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零一章 想不开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神京,皇城,大理寺。

    “不知侯爷今日前来,所为何事?若需要下官效力的地方,还请侯爷吩咐。”

    一个留着山羊胡须,一双三角眼,矮鼻梁,身着浅紫官袍的官员,毕恭毕敬的对从黑云车上下来的贾环说道。

    贾环却没有被他的言语所迷惑。

    他来到这个世上,对文官的所闻所见,堪称瞠目结舌。

    不要脸能到这个地步,也就前世某些上官能相比了……

    但是,这些人又惯会当面卑微,背后下刀子,又狠又毒。

    虽说伸手不打笑脸,可贾环此刻还是沉着一张脸,没有理会这位大理寺卿,而是微微侧脸,问道:“大哥,永武将军卫家父子来了没有?”

    韩大扫视了一眼,看到不远处面色不大好看的卫顺和卫若兰,点点头道:“来了。”

    贾环道:“招呼他们进堂,将事情说清楚。”

    “是。”

    韩大应了声后,却没有离了贾环,而是回头对韩三使了个眼色。

    韩三朝那边卫家父子走去,韩大则引着贾环,径自进堂。

    大理寺卿虽是九卿之一,却还不被武勋亲贵之家放在眼里。

    更何况,这一届大理寺卿,乃是有名的酷吏。只要案犯没有什么背景,便会敲骨吸髓。不让对方家破人亡绝不罢手。

    只因他是忠顺王的心腹,无人能奈何他。

    但却很让人瞧不起。

    看着贾环等人的背影。大理寺卿吴正德面色很是阴晴不定了片刻,而后看了眼卫家父子,一甩袍袖,也进了正堂。

    进了正堂后,却见贾环已经在左首上座入座了。

    “卫若兰,把那日的详情给吴大人讲清楚,他不是要依法办案、依据事实定罪吗?你就将事实与他说明白了。”

    贾环淡淡的道,说出的话却让吴正德愈发面色不定。

    他走上正堂官案前坐下,也没搞那么多繁琐名堂。只是让书案录事准备记案,而后便道:“卫若兰,既然侯爷发话了,你又是薛蟠一案的当事人,就再说说看吧。本官记得,当日你可没什么可说的……”

    卫若兰躬身一揖,道:“大人,那初遇命案,心神慌乱之下。才不敢多言。不过昨日经侯爷教诲点化,在下记起了许多,所以才来再诉。”

    吴正德闻言,看着卫若兰涨红的脸。知道这么不要脸的话以此子的造化定然说不出,他瞥了眼后方的卫顺,心中冷哼一声。

    这个永武将军。倒是个做官的人物,个中三味。倒是知道的清楚。

    吴正德抽了抽嘴角,道:“好。能记起就好。本案的确有诸多疑点,你且诉来。”

    卫若兰闻言,当下便把如何与方冲等人玩笑,而后又如何怂恿冯紫英喊出薛蟠,而薛蟠又是如何酩酊大醉,那酒保又是如何莫名其妙的挑衅,又如何莫名其妙的死去,细细的说了一遍。

    吴正德听完后,却面色连变,他看着卫若兰,沉声道:“卫公子,你可要想好了,有些话不是可以乱说的。”语气阴森。

    然而卫若兰说罢后,整个人却似乎清爽了许多,腰背也直了许多,他挺直胸膛,道:“大人,在下所言,绝无半点虚假。大人若不信,还可去问问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和飞武将军公子陈也俊,他们也在当场。当然,您也可以传义武侯公子方冲前来一问。”

    吴正德闻言后,瞥了眼面色淡然的贾环,三角眼抽了抽,满是忌惮之色,他想了想后,道:“滋事体大,本官一时间还做不了主,需要传条子去内阁……”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不过,没等他出言讥讽挤兑,堂外衙役忽然传来一阵骚动,面色难看的吴正德闻之大怒,正要呵斥,却忽然睁大了眼睛,极为意外的看着门口处阔步走进的数人。

    为首之人,正是义武侯之子,方冲!

    他虽虎头虎脑,但一双细眸微眯,眸光清寒,却无法让人将他看成有勇无谋之辈。

    方冲进来后,却没有理会堂上正坐的吴正德,而是先像贾环拱手一揖。

    这是请安之礼,贾环位居国朝一等侯,更着配紫金斗牛公服,与其父方南天是一个级别。

    尊重贾环,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尊重其父,至少从级别上来说是如此。

    也不管贾环能不能看到,其他人看到就好。

    行礼完毕后,方冲傲然挺身,对贾环道:“宁国侯,当日的确是我之意,喊薛家那个傻子出来,但我们当日只是觉得扫兴无趣,想找个乐子而已。

    那个酒保,并不是我安排的。我方冲虽然没有你宁国侯那般勇气,敢孤身千里潜入龙城,夜割可汗头。但是敢作敢当的勇气,我方家人却是不缺。

    而且,家姐之事,我也知晓。

    我方家欠你一个人情,所以更不屑说谎了。

    你信不信?”

