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九十三章 俏婢
    “三爷……呀!”

    紫鹃推门而入后,看到房间内的一幕后,顿时惊呼了声。

    林黛玉满面羞红的从贾环身上起身,来不及整理衣衫,就转身趴到床上,再不肯抬头。

    不过,心里并没有太多恼意。

    因为那是最亲近她的紫鹃……

    贾环面皮多厚,只呵呵笑了声,便大方道:“何事?”

    紫鹃羞红着脸,不敢直视贾环,方才那“限制级”的一幕对她来说冲击太大,她喏喏道:“三……三爷,香菱来叫你,说……说武威侯携夫人、世子去了东边儿……尤大奶奶让你赶紧回去呢……”

    贾环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罢,起身往前走去。

    “紫鹃,扶着你三爷点!”

    把头藏在枕头里的林黛玉忽然瓮声说道。

    紫鹃应了声后,脸皮发烫的走上前来,小心的搀扶住贾环。

    贾环呵呵一笑,而后回头对林黛玉道:“林姐姐,等闲了我再过来。”

    林黛玉连连道:“知道了知道了,你快去吧!”

    贾环呵呵一笑,便在紫鹃的搀扶下出门,香菱正在小院门口等着。

    出了房门后,走到院子里,紫鹃忽然咬牙道:“三爷,你……你还在孝里,也还没和姑娘成亲,还……还不能……”说到这,却是说不下去了,眼中擎泪。

    一个姑娘家,也真真为难她了。

    贾环心中为她的忠心感动,笑道:“你放心,我心里有数。你有心了,是真心为你姑娘考虑。”

    紫鹃闻言,长呼一口气,再想说什么已经来不及,因为香菱正探着脑袋往里瞧,睁着一双大眼睛里,满是迷糊色。

    紫鹃见状,忍不住一笑,道:“你这傻丫头,探头探脑做甚?还不来接过三爷?”

    香菱闻言也不恼,甜甜一笑,小跑过来,要从紫鹃手里接过贾环的胳膊。

    紫鹃没好气道:“三爷就一只胳膊吗……呸呸呸!三爷,我可不是那个意思……”

    紫鹃连忙解释道,方才之话,在讲究些的人耳中,已经成了不祥之语了。

    贾环却呵呵笑道:“我哪有那么小气,你也太大惊小怪了。”

    紫鹃赔笑了声,然后和香菱一左一右的扶着贾环出了院门后,才松开手,对香菱道:“仔细扶紧了,不敢大意了哦!尤大奶奶也是,怎么派你这个糊涂虫来接人。”

    香菱闻言撇嘴,道:“你才糊涂哩!小吉祥姐姐都说了,你连数数都不会,我比你厉害!要不咱俩比比?”一张绝美的脸上却满是童真。

    紫鹃苦笑不得,道:“还说不糊涂,你比小吉祥大几岁,还管她叫姐姐?”

    香菱更“鄙视”了:“小吉祥说了,年龄序齿是低级的,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先才是正经的。你不懂……”

    紫鹃闻言气结,看着哈哈大笑的贾环,没好气道:“三爷,都是你教出来的!”

    贾环连连点头,道:“都是好样的!”

    “嗯!都是好样的!”

    这话让香菱笑弯了眼睛,甜甜的附和道,与有荣焉!

    紫鹃气道:“那你们这些好样的就快走吧,不然尤大奶奶就等急了!”

    香菱闻言,这才想起尤氏的交代,连忙点头,道:“对对对,大奶奶说了,不能耽搁,不能迷路……”

    “噗!”

    贾环忍俊不禁,道:“那咱们就走吧,紫鹃,再见。”

    “紫鹃,再见!”

    见香菱有样学样,紫鹃气道:“傻丫头!”

    便回身进屋了,再留下去,怕被这一对主仆俩气坏。

    香菱见状,咯咯笑道:“三爷,咱们走!”

    说着,紧紧挽着贾环的胳膊,引着他往宁国府走。

    贾环却有些不大自在,道:“香菱,你别挽那么紧啊。”

    香菱却摇头道:“大奶奶叮嘱了,一定要挽紧一点,不然会跌倒的……”

    贾环嘴角抽了抽,拿这个一脸较真儿的糊涂丫鬟没法子。

    正巧,路过贾探春的院儿,听到里头侍书和翠墨还有小吉祥三人咋咋呼呼的嬉闹声音,贾环顿住脚,唤了声:“小吉祥!”

    小院门打开,小吉祥脑袋先探出,看到贾环和香菱后,脸上的笑容瞬间扩大几倍,然后整个人蹦跳出来,几步到了贾环跟前,拉住贾环另一只胳膊,欢喜道:“三爷怎么回来啦?”

    贾环还没开口,香菱一脸得意道:“是我喊三爷回府的,大奶奶交给我的差事!”

    小吉祥很有小领导风范,“深沉”道:“嗯,这次没走丢,做的好,以后更要好好做!”

    “喏!”

    香菱愈发得意,还行了个军礼,空闲一只手的小拳头在胸口敲了下。

    这一幕,让贾环和从贾探春院内走出来的众人欢笑不已。

    贾探春和贾宝玉以及几个丫鬟都出来了,贾探春道:“三弟这会子回去作甚?”

