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零四章 受辱
    “你!找!死!”

    贾环踏前一步,面色铁青的对着阿尔斯楞,一字一句的说出这三个字。

    阿尔斯楞先是一愣,但随即却起身站直,他看着贾环,问道:“你是何人?”

    贾环冷声道:“我叫贾环,是明珠郡主的未婚夫。”

    阿尔斯楞闻言面色一变,上下打量了番贾环,看到他身上的斗牛服后,又是一怔,不过待又看到他眼前的黑布后,阿尔斯楞忍不住轻蔑道:“你怎么配得上世间最高贵的天鹅?

    只有我,流着黄金家族血脉和赢秦皇家血脉的阿尔斯楞,敢为国战死的阿尔斯楞,才配得上这世间最珍贵的明珠。”

    贾环又上前一步,脸上的笑容绽放,道:“那你现在就可以去死了。”

    “贾环!休得放肆!”

    就在贾环要爆发时,文臣之首传来一道严厉的呵斥声,声音老迈不堪,但威严甚重。

    贾环止住脚步,侧脸对向那边,沉声道:“李相爷,此子如此羞辱于我,怎地,我杀不得他?”

    李光地拄着拐杖,沉声道:“胡闹!这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能乱来的?

    世子久居草原,并不知详情,一时鲁莽也是有的。

    他鲁莽,你也能鲁莽吗?

    还不退下!”

    张伯行见贾环还站在那里,也皱眉开口训道:“不过是个误会,你少年心性刚烈,莽撞一点也是有的,谁也不会真的怪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退下!”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好,我退下。不过,他再敢出此之言……”

    “贾环,我没有胡说。我想我知道你是谁了,你一定是贾家的人,荣国公的子孙。

    这就是你能穿这身斗牛服的原因吧?

    我也很尊敬荣国公,我父王也是。

    可是,这并不能改变我的看法。

    因为你只是个受父祖余荫的纨绔而已,还是一个瞎子,你如何能配得上明珠郡主?”

    阿尔斯楞很骄傲,也很耿直。

    他不会掩饰自己的心事,在扎萨克图,以他的身份也没人值得他去掩饰。

    所以,他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了。

    百官看着这一幕怎么想不知道,但隆正帝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急速转动起来,衡量利弊。

    很显然,将赢杏儿许给阿尔斯楞,更符合他的利益。

    能够彻底斩断贾环和忠顺王府的关系,是他做梦都想做的事。

    不知多少次,他都从梦里惊醒,就是因为看到因为赢杏儿的缘故,贾环与忠顺王合流了。

    真要到了那一步,他这个皇帝干脆自己禅让算了……

    可是……

    这件事不是他想就能做到的,因为赢杏儿下嫁贾环,乃是太上皇的意思。

    “宁国侯,退下。”

    眼见暴怒的贾环又准备动手,隆正既好笑又好气,可见当日太上皇批的那句“贾家莽三郎”是没错的……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贾环就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拦住,胳膊更被人扭住,厉声喝道。

    贾环虽然双目已盲,但这两日跟随乌远修习听声辨位之法已经初入门径,再加上他六品的武道修为,一般高手都未必能耐何得了他。

    然而此刻,他却被人随手一抓,就擒拿在手,毫无反抗之力。

    尽管用力拼死挣扎,却挣不脱那人的铁手。

    “放肆!”

    牛继宗在后方见状,勃然大怒,踏前一步,并指为剑,指着方南天厉声道:“义武侯,请自重!放手!”

    拿住贾环的人,正是义武侯方南天。

    方南天听到牛继宗的话后,丹凤目微眯,却并未理会。

    牛继宗身后,温严正和施世纶同时踏步向前,与牛继宗并肩而立,逼视着方南天,沉声道:“义武侯,请自重,放手!”

    方南天眼睛瞳孔微微一缩,却还是没有放手,但他开口沉声道:“此子御前无状,本侯身为武勋之首,有责罚之。”

    牛继宗等人闻言面色愈发阴沉,眼神也愈发凌厉,发出不屑的冷笑声。

    他们虽然没开口,但是,其身后,川宁侯府现袭一等子宁至,康安侯府现袭一等子诸葛城,寿山伯世子府现承袭一等男赵廷,象阳伯府现袭一等男苏卢,江城伯府现袭一等男涂封,定军伯府现袭二等男韩德功,平原侯府现袭二等男蒋子宁,定城侯府现袭二等男兼京营游击谢鲸,襄阳侯府现袭二等男戚建辉,齐国公府先袭三品威镇将军陈瑞文,治国公府承现袭三品威远将军马尚……

    满朝武勋亲贵,掌权大将,近超过三分之二,齐齐向前踏出一步,横眉侧视方南天,沉声怒喝道:“义武侯,请自重,放手!”

    声势冲天,满朝皆惊,面色动容!

