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八十五章 取乐
    “环哥儿来了?快来快来,挨着我坐下!”

    贾环在两个小丫头的引路下,来到荣庆堂后,除了贾母外,满桌人都起身相迎。

    哦对了,王夫人也没有起……

    不过有些奇怪,往日贾母和孙子孙女们吃饭,她很少一起跟着用的,却不知今日为何……

    听闻贾母的话后,贾环笑道:“老祖宗,我还是坐末座吧,如今眼睛不便,我还得让小吉祥替我夹菜……”

    贾母哪里肯依,连连摇头道:“你过来坐过来坐,如今也是侯爷了,这般尊贵,岂有坐末座之礼?

    你不用担心,我把鸳鸯给你,让她给你夹菜。”

    贾环闻言,不好再推拒。

    他先拍了拍小吉祥的手,示意她先回去。

    不过小吉祥哪里会回,有些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出了门后,就站在门外候着。

    看到外面的丫头看向她时,她也会给人回一个甜甜的大笑脸……

    小吉祥离开后,鸳鸯上前接过她的位置,搀扶着贾环往贾母那里走去。

    一路走来的样子,却又勾起了大家的悲伤……

    感到众人气氛又伤感起来,贾环连忙笑道:“老祖宗,您刚可白让孙儿高兴了一场。”

    贾母闻言奇道:“怎么着?”

    贾环道:“我还道老祖宗今儿怎么突然大方起来,终于舍得将鸳鸯姐姐让给我了。原来只是给我夹菜啊……”

    “噗!”

    众人听了他的话,一个个忍不住笑了起来。

    鸳鸯的鸭蛋脸羞的满脸通红,没好气的嗔了贾环一眼。

    她哪里听不出贾环是在拿她打趣?

    以前这种话也不知说过多少回了,却也从没见他当真过……

    贾母闻言,先不动声色的擦了擦眼角,然后笑道:“和谁学不好,非和那泼皮破落户学!

    我何时小气过?

    你想要,我给你就是。”

    贾环闻言,连忙岔开话题,道:“老祖宗说的是,孙儿这些心思啊,都是跟二嫂学的。

    唉!孙儿也是命苦,本是淳朴良善的一良民,生生给人带歪了……”

    “哈哈哈!”

    众人看到王熙凤咬牙切齿的脸色,纷纷大笑出声。

    贾母也笑开了怀,指着王熙凤道:“猴儿猴儿,如今也有能治你的人了!”

    王熙凤撇嘴“委屈”道:“老祖宗,你们祖孙俩就好生合起来,欺负我这个弱女子吧!

    您老封君也不想想,我若是有那本事,能带坏三弟,我还教他?

    我不自己去当个大官,不说斗牛服、飞鱼服,就是能抱个麒麟也成啊!”

    一等子的爵服就是麒麟服,胸腹间绣着一头麒麟。

    听了王熙凤的话,众人愈发高兴了,贾母尤其高兴,笑的前仰后合。

    贾环笑道:“这有何难?待二嫂诞下麟儿,日后便与我这个三叔从武就是,难道还愁日后不能成为我荣国麒麟子?

    所以,二嫂现在怀里抱的不是麒麟儿又是什么?”

    这话差点没让王熙凤欢喜的昏过去,她激动的面色潮红,连连高声道:“老祖宗,姨太太,您二位可都在这儿呢,一定得替我作个见证!

    三弟如今这么尊贵的一个人,说出的话可不许不认账!

    我是不管了,日后,你侄儿就交给你了。

    好赖随你,只要能成麒麟子就成!

    瞧瞧兰哥儿,以前跟小老头儿似的,还牛心古怪。

    再看现在,书读的好不说,人也活分了许多。

    小模样跟他三叔简直一个样儿,见了长辈就没少过笑脸儿,不笑根本不说话!

    贼机灵……”

    “二嫂你先等等……”

    被鸳鸯搀到贾母身边坐下后,贾环打断道:“你得先让我想明白了,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骂我……

    我怎么听着怪怪的?”

    “哈哈哈!”

    被两人一逗一合,大圆桌一周的人都笑开了怀。

    王夫人看着贾母另一侧的贾宝玉也在那傻笑,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这得多缺心眼儿……

    众人笑罢,贾环才道:“兰哥儿呢,最近可还懂事?”

    在一旁站着伺候的李纨闻言,连忙笑道:“懂事的多了,每日早早的起来,先去打熬身子骨,然后给老太太和老爷太太请过安后,就去学里进学,回来后也紧着功课做,做完后才出去耍一会儿。

    三弟,大嫂真真是得谢你一遭,我给你行个礼……”

    “得得得!哪儿跟哪儿?

    兰哥儿是我亲侄儿,我教他就跟日后教我自己的儿子一样,你是做大嫂的,哪有给我这当弟弟的行礼的理儿?

    再说了,你每日里将老祖宗伺候的熨熨帖帖的,我都还没说给你行礼。

    咱们就此打住,算是扯平了!

