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八十章 不甘心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打住打住!赶紧都打住!”

    感受到身边出现了一种颇为赞同附和并极力想要效仿的气流在堂上涌动后,贾环立马哭笑不得的开口道:“谁都不能做这种傻事啊!

    刚才在老太太那里,我福气长福气的短的啰嗦了一大通,你们就以为我真信阿弥陀佛啊?

    我要真信阿弥陀佛,我还娶不娶老婆了?

    不过是安老太太的心罢了,谁还真信那秃驴……”

    “呸呸呸!快住口!”

    这等“大逆不道之言”刚一出口,就顿时捅了蚂蜂窝。

    林黛玉和史湘云等人花容失色,连连啐口不说,连薛宝钗都急的喝止……

    只是刚一出口,她就羞红了脸,好在,林黛玉等人并没有注意到她……

    面对汹涌的民意,贾环却丝毫不退步。

    他拧着脖颈讲事实,摆道理,道:“姐姐们,你们以为我的眼睛是谁伤的?

    就是准葛尔汗国的大国师,名唤扎达尔。

    你们不知道他另一个身份吧?

    这老小子,在草原上被数百万牧民当做万家生佛啊!

    他是喇嘛教的大活佛!

    与你们信的佛爷都差不多了,当年释迦摩尼的信众怕是都没他的多……

    结果呢?

    嘁!

    就一小气鬼!

    我不就是放火烧了他家几袋粮食吗?

    他就小气巴巴的死追着我不放,一口气追杀了我几百里地。

    他是武宗诶,当初在万军从中,差点将武威侯秦大将军都击杀了。

    这等强人,得多不要脸才好意思追杀我这么个小青年?

    打那个时候我心里就彻底明白了,什么佛啊神啊的,都不靠谱。

    谁信他们谁就是……咳咳!

    反正,我是不信他们,但是我信你们。

    即使在最危险的时候,即使我身疲力竭的时候,我也不曾有放弃活下去的念头。

    因为我知道,你们正在家里等我呢。

    所以,我就一直跑,从巨风之地,一口气跑了几百里,跑过荒漠和戈壁,最后跑到了火焰山里,和那秃驴兜圈圈……

    一直兜到远叔赶来,将他反杀。

    你们想想,那个时候,我要是跪下去磕长头,吃长斋,去求佛祖保佑……

    那现在,我怕是连骨头都没了。

    所以啊,你们与其去求佛祖,不若求你们自己。

    你们若想让我的眼睛早点好,那么首先,你们自己就要好好的。

    你们是我在这个世上最关心、最心爱也是最重要的人,只要你们没事,我就一定不会有事!

    荷儿,还有诸位姐姐、妹妹,万不可有这种念头,听到了吗?

    你们若是这样做,那般折磨自己,那才是真正在我心头插刀子呢。”

    贾环甫一开口,就吸引住了众女的注意力。

    大家都知道他的眼睛受伤了,却不知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原来,他竟然是被一个活佛给打伤的。

    这个活佛,还是那么了得的强人。

    众女的心一瞬间提起,纵然她们已经看到贾环站在这里,却还是忍不住为他担忧。

    而后她们又听到贾环说,他那时若跪下磕长头,吃长斋,求佛祖保佑,便也觉得荒唐……

    待再听他说,在最后关头,他和“远叔”一起将那强敌反杀,小吉祥和贾惜春忍不住欢呼起来。

    再听到最后,众人又忍不住感伤起来……

    说了那么一堆,原来,他只是不愿她们去吃苦……

    贾环又将白荷揽入怀中,柔声道:“你的心,我知道了,也很感动。

    但是你要真这么做,当心我揍你……”

    “嗯,对,揍她屁股,脱掉裙子揍!”

    小吉祥在一旁下意识的点头接口道,将贾环对她的威胁之词顺了出来……

    “哗!”

    堂上的气氛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折。

    “呸!”

    众已经长大知事的女孩子无不暗啐一口,看向贾环的眼神有些不善起来,寻思着他已经是不是这样干过……

    而已经经过人事的尤氏、王熙凤还有秦氏三人,看向贾环的眼神则有些异样起来……

    没看出来啊,小小年纪,倒很知情.趣哩。

    小伙儿,很会玩儿啊……

    白荷一张脸则变成了映日荷花,羞意盎然。

    感受其他人看向她神色不同的眼神,她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可是,她又不忍离去,因为她一刻也不想离开贾环。

    贾环脸皮多厚,只打了个哈哈,道:“小吉祥说的是我和她小时候的游戏,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咳咳……”

    解释倒也说的通,可最后的腔调儿怎么就跟个花花太岁似的?

    “呸!”

    众女的啐声更大了。

    而且,什么叫做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我们想什么了?

