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九十九章 说情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赢杏儿才从忠顺王妃礼佛的净室出来,她的贴身丫鬟便匆匆上前与她耳语了几句。

    赢杏儿闻言后脸色顿时大变,随即驱马赶往贾府。

    一路无阻的进了荣庆堂后,赢杏儿的目光没有落在满堂起身相迎的人身上,而是落在了贾环眼前的黑布上。

    她皱起眉头,明亮的眼睛眼神凝固,一步步走向贾环后,轻语道:“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贾环苦笑一声:“运气差,被扎达尔追杀,没跑掉。”

    赢杏儿闻言,眼中厉色一闪而逝,不过随即又恢复正常,道:“他已经死了。”

    贾环点头道:“是,被远叔杀了。”

    赢杏儿叹息一声,目光怔怔的看着贾环,道:“太医看过了吗?什么时候能好?我怎么会不知道?”

    贾环干笑了声,道:“可能得两三年吧,因为觉得不是什么大事,就没往奏折上写。”

    赢杏儿闻言,轻轻松了口气,道:“幸好,只是三两年,能好就好。”

    贾环点点头,道:“是,能好就好。”

    赢杏儿笑了笑,眼睛再次明亮不凡。

    不过却没再和贾环说话,而是对堂上的贾母笑道:“太夫人,恭喜您,环哥儿如今已是国朝一等侯了。”

    贾母看着赢杏儿的表现。心里说不出的满意。

    哭哭啼啼纵然好,可是却也失了大气。

    像赢杏儿这般。不失该有的紧张、关心、牵挂,却又极为大气者。是最难得的当家主母。

    普通内眷可以哭啼软弱,但当家主母却不能这般。

    遥想当年贾代善战殁北海,噩耗传来,举族zhèn 荡 不安。

    若不是她强忍着心头剧痛,挺起精神来,安抚人心,处理家务,贾家怕是早就没了。

    就今日所观,可以想见。纵然有一日,贾家再有不忍言之事发生,赢杏儿定然会比她当年做的更好!

    至少,贾家的门楣,不会再次倾颓……

    念及此,贾母脸上的笑容登时绽放开来,她招手,将赢杏儿唤至跟前,握着她的手。满脸慈爱道:“王妃还好?”

    赢杏儿明亮的眼睛里满是笑意,点点头,道:“母妃每日虔诚于佛前,倒也自得。看着气色很好。并不清苦。”

    贾母闻言更喜,道:“自然不会清苦,虔心向佛者于佛前。只有受用的,没有苦的。所以。历代最高寿者,皆为得道僧尼。想来。王妃定然亦是如此。”

    赢杏儿点头笑道:“托太夫人吉言,想是如此。”

    “自然如此。”

    贾母笑的慈爱,不说一旁的王夫人,就连王熙凤都吃醋不已。

    多咱见过贾母对其他孙辈这般笑过?

    就是最得宠的林黛玉都没这样过。

    不过,若是换了旁人,她还有胆量打趣几句。

    可是在赢杏儿面前,不说别的,只那一双灿若星辰的大眼睛轻轻一扫,王熙凤就觉得周身上下再无秘密,她哪里还敢造次?

    只得陪着笑脸,僵硬的站在那里,心里憋屈的不行。

    又说了一阵话后,赢杏儿便要告辞了,贾母还想多留,可赢杏儿说,宫里要下钥了,太后那边规矩严。

    再说,本来出了净室就该先去给太上皇和太后请安,结果却先跑这边来了。

    太后知道后,保不准又要排揎!

    说着,赢杏儿还俏皮的对贾母做了个小鬼脸。

    贾母见之,心里说不出的熨帖,顿时将孙子出卖:“太后若发作你,你就说是环儿的主意,他将你劫来的,让皇太后处罚他。”

    赢杏儿甜美笑道:“好!”

    说罢,又对贾环道:“这几日宫里大祭,我怕是难出来,你自己多照顾自己。若有什么不开眼的人惹上来,直接使人打杀了就是。若是宗室的人,你也不用顾忌太多,先处置了再说,宫里有我呢。”

    贾环呵呵笑道:“我记得了,多咱时候就盼望有一天能吃上软饭,不想还真盼到这天了。”

    赢杏儿闻言哈哈一笑,回头对乐不可支的贾母点点头后,看了眼王夫人和王熙凤,没说什么,转身大步离开。

    背影说不出的潇洒、大气和尊贵!

    王夫人看之,脸色变幻不定。

    贾环本就已经棘手,日后再进门个这样的人物,别说东边儿,就是西边儿,怕是都没她什么说话的份儿了……

    ……

    “三弟,你到我那去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正事处理完毕,也到夜里了,贾环告辞,贾母本想打发鸳鸯相送,王熙凤又自告奋勇,说正巧和三弟还有事相商。

    贾母也乐意家中和睦,相亲相爱,便准了,只是叮嘱她一定不得疏忽。

    王熙凤又与王夫人使了个眼色后,就搀扶着贾环出去了。

    王夫人心中了然,王熙凤当是为王子腾之事说情。

    出了荣庆堂后,贾环就被王熙凤挽着胳膊,往她那里带去。

    贾环笑道:“二嫂,有什么事不能在老祖宗那里说?”

