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作怪
    听了贾环的话后,王夫人心中暗怒顿生。

    若是从前,她许是还会被这番鬼话糊弄过去。

    可是为了王子腾的事,她近来没少打听朝堂的情况,焉有不知军机阁几乎完全被荣国一脉把持的道理?

    军机阁五位大臣,一位由御林军统帅担任,但他常年不参与政事,只是个摆设。

    其他四位,除了方南天外,三位都曾隶属荣国一脉。

    只要他们三个点了头,在军方还有办不成的人?

    可见,贾环说这话是以为她是个愚人!

    只是,虽然暗恨在心,她一时却也无法。

    只能强压着怒气,道:“你舅舅……宝玉他舅舅如今已经病倒了,怕是有危险……你还是要抓紧时间办……”

    听到这话,贾环呵呵一笑,道:“我知道了。”

    然而其他人,却几乎以手捂面。

    薛姨妈和贾环关系那么好,求他办事,还要好言好语,好话不要钱似的往他身上堆。

    王夫人与贾环的关系几乎可以用恶劣来形容,却居然这般居高临下的命令……

    莫不成她以为,贾环还是当年那个生死都由她掌控的庶子?

    连薛姨妈都有些想不通,论说王夫人的心智,应该远比她此刻表现出来的好无数倍。

    可是为何每次对上贾环赵姨娘母子俩,就瞬间成了这般……

    难道真的有魔障和宿敌克星之说?

    眼见气氛愈发尴尬,贾母的脸色也愈发难看起来,王熙凤收到薛姨妈的脸色后,连忙一拍手,“啪”的一声,倒唬了众人一跳,她却高声笑道:“老祖宗,我可要同你告状哩!”

    贾母觑眼看着这个也姓王的女人,没好气道:“你告什么状?满府里就你作怪,你还有脸子告状?”

    王熙凤闻言干笑了声,随即“冤屈”叫道:“天爷啊!我本想跟咱家的青天老祖宗告状,谁知,这青天老祖宗的心竟是偏在一侧的,只向着孙子……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噗!”

    本来因为贾母之言神色凛然的众人,听到王熙凤带着花腔儿的抱屈后,纷纷忍不住笑了起来。

    贾母也忍俊不禁,哼哼了声,道:“就你会作怪,说吧,你三弟又怎么对付你了?你也能有今天……”

    王熙凤闻言哭笑不得,而后“委屈”道:“老祖宗,您怎么能高兴呢……

    罢了罢了,我也是看明白了。

    以前啊,咱老祖宗最喜欢的是家里的姊妹们,喜欢女孩子,所以我也跟着沾光,受点宠。

    可现在,老祖宗心里头最喜欢的,怕是变成孙子喽!

    唉!

    我如今是失宠了,真真是可怜见的……”

    “呸!”

    贾母被逗乐后,啐了一口,笑道:“就你这面皮,还可怜见的?快说,你要告什么状?”

    王熙凤闻言,立马来了精神,半真半假道:“老祖宗,方才在东边儿府上的时候,三弟为了给家里姊妹们做事,居然把还没起好的园子里的差事都给分了。

    二妹妹喜欢刺绣,所以他就要给二妹妹办一个织造刺绣局,让二妹妹来掌管。

    三妹妹更不得了了,三弟竟将整个园子的管制都交给她去搭理。

    连四妹妹,都可以组一个小乐器班子,以后她们自己享乐用。

    最了不得的是林妹妹和云儿妹妹,老祖宗,三弟要把他那边的总账都交给她俩打理。

    听三弟说,一年都是几十万近百万两银子的流水!

    天爷啊!”

    这个数字,让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

    众女面色都隐隐有些尴尬,林史二人更是羞红了脸……

    贾母看着贾环,正色道:“环哥儿,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不许胡来。

    这么大的数字,她们哪里经的起?

    还有二丫头她们……”

    贾母没说完,贾环就笑着插口道:“老祖宗放心,只是听着吓人,见惯了,也不过是一堆数字罢了。

    二姐姐她们就更不成问题了,以后都是要掌家的,早点接触,总有好处。

    就算现在做差了也没关系,孙儿有的是银子,就当花银子买个经验就是。

    没什么大不了的。”

    贾母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道:“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

    贾环哈哈一笑,道:“论资质,家里姊妹们却是比我们兄弟几个都强。

    以前觉着二嫂比二哥也强,如今看来,到底还是不如。

    二哥就不会告状,二嫂居然敢告我的刁状!

    哼!以后我寻摸的好东西,怕是可以省下喽!”

    贾母等人闻言,哈哈大笑起来。

    王熙凤却急了,道:“我不是说姊妹们不行,我是怕她们累着。三弟,你安排了一大圈子,最后怎么反而把二嫂给落下了?”

    贾环哈哈笑道:“二嫂,哪有你这样的?人家遇到差事都躲着走,偏你自己往上撞!

