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七十五章 宝玉相求……
    第四百七十五章宝玉相求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有宁国子贾环,少年英敏,躬肖二祖。

    不避险苦,勇赴国难。

    更直捣龙城,取可汗首级,焚烧敌粮,毙武宗国师,得使大捷西域。

    兹此显功殊勋,朕岂吝惜名爵?

    故,特晋贾环为国朝一等侯!

    宁国侯稚龄有为,勇冠三军,甚慰朕心,朕甚爱之。

    特赐其以侯爵之位,配着紫金斗牛服,以嘉其心。

    钦此!”

    梁九功朗声念罢,门外两个小黄门便躬身进来,手里各端着一个金红蟒缎覆盖的托盘,掀开后,里面各是一套行头……

    紫金斗牛服,和一顶凤翅紫金冠!

    灿然炫目!

    满堂跪地之人皆为震惊,当然,更多的却是难以言喻的惊喜。

    这可是国朝一等侯啊,何等尊贵!

    更何况还特赐了紫金斗牛服!

    这已然是以侯爵之身,享受国公之尊了。

    在此之前,满朝武勋亲贵,能有此殊荣者,唯有义武侯方南天。

    而方南天正是凭借一身紫金斗牛服,才能在国朝大典上位列武勋之首。(非武臣)

    纵然同为一等侯的武威侯秦梁,靖海侯施世纶等人,也只能位居其后。

    相逢见礼时,他们都要先给方南天行礼。

    这一点,着实让荣国一脉的武勋亲贵们感到憋屈愤懑。

    但从今天起,荣国一脉,终于有人能够与其在地位上抗衡了!

    而贾母、贾政等人亦无不激动万分,面色涨红!

    因为自贾代善战殁三十余年后,贾家,终于又重现紫金斗牛服了。

    先祖荣耀,得以光复!

    不过,等贾环接完旨意,众人起身后,梁九功却又惋惜了起来。

    他看着贾环长叹一声,道:“你啊,真不知该怎么说你才好……

    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拼却性命,付出这么重的代价,就为了这一天?

    侯爵之位,对于别的人家许是艰难万分,可是对于你,又何须如此?

    只要稳扎稳打的磨下去,最多也不过是二三十年的事。

    二三十年后你才多大啊?

    怎么就等不及呢?

    看看你现在……”

    贾环闻言,面色微变,连忙笑道:“梁爷爷,您快别说了,小子不就是想成咱大秦的霍去病吗?

    呵呵,您瞧瞧,小子现在是不是比霍去病还威风?

    他在我这个年纪,好像还在街头和别的衙内打架呢……”

    看着贾环一副洋洋自得的神色,梁九功当真气不打一处来。

    他是看着贾环从一被驱逐出府的卑微庶子,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的。

    再加上一些其他原因,所以情感颇有些复杂不同。

    因此,当他看到贾环这副“暴发户”德性时,当真有些恼怒起来。

    贾环倒也机灵,“见”好就收,感觉到梁九功身上的气息变得肃穆凝重后,他连忙正色道:“梁爷爷,这当然只是其中一个理由。

    当时的情况您也知道,武威侯已经是那样了,小子和武威侯世子又是那样要好的关系,而偏巧又只有小子知道如何才能去那里……”

    梁九功闻言后皱起白眉打断道:“什么叫只有你知道如何能去那里?

    你不是假装被俘,机缘巧合下成了准葛尔汗国金珠公主的戈什哈,才被她带去龙城的吗?

    你一个小儿,之前连神京都没出过,你又是怎么知道如何去那里的?

    胡言乱语!”

    贾环面色严肃道:“梁爷爷可知,小子八岁那年曾经病危,几乎不治,而后被先祖荣国所救之事?”

    梁九功闻言面色一变,其他人的脸色也纷纷变化,看着贾环。

    梁九功道:“此事我知道,怎么,你的意思是……”

    贾环缓缓点点头,沉声道:“那一夜所发生之事,当真令小子不知如何解释……

    只记得,先祖救了小子后,虽然没说多少话,却带着小子飞越见识了很多地方。

    其中一处,便是准葛尔汗国的龙城之地,曳迷离。

    而且,先祖还指点了小子如何在魔鬼城中,寻到一条绝密小路从而穿越风魔之地。

    这,才是小子有把握成功的最大原因。

    若非知道那条绝密小路,只那飞鸟难渡的风魔之地,就会将小子困死在龙城。

    就算小子能杀了策妄阿拉布坦,还一把火烧了龙城,可又如何能一夜穿过风魔地,从背后去偷袭焚烧他们囤积在克拉玛伊大营的粮草和神火呢?

    所以,小子以为,这是先祖的指引,不得不去!

    梁爷爷,您就别生小子的气了……”

    梁九功闻言,面色当真连连变幻,他皱着一双白眉,一对老眼中满满都是惊骇之色,他震惊道:“你说的……都属实?”

    贾环点点头,道:“若非如此,小子又岂敢这等造次!”

    忽地想起贾环带回的那副图,梁九功面色又几经变化,最后皱眉问道:“那你为何不与太上皇明说?”

    贾环苦笑一声,道:“说不说,眼睛都这样了……而且,也没什么太大的意义……”

    “糊涂!”

