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九十一章 神武将军
    林黛玉身子骨毕竟还有些弱,大悲大喜之后,又经历了一场幸福而又激烈的缠绵,终于耐不住困顿,听着贾环哼着懒洋洋的小曲儿,在他宽厚温暖的怀中睡着了,唇角处还残留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紫鹃悄悄推门走入,更换炭盆,看到这一幕,眼角也浮起了笑意。

    她用火钳往铜盆里填了几块碳后,走了过来,看着脸上已经浮起微笑的贾环,轻声唤了声:“三爷。”

    贾环点点头,也轻声回道:“紫鹃,近来可好?”

    紫鹃笑道:“托三爷的福,奴婢还好。”

    贾环闻言呵呵一笑,道:“好就好……林姐姐近来睡觉可还踏实?进饭香甜么?每日里走步有没有完成?”

    紫鹃听他“突突突”的问了一串子,掩口一笑,不过眼中却愈发满意,她点头道:“睡觉还行,就是有点浅,不过比前几年强的多了。

    那会子,姑娘常常一宿一宿的坐到天明,哭半宿,叹息半宿。

    现在虽说睡觉浅一些,不过就算半夜醒来,也是笑醒的,咯咯!”

    “紫鹃你疯了吗?仔细你的好嘴!”

    伏在贾环胸口睡的香甜的林黛玉,眼睛没有睁开,嘴角却弯起,红嘟嘟的嘴里嘟囔出一句威胁性近乎于零的话,难得显得有些娇憨,更可爱三分。

    若非她正在睡觉,紫鹃又在场,贾环恨不能咬住芳唇不放开……

    紫鹃掩口偷笑,道:“说你的好话呢!”

    林黛玉本就睡的迷迷糊糊的,听到这句话后,娇“哼”了声,又侧着脸,往贾环怀里挤了挤,寻着了个舒适的姿势,舒坦的睡了起来。

    贾环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满脸的宠溺任谁都看的出。

    紫鹃心里为林黛玉感到高兴,便对贾环轻声道:“三爷,我先出去了。姑娘每天午间约莫睡半个时辰,很准的。三爷再辛苦一会儿……”

    贾环微笑道:“这哪里是辛苦,盼都盼不来的好事呢。”

    紫鹃闻言,俏脸微红,笑了笑,转身离去了。

    ……

    神京,西城,永和坊。

    神武将军冯胜、飞武将军陈先还有永武将军卫顺三位将军的将军府便坐落于此。

    此三位将军,在兵部是负责大秦各地兵备的将军。

    隶属于太尉方南天分管。

    只是,内陆城市的兵备驻军,多是一些没见过血的少爷兵,方南天有长城军团十万大军在手,也是经历过大阵仗的人,自然不怎么看的上这些少爷兵。

    除了偶尔给手下退役军官谋个好去处外,寻常也不怎么干涉他们的部务。

    而这三家历来保持中立姿态,所以也没有去亲近方家,当然,也没怎么疏远。

    就如同他们三家曾也隶属于荣国麾下,但荣国战殁后,他们同贾家的关系便立刻拉开到一个合适的距离。

    不疏远,也绝不过分亲近。

    手中力量不强,又“老实本分”,该有的规矩都有,该孝敬的也按例孝敬。

    因此,少有人去为难他们。

    他们不想有多大的权势,只求平平稳稳,不招惹是非度日。

    然而,世事岂能皆如人?

    坐在房内不出门都有可能遭遇地震,又何况三家本就身在名利场。

    这不,躲避不开的大.麻烦就上门了……

    神武将军府前厅正堂上,贾琏正在品茶,上好的老君眉。

    看样子,贾琏品的很满意,不时的啧啧出声,点头微笑……

    贾环本让他知会李万机一声,让人给冯家、陈家、卫家下个帖子就是。

    不过贾琏前几天积累了一肚子的郁气,着实郁闷不已。

    如今神京权贵圈子里,差不多都知道他贾老二只负责府上的事,轻易不能交通外事,所以一个个都不拿他当回事。

    当然,他也明白,就算是以前,真正的实权权贵,比如牛继宗等人,其实也不怎么拿正眼瞧他。

    哪怕是理会他,也不过是看在先荣国的面上,客气几句罢了,不过分的要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应允……

    所以,他并不怨恨贾环,只是觉得,有些气不过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蠢人。

    想好生整治他们一番,一时又没有机会也想不出什么手段,着实郁闷……

    却没想到,贾环今日甫一回来,只听了个大概,便一开口就点了这三家的名。

    贾琏喜出望外的同时,岂有不借机发泄一番之前遭受“冷遇”的恨意。

    他倒是期盼着,这冯家能再将他冷遇一次……

    可冯家又不是傻子,神京城里本就没有秘密。

    太上皇特赐贾环一等侯,并着配斗牛公服的消息,早就传遍勋贵圈了。

    更别提那顶闪瞎无数狗目人眼的明黄小轿。

    此等圣眷,着实令所有人感到艳羡嫉妒。

    贾环已经回来了,尽管听说眼睛出了事,可只要人没死,谁敢轻视贾家?