    你如今怀着我的侄儿不说,又是将军夫人,还要伺候好老太太,一天到晚这边多少事,还不够你忙活的?

    我心疼你才不给你事做,偏你不识好人心!”

    这话让王熙凤心里听的高兴坏了,她拍着胸脯道:“这不用你担心,等园子起好了,我差不多也就生了……咳咳,至于这边,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我肯定忙的过来。”

    说着,见贾环还不肯松口,她又央磨起贾母来:“老祖宗,三弟起的园子跟画儿一样,就是比神仙福地都不差半分了。

    孙媳妇住不进去,已经这般可怜,若是还不能插上一手,心里怕羡也要羡死!就跟猫儿抓的一样!

    老祖宗……”

    “呸!”

    贾母笑容满面的啐道:“你真真是厚脸皮,哪有你这样自己上赶着要事管的?这满府的人还不够你管的,非要再操持园子里的事?”

    王熙凤只是撒娇:“老祖宗,好祖宗,你就帮我说个话嘛!”

    姊妹们哪里见过她这般小儿女之态,一个个惊笑起来。

    众人也不反感她往园子里插手,她是同辈,而且向来愿意和她们姊妹玩笑做一处。

    或者说,愿意讨好她们。

    所以,她们也乐意让她进园子里来做事,还不是伺候她们……

    贾母被她央磨的又头疼又好笑,大乐不止,而后对贾环道:“环哥儿,你看看,这个样子,我是没法子了,要不你再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劈柴挑水的活计交给她做?”

    “哈哈哈!”

    贾环笑了声后,做思考状,在王熙凤期待的目光中,沉声道:“老祖宗说的有理……”

    “哎呀!三弟……”

    王熙凤松开贾母的胳膊,转身就顺势拢住贾环的胳膊,抱在怀里晃了起来,道:“三弟,老祖宗是说笑的,你可千万别当真!好三弟,这么好一个园子,我又不能住进去,你若不给我一个好差事,平日里我都不好意思进去歇个脚。

    你要是给我一个好差事,我就有面子常往里逛逛了,还能帮你做点子事,岂不是两全其美?”

    “嘶!”

    这女人真是疯了,当着满堂的面,居然把他胳膊卡进去,摇啊摇啊摇……

    贾环强忍着胳膊处传来的舒爽,还坚持面不改色,做思考状,想了想,也不知是在想法子还是在享受……

    总之,过了一小会儿,他才沉声道:“真没什么大事了……要不,你就管管器具的发放?”

    王熙凤闻言,真真是满脸的失望,让其他人看了都不落忍。

    贾探春忽然笑道:“三弟,让二嫂帮我来管园子里的人吧。

    家里那么些个婆子,一个比一个厉害。

    我面嫩,怕是镇不住她们。有二嫂帮忙,我就不怕了。”

    王熙凤哭笑不得道:“三妹妹,你这是夸我能干呢,还是骂我面皮厚?”

    贾迎春和贾惜春两人或许怕王熙凤,但贾探春却不怕。

    她笑了声,道:“凤哥儿,你还不乐意?不乐意就算了,到时候,我自己去应付就是。”

    “别别别,谁不乐意了?我自然乐意!”

    王熙凤面色一变,连连改口应下。

    让众人又是一阵大乐。

    唯有薛姨妈心生怜惜,若不是为了给王夫人掩祸,王熙凤何苦用这般作践自己的手段要权?

    以她的手段,有几百种法子,体面的要到这管事的权力。

    只是,从贾母说出那句“满府人,就你会作怪”起,别说王熙凤,就连她心里都是一寒。

    可见,贾母对王夫人的耐性,当真到了极致。

    这种连明眼人一听就能听出来的话,如今都说出口了。

    可以想见,若是王夫人再逾越一点,等待她的,绝没有什么好果子。

    若是王夫人与王熙凤没什么关系的话也就罢了,王熙凤管她死活。

    可是,她却是王熙凤的亲姑母。

    若贾母一怒之下,当真将王夫人也打发去了庵堂……

    那么,贾母再见到王熙凤,就难免会想起王夫人,想到王夫人,她就会不自在。

    日子一久,王熙凤的日子肯定难过。

    许是正因为想明白这点,王熙凤才会拉下面皮,胡搅蛮缠的缠着贾母和贾环两人,大咧咧的要权……

    唉!

    ……

    终于转移了贾母的注意力,让老太太重新开心起来后,王熙凤才从半蹲在两人身边站起来,也让贾环的胳膊从她身前滑过,触动一片涟漪……

    贾环只觉得头皮发麻,面带微笑着对贾母道:“老祖宗,我寻摸着时候也不早了,不如,老祖宗还是回去歇息吧。每天规律的休息,对身体有好处。”

    贾母笑着点点头,应下,又道:“那好吧,你就先和姊妹们玩一玩,等我醒来了,咱们再说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