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实诚的宝玉
    “三弟,不如现在唤你链二哥过来,让他好好给你说说这件事。

    不说清这事,我怕姨妈这会儿虽给你宽慰开了,回去后还得再揪心。”

    王熙凤在一旁建议道。

    贾环闻言,想了想,道:“老祖宗该休息了,不若,咱们去……”

    “没事,刚用过饭就睡也不好,环儿你只管做你的事,我也听听你的能为。姨妈这般疼你,你可要尽心。”

    没等贾环说完,贾母便开口道。

    贾环闻言,笑着点点头,道:“那就去唤链二哥过来吧,我其实也好奇的紧,到底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

    王熙凤闻言,面色一喜,和薛姨妈对视了眼后,便张罗人去喊贾琏。

    没一会儿,贾琏便走了进来,先跟贾母和薛姨妈还有王夫人请过安后,又与贾环点点头见礼。

    他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眼中神色有些复杂……

    “链儿,你将薛家大哥儿的事同你三弟说说,他好去想办法。”

    贾母对贾琏吩咐道。

    贾琏闻言,应了声后,对贾环道:“腊月二十三,是三弟你的生儿。老祖宗带着家里的姊妹们在东府后宅里热闹,我与薛蟠则在前头招呼。

    虽然三弟不在家,我们没下帖子,可还是来了好些王公子弟。

    多亏薛蟠在,我才应付了下来。

    可是后来,我刚送太虚观的张真人进去个老祖宗请安,没多长时间,就有人回来报信儿,说是薛蟠在快活林打死了酒保,被长安县的衙役使人拘了。

    我连忙去打探消息,可已经迟了,长安县吴县令说,人已经被大理寺提走了。

    我再赶去大理寺,可那些官老爷们客气归客气,却死活不松口,又有苦主家人在闹,总之,很棘手。”

    贾环闻言,点点头,道:“二哥,我听说,薛大哥出去喝酒,是被人叫出去的,是谁叫的?”

    贾琏闻言面色微变,道:“是神武将军公子冯紫英,飞武将军公子陈也俊,还有永武将军公子卫若兰。”

    贾环闻言点点头,武勋亲贵当中,除却荣国一脉和方家之外,还有一波比较中立的武将勋戚。

    他们的实力没多强,多是负责大秦内陆各大城市的兵备。

    这种兵力与九边之地的强兵相比,显然远远不如,也远不足以影响双方力量的对比,所以也没人去关注他们。

    而他们与两方的关系都还说的过去,不疏远,也不过分亲近。

    不过这方人马,据说隐隐靠向隆正帝,但似乎又不是那样的坚决,有的人家又和忠顺王府藕断丝连,隐有瓜葛……

    贾环想了想后,侧脸对向贾宝玉,道:“二哥,冯紫英这一伙子你比较熟,听说都是你的好友。你们这几天联系过了吗?”

    贾宝玉闻言,面色有些不自然,摇摇头,道:“就联系过一次,吃了一次酒,然后他们就再没有出门……”

    贾环挑了挑眉尖,道:“是二十三前,还是二十三后?”

    贾宝玉面色更不自在了,垂着头道:“是……是二十三后。”

    薛姨妈母女俩闻言,脸色又木然了起来……

    贾环微微叹了口气,而后回过头对贾琏道:“二哥,你去我那边,让李万机使人拿着我的名帖,去三家叫人,告诉他们,晚饭前我要见到三人。”

    贾琏闻言,点头道:“好……说来也真让人生气,之前我就想去找他们说话,可一个个都在家装病不便见人,我倒想看看,今儿他们还有没有胆子继续装病!”

    贾环闻言笑了笑,道:“也说不准呢。”

    贾琏嘿了声,道:“再借他们三个胆!三弟,那我先去了!”

    贾环笑着点点头,道:“劳烦二哥了。”

    贾琏连道不会,然后又给贾母等长辈行一礼后,有些兴奋的出门而去了。

    这些天为了薛大傻子的事,他没少受气。

    贾家尊贵归尊贵,可目前的实权着实少的可怜。

    那些酸文官儿,一个个那副嘴脸,想想都让他觉得恶心!

    还有冯家陈家卫家这几家,嘿,看你们今天还装病不装病!

    ……

    “姨妈,剩下的事,我处理完后再给你细说,好吧?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贾环对薛姨妈微笑道。

    薛姨妈只在那里念佛:“阿弥陀佛,拖了这么些天,可总算能有个主事的了……

    环哥儿,姨妈别的不求,只求你薛大哥能平安的出来,别说十万两银子,就是倾我家所有都可以。”

    贾环闻言笑了笑,不好再搭这话,他目前还只能保证薛蟠的一条命。其他的,只能说尽力而为,不敢说死……

    贾环岔开话题,笑着对贾宝玉道:“二哥,你还得给姨妈和宝姐姐道个恼。

    你以后也多想着点,别那么相信外人。

    除了家里的至亲外,外面的人又哪里那么可信?