    贾环闻言,微微侧着头想了想后,道:“当日是谁出声怂恿卫若兰整治薛蟠的?”

    方冲闻言面色一变,他回头看了眼身后一人后,见他低垂着脑袋,再回过头,看着贾环道:“你什么意思?”

    贾环呵呵一笑,道:“抽丝剥茧罢了。”

    方冲闻言,皱着眉头回忆了下,脸色却渐渐难看起来,他转过身,看着那个脑袋越垂越低,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的少年,低沉的声音道:“周武,那日就你声音最大。说,是怎么回事?”

    周武面色惨白。虽抬起头,眼神却不敢与方冲对视。底气不足道:“就是……就是想捉弄薛蟠一回,没……没甚……”

    “砰!”

    周武话没说尽,人已经倒飞出去,而后重重的摔倒在地,眼看着挣扎不起来。

    方冲一步步走向他,寒声道:“枉我一直都将你当兄弟,该有的好处半分不少给你,你就是这般对我的?黑了心的狗东西。”

    眼见方冲再下辣手,贾环一拨人自然无动于衷。而吴正德则面色极为犹豫,想拦又不敢,不拦吧,又着实说不过去,这里毕竟是大理寺啊,更何况,那周家也不是小门小户……

    好在,周武自己也吓坏了,他连忙招道:“小侯爷。小侯爷,是忠顺王府的赢朗,还有荆王世子找的我,是他们逼我的。小侯爷。我也不愿啊,可是他们,可是他们……”

    “滚!从今天起。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方冲原本还想再教训他一顿,可是听到那两个人名后。眼中瞳孔猛然收缩,止住了上前的脚步。怒声道。

    周武闻言,喜出望外,连嘴角的血迹都来不及擦,就屁滚尿流的跑了。

    看周武跑了后,方冲眼中厉色一闪而过,而后转身,他对贾环道:“宁侯,此乃在下识人不明之过也,竟让奸人得逞。宁侯尽管放心,此事我必给你一个交代。”

    贾环闻言,哑然失笑,道:“想交代还不好说?如今幕后黑手已然清楚,就是赢朗那个废物还有劳什子荆王世子。方冲,你不会欺软怕硬吧?”

    方冲闻言,沉默了下,而后咬牙道:“我自会去与他们讨教一二,宁侯,若无其他事,在下就先告辞了。”

    贾环却又呵呵笑道:“诶,却不急……既然薛蟠是被冯紫英叫出来的,而冯紫英又是被卫若兰蛊惑的,卫若兰则是被周武打着你的名头欺骗的,而你当时又默许了。

    方冲,这件事根子上还在你这儿啊。

    你若是男人,就不要推脱责任。

    别的先不说,先把薛蟠捞出来再说。

    这大理寺在外面的名声,可着实不大好听……”

    方冲闻言,面色一变,细眸看着贾环,眸光阴沉,道:“贾环,这件事的幕后之人你已经明了,为何还要攀扯到我?莫不是,你也是欺软怕硬?”

    贾环哈哈一笑,道:“谁软谁硬啊?赢朗那厮都被我废了,他也算硬?你这话怕是说反了吧?”

    方冲闻言一滞,瞥眼看向满脸为难和拒绝的吴正德,心中急速盘算一圈后,目光又落到贾环眼前的黑布上,神色一顿,眼中闪过一抹轻视。

    他哼了声,冷笑道:“这么说来,你是想欺我了?我倒想看看,宁侯如今,还能怎样欺我!”

    贾环身旁的人闻言顿时大怒,贾环则笑容不变。

    他站起身来,呵呵一笑,道:“你说的也是,呵呵,也罢……

    哦对了,还有一事。

    方冲,劳烦你帮我给你爹带个话。

    就说,岳钟琪一事,你方家难辞其咎。

    会有很多人弹劾他的,让他早做准备。

    你看看,我就比你仗义的多吧?

    还提前告诉你一声……”

    方冲闻言,非但不感激,细眸还陡然变红,身上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他怒视着贾环,道:“贾环,你仗着太上皇的宠爱,拿一件死无对证的事,凭着莫须有的罪名就拿下一位边关统帅,到这个时候,你还敢放肆?”

    贾环皱眉奇道:“死无对证?这话是怎么说的?”

    方冲怒声道:“那些斥候都死了,扎达尔也已经死了,不是死无对证又是什么?”

    贾环呵呵笑道:“他们是死了,但本侯还没死啊。怎么,本侯的话就不能当做证据了?”

    方冲冷笑一声,不愿理此言。

    贾环也不在意,笑道:“当然,我也知道,这个世道就是这么黑暗。

    唉,这次怕是会让岳钟琪这贼子逃过一劫。

    但是……”

    贾环的语气忽然变的很轻忽:“方冲啊,那些斥候,整整十八名,都自杀了,自杀在军营里。

    扎达尔,堂堂武宗呢,也不明不白的死了……

    你瞧瞧,这个世界多危险?

    既然这么多人都死了,还大都死于自杀,那么你觉得,他岳钟琪会不会也想不开?

    嗯?”

    方冲闻言,面色剧变!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