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七十三章 不哭……
    贾环是被宫人用一顶明黄小轿抬回来的。

    这等待遇,已经不能用简单的隆恩来形容了。

    因为明黄之色,乃天子专色。

    除了太上皇和隆正帝外,就连皇太孙赢历,都只能用浅杏黄色。

    从龙首宫出来,一直到西城公侯街,不知多少有心人看到了这一幕。

    或为之高兴,或为之嫉妒,或为之羡慕,当然,也有为其不知死活而冷笑的……

    但不管怎么说,这一幕对荣庆堂内,原本凄慌的人心,起到了镇定的作用。

    知道内中含义的王夫人,嘴角又抿起,面色也再次木然了起来……

    明黄小轿并未在正门前停留,一直抬过了二门,直到荣庆堂前方才落轿。

    贾母等人齐齐站在廊下石阶上,目光紧张的看着轿子。

    轿帘打开,一根竹竿先探了出来,点在地上,而后,眼前蒙着一条黑布的贾环,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走下轿来。

    他似乎知道贾母等人就在前方站着,在众人怔怔的目光中,跪倒在地,朗声笑道:“老祖宗,孙儿回来了。”

    看着贾环的模样,饶是之前被牛奔几个再三叮嘱,可是此刻,贾母等人依旧是面色动容,眼中含泪,身子微颤。

    赵姨娘更是面色煞白,杏眼通红,一只手死死的掩着口。

    她站出来,一步步走下石阶,走向贾环,蹲下.身去,双手缓缓的捧住贾环的脸,颤声道:“儿啊,疼吗?”

    即使贾环已经做了那么多准备,即使他心中几万次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强,一定要笑……

    可是一切的准备,一切的伪装,当赵姨娘说出的这四个字时,都给击成了粉碎。

    鼻子一酸,两行热泪一瞬间落下,贾环哽咽了声:“娘……”

    “儿啊!我的儿啊!你怎么……就成这样了?”

    赵姨娘听到这一声“娘”,只觉得一颗心都碎成了无数片,她一把搂过贾环到怀里,放声哭嚎起来。

    她宁愿不要这满府的富贵荣华,她也不要什么公侯伯子,她只要她的儿子,平安愚鲁到百年……

    赵姨娘这一哭,让后面的哭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贾母、薛姨妈、李纨、王熙凤,还有诸般丫鬟婆子……

    牛奔和温博两人眼睛通红,不过听到后面传来的动静,知道贾家的小姐们忍不住都要出来,对视了眼后,两人草草对泪流满面的贾母一礼,就离开了。

    等两人离开后,满庭院贾府的女人,更加不收敛哭声了,一个个大哭不止。

    而听到动静,忍不住从后面走出来的姑娘小姐们,当她们看到跪在地上,被赵姨娘拥在怀中的那张日思夜想的脸上,蒙着的那条黑布,和他手里的那根竹竿时,一个个恍遭雷击。

    史湘云等人尚好,虽然脸色发白,还撑得住。

    但林黛玉,整张小脸煞白不说,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都不稳,幸好被她身旁的薛宝钗给搀扶住了……

    “太夫人!”

    公孙羽还留在这里,她对亦是泪流满面的贾母唤了声,示意贾环的眼睛不能流泪。

    贾母毕竟久经世事,多少大风浪都闯过来了,如今虽然悲痛万分,可还是知道轻重的。

    她高声对还在嚎啕的赵姨娘道:“赵氏,不要再哭了。方才公孙姑娘说的话你们都忘了吗?

    环哥儿如今不能流泪,都把眼泪给我去了。”

    赵姨娘闻言,这才忽然想起方才公孙羽的警告,她急糙糙的用手擦着脸上泪,没几下就花了妆容,狼狈不堪。

    可她却一点都不在乎,她还强笑着替贾环抹泪,哄道:“不哭不哭,环儿不哭……

    我儿向来有大福气,大福报,会好的,一定会好的,咱不哭,咱不哭啊!”

    贾环此时心中的酸楚也过去了,将浮起心头的软弱再次深压心底,不再让它出来……

    他站起身,还搀扶起赵姨娘,笑道:“娘,儿子其实好着呢。

    虽然眼睛受了些伤,可总有好的一天不是?”

    说着,还“砰砰砰”的拍了拍胸口,自夸道:“你瞧瞧,多结实?”

    赵姨娘“嗯嗯嗯”的点头,道:“我儿的身体好着呢,好着呢!”