    不过,啐归啐,可还是很有几个,眼眸如水……

    这种禁忌话题,对她们这些没出阁的大家闺秀而言,忒也刺激了些。

    尤其是林史二女。

    方才听到贾环说,他根本不信那些秃子,不仅不信,追杀他的人还是一个活佛。

    听完这些后,她们心头忽然就落下了一块大石,变得格外轻松起来。

    既然连神佛都不信,那所谓的福气之言,自然更是虚无。

    那么……

    只要他不信,贾家如今其实没什么人能强求他去做他不喜欢的事。

    他喜欢那个满身福气挂金锁的人吗?

    当然不喜欢!

    说的和大阿福似的……

    没听过林妹妹哼过那首曲儿吗?

    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

    哼哼!

    许是因为心情激荡之故,造成两人心防不守。

    她二人听到贾环有些色兮兮的语调,再想起以前与他独处时他的那些不规矩……

    两人的俏脸都阵阵发红。

    如今,他已是侯爵了呢……

    许是等他眼睛复明后,出了孝期,就能……

    愈是这般想,两人的俏脸愈热愈红,林黛玉原本就若冬泉般水雾蒙蒙的美眸,此刻更是凝水欲滴。

    史湘云也好不到哪去,寻日里大方脱俗的神态不见了,变成了羞红脸的小儿女……

    一时间,堂上女儿香气弥漫,贾环觉得,气氛有些醺人醉……

    然而,薛宝钗此刻的心情却格外复杂。

    若说她之前对薛姨妈和她兄长的所为一点都不知情,却也不尽然。

    其实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也清楚她娘薛姨妈的心思……

    她并不是很喜欢,心里还有些不自在。

    但是,却也并不反对。

    不仅因为她是薛家女,要承担一份责任。

    她还坚信,婚姻大事,本就该遵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而私相授受,却是于礼不合。

    女儿家本不该自己插手这些事……

    因此,尽管她心里对母亲和兄长所为感到不自在,觉得没意思,可她并不去反对……

    眼看着事情一步步发展下去,两府中人竟然渐渐传出一种“金戈良缘”的说法。

    所为金,自然就是她的金锁,而戈,就是出征在外的贾环了,代表兵戈。

    金锁的福气,可以保佑兵戈在战场上平安无事,而反过来,兵戈又能护卫住金锁的富贵……

    这不是天作之合是什么?

    这种说法,虽然没有在两府上层人物中明传,单是在下人群中,却流传甚广。

    这让薛宝钗在面对林史二人时,十分的不自在。因为连素来和她要好的史湘云,最近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深意和隔阂……

    再加上她哥哥薛蟠的“意外”遭难,贾政和贾琏找了许多人都没有办法救出,更让她心力憔悴。

    她都想劝说薛姨妈,不要再折腾这些有的没的之事了。

    若不是因为这些事,哥哥薛蟠也不会玩火自.焚,真的作死成功了……

    然而,让她惊奇的是,当贾环眼盲回来后,居然连他都张口闭口的在讲什么福气。

    还说若不是福气不够,定然不会有事!

    这真真让她心里又羞又惊,心儿砰砰跳个不停。

    难不成这世上真有这般巧的事?

    那张道人是因为收了哥哥天大一笔银子,才弄出了这么一出说法。

    可是贾环他为何也说这样的话……

    难不成,那张道人当真是神仙,能铁口神断,算出人的命运?

    若非如此,这世上怎会有这般巧合的事呢?

    薛宝钗第一次觉得,她真的和这个人有莫大之缘……

    再想起贾环出征离去的那日夜晚,那一次碰撞,那一次触摸,那一次轻捏……

    薛宝钗心里满是难名的滋味,她自己都数不清其中到底有多少种感觉。

    但可以肯定的是,里面并没有恼意……

    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贾环都是同辈中最优秀最出众的少年郎。

    除了没文化这个硬伤外,其他的,论出身,论心智,论能力,论担当和责任,无不是上上之佳选。

    没文化不怕,薛宝钗相信,只要她愿意,她一定能帮他弥补上这块短板。

    等到他将这块短板也补全了,那……

    他就是最难得的良人……

    哪个少女不怀.春?

    午夜梦回时,薛宝钗也会渴望,此生能得一良人,托付终身。

    而且,似乎她就快成功了……

    虽然她年纪大他好几岁,但她盼者,亦非正室,只是平妻。

    却不是正好吗?

    若是在旁家,她或许还会犹疑平妻的地位低于正妻,另她低人一头。

    但来贾家不短的日子里,她冷眼旁观,发现贾环对这些根本就不讲究。

    在他心里,好像只要是一家人,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一样,没见他将小吉祥都丑成了大小姐?

    她相信,即使是平妻,她也不会低谁一头的……

    然而,她却没有想到,贾环在贾母等人跟前说的那些话,居然都是安慰人心之言。

    他不但不信什么福气福运,他甚至连佛祖都不信。

    不光不信,还亲手干掉了一个人间活佛……

    这一瞬间,薛宝钗只觉得,命运是如此弄人。

    她与贾环的距离,从即将靠近在一起,瞬时又拉开了很远很远的距离……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如果从没有发生过此事倒也罢了,可是如今这样,却着实令她有一种下不了台阶的感觉。

    她很不甘心。

    ……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