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九十章 狠辣
    “那个孽障回来后,可是问过小吉祥那个贱婢的事?”

    荣禧堂旁边的厢房里,王夫人沉着脸,看着王熙凤问道。

    王熙凤坐在炕边,闻言后,摇摇头,道:“他就问了句,有没有人欺负尤嫂子她们,自然都说没有。

    太太,今儿你怎么这般急?就算让老三去张罗,也得让他缓个一天才是,又当着老太太的面儿……”

    王熙凤今日真真是彻底舍下了面皮,几乎是撒泼耍赖的在折腾。

    所为的,还不就是替王夫人擦屁股?

    贾母那种话都直言不讳的说出口,她若不转圜,怕是真的要出大问题了。

    因此,这会儿她也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王夫人自然不会听不懂贾母那句话中的厉害,她面色又白了白,但却紧抿唇角,斥道:“你懂什么?不趁着还没人跟他告刁状的时候,赶紧把事情办妥了,等他知道了那个小贱婢的事后,你还指望他会出力?”

    王熙凤闻言,脸色有些不自在,道:“该打点的都打点了,连赵姨娘那里都让三丫头送了不少东西过去……”

    王夫人闻言,有些讥讽的冷笑了声,道:“原道你真长进不少,谁想还是这般糊涂!那个贱人的话你也信?

    你以为她收了东西就能封嘴?哼哼,你等着瞧吧,最多明天,兴许都等不到明天,今天夜里她就要去给那个孽障说这事。”

    王熙凤闻言,嘴角抽了抽,又眨了眨眼睛,道:“可是,三丫头说,她已经答应了……”

    底气已然不足。

    王夫人冷笑一声,道:“怎么,连你都没把握了吧?”

    王熙凤有些头疼,苦笑道:“到底是太太想的周到,还真保不准。那可怎么办……

    太太既然早就知道了,干吗还要送她东西?”

    王夫人叹息了声,神色有些落寞道:“送她些玩意儿,不是为了让她不跟那孽障告状,而是不让她给老太太说……”

    “那现在怎么办?”

    王熙凤头疼道。

    王夫人闻言,瞥了她一眼,沉声道:“你倒是问我,却让我问谁?

    谁让链儿和你宝兄弟都不争气,不是嫡就是长,却连一个庶孽都不如!”

    王熙凤闻言,苦笑一声,摇头不语。

    屋内沉默了片刻后,忽然,王夫人眼角闪过一抹厉色,道:“实在不行,也只好先给那孽障一个交代了。”

    王熙凤听这话,心里陡生寒意,道:“太太,你是说……”

    王夫人咬牙道:“那个老货,这些年仗着我的势,作威作福惯了,也愈发糊涂了。既然是她作的祸,那就让她自己来顶就是。没有奴才惹出的祸,牵累到主子身上的道理。

    若是你舅舅因为这件事耽搁迁延下来,坏了性命。又岂有让她活命的道理?

    既然都是死,不若让她先去死,也不能耽搁救你舅舅的时间!

    你不用怕,这孽业,都要算到那个孽畜身上。”

    王熙凤闻言,直觉得半边身子都唬麻了,差点都坐不住,她面色苍白道:“太太,你……你是说……不……不至于吧?”

    王夫人眼角一抽,寒声道:“你以为我愿意这般做?还不是因为那个孽畜。你自己算算,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奴才有多少?赖家、钱家还有赵家,哪个不是府上的老人,赖家老嬷嬷还是老太太当年的侍女。

    这样有脸面的人家,他说整就整,你还觉得不至于?”

    王熙凤还是怕,道:“太太,要不,我再去催催?哪怕敲敲边角,问个处置意见也好……这人命,侄女怕是经不起……”

    王夫人闻言横了她一眼,道:“知道你为肚子里的孩子惜福,我也没让你去杀人,链儿也不用……

    你兄弟王仁不是在京营里当兵吗?

    听你说,最近很有起色?

    就让他去办吧。

    至于再催催……

    你自己看着办,总之,一定要快点救你舅舅回来。

    凤哥儿,不是我逼你。

    老太太今天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都咬牙坚持,难道是为了我自己?

    还不是为了王家?

    王家如今有出息的,除了你舅舅,还有谁?

    他若没了,我们这些王家女还去靠哪个?”

