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九十六章 二史
    “蛆心的孽障,好端端的来这骗你爹娘的眼泪。

    老爷,咱不用理他,他惯会装样儿。

    不经常写信,他压根儿就没写过信。

    还有那劳什子狐裘,他也没给我寄回来过!

    再说了,我有那么眼皮子浅么?一件狐裘还舍不得穿……”

    看着听完曲儿后泪流满面的贾政,赵姨娘顾不上给自己擦泪,连忙起身服侍起贾政,一边给他递帕子擦泪,一边宽慰道。

    贾环笑呵呵道:“这个……艺术,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意思到了就好,意思到了就好。”

    “呸!”

    赵姨娘没好气的啐了贾环一口,骂道:“说的什么鬼话,听也听不明白,还不给你爹赔不是……”

    “唉!罢了……”

    贾政接过赵姨娘的帕子,将脸上的泪水抹去后,看着贾环叹息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损伤孝之始也。环儿,事已至此,乃命数使然,再过多责备,也是徒劳……为父只盼你,日后再做甚打算时,能想想我和你娘,我们的岁数不小了,受不住这些了……”

    贾环闻言,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后,仰头道:“爹,娘,您二老放心,孩儿日后再也不会这么莽撞了。”

    贾政见状,连连挥手,示意小吉祥扶起贾环,嗔道:“有这个心就好,何苦再行此大礼?你的……日后这些俗礼,能免都免了才好。我和你娘也不在意这点。”

    贾环闻言,心中愈发感动,正想说几句笑话逗乐父母,却遥遥的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叫嚷。

    听着声音,似乎像是,史家那两兄弟……

    ……

    “姑母,你说说,这算什么?这算什么?那个竖子到底想干什么?!”

    荣庆堂上,忠靖侯史鼐手里挥舞着一张令单,气急败坏的赤红着脸叫嚷道。

    保龄侯史鼎亦是面沉如水,眼神阴冷的看着堂上的贾母,似乎在等她给出个交代。

    堂上只有贾母坐在软榻上,身旁有鸳鸯和王熙凤服侍着,因为有外客,薛姨妈不在这里,王夫人倒是在,其他就没什么人了。

    贾母眼神淡淡的扫过这两个不争气的侄子,语气清冷道:“什么事,在这里大呼小叫?”

    史鼎闻言气结,道:“什么事?姑母你瞧仔细了,这就是你那个得意孙子干的好事!”

    史鼎将手里的令单往贾母跟前一递,贾母却没有接,她身旁的鸳鸯上前从怔住的史鼎手里接过那纸令单后,扫了一眼,瞳孔猛然收缩,然后面色有些不自然的交给了贾母。

    贾母接过手后,看了一眼,亦是微微一怔,不过,她抬头瞟了眼史家兄弟二人,道:“怎么了?”

    史鼎闻言,心中怒火愈盛,吵吵道:“姑母,你又不是不识字,还问我怎么了?这是刚才牛继宗派人送到保龄侯府的调令,让我签字呢。只要一签字,拿回去再一画押,你的侄儿,亲侄儿,就要去黑辽那个冻死人的鬼地方去等死了!”

    史鼐也忍不住了,也张开一纸调令,道:“姑母,还有我呢,我是被调往西域黄沙军团。姑母,那里正打仗,虽说如今打了胜仗,可战事远远还不算结束。我这一去,吃点沙子不说,万一被人使坏,调到前线去当成炮灰,那您老人家可就再也见不到侄儿了!”

    贾母闻言,眼中闪过一抹不落忍,毕竟是她的嫡亲侄儿……

    她叹息了声,道:“这是为何,好端端的,都年末了,怎么忽然来了这么两道调令?”

    史鼎气道:“鬼才知道!这准是贾环那个孽障的主意,不然,牛继宗和秦梁吃饱了撑的来折腾我们?”

    史鼐道:“姑母,那个孽障现在在哪里?把他喊出来,我倒要问问,我们史家是怎么得罪他了?要不是姑母您,他一个庶孽,能有今天?真是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猪狗……”

    “史鼐,骂人的话固然痛快,可再想收回去,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荣庆堂外,传来一道清朗的声音,让史家兄弟两人的叫嚣声戛然而止,猛然回头看去。

    贾环左手拄着一根青竹竿,右手拉着贾政的胳膊,父子二人一步步的走来。

    原本听闻贾环的声音还颇为忌惮的史家兄弟俩,在看到贾环眼前那条黑布后,顿时喜出望外。

    兄弟两人对视一眼后,本来散去一多半的气焰,顿时又复燃起来,甚至更加高涨。

    “黑了心的小畜生,你……啊!”

    史鼎是史家幼子,最受老保龄侯的宠爱,因此性子最为不羁,他见贾环眼瞎看不见后,轻视之心大盛,上前两步,无视贾政,指着贾环的鼻子就骂。

    他却没想过,贾环若是小畜生,那贾政又是什么?