    然而,文臣之首李光地,却是微微摇头,心中轻轻一叹……

    龙椅上端坐的隆正帝,一双细眸中,眸光闪动。

    他看着脸色僵硬的站在那里,放手也不是,但继续拿着贾环更下不了台的方南天,面色微变。

    隆正帝虽然对方南天的屁股稍稍偏向忠顺王那边有所不满,但却也知道,那是太上皇的意思……

    而且,看着这满朝武勋重将……

    无论如何,他都要保下方南天的体面。

    隆正帝干咳了声,道:“方太尉,你放手吧,其他人归位。”

    隆正帝开口后,算是给了方南天一个下坡的台阶。

    而牛继宗等人在方南天松手后,深深的看了眼方南天后,也各自退回原位了。

    贾环原本满面铁青,然而,在重获自由后,他却忽然笑了,笑得极为灿烂……

    他侧着脸,对着方南天一字一句道:“今日所赐,贾某牢记在心。方南天,你很好。”

    方南天面色不变,眼中闪过一抹轻视,淡淡的道:“你可以再拿岳钟琪来威胁我。”

    贾环哈哈大笑一声,道:“原来是打了小的,老的来报仇。

    很好,很好。

    方南天,你是不是觉得,我贾家先祖尽皆战殁,长辈中又无人习武,所以你欺负我没长辈给我做主是吧?

    还是你觉得我牛伯伯他们不是你这个九品大高手的对手,才让你这般肆无忌惮?

    方南天,相信我,你一定会得到报应的,很快。”

    “贾环……”

    上首隆正帝有些不悦的看着贾环,责怪了声。

    有些话,想可以想,惦记也可以惦记,但说出来就太失.身份了。

    贾环躬身一礼,道:“陛下,臣与义武侯皆为武勋亲贵,亲贵之爵,向来唯有武人方可得。

    我大秦以武立国,自太祖高皇帝始,就从不禁武勋亲贵比武。

    所以,臣技不如人,绝不怨恨。”

    隆正帝闻言,嘴角抽了抽,心道你都诅咒人家会有报应,这还叫不怨恨?

    不过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他还是要宽慰几句:“你有此等胸怀就是好的……话虽如此,可你毕竟年幼,回去后再好生习武,过几年总有机会超越前辈的。”

    贾环闻言,笑的灿烂,却不搭这一茬,他道:“回陛下,义武侯今日出手,原因是小臣昨儿欺负了他的儿子。

    父为子纲,他替儿子出手也没什么不对。

    不过,我却是不能白被欺负的。方冲有长辈,难道我贾环就没有?”

    隆正帝闻言,见贾环不肯罢休,只觉得头疼,而文臣那边更觉得不成体统。

    这何等庄重的大朝会,生生让贾环拐成了他的好汉庄。

    他这般做,难道是为了给自己刚才的丢人找回点体面,把被擒说成比武输了?

    可笑,真真是掩耳盗铃!

    不过,对于武勋们这般折腾,文臣们大多只是抱着看乐子的心态去欣赏。

    只要武勋们不沾染他们的朝政大权,不干涉他们升官发财,就让这些人自娱自乐去吧……

    方南天却开口道:“贾环,我出手擒你,是因为你身为武勋,却御前失仪,此乃罪过。本侯身为武勋之首……”

    “谁承认你是武勋之首的?

    方南天,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

    你是一等侯,我也是一等侯,你着配斗牛服,我穿的也不是飞鱼服。

    奇了,难道你脸皮厚你就排第一,我就只能第二?

    我贾环是公府出身,日后未尝不能坐实这一身紫金斗牛服,你行吗?

    还真是马不知脸长……”

    贾环用很奇怪的语气问道,让满朝武勋轰然大笑。

    方南天脸上厉色一闪而逝,何曾有人敢这般与他说话?

    只是……

    他看着贾环身上的那身斗牛公服,却又有些说不出话来。

    贾环又道:“方大人,你儿子方南天被我欺负了,所以你出头。那我今天被你欺负了,是不是我也可以请我的长辈出头?”

    方南天被贾环胡搅蛮缠给弄起了火气,更被他的出言不逊给激怒,他眯起眼睛,瞟了眼后面的牛继宗等人一眼,冷笑一声,道:“你尽管请便是。”

    以他九品巅峰的武道修为,他还真不怵牛继宗等人。

    贾环呵呵一笑,回头高声问道:“牛伯伯,武威侯可来了?”

    牛继宗闻言,回头看了眼,摇头道:“武威侯身上责任重大,昨夜在军机阁熬了半宿,又陛见陛下后,就去霸上大营挑选人手去了,他今日怕是不会来了……”

    贾环却未失望,因为昨夜秦梁派人给他说过,今日大朝会他会赶来,最后见一面后,连家都不会回,就直接奔赴西域。

    因此,秦梁让他今日也来参加大朝会,好再见一面。

    所以他坚信,秦梁一定会回来。

    果不其然,牛继宗话刚落地,一道掷地有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谁说我秦梁不会来?”

    众人目光齐齐朝后看去,只见身着一身飞鱼侯服的秦梁,满身风尘,大踏步的走进殿内。

    他先与面色阴晴不定的隆正帝跪下行一礼,待得命平身后,他看向贾环,沉声道:“环儿寻我何事?”

    贾环面色铁青,咬牙道:“义父,方家子仗着武功高强,方才竟敢擒拿辱我!”

    秦梁闻言,面色陡变,回过头,话都不说,一只铮铮大手张开,抓向面色剧变的方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