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七十八章 封赏太厚?
    远远的,二十步外,李万机便带人毕恭毕敬的跪了下去,待轿子走近后,李万机颤着声,高声喊道:“奴才李万机,恭迎家主大功回府!”

    其身后付鼐、纳兰森若等人,亦是跟紧效仿。

    贾环在轿子里沉默了下,而后轻声道:“万机,起来吧。进府说话……”

    李万机闻言,又重重叩了一个头,然后他站起身来,却挥手让打头的那个荣国府抬轿小厮将轿杆让给他。

    而且还回头,绕开付鼐和纳兰森若,招呼后面的胡老八几个老兄弟,上前替代其他轿役。

    这过程中,却看都未看付鼐和纳兰森若两人一眼。

    付鼐和纳兰森若也没有看他,两人木着脸,直勾勾的盯着贾环乘坐的轿子后面骑在马上的帖木儿。

    帖木儿面色上说不出是什么神色,很杂。

    有愧疚,有悔恨,有委屈,还有自责……

    面对付鼐两人的目光,他抬不起头来。

    像一只断了腿的病虎,沮丧的坐在马上。

    待贾环的小轿路过两人后,帖木儿的马也跟了过来。

    只是,在路过两人时,从来都是一副从容在怀,智珠在握的付鼐,忽然暴起,一把抓住帖木儿的胳膊,而后重重将他摔了下来。

    “啪!”

    他还顺手夺过帖木儿手上的马鞭,在帖木儿落地后,重重的一鞭抽在了他背上。

    也许是太过自责,也许是因为无法辩解,总之,这么重的一记马鞭,将帖木儿身上的衣服都抽破了,露出里面绽开的皮肉,可帖木儿却木木的躺在地上,连声都未吭一声。

    付鼐见状,怒气更胜,举起鞭子就要再抽。

    “够了。”

    前方抬轿的李万机却回过头止住了付鼐,目光还是冰冷,说出的话更冰冷,他道:“这是什么地方?不要在这里做这些没用的……”

    不过,他话没说完,就被轿子里的贾环打断了,贾环轻声吩咐了句后,李万机面色一变,眼神有些忿忿,不过到底还是点点头,而后沉声道:“三爷说,不干帖木儿的事,他和亲卫队都做的很好,不要怪他。”

    说罢,他深深的看了眼热泪盈眶的付鼐和纳兰森若一眼,而后不再停留,抬着贾环从正门进了宁国府。

    贾环此刻没有心情去安抚付鼐和纳兰森若,不是他不体恤他们,而是,李万机告诉他,牛继宗和温严正,正在宁安堂里等他。

    而牛奔和温博,俱都跪在堂上……

    贾环闻言后,心情就有些忐忑起来。

    这些年,他以真心相交,以真情相待,确实也换来了许多真心的关照。

    其中,就以牛继宗为首。

    好几次贾环和忠顺王的冲撞,都是老牛亲自出马,替他镇场子。

    而他之前打了一干文臣公子后,又是老牛出面,在朝堂上和那些权势滔天的文臣大佬们打擂。

    又是咆哮又是大骂,几乎是用胡搅蛮缠的法子,替他掩盖了此过。

    还有,贾环虽然出身贾家,又是子爵,身份高贵。

    可实际上,他却是一个连半点实权都没有的“小赤佬”。

    而他手下那般大的产业,能够平安无事,让他闷头发财到今天,不被屑小捣乱惦记,正是因为牛继宗、温严正等人的大力庇护。

    他们的确都是荣国一脉的旧部,但是,他们并不是听命于贾环的下属家将,他们是贾环的长辈。

    哪怕如今贾环的爵位已经高于他们了,可那又如何,他还是晚辈,他也自甘做晚辈。

    他可以在梁九功跟前找种种借口,为了安慰家里的亲人,他也可以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可是对于两个一直庇护着他,对他寄予厚望的长辈,贾环真不知道该怎么说。

    心思愁绪间,小轿到了宁安堂门前。

    李万机拉开轿帘,搀扶着贾环下轿。

    然而贾环刚出来那一刻,两大滴浊泪便从李万机眼睛中瞬间落下。

    胡老八等人也是气息变急,眼睛发红。

    “三爷……”

    李万机哽咽了声。

    贾环向前迈出的脚步顿了顿,道:“万机,快过年了,虽然府上还在孝期,但总要多少准备一些。

    还有,后面园子的工程过年期间不要停。争取在三伏天前把园子建好……”

    “是!”

    听贾环谈及正事,李万机就知道贾环心里不喜见他流泪,便连忙抹去了眼泪,沉声应道。

    贾环微微一笑,轻声道:“都安心,天塌不下来。家里都还好?”

    “三爷……劳烦您挂念,家里都还好……奴才只恳请三爷,好好养伤,早点养好伤才好!”

    贾环闻言,点点头,不过听到前面传来的声音,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道粗壮有力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来人似乎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而后深叹息一声后,才拉着他往里走去。

    “牛伯伯,温叔叔,对不起,小侄让你们失望了。”

    贾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在堂上站稳后,就深深一揖,声音愧然道。

    牛继宗和温严正坐在左右两边的客座上,听到贾环的话后,两人对视了眼,再看看贾环眼前的黑布,又一起长叹一声。

    而门槛角落里,牛奔和温博两人垂头丧气的跪在那里,安静的听着……

    沉默了会儿,牛继宗声音低沉道:“可还能治好?”

    贾环闻言,苦涩一笑,摇头道:“伯伯,怕是,不能了。”

    不是难,而是不能……

    饶是已经知道了答案,可牛继宗、温严正二人闻言后,脸色还是再阴沉三分。

    又是一阵艰难的沉默,牛继宗道:“太上皇怎么说?”