    贾环微笑道:“大嫂子打发人来叫,武威侯一家过来了,让我赶紧回去。”

    贾探春闻言“哦”了声,道:“那三弟快去吧,不好让人多等。”

    贾环点点头,道:“那我过去了。”

    说着,在小吉祥和香菱两人叽叽喳喳的逗趣中,贾环呵呵笑着离去了。

    背后,侍书和翠墨却已然红了眼睛,眼泪“扑簌扑簌”的往下落。

    贾探春回头看了眼,叹息了声,道:“收了吧,三弟只是眼睛受了些伤,过些日子就能好。你们这一哭,反而不吉利。”

    侍书和翠墨两人闻言,这才连忙收了眼泪。

    只是,这番举动,落在贾宝玉眼中,却又变得落寞起来。

    他可以不在乎名利富贵,因为无论他在乎不在乎,都不会缺了他的……

    他也不在乎权势威风,因为他并不喜欢这些。

    但他却在乎女儿家的泪……

    对他来说,这世间最珍贵的事,便是能有清清白白的女儿家为他流一碗清泪。

    若是全天下的女儿家都为他流泪,他就是即刻去死,都愿意。

    可是,侍书和翠墨却在为贾环流泪……

    唉!

    ……

    “哟!义父,干娘,风哥,你们怎么过来了?这话怎么说的,我原道明儿就去侯府拜见,谁曾想……呃!”

    “我的儿啊!”

    贾环满脸堆笑,话没说尽,就被武威侯夫人张氏一把搂住,捧着脸哭叫了起来。

    贾环有些尴尬,道:“干娘,您这是……嗨!您放心,我这眼睛是小事,说不准哪天就好了,您别牵挂!风哥,你别干杵着,说说,说说啊!”

    秦风脸上实在挤不出笑,看着贾环脸上的黑布条,他心里还是难过的紧,不过,因为贾环之前说过,不能让他家里人担忧,虽然是给牛奔和温博说的,他也听在耳中。

    此刻,因为张氏的缘故,因此尤氏也出来作陪。

    此通家之好之意,因此不用太过避讳。

    有尤氏在,秦风就不能露了陷,他强笑道:“娘,环哥儿的眼睛受了伤,最见不得泪,你快收了眼泪去吧。”

    这是贾环叮嘱牛奔、温博的话,秦风自也听了去。

    张氏却是知道实情的,不过,来时秦风也给她说过贾环的叮嘱。

    因此,她好歹才收住了眼泪,却依旧不松手,双手捧着贾环的脸,道:“环儿,你可哪里疼?让娘看看……”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干笑道:“干娘,哪里都不疼。要不是公孙神医叮嘱,我这眼睛见不得光也受不得风,我就取下黑布给您看了。”

    “那你可想吃什么不?娘让人给你做!”

    张氏还是不松手,眼中擎泪的问道。

    贾环心里一暖,得意笑道:“干娘,如今神京城里最红火的酒楼就是儿子的东来顺,府上的厨子也都不赖。今儿难得义父和干娘一起上门,怎么着也要吃一顿便饭才是。咱也不做的太丰盛,就是家常菜,一家人吃就好。”

    “好,好!一家人吃,咱们一家人吃!”

    张氏闻言动容,颤着声道。

    不知多少次,她都是半夜从梦中惊醒,梦到武威侯秦梁重病不治,嘉峪关破,黄沙军团二十万大军全部丧尽,朝廷震怒之下,圈了武威侯府,捉拿秦家满门下狱。

    虽然知道这只是噩梦,可是她依旧忘不了,当日武威侯兵败西域,七万大军尽殁的消息传来,侯府天塌的感觉。

    在最绝望的时候,在她自己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是贾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干儿子,顶起了武威侯府的天。

    不仅在大闹朝堂,替武威侯秦梁说了话,更亲自请缨,带着一干衙内日夜狂奔,赶赴武威,救治秦梁。

    这还不算,待秦梁秦风回来后,听到秦风所述,贾环竟然冒死,孤身千里潜往龙城,替秦梁采药。

    张氏真真是感动的无以名状。

    谁都不是石头心,只要还有一丝良心的人,遇到这种事,都不会无动于衷。

    更何况,张氏原本对贾环的印象就颇佳。

    到了如今,贾环在她心中的地位,甚至不比秦风轻多少了。

    “我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傻?就算你要去采药,也该带上你风哥哥才是。有事的时候,他就该保护你。哪怕是战死,他身为武威侯的世子,也是应该的。我这个做娘的,就算再心疼,也只会为他感到骄傲。

    可是你啊,怎么就这么傻……”

    张氏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再想起他临去西域时,当着她的面,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对她说的话,当真是心如刀绞,哽咽道。

    贾环心里暖暖的,笑道:“干娘,是当时情况不允许,若是允许,我说什么也要拉上风哥一起。别的不说,就凭风哥的一表人才,说不准就入了准葛尔汗国金珠公主的眼,招他做个金刀驸马也说不准。那样的话,孩儿的眼睛也不用受伤了。

    不过也不好,万一以后生个小鞑子出来,管干娘叫祖母,也怪别扭的啊……”

    “呸!”

    张氏闻言,“噗嗤”一声破涕为笑,捏着贾环的脸嗔道:“这个时候还作怪……”

    “哈哈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