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七十七章 贴心(有点没节操,慎入)
    “二嫂,你前头先去帮我说,若不然一会她们一见,怕是没功夫说了……”

    其实,这只是个借口。

    真正的原因是,王熙凤正亲自搀扶着贾环的胳膊,送他去二门。

    因为后宅没有男仆,总不能让贾政去搀扶,而贾琏又是这边的家主,做这种事也拉不下颜面。

    所以王熙凤这个二嫂刚好……

    可是,搀就搀吧,能不能……拉开点距离……

    贾环是习武之身,颇为强壮,不怎么畏寒,所以穿的比较薄。

    而王熙凤虽然穿的厚实,可那鼓鼓囊囊,软腻丰润的感觉,还是能清晰的从贾环不时陷进去的胳膊肘间,传至心间……

    再加上她身上发出的酥骨幽香,不仅酥骨,好像还能酥脑……

    都说军营待三年,母猪赛貂蝉。

    贾环虽然还没那么恐怖饥.渴,可作为一个正常童男,尤其是一个血气方刚的赤阳童男,他心里还是跟猫抓似的……

    其他姊妹们已经绕到后面,从两府夹道中间的黑门过去宁国府了。

    她们是内眷小姐,轻易不好出二门,便只能走小道。

    但贾环今天却不能从那里过,因为他是家主,大战归来,焉有走小门的道理?

    所以他被王熙凤搀扶着从荣庆堂往二门处走,预备到了二门再乘轿子。

    可刚离了姊妹们的视野,贾环就觉得,王熙凤将他照顾的越来越“贴心”了……

    其实,岂止贾环觉得心里有猫抓,王熙凤又何尝不是如此?

    对于男人来说,女人的脸,和女人的胸,是最好的催.情春.药。

    而对女人来说,尤其是对王熙凤这般,权势欲极强的女人来说,男人的名爵、地位,权利,以及身上浓烈的雄性气息,简直是她无法抗拒的诱.惑。

    方才看着贾环那身斗牛公服时,她就已经心里难忍痒痒了……

    此刻又“贴心”的抱着这个能穿公服的人,她岂有不心动之理?

    再加上贾环刚才战场回来,身上还未退去的杀气和彪悍雄烈之气不停的冲击着她的心房……

    天哪!

    也许是因为怀孕期间的女人需求更强烈,所以贾环浓烈的雄性气息差点熏昏了她的头。

    王熙凤觉得只靠着这个人,嗅着他身上的这股气息,她就快到了……

    所以,她想靠的更近一点,好让这种感觉来的更猛烈些……

    其实,若贾环眼睛好的时候,她反而不敢靠的太近。

    尽管不愿承认,但她还是清楚,她心底其实是有些怕贾环的。

    当初贾琏将贾迎春送入宫中,贾环回来后暴怒之下,一耳光生生将贾琏扇的飞起,还有那句“既然长兄如父,那你为何不跟你那死鬼老子一起去死”……

    这一幕,给她留下太深的印象。

    她确实怕贾环……

    但是,现在却有些不一样了。

    她反而敢亲近上来,似乎还想掌握主动权……

    不过好在,贾环及时开口提醒,让她清醒了过来。

    虽然感到两颊炽热,两股间更是湿漉漉的……

    不过王熙凤到底有胆气的多,她先不露声色的扫了眼跟在身后不远处的几个丫鬟婆子,记住她们都是谁后,又用丹凤眼瞟了贾环一眼,端的风情万种!

    只可惜,真的是媚眼儿抛给了瞎子……

    随即反应过来后,她也自觉好笑,便高声笑道:“三弟,你眼睛还不好,我这个当二嫂的,不照顾紧一点,万一让你磕着碰着了,回头老太太还不恼我?

    你放心便是,一会儿你先在轿子里坐着,待我去跟尤大嫂还有你的那两个心肝讲明白了,你再落轿便是,哼哼!”

    眼中春情还未散尽,说的话也有些轻浮,不该是从嫂子口中说出。

    不过,贾环却没有太反感。

    他相信,王熙凤会有底线,不会真想与他及乱。

    顶多就是撩拾撩拾他这个出色的小叔子,过过干瘾,污一污,吃点小鲜肉……

    而他呢,这好吃不过饺子……

    咳咳!

    总之,不及乱是底线,不过分就好。

    虽不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可,太过古板,也不大好……

    王熙凤稍微松开了些贾环的胳膊,没让它再卡在里面。

    不过走路时却还是来回的摩擦着,效果似乎更佳……

    贾环不自然的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鼻子,想看看是不是流鼻血了……

    少女的蓓蕾,和已婚少妇胸前相比,原来完全是两个概念。

    一个坚实弹劲犹如夏天青涩的芳香果子,一个则如同秋天饱满丰实熟透了的浓香红果。

    更何况,王熙凤还在孕期,更大,更饱满……

    贾环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他想将胳膊中抽出来。

    他承认他玩儿不过这个已婚熟.女,他认输。

    若是再不停下,他怕他会直接缴械……

    好在,二门终于到了。

    “咯咯,三弟,二嫂就先走一步,去帮你安抚人心!不过,你可得想清楚,要怎么谢我才是!”

    王熙凤的轿子也到了,上轿前,她娇声笑道。

    贾环嘴角抽了抽,道:“日后二嫂还想散步,尽管来寻小弟,小弟定舍命相陪。”

    “呸!”

