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八十九章 你是我的眼
    待众孙子孙女们恭敬的看着鸳鸯搀扶了贾母去西暖阁午休后,大家才一起走出了荣庆堂。

    出了门口,安静的在外面等了许久的小吉祥,笑嘻嘻的跑过来接过贾环的另一只手。

    “讨厌你!”

    贾惜春见状,皱起眉头,无声的用嘴型比划出三个字。

    小吉祥哪里会怕,挑着毛毛虫眉,撅着嘴对她回了个鬼脸!

    众人见状为之一笑……

    不过,当小吉祥看到王夫人扫过来的淡淡眼神后,立刻又收敛了脸色,低眉顺目的垂头,小心翼翼的搀扶起贾环来。

    只是,她的脸上却并无一点畏惧……

    王夫人看在眼里,暗恨在心里,不过陡然,她好像又想明白了什么。

    回头淡淡的看了王熙凤一眼后,她就在众人的礼敬中离去了。

    王熙凤本还想再和贾环等人玩笑几句,却也不得不跟着王夫人一起离去……

    “行了,老祖宗歇息了,咱们也乏了,都回去午睡吧,下午再聚。”

    待众人又送走了薛姨妈母女俩,李纨亦被婆子寻去处理内宅事后,贾探春忽然开口笑道。

    她的话音一落,林史二人却几乎同时羞红了脸,但又出奇的没有开口反驳……

    这个大姑姐,确实厉害,打蛇知道打七寸。

    贾迎春虽然有些木讷,可毕竟年长,眨了眨眼后就反应过来了。

    拉上吵吵要跟三哥去睡的贾惜春,俏脸浮霞的含笑走了。

    贾探春还想好人做到底,帮贾环把小吉祥也带了去。

    谁知道,她编好的理由还没说一半,这毛丫头人小鬼大,就大咧咧的道:“姑娘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噗!”

    贾探春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小吉祥,在她脑门上点了点,而后瞥了眼两张俏脸如烧云的林史二人,强忍着笑意,最后对有些木登站在那里的贾宝玉道:“宝哥哥,我前儿得了盆月季,长的翠绿,可总是不开花,急也急死人了。宝哥哥去帮我瞧瞧?”

    贾宝玉闻言,神色有些恍惚,怔怔的看了眼垂着头羞红着脸的林黛玉,她眉角处的神色,应该是幸福吧……

    贾宝玉只觉得的喉头一阵腥甜,强行咽下后,点点头,强笑道:“好……”

    贾探春看着他的脸色,心中轻轻一叹,上前挽住他的胳膊,笑颜如花道:“那就快走吧,快年了,妹妹门前的对联儿也该换了。本想让三弟写,可你也知道,三弟那笔臭字,鸡扒的都比他强,还是让二哥来写吧。”

    贾宝玉闻言,死灰般的心里忽然多了一抹生气……

    是了,我也不是什么都比不过三弟,他字写的没我好,书也没我读的多,赋诗作对就更不用提了……

    这般寻思着,他脚下走路也不那么虚浮了,居然有心思和贾探春商议起该题什么字……

    ……

    “嘿嘿嘿!”

    “呸!”

    人都走后,荣庆堂的后檐小道上就只有他们三人了。

    听着贾环得意的笑声,林史二人一起啐出口!

    “咱们是去我那里,还是去你们谁的那里?”

    贾环嘴角含笑道。

    “谁跟你咱们?我困了,你自去咱们吧。”

    史湘云大眼明亮,看了眼贾环后,转身就要离去。

    她不是在耍小性儿,而是不想让他为难……

    不过,她刚转身,胳膊就被贾环一把抓住了,她面色一怒,扭头看向贾环,就要发怒。

    可看到他脸上诚恳平静而又坚定的微笑时,却又发不出火来……

    史湘云“哼”了声,瞥见一旁不语的林黛玉,心头起火,索性拉下脸来,也不出声了。

    感受着这尴尬对立的气氛,贾环却没有如同以往那般焦虑不安,他微笑道:“在西北时,我眼睛看不见了以后,我心里想了很多。

    也有过对黑暗的惶恐和不安,对未来的迷茫。

    但是,在想到你们之后,这些惶恐,这些不安和迷茫,便通通消散了。

    因为看不见了,心反而静了下来。

    没事的时候,就想了首曲儿,想唱给你们听,现在就想唱……”

    这一番语气平静而又和煦的话,让林史二女红了眼圈。

    两人对视一眼后,史湘云道:“去你那吧。”

    林黛玉流着眼泪,轻轻的点点头。

    而后,两人一左一右的扶着贾环的胳膊,往林黛玉的小院儿走去。

    ……

    “咦!史姑……呀!三爷?!”