    在贾环面前欺辱贾政,他真是不知死活。

    贾环虽然看不到,却还能听到,左手竹竿化作一道残影,“啪”的一声,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扇到了忠靖侯史鼎的面颊,一道棱印肉眼可见的从他脸上肿起,先是血红充血,而后变青紫,最后竟紫到发黑。

    可见,这一竹竿的力度有多大。

    “再敢满口喷粪,信不信我就地斩了你?准葛尔大汗的脑袋我都割得,何况你们这两个狗屁不是的东西,给脸不要脸!”

    这兄弟俩当年从武时虽然也忍受过一段非人的折磨,可只练出个苗头来,两人便又迅速腐.化堕落了。

    两人长在富贵乡里,这些年又酒色不忌,耽于习武,心性早就被磨平磨软磨废了。

    若非如此,他们也不会在忠顺王面前如同狗一般,丝毫没有武人的尊严。

    若是贾环忌惮他们与贾母的关系,退让一步,他们或许还能更嚣张点。

    可是贾环这一出手,不仅打掉了他们的嚣张,更打掉了他们的胆子。

    贾环的话,更让他们胆寒不已,这才想起,贾环根本就他娘的不是一个正常人,而是一个傻子,一个疯子。

    正常人脑子得多残,才能干出那等事?

    总之,史家兄弟俩害怕了。

    “姑……母……”

    拖着长音,史鼎捂着脸,一步步走到贾母跟前,双腿一软就跪倒在地,委屈之极的哭了起来。

    史鼐也跪倒在地,开始掉泪了,念叨道:“老祖宗,爹去世了,如今史家就您这么一个尊长了。可您瞧瞧,他在您面前就敢这般欺辱我们史家。要是爹和爷爷在天之灵知道咱们史家的颜面这般被践踏,还……还不知得多难过呢……”

    贾母毕竟是史家长女,也的确是史家如今最年长的老祖宗,听到史鼐提及亡父和先兄,也落起泪来。

    不过,她却没有责备贾环,而是看着地上的兄弟两人,恨铁不成钢道:“你们如是还念及你祖父的威名,又如何能到这个地步,成了满神京勋贵圈子里的笑柄?我史家的颜面,不是被环哥儿毁去的,而是被你们!说说看,又做了什么下.流的事了?”

    史鼎闻言气急,却又不敢再嚷嚷,他一手捂着脸,一手捶打着地面,哭喊道:“老祖宗啊!真真是冤都冤死了!我们哥俩儿连同他照面都不曾照面过,何曾又做什么下.流的事了?”

    史鼐也泣道:“老祖宗,您可要为您两个可怜的侄儿做主啊!我们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做了糊涂鬼!不然,就是死,我们也没法和祖父和爹爹交代……”

    贾母闻言也有些糊涂,她看到两个调令后,就立刻明白,这一定是贾环的手尾,只是,他为何要这样做呢?

    贾母疑惑的看向贾环和贾政,贾政摇摇头,示意不知。

    贾母开口问道:“环哥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贾环淡淡一笑,语气讥讽道:“老祖宗,你怕是还不知道这两兄弟的能为吧?

    呵呵,这兄弟俩人可是太有出息了。

    永武将军府出了十万两银子,他们就要把云姐姐卖给人家。

    这两个王八蛋,居然还敢到我府上来?真不知道死字怎样写啊?”

    “你要干什么?”

    史鼎见贾环向他们上前一步,手中青竹竿又扬起,亡魂大冒,连忙喊道。

    “环儿!”

    贾母和贾政同时喝了声,止住了脸色铁青的贾环再“行凶”。

    而后,贾母脸带厉色的看着史家哥俩,厉声道:“环儿所言可是真的?”

    史鼐哭笑不得道:“老祖宗,这……这鬼话您也信?我们哥俩还要不要脸了,能做出这等勾当?”

    贾母却不信他们的操守,拍着面前的小几怒道:“那环哥儿为何会这般说?”

    史鼐气道:“老祖宗,你不能只听他的一面之词,你也得听听我们的吧?”

    “你说!”

    贾母喝了声。

    史鼐道:“真真是冤死了!前儿南安郡王府的老太妃到我府上去作客,就跟太太打听起云丫头的情况,知道她还没婚配后,就问我们的意思,说她有一门好亲事可以许配。

    我们想着,云丫头的年纪虽然还不够出阁,可先定下来也不差。这南安老太妃相中的人,又能差到哪儿去?说不准也是一门好亲事,这样一来,我们以后看到爹和大哥也能有个交代。

    我把这事和二弟一说,我两人又一起抽空看了看卫家的小子,是一表人才,能文能武的好人,我们这才应允了。

    至于那十万两银子,是卫家自己提出给的聘礼,我们何曾开过这口?

    老祖宗,您若不信,只管去南安郡王府去寻老太妃问!

    天爷啊!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欺负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