    王熙凤闻言,缓缓的点点头,道:“我今儿找机会再求他一求,若是真不成了,那……”

    ……

    林黛玉屋内,气氛静谧而又祥和,甚至还有些幸福……

    当然,这是贾环自己的感觉。

    对林黛玉和史湘云二女而言,还是有些尴尬怪异的。

    因为贾环此刻岔着腿,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

    他的左腿上,坐着林黛玉。

    他的右腿上,坐着史湘云。

    好在,太师椅足够宽大,挤得下三人……

    而贾环也足够高大强壮,即使体态康健的史湘云,靠在他身边也显得瘦弱。

    而林黛玉则更显娇小,小鸟依人。

    贾环没有使坏,就是静静的搂着二人,让她们靠在胸前,嗅着两种截然不同但又同样沁人心脾的芬芳,享受着这美好的时光。

    单独相处的时候,他可以尽心使坏。

    但在人前,即使这人同样是最亲密的人。

    他也最多就口舌花花几句,却不会动手动脚。

    这是起码的尊重。

    但就算这般,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还是觉得别扭。

    可是,感受到贾环的享受,她们又不愿意坏了他的兴致……

    “喂,你可别多想!”

    贾环胸前,靠的挺近的两个臻首间,一道眼波从左边发往右边。

    切!谁怕谁?

    “没你想的多!”

    一道眼波,又从右边回复到左边。

    “哼!以后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

    “那就说定了,不许在他跟前让他为难。”

    “……好。”

    “差不多了吧?我都困了……”

    “困了你睡就是了。”

    “说的轻巧,这般怎么睡?让人看了去还活不活了?”

    “……”

    史湘云想了想,也觉得这般不是个事儿,便轻轻的从贾环右腿上起来。

    “云儿?”

    只一动作,贾环就惊醒过来,侧脸“看”向她。

    见他这个动作,史湘云心头一痛,连忙笑道:“林姐姐到午睡的时候了,我先回去,待下午再说话吧。”许是见贾环脸上失望的神色有些不落忍,她又轻声道了句:“以后的日子长着哩,待园子建好后,也方便些。”

    贾环闻言喜出望外,连连点头,道:“那我送你……”

    史湘云闻言,面色一沉,不过好歹控制住了怒气,嗔了句:“这儿又不是你的屋,你送什么?”

    贾环闻言讪讪一笑,倒是林黛玉一张俏脸笑的跟花儿一样,道:“云儿,他送和我送有什么区别,非得我送不成?”

    贾环连忙补充:“若是在你那里,我也要送林姐姐的。”

    史湘云闻言,脸色好看了些,对林黛玉道:“也用不着你送我,好生看好他,别让磕着碰着才是正经的。”

    林黛玉闻言,弯起嘴角,笑道:“我自然省得,哪里还要你来说?”

    史湘云哼了声,又看了贾环一眼,对他说了句:“那我去了。”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下午见。”

    史湘云“嗯”了声,又看了林黛玉一眼后,转身离去。

    待关门的声音响起,脚步声渐远后。

    贾环忽然低头,而林黛玉又同时仰起脸,二唇交接……

    贾环似要将怀里的佳人揉进身体里一般,双手在她身上用力的抚着。

    林黛玉娇.喘吁吁,眸光如水,却任凭爱郎所为。

    最后,还是贾环自己怕把持不住,硬生生停了下来,唇角分开后,他“恨声”道:“怎么还破不了七品……”

    “呸!”

    本就面色潮.红的林黛玉听闻此言后,面色更如烧云晚霞一般,艳丽动人。

    她却是明白此言之意的,贾环这臭不要脸的,老早就给她科普过这方面的知识。

    第一次说的时候,他差点被林黛玉追杀到死。

    可是到了第二次、第三次再往后后,虽然依旧惹的佳人嗔恼不已,却也不会再勃然大怒了。

    其实,无论朝代,每个女孩儿的性格里,都有一份污女本色……

    只是再怎么污,听到贾环这么赤果果之意,林黛玉还是羞恼不已,啐了口后,又捏着小拳头,在他胸前重重的敲了两下,却惹的贾环大笑出声。

    笑罢,贾环道:“当初承诺给林姑丈和林姐姐的话,如今已经兑现一半了,侯爵之位已经取得。只待一年后,出了热孝,我就准备上八抬大轿,风风光光的娶林姐姐过门儿。然后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生一炕的福娃娃!”

    林黛玉前面听着还感动不已,可最后一句,却又羞恼起来,捶着他的胸口,不依道:“你才生一炕的福娃娃呢,我又不是猪,你爱找谁生就找谁生去。”

    贾环哈哈大笑道:“一起,一起,只有我也生不出来呀!”

    林黛玉捂着脸,一双美目起薄雾,眸光点点,犹如湖光影星辰,看着得意洋洋大笑的贾环,心中又羞怒,又有几分欣喜,更多的却是刺激和萌动……

    她轻轻的站起身,然后双手搂住贾环的脖颈,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中,将樱红小口,印在了他的唇上。

    一缕冬午正阳,透过窗几洒落房间,笼罩在沉浸在幸福中的一对人儿身上。

    光束中,点点浮尘飘舞,缓缓起伏。

    这一幕,微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