    紫鹃见屋里进来人,第一眼看到的是史湘云。

    她正奇怪,因为她知道她们姑娘和史湘云素来不怎么合的来,却不知今日史湘云怎么会来她们屋。

    不过当她看到另一边的贾环,顿时明了了。

    正惊喜过望,可她看到贾环眼前的那条黑布时,心里便“咯噔”一声,惊呼出声。

    “呵呵,紫鹃,我回来了。也给你带礼物了,改明儿让林姐姐送你。”

    贾环笑呵呵的道。

    紫鹃此刻哪里还听的进去礼物不礼物,她满色惨白,目光惊恐的看着贾环,眼中的泪“扑簌扑簌”的就往下掉。

    林黛玉看的不落忍,也勾起了难过,又红了眼圈。

    若是按照她以往的性儿,怕是早就哭了出来。

    可是跟贾环相处了这些日子,她的性子很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至少,开朗了许多,也坚强了许多。

    因此,她强忍着眼泪,对紫鹃道:“你这傻丫头,哭什么?

    环儿眼睛不过是受了些伤,将养些日子就好了。

    公孙姑娘说,他最不能见人哭。

    你还不快收了泪去,如今倒比我还能哭。”

    紫鹃闻言,心中顿时海松了口气,抚着胸口道:“真真是吓个半死……

    多亏菩萨保佑,能好就好,能好就好……”说着,她赶紧抹去脸上的眼泪,却也弄花了脸,她忙道:“三爷和姑娘还有史姑娘说话吧,我去外面走走。”

    贾环几个应了后,紫鹃便笑着出去了。

    待出了门,转过一个弯儿,进了一间小耳房后,紫鹃关上门,靠在门上便大口喘起气来。

    面色依旧发白。

    天爷啊!

    她都不敢想象,如果贾环出了事,她们小姐该怎么活下去。

    纵然不哭死,可等老太太没了后,太太怕是能活生生的吃了她……

    还好,还好,总算无事……

    ……

    进了林黛玉屋子后,就算素日里两人再不对付,可人家来自己的屋子来做客,林黛玉还是请史湘云坐下去,又给她斟了茶。

    史湘云也客客气气的谢了声。

    不过,落座后,两人隔的还是有些距离……

    贾环心里有些挠头,不过面上还是不显。

    他面带微笑,道:“林姐姐,云儿,你们准备好了吗?”

    林史二女摸不着头脑,她们准备什么?

    不过两人还是模模糊糊的应了声:“准备好了。”

    贾环呵呵一笑,而后沉默了一小会儿,才张口开唱,声音略带伤感……

    “如果我能看得见

    就能轻易的分辨白天黑夜

    就能准确的在人群中牵住你的手……”

    第一句唱罢,林黛玉的眼泪便“扑簌”落下,眼神哀怜……

    史湘云虽然还未落泪,但明亮的大眼睛里水花浮现。

    “如果我能看得见

    就能驾车带你到处遨游

    就能惊喜的从背后给你一个拥抱

    如果我能看得见

    生命也许完全不同

    可能我想要的我喜欢的我爱的

    都不一样”

    林黛玉流着泪,和史湘云一起怔怔的看着贾环,两人面容悲戚……

    “眼前的黑不是黑

    你说的白是什么白

    人们说的天空蓝

    是不是我记忆中那团白云背后的蓝天

    我望向你的脸

    却只能看见一片虚无

    是不是上天在我眼前遮住了帘

    忘了掀开”

    听到此处,史湘云一下捂住了口,大滴的眼泪落下,林黛玉更是痛哭出声,手捂着心口,那里痛的几乎快让她无法忍受……

    然而,贾环却没有停止,声音又提高三分,高声唱道:

    “你是我的眼,带我领略四季的变换

    你是我的眼,带我穿越拥挤的人潮

    你是我的眼,带我阅读浩瀚的书海

    因为你是我的眼

    让我看见这世界就在我眼前

    ……”

    唱前段的时候,贾环的脸色是黯淡的,声音也微带悲伤……

    尤其是唱到那句“是不是上天在我眼前遮住了帘,忘了掀开”时,面色悲容,声音中隐有怒恨……

    然而,唱到后半段后,他脸上却换上了温暖甚至是幸福的笑容,感染的林史二人甚至都忘记了哭泣。

    只觉得曲子里描述的,是那样的美。

    两人面上带着泪痕,怔怔的看着贾环的脸,感受着他高亢歌声中幸福和美好……

    曲罢,过了好一阵,两人都没有从这种情绪中走出来。

    贾环也是,不过,他是男人,到底不同。

    敛了敛心情后,他笑道:“林姐姐,云儿,在西北那会儿,在我眼睛刚看不到的时候,在整个世界都陷入一片漆黑的时候,在我惶恐不安,在我坐卧不宁的时候,在我恨不得用头撞墙,恨不得提刀杀人的时候,甚至是在我想给自己一刀了结的时候……

    我忽然想到了你们,也就有了这首曲儿。

    然后,一切的焦躁不安,一切的暴戾怨气,通通都被与你们在一起时的美好回忆驱散。

    是,我的眼睛是看不到了,但我并不是真的瞎了。

    因为我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还有你们,我有林姐姐,我有云儿。

    你们就是我的眼,一辈子的眼。

    有你们在,我永远都不会瞎。

    林姐姐,云儿,我想永永远远的和你们在一起,我需要你们做我的眼。

    你们愿意吗?”

    “环儿!!”

    两道身影,扑进了他的怀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