    王熙凤一双丹凤吊梢眼中如欲滴出水滴一般,俏脸布满云霞,啐了贾环一口后,还想再说话,可是后面的婆子丫鬟带着轿子已经走到跟前了,她只好哼了声,道:“记好你的话就行!平儿,伺候好你三爷上轿!”

    说罢,转身上了轿子,先一步出门了。

    而这下,又轮到贾环傻眼儿了……

    “唉!”

    本想张口说些什么的平儿,可是看着贾环眼前的那条黑布,最终只发出了一声叹息,柔声道:“三爷,上轿吧。”

    说着,一双纤白素手轻轻的搀住了贾环的胳膊……

    然而,贾环脑子可能还在宕机中,脑洞里也不知装的是些什么玩意儿,胳膊肘竟下意识的往人家怀里挤去……

    “呀!”

    感到一条粗壮的胳膊,蛮横的撞进怀里,只撞的她胸口疼,平儿惊叫了一声。

    好歹,她心思细腻,知道不能高声叫出,刚开口便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

    但也足以惊醒造次的贾环,他连忙松手后退,正想道歉,却没留意后面的轿子栏杆,一个失衡,人就要朝后连连退步,眼看就要栽倒过去……

    平儿见状一惊,这才又想起贾环的眼睛盲了,看不见东西,自然不知轻重……

    她连忙伸手去拉,可是她费尽力气,都拉不住沉重的贾环,眼见他就要摔个头破血流,还要连她一起拉倒。

    幸好,这时后面面色各异的婆子丫鬟们终于赶了上来,堪堪将贾环搀扶住,没倒下。

    贾环站稳后,面露苦笑,道:“劳烦大家了,眼前什么都看不到,都是黑的,快成废物了。

    若是冲撞了你们,还请多见谅,实在对不住……”

    听了这话后,平儿方才心中升起的羞恼和鄙意顿时消失了,眼露同情、怜悯、惋惜……

    而那些面色讶异的婆子丫鬟们,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是啊,三爷眼睛看不到,自然不知道哪里是哪里,难免……

    唉!

    也是可怜呐!

    于是,众人便连道“不敢”,有胆大的,还宽慰起贾环来。

    贾环却面色落寞的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伸手摸索着,想要自己上轿。

    平儿见状,赶紧上前,小心的搀扶起他的胳膊,引着他上了轿。

    众人看到这一幕,在旁边无不面色唏嘘,有些心地柔软的,甚至忍不住掉起泪来。

    平儿轻轻的揉了揉胸口,看了眼已经放下轿帘的软轿,对八个壮硕的健妇道:“起轿吧。”

    “是!”

    她们不知的是,当轿子抬起后,轿子内的贾环,也终于海松了口气。

    他抓了抓脑袋,摸不清楚今儿到底是怎么了。

    按照他以往的自控力,绝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才对。

    难道眼睛看不到了,人也更闷.骚了?

    还是……

    眼睛盲了,他表面上努力做到了坚强、冷静,然而实际上,眼盲对他内心的冲击,还是让他心性修养出现了破绽……

    不过,不管怎样,体面的圆过这一遭就好。

    ……

    宁国府正门前,李万机领首,付鼐、纳兰森若等一干管家都在。

    还有其他数十名青衣仆人,皆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候着。

    但,他们的脸色都不大好,铁青着脸,眼睛里满是担忧之色。

    从贾环一顶明黄小轿送入荣国府,到贾环眼睛受伤,再到贾环封侯,消息一直源源不断的传来。

    他们为贾环回来的消息感到激动,他们为贾环封侯的消息感到欣喜若狂,但他们更为贾环眼睛受伤而感到痛心、担忧,还有愤怒。

    帖木儿还没有回来,他要守着贾环。

    如果他之前自己回来,等待他的,绝不会是为归人准备的美食和烈酒。

    作为贾环的亲兵头子,以往李万机等人对帖木儿尽量给予最好的待遇。

    吃的喝的穿的住的还有用的,所有的必须物品,李万机都为他准备的妥妥当当。

    而对他唯一的要求就是,在关键时候,能为贾环挡刀,挡命……

    可是,贾环还是出事了。

    就此一点,帖木儿就罪该万死!

    从这个消息传回来后,李万机对付鼐和纳兰森若的态度便陡然冰冷下来。

    若非他还有理智,知道往日里这两人对他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他几乎都要忍不住喊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诛心之言!

    而不用他说,付鼐和纳兰森若两人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致。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帖木儿和他的儿子博尔赤,带着全族最精锐的弓手,居然还保不住贾环的平安!

    他们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这个时候,没人去考虑贾环是私自跑出去的,并没有带亲兵队。

    他们只知道,平日里待遇最厚,受恩德最重,本职责任是保护家主的亲兵队,没能保住家主的平安。

    知道这一点就够了,因为其他人也没功夫去了解详情。

    所以,这,就是他们这些宁国府里蒙满两族人最大的耻辱!

    若是帖木儿在跟前,付鼐和纳兰森若保管会用鞭子狠狠的招呼他一顿。

    如今,他们只能盼望,三爷对他们的信任,不会减少。

    不远处,一抬明黄小轿缓缓抬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