    他们下朝后已经知道,贾环回来后先去见了太上皇。

    贾环道:“太上皇已经下旨召集天下名医来京替小侄医眼,让我能看到后再去见他……”

    听到这,牛继宗眼中明显闪过一抹不满。

    而后就听贾环又道:“如果一直都看不到,太上皇说,念在旧日的情分,就保我做一个富贵一生的闲人。”

    牛继宗闻言,和温严正两人对视一眼,脸色舒缓了几分……

    “哦,对了,方才梁九功梁公公来宣旨,太上皇晋封小侄为国朝一等侯,着配紫金斗牛服……”

    贾环最后补充道。

    牛继宗和温严正二人闻言,眼睛陡然圆睁,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贾环,齐齐起身道:“当真?”

    贾环点点头,笑道:“是真的,紫金斗牛服和凤翅紫金冠就在外面的轿子里。”

    牛继宗倒吸了口冷气,有些不解的看了温严正一眼。

    温严正也缓缓的摇了摇头,示意同样不解。

    封赏太厚了吧?

    大秦武勋亲贵之爵,何等贵重?

    又岂是这般好得的?(史家那种侯爵并不算……)

    准葛尔汗国在西域的确是一个霸主,东抗大秦,北拒厄罗斯,南凌吐蕃,西压哈萨克汗国。

    举目四顾,似乎颇有些当世无敌的雄姿。

    但实际上,在秦人看来,大秦没有去征服西域,不是因为打不过。

    而是因为打下之后,大秦内部没有人愿去移民戍边……

    西域太大也太荒芜了。

    就算有许多肥沃的草原,可以开垦农田,可是没有人愿意去,又有什么法子?

    在大秦世人眼中,最蛮荒的黑辽,怕是都比西域开明一些……

    而且西域和关内相距太远,交通太过不便,每年一到冬季,差不多就与关内隔绝了。

    这种情况下,朝廷也不放心驻守太多大军,而且后勤供给也是大问题。

    但若不驻扎太多大军,又守不住那么大的地盘……

    所以,这食之无味的鸡肋,秦人并没有去取。

    因此,在秦人的眼中,准葛尔汗国这个所谓的霸主,其实是很有水分的。

    相比于大秦的亿兆黎民,拥民不过数百万的准葛尔部,顶多就是一个大一点的草原部落而已……

    换一个人,纵然取得了准葛尔大汗的首级,并一把火烧死了无数王公贵族,和粮草。

    了不起能封个世爵就不错了,说不定还只是个子爵……

    没见秦梁驻守西北这么些年,虽然大战役没爆发过,可上半年端个几千人的小部落,下半年闯个万把人的中型部落,这些年加起来,杀的鞑子绝不会少于二十万。

    但秦梁的爵位已经好多年没有升过了,斗牛公服连影子都没见过,麾下大将也少有封世爵的。

    为何?无他。

    因为这些所谓准葛尔部的王公贵族,在大秦朝廷看来,和土司酋长没多大区别。

    当然,这些都是朝廷上文官的意思,但,文官的意思便是主流思想。

    牛继宗和温严正两人原本以为,贾环顶多能坐正一个一等伯的爵儿,能着配侯爵的飞鱼服,就很不错了。

    两人都没有想到,太上皇竟会颁下如此隆恩,直接封到一等侯,而且还着配紫金斗牛服!

    这封赏,就有些太厚了。

    不过,再看看贾环的眼睛,两人觉得可能明白太上皇的意思了。

    许是太上皇也知道,贾环今生怕是就要止步于此。

    索性,借这个机会,垂下隆恩,封赏厚些。

    牛温二人都是寡言之人,既然知道了情况,又已经无法挽回,他们就没有再多絮叨什么。

    听到贾环开口说起王子腾之事,两人也没有责备他什么。

    只说,让王子腾上书乞骸骨就是。

    而后又叮嘱了贾环几句,让他好生修养身子后,便面色沉默的离去了。

    不过,两人并没有带牛奔和温博一起离开,甚至,从始至终两人都没有再和他们说话。

    牛奔和温博两人面色愈发沮丧,他们情愿他们的父亲严厉的责骂他们一番,甚至打他们一通,都强过漠视他们。

    这让他们的心理更不好受。

    贾环笑着劝道:“两位哥哥,都起来吧,赶紧回府去才是正经。

    两位婶婶怕是都在家等不及了,毕竟都是你们第一次上战场。”

    两人闻言起身后,牛奔对贾环道:“你跟我一起回去吧?我娘也记挂着你呢。”

    贾环摇头笑道:“我后宅里还有人等着安抚,而后老太太那边还要用饭,改天吧。记得代我跟郭婶问好,还有博哥,代我向吴婶请安。”

    温博点点头,没出声。

    牛奔也沉默了会儿,又觉得不好一直这般,便强笑道:“环哥儿,恭喜你,成侯爵了。”

    温博也瓮声贺了声。

    但是看着贾环眼前的黑布,两人脸上并没有什么喜色……

    贾环却笑了起来:“都这么颓废干吗?面对扎达尔这个武宗时,我都没放弃过希望。

    如今我侯爵做着,斗牛服穿着,除了眼睛外也无生命之忧,已经比这世上太多人都好的多的多,又有什么理由去颓废,去自怨自艾?

    两位兄长,人生有许多惊喜,自也有许多磨难。

    我希望我们能做到坦然的去面对惊喜,也能做到从容的去面对磨难。

    更何况,这世上奇人异士那么多,未必就一定让我贾环瞎一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