉跄而去,连退数步。

    一口鲜血无法压抑的从喉中吐出,方南天眼中满是难以相信的惊骇之色。

    “够了!武威侯住手!”

    隆正帝站起身来,怒喝一声,拦道。

    他不得不拦,真要让秦梁像抓小鸡一样的将方南天擒到手里,原本在大秦军方就步履维艰的方南天,怕是更要威名扫地了。

    但如今这个时候,如今这个局面,无论是太上皇还是隆正帝,都不想见到方南天倒台……

    因此,他出言喝止道。

    秦梁的手看看落在方南天的肩上,没有用力,他回头看向隆正帝。

    隆正帝细眉皱起,道:“怎么,朕说的不清楚吗?”

    秦梁沉默了,贾环却上前一步,“委屈”道:“陛下,您处事不公。

    方才义武侯替他儿子出头,擒拿微臣时,陛下可没这么及时喊停。

    您这是拉偏架……”

    隆正帝闻言面色一阵青红,尴尬不已。

    愈发年迈的李光地上前,指着贾环道:“放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

    贾环横着脖颈道:“士可杀不可辱,方家子敢如此欺我,怎么,我就不能找人报仇?”

    李光地看着他顽劣的模样,又好笑又好气道:“真真是让太上皇和陛下惯的没个样子了……

    你御前失仪,方南天就算不是武勋第一,他也是你的尊长吧?

    他出手拿你,难道就不该?

    老夫我是没那个能为,打不过你。

    要不然,我也举起拐杖抽你!

    让长辈教训一顿就算耻辱了?这是什么道理?

    谁敢拿这个说嘴,你只管让他来找我。

    我也抽他一顿,看他觉得不觉得是耻辱,也要找我报仇!”

    贾环皱眉道:“李相爷,您别转换概念。

    他不要脸的替他儿子方冲出头,我只是让我义父对付他而已。

    若不是我祖父荣国战殁北海,现在就是他老人家替我出头了。

    那才将将和方家子的脸皮对等!

    不过,想来家祖若在,他方南天再长一万颗狗胆,也不敢对我出手……

    可到了您口中,怎么就成了我的不是了?

    再说了,武勋之间比斗可是太祖高皇帝和太上皇都推举的,你老别多管闲事……”

    满朝文武,甚至包括高坐御座的隆正帝,敢这么跟李光地说话的,着实难见。

    李光地闻言不悦道:“少给老子放屁!这是国朝大典,是举国盛事。

    不是让你们这起子无法无天的武勋比武的地方。

    再拿这些歪理来混人,仔细我抽你!你可以再让秦梁来打我……

    义武侯,武威侯,你们两个准备干吗?准备御前火拼吗?”

    李光地为官一甲子,与太上皇亦师亦友,隆正帝深敬重之。

    即使忠顺王权倾朝野,但李光地却敢不用正眼瞧他。

    李光地虽然没有爵位在身,可谁敢小觑他?

    他在太上皇面前开个口,太上皇都很少驳他的面子……

    因此,无论是秦梁还是方南天,都言道不敢。

    主持完公道后,却见贾环满脸不满意,李光地哼了声,只是看到他眼前的黑布,轻轻一叹,又多了几分宽容……

    他转身对待在一旁看好戏的阿尔斯楞道:“世子,你久居塞外,想来不知。

    明珠郡主与贾环订婚,乃是太上皇钦赐的婚事,怕是违背不得。

    不若由陛下做主,叫宗人府再选一适合的郡主,赐予世子完婚,如何?”

    阿尔斯楞闻言,眼中满满是失望之色,只是,他也不敢违背李光地。

    他是直来直去的性子没错,但他却不是傻子。

    李光地的地位,就连远扎萨克图的贵人都知道。

    他和扎萨克图亲王虽然一个个都说什么要为国战死,可这种话,他们自己都不信。

    当然,他们还是会选择大战,只是,部族勇士可以全部战死,但他们却绝不会战死。

    因为他们要等待东山再起的那一日。

    民如草,割了一茬还有一茬,不止是中原权贵的思想……

    而扎萨克图部能够东山再起的关键,就在于大秦朝廷的扶持。

    厄罗斯人南下已经无可避免了,扎萨克图所在的牧场正好对着边境,与厄罗斯相邻。

    所以无论如何他们都躲不开哥萨克的铁骑,只能选择一战。

    在这个时候,选择一条好后路,并埋下东山再起的因果,就是扎萨克图亲王所要考虑的最重要的事了。

    而考虑出的结果,就是阿尔斯楞上奏的那封血书。

    大秦皇帝都是要面子的人,尤其是太上皇……

    扎萨克图部族如此忠勇的为国出力,难道日后赢秦还会不大力扶持他们?

    若是如此,日后谁还会再为国效力?