    王熙凤白了他一眼,道:“怎么,我那里就这么寒酸,你就不乐意去坐坐?”

    贾环笑道:“这是哪里的话,不是怕二哥见我不自在吗?”

    王熙凤嗤笑了声,道:“咱家也是够奇的,以前是弟弟怕哥哥怕的要命,现在是哥哥怕弟弟怕的要命……放心吧,你哥哥今日被后廊三房家的老四喊了去吃酒,不到天明怕是回不来了。”

    贾环听着。总觉得怪怪的,好像芝姐对希哥说。阿锋今晚不回来一样……

    许是看到了贾环脸上的异色,王熙凤原本没什么心思。此刻心里却陡然痒热了起来。

    当然,也只是痒热,还没什么妄念。

    不过,贾环被挽的那只胳膊,又渐渐地卡进去了……

    待叔嫂二人走到王熙凤的院内时,两人都觉得出了一身的热汗,黏黏糊糊的。

    可是,却又说不出的刺激。

    贾环却只觉得自己在玩火儿……

    将贾环安顿在堂上坐好后,又安排了平儿伺候好。她回卧房去洗漱一番,换身衣裳,都快湿透了……

    “三爷用茶。”

    平儿看到贾环,就会想起至今还有些闷疼的胸口,不过看着他眼前的黑布,心中却又忍不住的怜惜同情。

    贾环摸索着碰到平儿的手后,然后退开一点,将手伸平。

    平儿面色复杂,却感慨。这个时候,他的心思还那么细腻,那么知礼,可见上午时是个意外……

    将茶盏放到贾环手心后。她又叮嘱道:“小心别烫着。”

    贾环笑着点头应了,啜饮了口茶后,放下茶盏。笑道:“平儿姐姐,近来可还好?”

    平儿温柔一笑。道:“好,每日里帮大奶奶处理些府内琐事。也就没什么事了。”

    贾环道:“那多无趣?平儿姐姐和二姐姐她们一般大,没事的时候,就去找她们玩耍呗!去我那边找小吉祥玩也成,百戏多有趣?”

    平儿闻言笑道:“百戏可没有小吉祥子有趣,那个小丫头子,真是喜庆的可人呢。”

    贾环得意道:“这还用说,自小和我一般长大。瞧瞧我多有趣,就知道她多有趣了。”

    平儿可能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捂着嘴笑不止。

    “哟!聊什么呢?聊的这么热火?”

    王熙凤换了一身新,走出来后,看到这一幕有些吃味道。

    贾环私下里都不曾与她这般热乎的聊过……

    平儿闻言,飞红了俏脸,瞪道:“真真是疯了,满嘴胡话。”

    王熙凤笑骂道:“听听,都说我苛待人,替平儿抱屈的不知有多少。三弟,你说说,到底谁屈?”

    贾环笑道:“平儿姐姐那么温柔可亲,定然最屈了。”

    王熙凤闻言,嗔恼道:“以后你也是个糊涂官儿……平儿那么好,你干脆去跟你二哥讨了来算了,反正你开口他不敢不答应。”

    贾环还在傻乐,平儿的脸却成了晚烧云,只叫道:“疯了疯了疯了,这种胡话也敢说,我……我不理你们了。”

    说罢,跺脚离去。

    “二嫂,你刚说有事要跟我说,不知是何事?”

    玩笑了几句后,贾环正色道。

    王熙凤也不胡闹了,她收敛了下脸色,酝酿了番后,道:“三弟,你才回来,眼睛又受了伤,本不该跟你说,可想了想,这事瞒着你也不好……”

    贾环点点头,道:“二嫂尽管说就是。”

    王熙凤道:“是这样,宝玉的奶嬷嬷,就是那位老厌物,李嬷嬷。前儿些日子,灌黄汤灌多了,路过四妹妹院门前时,看到小吉祥子正在和四妹妹拌嘴。

    你也知道,这个老货以前还负责过给府里新进的丫头子教规矩的事,看着这一幕后,也没认出那丫头是小吉祥,只以为哪个不懂规矩的丫鬟竟然在跟主子顶嘴。

    醉酒之下,火气又上来,就打了小吉祥一下,又踹了一脚。

    不过待她看出是小吉祥后,就立刻收了手,只是没等她赔不是,小吉祥就跑了。

    哎呀,为了这事啊,我和太太没少指责她。

    整日价喝酒,连人都认不清了。

    小吉祥虽说还是丫鬟,可她是普通丫鬟吗?她比一般的姨娘都尊贵,也是她一个老货能打的?

    之后太太和我,还有那老货,也拿出了好多礼物去瞧小吉祥子。

    只是这事,终究不能这么过去,还得三弟你发个话。

    你若说这事过去了,那就过去了,我们再多多的送小吉祥一些礼物。

    当然,嫂子也知道,小吉祥跟着你,哪里会缺那几个东西,不过是我们的一片心意。

    你若说这事没过去,那也不要紧。三弟你说出个框框来,该打该杀该抄家,都没问题。

    总不能为了一个老厌物,就坏了家里的情分不是?”

    ……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