    梁九功沉声喝了一声,不过看到一旁的贾母等人面色一变,随即又舒缓了口气,放轻声音道:“你啊……当真还是个孩子……

    对了,先荣国当日,还带你去了哪些地方?你说清楚点,以便太上皇垂问。”

    梁九功又问道。

    贾环苦笑一声,道:“小子哪里记得清,当日浑浑噩噩的,哪儿是哪儿都分不清。也是到了西北嘉峪关后,才认出了那地儿。而后又听当地的人描述了风魔之地,才回忆起那条小道来……

    至于其他的,有冰天雪地之处,冰是蓝色的……

    有湖泊、沼泽、森林、草地,还有看不到尽头的汪洋大海,总之有很多很多地方……

    不过梁爷爷您若问具体的,小子就答不上来了。

    除非到了那里,看清楚后,或许能认出来,不然的话……”

    梁九功闻言,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后,点点头,道:“那就这样吧,反正……总之,你好生修养,如今身份不同了,不要再胡闹了。”

    贾环闻言嘿嘿一笑,道:“瞧梁爷爷您说的,小子哪里还有机会胡闹……”

    梁九功闻言,哼了声,却不再理他,而是对贾母拱手一礼道:“太夫人,老奴这就回宫给太上皇回话了。至于贾环……太夫人还需让他好生将养身体,不可让他受了委屈,太上皇着实惦记着他呢……”

    贾环闻言,心里有些惭愧,亦有些感动。

    梁九功是知道他是真瞎的,想来是怕贾家有些人,会趁机欺负他……

    贾母闻言后,自然能听出其中之意,连声笑道:“老公公尽放心便是,环哥儿是我的亲孙子,如今又是我贾家的族长,还成了侯爷,这般尊贵,又这般孝顺懂事,老太婆我护着他还来不及呢,谁还敢与他委屈受?”

    梁九功闻言笑了笑,道:“这就好……今儿是腊月二十八,每年二十八、二十九两日,杏儿郡主都要回王府去陪王妃礼佛,尽尽孝心,不然肯定会跟着过来了。”

    贾环闻言有些好笑,但更多的还是感动。

    梁九功许是见惯了朱门豪宅之家的阴私暗斗,因此还是有些不放心贾环一个小瞎子去应付这些,又替他上一重保险……

    最后,才在贾家众人的恭送下,出了荣庆堂回宫去了。

    待外客离去后,堂上的气氛顿又一变。

    众人已经放下了对贾环眼睛的担忧,虽然看着还是难受,但她们认为,贾环的眼睛确实能好。

    既然如此,就不用太过担忧了。

    该为他高兴才是!

    贾母将盛着公服行头的托盘放在软榻前的小几上,抚来摸去,面色感慨不已。

    她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贾家还能有人能再穿上这套斗牛公服,而这一天还会来的这样快……

    王夫人、薛姨妈、李纨还有王熙凤等人,虽然面色各不相同,却也都紧紧的盯着这套行头看着。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对这套行头感兴趣。

    从暖阁里出来的姊妹们,似乎还是更关心贾环……

    只是,现在她们也不方便给贾环使眼色,让他带头离开了。

    幸好,贾环似乎能猜到她们的心思,他主动对贾母笑道:“老祖宗,孙儿先回东边儿去一遭,还有些琐事要处理。待忙完,再来陪老祖宗用午饭,成吗?

    哦……对了,这套行头,孙儿暂时也用不上,要不就先放在老祖宗这里,能让老祖宗高兴高兴就好。”

    贾母闻言,笑骂道:“傻孩子,哪有把自己的爵服不放在身边的道理?你圣眷这么重,太上皇和皇上随时都可能宣你,难不成还要再跑我这边来穿衣服不成?

    既然你有正事,那你就先去处理,等处理完了,再过来。

    今儿咱们家一起,好好的吃一顿饭,好给环哥儿你接风洗尘!”

    贾环笑着点头应下后,又道:“其实也没甚大事,就想回那边‘看看’,离开这么些天了……对了,还要先麻烦二嫂一遭。”

    王熙凤正觑眼看着托盘里那一套斗牛公服眼热,只觉得和这一身灿然明目的袍服相比,贾琏那一身一等将军服,以往看着还挺神气,可现在这么一对比,立马就成草鸡了……

    正眼红寻思着,却不妨贾环开口唤她,她忙问何事。

    贾环笑道:“小弟着实不愿听家里人再为这双眼睛流泪伤心了,我自己去说,怕是她们不信,所以就想二嫂帮个忙,帮我去跟尤大嫂她们说说,她们应该信二嫂你的话……”

    王熙凤闻言,“嗨”了声,道:“我当什么事呢,这事好办,我随你们一起过去就是……”

    说着,还上前搀扶起贾环来,就要带他一起去宁国府。

    这个时候,王夫人却“嗯哼”了声,不过她没有开口,而是以目示意贾宝玉。

    贾宝玉面色涨的通红,看起来很不自愿,却终究难违抗王夫人的意思,便在贾环和王熙凤等人离开前,鼓起勇气说道:“三……三弟,我……我想求你一个事儿……”

    ……

    ps:关于荣国托梦这一段,应该是瞒不住的,不然太讲不通。

    先两更,晚上回来肯定还有一更,太困了,连熬了两晚上,脑袋木掉了,先去睡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