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保证
    “怎么?还真有人欺负你们了?”

    贾环敛起脸上的笑容,面色肃穆的问道。

    尤氏看了眼撅起小嘴,面容得意的小吉祥,微微摇了摇头。

    待小吉祥回应了一副“我懂得”的表情后,她才连忙笑道:“瞧三爷说的,好端端的,哪会有人上门来欺负咱?

    不会,谁也不敢!

    对了,三爷将将回来,还没用饭吧?我让厨房里去准备……”

    贾环嘴角弯了弯,点点头,道:“那就好……不用准备了,一会儿要去西边儿陪老太太吃个饭。咱们这边晚上再一起用吧,随便准备点就好,一家人吃饭,吃简单点,更自在些。”

    说话间,他伸手抚了抚身旁小吉祥的脑袋。

    这个傻丫头,他眼睛是瞎了,可是感觉并没有丧失,怎么感觉不到这个最熟悉的丫头气息的变化……

    好胆!!

    ……

    “林姐姐,每天还在坚持锻炼身体吗?一万步路,现在能走完不?”

    贾环笑的很灿烂,侧脸对着林黛玉方向问道。

    饶是林黛玉已经知道,贾环的眼睛可以好……

    可现在看着他这个动作,心口还是疼的厉害。

    轻轻的喘了口气,她应道:“在坚持,也不知走了多少步……

    反正每天都在屋里转悠。

    紫鹃太笨,数不到一千就忘了,还得重头再数……”

    贾环闻言哈哈一笑,道:“那她是笨,还不如我的小吉祥,是不是?”

    “嗯嗯!”

    小吉祥大眼睛笑的弯成月牙,享受的表情让人看着喜庆,她连连点头道:“三爷,我都能数到好远好远了,还教了香菱和二丫,她们也能数好多数儿了!”

    贾环又是哈哈一笑,夸赞道:“你随我,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丫鬟,这话真……”

    “呸!”

    贾环还没自夸完,就被林黛玉一口啐断,碧水冬泉般的眸中,令人心碎的痛楚少了些,往日里的欢乐多了些,嘴角弯起一抹暖心的笑意,威胁道:“环儿,你仔细你的皮!”

    “嘿嘿嘿!”

    贾环得意的抿嘴坏笑了声,让林黛玉瞬时羞红了俏脸,她咬紧了贝齿,眸光“恨恨”的看着贾环,却拿这个不要脸的没办法……

    以前私下里相处,每次他使坏时,都会发出这种令她心颤的坏笑。

    每每让她羞恼不已,但也有些许期待……

    只是,此刻公然闻之,怎能不令她又惊又羞?

    再看到他眉角处的浪意,一种别样的刺激感,使得林黛玉只觉得身子发软……

    她眸光如水的看着贾环,心里喃喃道:

    真好,终于盼得良人归。

    ……

    “云儿,你还好吧?”

    与林黛玉倾诉完,贾环又腆着一张脸,一副浪样儿的对史湘云问道。

    史湘云本来不想给他好脸色,可是看着他眼前的那条黑布,心中又着实不忍,便没好气道:“你若是想问我减肥怎么样了,我就回你一个字!”

    贾环面色古怪的憋笑道:“可是个‘好’字?”

    史湘云竖起眉毛,咬牙道:“是‘呸’!”

    “噗!”

    众人悲伤的心情彻底被这孙子给搅和了,连白荷都忍不住喷笑了声。

    贾环自己更是哈哈大笑起来。

    史湘云见状,愈“恼”,道:“我告诉你环儿,我一点都不胖,更不肥……

    呸!真真难听死了!

    总之,你休想让我减劳什子的肥!

    要减,你自个儿去减!”

    其实,这只是曾经的玩笑话罢了。

    史湘云虽然不是林黛玉那种弱柳随风倒的病弱美人,却也并不显胖。

    尽管单论身子厚度,感觉她都比的上两个林黛玉了。

    但是,她却是那种很匀称,很健康的美。

    在女人中,算是典型的“宽肩修腰”的身材。

    其实贾环最喜欢的就是这种身材,史湘云如是,赢杏儿亦是这般。

    而史湘云自己也知道这点,因为贾环以前私下里跟她说过好几次。

    她相信他的话,不然某个王八羔子抱她的时候,为何手总是那么不安分。

    而且每每看着他脸上一副“好爽”的得意“贱样儿”,真真让她又气又愤又没法儿,当然,心中其实还有一丝窃喜……

    女为悦己者容,下.流和恩爱,其实很多时候并没什么区别。

    所以,她才会拿自己的“短板”出来玩笑。

    除此之外,也还有另一层微妙之意……

    她是不胖,看起来还很潇洒风.流。

    可是,有的人看起来,却丰润的多,面若银盆……

    史湘云,从来都是爱憎分明的性格。

    你对我好,我对你好。

    你敬我,我也敬你。

    但你若负我,我也绝不会忍气吞声。

    只是她话中的一番深意,除了个别几个当事人外,其他人却品悟不出,只是觉得有趣,纷纷忍俊不禁。

    贾环似悟非悟的干笑了两声,道:“梅有梅之高洁,兰有兰之芬芳,各有千秋,都好,都好!

    嘿嘿,云儿,以前那都是开玩笑的。

    你瞧,咱家小吉祥我不是就很喜欢吗,看看,她多喜庆?”