    除了这封血书外,扎萨克图亲王父子俩还想了招保底之法,就是和亲。

    与大秦太上皇最宠爱的孙女和亲,与大秦皇朝如今最有权势的亲王之女和亲。

    并且保证,日后扎萨克图之主,一定是拥有成吉思汗血脉和赢秦皇室血脉的世子……

    这样一来,就算有了双重保险,可保万无一失了。

    但和这些相比,得罪李光地,并且违逆太上皇的意思,却是万万不能接受的,这个代价太过高昂,得不偿失。

    万一日后扎萨克图部的草场丢尽了,勇士都死完了,李光地和太上皇却记仇,不理他们,那他阿尔斯楞就成了扎萨克图部的千古罪人。

    所以,阿尔斯楞不敢再坚持了。

    不过,就在他准备接受这个建议的时候,意外又发生……

    ……

    龙首宫,寿萱春永殿。

    皇太后居。

    今日是正旦元日,国朝大殿。

    前朝有前朝的事,后宫亦有后宫的规矩。

    宫外凡是有品级的王妃贵人,并诸多诰命命妇,都要进宫与皇太后和皇后请安见礼。

    不过,皇太后近年来愈发自在惯了,不大乐意太繁琐。

    被枯燥的规矩拘束了几十年,如今太上皇既然都已经退位了,她也不愿再多事,连中宫大权都早早的移交给了皇后。

    每逢年节佳日,也只让众命妇拜一拜后,就让她们散去了。

    然而这般行为,宫外之人非但没有笑话皇太后失礼,反而愈发对她交口称赞。

    皇太后知道后,便愈发自在了。

    不过,今年却有些奇怪,因为众命妇皆散去后,连几位王府老太妃都没留着说话,却单单将荣国府的三位诰命给留下了。

    其他命妇走时还有些艳羡,贾家果然生发不俗,前头有太上皇皇帝宠着,连后宅都有皇太后另眼相待。

    了不得啊!

    不少人还盘算着,来年往贾家送的年礼,是不是再重些……

    然而,皇太后宫中,贾家众人的境遇却并不大好。

    除了贾母被一位宫女引着坐下后,王熙凤、王夫人两人都只有站着说话的份。

    感受到陡然冷清下来的气氛,贾母等人心中皆惴惴不安起来。

    不管王夫人在府里怎样算计,不管王熙凤在贾府如何飞扬跋扈,跳脱伶俐,可是在这里,在这座宫殿内,她们心中除了敬畏,只有惶恐。

    “荣国太夫人……”

    高堂凤榻上,皇太后面色紧绷,声音清冷的唤了声。

    贾母闻言只觉得心头一颤,连忙起身,道:“老妇在。”

    皇太后看着她满头银发,又见她面上诚惶诚恐之色,心中忽地一软,叹息了声,道:“如今府上,可还是你在掌家?”

    贾母摇头道:“老妇年迈,十数年前便已经撒手不管了。只带带孙女……”

    贾母话未说完,就听皇太后点头道:“那就没错了,本宫见过新晋贤德妃,是个沉稳厚德、贤淑有佳的好孩子,此皆汝教导之功。”

    贾母闻言,轻轻松了口气,道:“不敢,都是老妇该做的。”

    皇太后看了看贾母,点点头道:“你年纪大了,久站难挨,坐下说话吧。”

    贾母诚恳谢过后,又坐了下去。

    不过,皇太后却不与她再说什么了。

    她看向底下站着的王夫人和王熙凤二人,眼神凌厉,她先在王熙凤身上转了转后,没有理会,最后将目光放到了王夫人身上。

    她声音愈发清冷,道:“贾王氏,如今府上是你在管家?”

    王夫人强忍着心中的惶恐不安,点点头,道:“正是臣妾。”

    皇太后闻言哼了声,又道:“听说,你还是贾环的嫡母?”

    王夫人不知何意,却不敢撒谎,点点头应道:“是。”

    皇太后闻言,面色却已然变了,她沉着脸,道:“本宫却不知,你是如何给他教的规矩?

    没有娶亲,便连连纳妾不说,竟然连平妻之位都定满了。

    他这是只盼着正妻早亡,好给平妻腾位置吗?

    好,好的很。

    明珠郡主乃我天家金枝玉叶,何等尊贵,焉能受此等奇耻大辱?

    你既是那混账的嫡母,可知管教无方该当何罪?”

    此言一出,贾家三人无不面色大惊。

    王夫人更是面容失色,连连辩解道:“不是太后,不是,不是的太后……”

    话没说完,两个身形强健的老妇大步走来,拦在王夫人身前,其中一人更是张开手,一耳光扇在了王夫人的脸上,“啪”的一声脆响。

    “大胆,竟敢咒逆太后!”

    王夫人完全懵了,她甚至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如何就咒逆太后了?

    贾母也坐不住了,颤巍巍的起身,面色苍白的跪倒在地,口中求罪。

    王夫人和王熙凤也怔怔的跟在后面,一起跪下。

    许是一耳光后,皇太后心中的怒气消减了些。

    看着地上可怜巴巴的贾母,她连忙挥手,使人搀扶起来。

    而后她对贾母道:“你家原本不同,于国朝社稷皆有定鼎安邦大功。

    本宫亦不是是非不明之人,更非不知恩义之辈。

    之前贾环几次三番欺辱皇子皇孙,本宫一忍再忍,皆是看在贾家先祖立下殊勋的颜面上。

    此次,若他只是一般的胡闹,念在他初立大功的份上,本宫也不会如此计较。

    可是,他立下大功,皇帝自有显贵名爵相赐,然明珠郡主之事,着实太过不妥。

    若容得此事,天家威严,就此丧尽。

    因此,本宫绝不能坐视不管。

    荣国夫人,贾家与皇家之婚约,今日而止,你可有异议?”

    ……

    ps:“天子之妃曰“后”,诸侯曰“夫人”、大夫曰“孺人”,士曰“妇人”,庶人曰“妻”。

    公侯有夫人,有世妇,有妻,有妾。

    夫人自称于天子,曰“老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