    其实冯家也是冤枉,哪怕上回贾琏上门,他们也没有给他气受,一直客客气气的,他们又没失心疯……

    只是推脱冯紫英重病在床,见不得外客而已。

    但就这,已经让贾琏记恨在心了。

    此刻,贾琏乐呵呵的坐在冯家正堂上,悠哉悠哉的喝了几口茶后,才不慌不仅的从怀里取出一张印有一朵黑云的帖子,随意笑道:“今儿我三弟刚从西域回来,听了姨妈的哭诉后,就想见见你们家冯紫英,这不,还特意给他下了个帖子。

    也怪我,听到梁九功梁公公给我三弟传旨封侯后,给欢喜傻了,忘了给他说。

    令郎如今正在病中,上回我来都没见着,今儿要他出门,想来是更不可能了。

    得!这茶也喝了,帖子也留了,我就不多留了。

    冯将军若有什么要我转告的,尽管开口,我转告给我三弟就是。”

    说着,贾琏从椅子上起身,作势要往外走。

    神武将军冯胜闻言,面色有些僵,却不得不挤出笑脸,连忙拦住贾琏,赔笑道:“二爷哪里话?这话……这话让冯家如何担待的起……还不去将那孽障喊来!”

    看着贾琏皮笑肉不笑不为所动的模样,冯胜回头朝管家怒声咆哮一声。

    管家闻言,忙不迭的往后走去,跌跌撞撞的。

    不过没走几步就停住了,因为他家公子已经从后面走了出来。

    若说卖相,冯紫英相当不俗。

    剑眉星目,鼻若悬胆,身姿英挺,气质颇佳。

    他走进正堂后,对冯胜和贾琏一揖,道:“父亲,二爷,薛大爷之事,虽着实不与我相干,但因为那天确实是我派人喊了薛大爷来,所以才心有愧意,前些日子愧疚不敢见二爷。

    二爷要打要骂,都随您,我绝无怨言。

    不过,今日既然三爷亲自相招,我就算再胆怯,也不敢驳了三爷的面,更不敢因此牵连家族。

    父亲,儿子不孝,行为不检,才招致此日,让您失望了。”

    说罢,冯紫英跪下,砰砰砰的给冯胜磕了三个响头。

    再起身,青紫着脑门,却一脸决然的对贾琏道:“二爷,我跟你去。”

    贾琏其实心里也不过是想敲打敲打冯家,出口气而已。

    他一个富贵乡长大的子弟,连只鸡都没动手杀过,何曾想过要人性命。

    此刻反倒被冯紫英决然赴死的神态给唬住了,神色有些狐疑的打量了番冯紫英后,道:“冯世兄,我三弟不过招你过去问句话,又不是让你去法场,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冯紫英闻言,嘴角抽了抽,心中却叹息一声。

    难怪外面都道,贾家若无贾环,实不足为虑。

    今日一见,果不其然。

    薛蟠打死人一事,神京城内明眼人几乎都能看出其中有门道,冯紫英几个更是如此,偏贾琏奔跑了数天,此时还在迷糊……

    冯紫英当时就在现场,薛蟠喝的迷迷糊糊,一拳能有几斤力?

    他清醒的时候,身子都快被酒色给掏空了,都未必能一拳打死一个活生生的人,更何况大醉之后?

    这其中若没有内情,怕是鬼都不信。

    而敢对如此算计薛蟠的人,又能是谁?

    薛家虽然已经败落了,可如今却寄居在如日中天的贾家。

    算计薛蟠和打贾家的脸有什么区别?

    敢打贾家的脸的人,满神京城数数,又有几家?

    而对方这么做,显然不可能只为了打贾家的脸,薛蟠之事多半只是一个引子。

    可以预见,日后更加激烈的碰撞,即将到来。

    这也是冯家上次退避不见的原因。

    因为无论是哪边,他们都惹不起,更不想惹。

    冯家自先荣国战殁后几十年来都保持着中立姿态,这种姿态让他们躲过了许多“大劫”。

    原本冯家以为可以这样到永远,却不想,终究还是躲不开这朝堂愈发恐怖的巨浪。

    只是,这般明显的事,贾家中人居然还以为只是一件小事……

    再看看贾环,第一天回来,就一眼抓住了引子,然后一张黑云帖发下,何等强势?

    冯紫英父子甚至还能推测到,贾环原本派下下帖的人绝不会是贾琏,了不起就是一个管家,甚至还不是李万机大总管。

    就权势而言,冯家父子这个级别的人,在贾环心中,还真不如一个李万机来的重要。

    唉!

    冯家父子对视一眼,眼中有轻视,也有无奈……

    ……

    贾琏在冯家待的没意思,只觉得一口气没出来,还他娘的被一对乌龟王八蛋爷俩儿给小瞧了去。

    只是又不好再发作,因为他确实没想明白,这一大一小俩王八羔子为嘛瞧不起他。

    因此,去飞武将军和永武将军府时,脸色就不大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