    许是你只想去帮姨妈问问冯紫英他们消息,偏他们又不肯告诉你实话,你问不出来,结果就真的成了去吃酒。

    幸好姨妈不是外人,不然你让姨妈和宝姐姐怎么想?

    快快,好好道个歉就完了,不然姨妈可要记你的过了!”

    贾环说罢,贾宝玉面色又涨的通红,他起身,对薛姨妈深深一揖,诚声道:“姨妈,我真的不知道大哥哥的事和他们有关,他们之前来的时候,还和大哥哥说笑来着,大哥哥当时笑的很高兴……”

    薛姨妈闻言,深深叹息了声,微笑道:“没有的事,姨妈怎么会怪你?

    都是你大哥哥那匹野马浑了心了,尽结交那些人心叵测的匪人……”

    贾宝玉闻言,面色又有些不自然了,他轻声道:“姨妈,许是误会了也说不定。冯紫英他们都是很好的……”

    “咳咳!”

    贾宝玉话没说完,就被贾环重重的咳嗽打断,贾环笑着对薛姨妈道:“姨妈,你瞧瞧,我二哥是不是实诚的紧?”

    面色又不大好看的薛姨妈闻言后,脸上也露出一副苦笑,点点头,道:“是实诚的紧,是实诚的紧……”

    说着,她深深的看了眼贾环,而后对贾母道:“老太太,到底是亲兄弟啊,环哥儿是个好孩子!”

    贾母此刻的笑容,显得极为明快,眼中的欣慰之色所有人都看的出。

    她点点头,道:“是啊,连我都没想到,环哥儿会这般好,他很好!”

    其他人,甚至是王夫人,此刻看着贾环的目光,都罕见的柔和了些。

    兄友弟恭,对至亲的呵护,无论是在谁身上,都是很美好的品德。

    尤其是对于一个家族而言,家和万事兴。

    贾环能如此维护贾宝玉,确实出乎了大家的所料,却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他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要不我常说,咱们老祖宗的福气深厚呢?

    本就有一个如宝似玉的宝玉,如今又有了一个这般能为又这般懂事的孙子,姨妈,你说说看,你可曾见过比我家老祖宗还有福气的老封君?”

    王熙凤凑趣道。

    薛姨妈面色虽然依旧憔悴,却已经又能笑出来了。

    她微笑着摇头道:“再也没有了,连赶上老太太一半福气的人都没见过。”

    “姨太太快别说了,都是笑话,尽是这泼皮破落户拿我打趣玩笑的话,你也当真?”

    贾母笑的高兴,却还是谦逊道。

    薛姨妈摇头感慨道:“若是旁的,她或许是在玩笑,可就这句话,再真不过了。

    若只说环哥儿的能为,这世上许是还有能和他相比的,天外有人也说不准。

    可最难得的,是他这份孝心,和他这份担当。

    莫说是小一辈子,就年长的一辈,谁又能比得上?

    有这样一个孙子在,老太太就剩下受用了。

    谁敢说这不是天大的福气?”

    贾母闻言,真真是笑的合不拢嘴,贾环也乐得再凑趣,道:“姨妈,您这到底是在哄老太太高兴,还是在哄晚辈高兴?怎么我听着,感觉比老祖宗还要高兴呢?”

    “哈哈哈!”

    贾母、李纨、王熙凤等人闻言都大笑起来,薛姨妈脸上的笑容也绽开了。

    另一旁,王夫人却频频用眼神目视贾宝玉。

    可是贾宝玉一直垂着头,也不知看到还是没看到,总之,就是不回应。

    王夫人见状,有些气结。

    没法子,待众人笑罢后,她忽然开口道:“环哥儿,之前你宝哥哥给你说的事,可有眉目了?”

    场面忽地为之一静。

    一来,是觉得很诡异,王夫人居然主动开口找贾环说话了。

    二来,又觉得有些过了。

    贾环今日刚才回来,眼睛还受着伤。

    你们就一件事接着一件事的劳烦他。

    劳烦就劳烦吧,可你是不是也太不知体恤人了?

    早上才开的口,这将将吃过午饭,就迫不及待的要结果。

    你当贾环是神仙吗?

    众人脸上的笑都渐渐收敛起来,晚辈们没说话的份,一个个垂眉搭眼的不吭声。

    而贾母的脸色却难看了起来……

    贾环闻言,面上浮着微笑不变,道:“二叔母,之前回府时,我与镇国公府的牛伯伯还有奋武侯府的温叔叔提了下。

    他们倒没有直接反对,只是觉得,王大人刚去黑辽没多久,如果现在就调回来,怕是会有损军机阁的威严。

    他们看在我这个晚辈的面子上,或许可以不计较,可其他人却难保有意见。

    所以他们要先去探探其他人的口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