    小吉祥也听不出好话孬话,但她觉得这就是好话。

    所以便扬着她黑黑的一对毛毛虫眉,撇着小嘴,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小得意的神色,连林黛玉见之,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史湘云先是抽了抽嘴角,可随即也跟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果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鬟……

    这般纯真可爱简单快乐的丫头,也难怪让贾环这般疼爱。

    ……

    安抚完两个性格鲜明的姑奶奶后,贾环才开始问候起贾家姊妹。

    倒不是他厚此薄彼,娶了媳妇忘了姐。

    他只是单纯的采取“先难后易”的战略手段。

    因为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的性格,都太过鲜明。

    简单的说,就是都很有性格!

    相对而言,贾家姊妹就好“对付”许多。

    贾探春或许不输于林史二人,但贾环对她的“芥蒂”,似乎从未真正的消失过。

    这一对亲姐弟之间,那一条无形但却又真实存在的线,让他们“相敬如宾”。

    尽管后来他们已经亲近了许多,但也只是点到为止。

    或许,贾探春一日不开口唤赵姨娘一声“娘”,贾环便一日不会抹去那条线,底线……

    “姐姐,最近还在学刺绣吗?”

    贾环面带微笑的问道。

    贾迎春轻轻点点头,温柔可亲道:“在学呢,就是学的不大好……”

    贾环闻言微微一皱眉,道“姐姐,别学了,太费眼!

    你想要什么样的刺绣锦帛,给我说一声不就好了?

    苏绣、蜀绣、还有什么内造的刺绣,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何苦受这个罪……”

    贾迎春闻言,抿嘴一笑,道:“环弟,我省得呢,知道爱惜眼睛。

    夜里不绣,阴天儿了暗了也不绣。

    我就是找个喜欢的活计做做,姊妹们都有事做,连四妹妹都在用心学画画儿,画的也越来越好了呢……”

    贾环闻言,露出笑脸,点点头。

    不过他还是不放心,想了想,道:“这样,家里正在起园子,园子起好后,里面各色刺绣需求很大,而且以后还有各种日子,咱们这样的人家里,总少不了要用这些。

    光在外面采买,日子一长,不大划算,也没太大意思。

    索性,我直接使人去苏州、川蜀之地,采买一些好的绣女回来。

    然后将她们组成一个小一点的刺绣局,交给姐姐你来管理。

    你有什么喜欢的花样儿,就只管交给她们去绣,姐姐你说好不好?”

    贾迎春闻言,忽地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她自知天资平庸,连自己都做不好,哪里有能力去管别人,因此羞红了脸道:“环弟,我……我怕是做不好,我不会……”

    贾环笑道:“姐姐放心,只管大胆的去做就是,都是给家里做的,暂时又不准备拿去外面卖!

    当然,也保不准有诰命来家里,看到姐姐织造出的刺绣太好,非要央求来买。

    那咱也只能发发善心,随便要个万八千两银子卖给她们得了!

    至于不会……

    姐姐不用怕,哪有人天生就会做事的?

    没事,你只管去试着做就是。

    多做些日子熟了就好!

    而且姐姐手下不是有司琪和绣桔两员悍将吗?

    有她们在,不会有人敢欺负你的。”

    “噗!”

    本来众人听的还挺感动,可当听到他说“司琪”和“绣桔”是两员悍将时,连紧张的不得了的贾迎春都忍不住笑出声,满满嗔意的白了贾环一眼。

    只可惜,贾环现在看不到……

    见她面色又黯淡下来,史湘云连忙开口笑道:“爱姐姐,你是做主子的,怕什么?

    大不了,到时候我与你一起做就是,我帮你!”

    贾迎春闻言顿时大喜过望,面露感激的看向史湘云,道:“那就太好了,云儿。

    有你在就好,不然,我怕到时候我连话都说不出来……”

    史湘云还没客气,就被贾环否定了:“这不行,云儿还有她的事,更重。

    日后,她要和林姐姐一起,帮我看管总账。

    一年几十上百万两银子的流水,怕要将她和林姐姐累个半死,定是没时间再帮姐姐了。

    而且,姐姐,日后你总要单独面对这些。

    早点学,早点适应,以后就能轻松的多……

    虽然我能保证这世上绝不会有人能欺负到你,但弟弟怕你自己心里为难自己。

    与其让你为难自己,不如让小弟做这个恶人。”

    贾迎春再木讷,也能听懂这句话背后的涵义,但她的反应并不是表面的羞涩和内心的美好憧憬,而是惶恐……

    “环弟,你这是,要赶我走吗?”

    贾迎春面色“唰”的一下惨白,站起身来,面色惨白道。

    贾环闻言,心中一疼,连忙起身,朝她的方向走去。

    小吉祥极为懂事的牵引着他,走到了贾迎春跟前。

    贾环面带和煦的笑容,伸手探到贾迎春的脸上,然后掌心贴着她有些冰凉的脸,道:“姐姐,这是什么话?

    弟弟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知?”

    贾迎春闻言,紧攥的心松懈了些,可是还是难过道:“可是……我只想能留在家里……”

    贾环连连点头,应道:“当然,姐姐当然能留在家里,任何时候,这里都是姐姐的家。”

    “那你刚才……”

    贾迎春有些不好意思了,她以为她又领会错了别人的意思……

    贾环笑着道:“姐姐,别看弟弟整日里咋咋呼呼窜上跳下的,好像很威风,野心勃勃。

    其实,我真没有太大的野心。

    我所有的努力,只是希望每个我爱的亲人,都能够有一个幸福快乐的人生。

    这是我努力奋斗的最大源泉。

    然而,每一个幸福快乐的人生,却都容不下孤独和寂寞。

    姐姐,请相信我,你会幸福快乐的。

    我保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