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五百零二章 前奏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薛蟠被放出来了。

    在大理寺衙门里,贾环之言,真真让方冲不寒而栗。

    岳钟琪对方家实在太重要了,他不仅是方南天的得意门生那么简单,更是方系最重要的肱骨大将。

    其统帅能力,甚至不下于方南天本人。

    而他还那么年轻,心性又极为沉稳。

    最难得的是,岳钟琪对方南天忠心耿耿,没有什么野心……

    这样一个对方家而言赵子龙一般的大将,弥足珍贵。

    很显然,他还是未来方冲最重要的助力,没有之一。

    因此,无论如何,方冲都不容岳钟琪有半点缺失。

    他几乎是强按着吴正德,让他颁发下无罪结案,然后让贾环带着薛蟠快快滚蛋的。

    所以,被关押了六天的薛蟠,又出来了。

    当薛蟠看到贾环那一刻,当真是如同穷苦百姓看到了东方红一般,那叫一个激动,那叫一个幸福……

    他甚至都没留意到贾环的眼睛,就抱住贾环嚎啕大哭起来。

    冤枉啊!

    不过还好,薛家毕竟是贾家姻亲,吴正德一伙子不敢做的太过,并没有对他用刑。

    嚎啕了好一阵的薛蟠,见没人搭理他,自己也就止了眼泪,而后才发现贾环的不对。

    “三……三弟。你这是?”

    薛蟠有些疑惑,难不成才进去几天。京里又换了玩儿法,开始装瞎子了?

    贾环呵呵一笑。道:“没什么,眼睛受了些伤……薛大哥,咱们回家吧,姨妈担心了好久了。”

    薛蟠闻言,连连点头,又忍不住埋怨道:“说来也怨我妈,非……”

    “什么?”

    贾环眉头微皱,问道。

    薛蟠闻言连忙止住话,干笑了两声。道:“没什么,没什么……哦,是这样,当日我原本想着,既然三弟你都不在京里,还破费那些张罗那么多作甚?就算张罗,干脆大家出去高乐高乐也就罢了……

    结果我妈却把我狠狠骂了顿,我气不顺,就多喝了几杯。谁成想。竟出了这档子事儿。

    三弟,你说说,这怨不怨我妈?”

    贾环皱眉道:“这话还是少说,我虽然看不到。可还是能感到姨妈心里的难过和自责的。你就不要再火上添油了……”

    薛蟠闻言呵呵一笑,眼珠子转了转,道:“我省得。我省得,三弟。我又不是真的不孝顺,就是说说。就是说说……”

    贾环闻言,想了想,这小子虽然不大靠谱,但确实还算有孝心,只是贪玩罢了,便没有再多言,一众人回府。

    ……

    薛蟠不是第一次进荣庆堂,但当着满府内眷的面,还是第一次。

    不过,他知道贾环的厉害,也知道贾环最重视家里的姊妹,所以不敢半点造次,只是低眉顺目的跪在那里。

    说来也好笑,关进大理寺数日,薛蟠非但没有消瘦下来,反而看起来还白胖了些。

    盖因在外面时,他跟不套马嚼子的野马一样,没日没夜的疯。

    更兼酒色不断,正经饭却没有好好吃过几顿。

    这般醉生梦死的日子,最是消磨人的根底,因此平日里看起来,他步履虚浮,虽然倒也不瘦,可面色却总不大好看,有些发暗发青。

    然而近来虽然被关在大理寺里,可他的心大,又笃定他必然不会有事,所以每日里还有胃口按点进饭,因为有家里人打点,所以在吃食上并不亏欠于他。

    只是薛姨妈恼他酒后犯事,因此任凭他怎么央求,都不给他送酒。

    闹了两次后,见没甚用,薛蟠索性也不闹了,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

    这般短短五六日,竟然让他养的气色好看了不少。

    薛姨妈虽满眼泪水,眼中也多是怜爱之色,可面色上却有些哭笑不得的尴尬。

    看着虎头虎脑,愣愣的跪在那里好似嘛事儿都没发生过的薛蟠,她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姨妈,这件事就算了了,本也不怪薛大哥,是别人下的套,所以,你也别多伤心难过,也别再怪薛大哥,就这么着吧。日后该怎么享乐,就怎么享乐就是。”

    贾环笑呵呵的说道,想起之前在大理寺衙门里,方冲气的暴跳如雷偏又拿他无法的样子,贾环就忍不住好笑。

    方家,方家,呵呵……

    薛姨妈听到贾环的话后,才反应过来还没谢过他,连忙起身就要行礼拜谢。

    不过没等贾环客气,贾母等人就连连劝了起来。

    好一番热闹后,众人才又重新落座说话。

    薛蟠也被贾琏领了下去,嘀咕着要吃酒压惊……

    “环哥儿啊,姨妈可是受了你的大恩了。当日你薛大哥被陷害下大狱后,我真真是觉得天都要塌了。薛家这一房就他这么一根独苗,虽然不成器的紧,可却也不能看着他这般有失。

    几番周折,银子花了不少,以前的关系也找了许多,可就是捞不出人来。

    却不想,如今你一回来就把他给救出来了,你说说,这可让我怎么谢你才好?”