    谁也别再提,都是应该的。”

    贾环站起来,虚扶一把,笑道。

    王熙凤又在一旁凑趣:“大嫂,你这谢的也忒没诚心了。

    老三说的是,你是做大嫂子的,谁还能受你的礼?

    你若真想谢,不如拿出些私房梯己银子,请个东道,倒还显得诚心些!”

    “呸!”

    李纨闻言,羞红了脸,还没来得及反击,贾母就替她出头了,向着王熙凤啐了一口,笑道:“我看,你不是想让你大嫂子谢你三弟,你是想让她请东道的时候带上你才是真的!也有脸子说……”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笑,王熙凤却一点也不羞恼,还拉起贾环的胳膊晃了晃,高声笑道:“三弟,你瞧见了没?别以为老祖宗最疼你和宝玉,比起大嫂子来,你们都差的远!我这烧胡卷子就更不用提了……”

    李纨也不是怕事的人,待众人笑罢后,她大声道:“不就是东道吗?有甚了不起?我请就我请!

    三弟,今儿兰儿他师父过寿,一早就出去了,怕是得晚上才回来。

    等明日吧,明日大嫂做个东道,请老祖宗姨太太,还有家里的姊妹兄弟们一起,好好吃一顿!”

    贾环虽然看不到,可也能感觉到李纨肉痛的心……

    这位大嫂子,可是有名的小气呢!

    他觉得好笑,却也能感到她的感谢之心,便笑道:“大嫂,你请东道可以,不过,张罗就交给小弟那边去张罗吧。咱家守着那么大个酒楼,难不成还要大嫂你再去外面破费?”

    李纨闻言,心里一暖,可是她也是要面子的人,贾环不说还好,这般一说,就愈发不能让了。

    不过,没等她再强求,一旁的王熙凤就“酸溜溜”的道:“老三,你这不地道啊!

    大嫂请东道,你就包着,怎么以前二嫂请东道的时候,你就会可劲的捡好菜要。

    什么贵你点什么,逼得二嫂差点都要去当几幅头面给你换菜钱了。”

    说到最后,还真有些咬牙切齿了。

    “噗!”

    众人闻言,又是一阵大乐。

    贾环也是笑的起劲儿,以前王熙凤经常请家里的姊妹们吃顿饭。

    不管是讨好也罢,真心结交也罢,总之,气氛都还不错。

    贾母也最愿意看到这样和睦友爱的场面。

    但这么和谐的气氛,偏有个“臭虫”在里头使坏。

    每次都喊着一些大菜的名头点,那些菜往往都是宫廷御宴,厚待国宾时才会准备的。

    一道菜得准备七八十道工序,材料亦是天南海北的寻摸,能不贵吗?

    王熙凤又是强要面子的人,再加上一些其他的原因,比如说贾环“”了王仁,总之,她竟应下来了。

    其实贵倒只是一方面,主要是麻烦。

    谁家没事捣腾那些菜吃?

    好看强过好吃。

    因此准备起来就格外复杂,许多模子都要特意去做。

    一来二去,忙活的王熙凤头都大三圈儿。

    这般请了两三次东道后,她便再也不敢提东道的事了……

    听了王熙凤的话后,贾环哈哈大笑道:“二嫂子也忒实诚了些,我不过就开个玩笑,你也当真……”

    “呸!”

    王熙凤气的啐道:“当时你小脸儿紧绷着,比谁都正经!我当时直以为,若是我弄不来那些菜,你怕是都要不认我这个没能为的二嫂了!”

    贾母一旁一边大笑,一边连声叫好:“对!就应该有个能压的住你的人,不然你都要翻了天了!”

    王熙凤闻言,先是做一委屈状,惹的贾母等人愈发高兴,可不知怎地,她的脸又悄然红了起来……

    ……

    几番玩笑后,在李纨和鸳鸯几人的招呼下,圆桌上终于摆满了菜。

    鸳鸯真就坐在了贾环旁边,细心的替他夹菜,开始还要喂他,众人见状,本来又开始伤感起来。

    结果贾环没忍住,给喷笑出来。

    看着他脸上耐不住的灿烂笑意,众人也散去了伤感。

    贾府这样的人家吃饭,一般都有食不言的规矩。

    民以食为天,当心怀敬意用餐。

    因此一顿饭下来,除了贾母不时的让鸳鸯给贾环夹各种菜外,其他人都默然无语,静静的用餐。

    一餐完毕,早有丫鬟们捧着茶盏和漱盂走上来,请各位主子漱口。

    而后再捧上来的茶,才是饮用的。

    待喝完茶,贾环对鸳鸯道了声谢。

    看着这一幕,别人倒还罢了,贾惜春却若有所思起来……

    所谓家教家风,差不多就是如此了。

    家长以身作则,才能教好家中子弟……

    “唉!”

    贾环正想再说几句取乐的话,逗贾母乐一乐,就让她去休息。

    却不妨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叹息声。

    贾环闻言一怔,道:“姨妈,有什么事吗?”

    ……

    感觉真的在写红楼了,你们感觉到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