    贾环哈哈一笑,又侧过脸,对前头的贾母等人道:“老祖宗,让你们担心了,是孙儿的错……不,都是奔哥他们的错,孙儿回来时已经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让他们说明白了,孙儿就是眼睛有些小疾,不是大问题。让老祖宗们千万不要担忧……

    想来是他们偷懒,没有说清楚,回头,孙儿再找他们算账。”

    贾母将信将疑的看着贾环,招了招手,想叫他过去。

    不过随即又反应过来,他现在看不到……

    于是,她便在鸳鸯的搀扶下,自己走了过来,她细细的看着贾环的脸,还颤颤的伸出手,摸了摸贾环的眼珠,感受到里面鼓鼓的“眼珠子”,她才海松了口气,道:“环儿啊!你可吓死我了……”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公孙羽深深的看了贾环一眼,心里感慨,此人当真是一个顾家的人,连这点都能想的到……

    贾环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道:“老祖宗放心,日后就会好了。唉,说来也怪老祖宗……”

    “怎么着?”

    贾母好奇问道。

    贾环笑道:“都怪老祖宗太财迷,不舍得把您老人家盛不下的福气多分孙儿些。

    孙儿若有老祖宗这般大的福气镇着,这次岂不是就能一点事都没有了?

    老祖宗若是心疼孙儿,就快把您老的福气匀一些给我,说不得,我还能好的快些呢!”

    贾环其实只是在挑贾母最喜欢的话来说,因为老太太最喜欢人说她有福气。

    可是今天这话说出后,贾母的脸色却有些古怪,她和面色同样不大正的赵姨娘对视了眼,两人眼中都有些深意……

    贾环却有些纳罕,难道拍马屁的功夫下降了,还是没有眼睛的加成,说不出好话了?

    不过,随即他就感觉到,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因为虽然他看不见,却也能感受到,庭院里的气氛,忽然有些微妙,和尴尬……

    这是为什么?

    石阶上,林黛玉轻轻的挣开了薛宝钗的搀扶,怔怔的看了她一眼。

    薛宝钗的脸上,满是羞红尴尬之色……

    而史湘云等人,也纷纷出神的看向了薛宝钗,这让薛宝钗脸上的羞涩变成了羞怒。

    干脆一转身,进了屋去。

    “怎么了……”

    贾环正要开口相问,忽地从前院传来动静。

    原来贾政刚下朝,听到仆人相报后,匆匆的赶了回来,与刚刚送走牛奔、温博二人的贾琏一起进了后宅。

    不过,当他看到站在那里,眼前蒙着一条黑布,手里抓着一根竹竿的贾环时,整个人都晃了晃,就要朝后倒去,好在被贾琏眼疾手快给搀扶住了。

    “老爷!”

    一阵惊呼声,贾政回过神来,却没有理会她们,他强挣开贾琏的搀扶,几步走到贾环跟前,指着贾环,颤声道:“你这个孽子,你……你……你怎么弄成了这样?”

    说着,两行热泪流了下来。

    众人见状,才平息了没多久的眼泪,又纷纷落下。

    赵姨娘又跟变了一个人一样,梨花带雨的对贾政哭泣道:“老爷啊,你快看看咱们的儿子吧,他……他……”

    这一幕,让王夫人恨的直咬牙,因为贾政居然最吃这“不知羞耻”的一套,竟当着众人的面,握住了赵姨娘的手,一起流泪,满脸心疼的看着贾环。

    贾环却不想让人哭了,连忙笑道:“爹,你快住了,没事儿,就是眼睛受了点小伤,养上几年就好了……”

    贾政初闻只是受了点小伤,正要松一口气,可听到后面,差点没气死。

    养上几年……

    几年是几年哪?

    他当真是又恨又气,恨贾环不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道理,气他这个时候了还敢混说,但,更多的还是对幼子的怜爱和疼惜。

    “爹,真没事。不信,你问公孙姑娘,她可是真正的神医。武威侯那样重的伤势,都给她救了过来。她说儿子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

    贾环笑着对贾政说道。

    贾政将信将疑的看向公孙羽,公孙羽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贾环虽然看不到,可也能感受到这让贾政没面子的一幕,他连忙解释道:“爹,这高人,自然就有高人的风范。公孙姑娘不爱说话,您也甭见怪。”

    贾政闻言,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不过他再三观看了贾环的脸,觉得他脸上轻松的表情不像有假,便信了八分……

    随即,注意力又被庭院中停放的那顶明黄小轿给吸引住了,他面色一变,指着小轿道:“环哥儿,这顶轿子是……”

    贾环笑道:“哦,这是太上皇赏赐的,让我日后方便进宫时,就乘这顶轿子进宫就好。”

    贾政闻言,霍然动容,倒吸了口冷气,道:“你日后能不用,还是少用吧。”

    贾环点点头,笑道:“是,我记住了爹,得会儿就吩咐人将它放回东边儿库里珍藏着……

    爹,咱们也别在这说话了,这大冬天的,外面也冷。

    别把老祖宗和姊妹们给冻住了。

    嘿嘿!

    诸位姐姐妹妹,我贾环又回来了哟!”

    说着,他满面带笑的,侧着脸,对着台阶方向摇了摇手,打了个招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