    薛姨妈满脸感慨道。

    贾母嗔道:“都是至亲,他是贾家的族长,本就是他该做的事,姨太太还说什么谢不谢,岂不是太过见外?”

    贾环笑道:“老祖宗的话乃是至理,姨妈再多客气,就是生分了。”

    薛姨妈闻言,这才止住了谢意,可看着贾环的眼神。饶是他如今看不到,可还是觉得别扭……

    贾环便寻了由子。岔开话题,对贾母道:“老祖宗。今年孙儿的眼睛不便,三十祭祖时怕多有不便。因此,孙儿想着,待三十那日,由父亲待我主持一次。可行?”

    贾母闻言,满面笑意,道:“这有何不成?你们本就为父子,虽然后来因为东边儿无嗣,挑了你过去。可这骨肉天命,又岂是能随意抹杀的?让他代你正好,正好。”

    尽管这番话若是传出去,会引来一些批判,因为从礼法上来讲,贾环既然已经过继到宁国府那边,就和贾政再无甚相干了,不然世间宗族那么多过继之事,岂不都乱了套?

    前明皇朝。嘉靖帝一件大礼仪之争,闹的翻天覆地,不就是因为一个礼字?

    过继之子居然不认这边的父亲,得了天大的好处后。反而要去追认生父为皇帝。

    天下哪有这个道理?

    皇帝尚且如此被百官口诛笔伐,更何况区区一个贾环?

    但堂上如今坐着的不是那些道学家卫道士,而是一些内眷。自然不会有人那般较真扫兴儿。

    王熙凤更是满脸彩华,大咧咧的说。之前的宁国府与荣国府其实已经远了好多了,几代人都过去了。算不得至亲了。

    如今却又不同了,真真儿的至亲,什么荣国宁国的,还不都是一家人的骨肉?

    贾母虽然又笑骂了她一通,可却也笑的更高兴了。

    只是在看到贾环眼前的那条黑布时,心中还是忍不住一声长叹。

    她不是糊涂人,睡了一夜,越发觉得,贾环的眼睛有问题……

    扎达尔是何等人物,堂堂武宗。

    既然出手伤人,又怎么会只是伤人呢……

    其他地方倒也罢了,可是眼睛那么脆弱的地方……

    只是,既然贾环那般说了,也保不准真的是那样。

    她也不好再多问,也不敢。

    只盼着两年后,贾环的眼睛真的能好起来,她就谢天谢地了。

    ……

    相比于荣庆堂的欢声笑语,往日同样欢笑不断的太后宫中,此刻却阴云密布。

    天家第一得宠的郡主,此刻都跪在地上,面色哀伤。

    而素来最慈善不过的太后,却没有理她,而是看向殿内站着赔着笑脸的忠顺王,怒道:“杏儿虽然是被我养大的,可怎么说也是你的嫡亲女儿,堂堂亲王长女,何等尊贵,你就这般轻视她?”

    忠顺王赢遈卖相颇佳,面容俊秀,相比于胞兄隆正那张鞋拔子脸,他要俊朗的多。

    也许,这也是他更受宠爱的原因之一。

    此刻,他满脸委屈道:“母后,您这可不是冤枉死儿臣了吗?若是儿臣能做的了主,就我和贾家的关系,又怎么可能把杏儿嫁给那个坏东西?这不都是父皇的意思嘛!”

    皇太后闻言,横了忠顺王一眼,道:“那是你父皇也被那个混账给迷惑了,竟将我天家的金枝玉叶,许给那么个德行败坏的人。寻常百姓家,也不会这般不要脸面,偏他就敢这样做。

    真当我皇家欠他贾家的,就可以随意作践?”

    忠顺王闻言心头一喜,不过……

    “母后,儿臣得知也气的不得了,一宿没睡着。可是,又有什么法子?

    那个混账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入了父皇的眼,百般宠爱,竟连嫡亲的孙儿都迈过去了。

    如今才养成了这幅无法无天的做派。

    儿臣倒是不愿做他的岳父,可是父皇那里……”

    忠顺王试探道。

    赢杏儿闻言,面色愈发悲戚……

    皇太后冷哼一声,道:“你父皇昨天下午使人传话过来,说他要逼 guān 。此次逼 guān 事关重大,不得有任何人前去打扰,养心阁那里已被御林军戒严。

    杏儿昨夜回来都没见到他,所以,这件事他是不会管的。”

    赢遈闻言,眼中顿时生出狂喜之色,不过,他又转头看向赢杏儿,奇道:“你昨天半下午就回宫了,怎么会晚上才回来?”

    皇太后闻言,虽然看到赢杏儿眼中的泪珠,心疼的不得了,但还是冷哼一声,道:“还不是被那个混账给骗晕了头,才出了王府,连宫都不回,就跑去贾家了。”

    赢遈闻言,眼中厌弃一闪而逝,却叹息一声,道:“母后也别太见责,她毕竟还年轻,哪里懂那么多?”

    皇太后道:“正是如此,所以才把你喊来,想想法子,怎么才能体面的从贾家那里要回婚书……”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