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前哨
    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花。

    神京城中,许多富贵人家的孩童们,早早的就等不及年初一,开始放起烟花炮竹来。

    街头巷尾中,也到处充满了人们喜悦的欢笑声。

    人们这般欢喜,除了因为嗅到越来越近的年味儿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前线刚传回消息来,咱老秦在西北,又打了一个天大的胜仗!

    嘿!高兴!

    而就在月余前,西北才传来噩耗,说武威侯秦梁不幸中计被伏,整整七万老秦健卒战殁。

    连带着西域方圆千里的营地都给丢了,甚至还被人打到了嘉峪关下。

    要知道,过了嘉峪关,便是地势平坦的河西走廊。

    再往东,就是陇右关中,国朝神京了……

    一时间,都中上下,颇有些几分人心惶惶,风雨飘摇的压抑感觉。

    当然,没人相信,那些骚鞑子能打进关来。

    几十上百年了,九边之地从来就没消停过,小摩擦隔三差五就有一遭。

    但,从来都是秦军去找那些鞑子部落的麻烦,何曾有这样被人压着打的时候?

    不过,这都是那些鞑子的诡计造成的!如今再想这般,却是不能了!

    因为论实力,那些鞑子连野战都不是秦军的对手,更何况西北还有天下第一雄关镇着?

    所以,大伙儿都相信,大秦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

    只是,虽然都有这个信心,可被人压着打的滋味,秦人从国朝初年起,就再没品尝过。

    雄武了上百年,如今突然给人来了这么一手,骄傲的老秦人心中,难免有几分不自在。

    因此,即使进了腊月里,也没多少人觉得喜庆。

    直到日前传来黄沙军团大胜,一战灭敌二十万!

    更是连准葛尔老汗王和继承台吉葛尔丹策零的人头都一起割了回来。

    其他俘虏的台吉、头人更是不计其数。

    这等赫赫武功,当真令好战敢战的老秦人,感到与有荣焉的骄傲和自豪!

    消息传来后,热血豪迈的老秦人,顿时爆发出了极大的热情,整个关中大地一片沸腾!

    而有幸参与这场大战的武勋将门们,更是咬牙拿出全部家底儿,准备好生操办一个大年。

    最起码,今年的祭祖,一定要比往年隆重数倍!

    这,也算是光宗耀祖!

    而此次家中有子弟随贾环出征的十个武勋将门家族,则一个个都备下了极为丰厚的年礼,早早的送到贾家来。

    还不是管家来送,多是家主亲自上门。

    若是家主不在,也是由家中说话分量极重的直系子弟亲自登门,毕恭毕敬的献上礼单,以示敬意。

    只是,贾家的情况比较特殊,分东西二府。

    虽说如今执掌贾家对外话语权的是东府,可是西府里毕竟还住着一个地位尊崇的老太太,连贾爵爷也得敬着。

    这些家族就更不好怠慢,因此,年礼也得备两份儿……

    不过,别说备两份,就是再备三份五份,哪怕舍家破业,他们也都心甘情愿筹备齐全了送上门去。

    相比于家中子弟此次立下的功勋,以及未来前途无量的前程,这点子花费又算得了什么?

    而也许是因为这些人的隆重和热情,也让贾府里的喜庆气氛,早早的达到了巅峰。

    光是年赏,从上到下,已经不知发过多少回了。

    外面自有老爷和链二爷去赏,内宅里就更多了。

    从老太太起,到赵姨娘,到二.奶奶,再到几个姑娘小姐,人人都凑热闹。

    连最近气色十分不好,面容憔悴的薛姨妈母女俩,都跟着发了两回……

    今儿你来赏,明儿我来赏,又都不是缺钱的主儿,出手大方。

    这赏来赏去,让后宅里的婆子丫鬟们直觉得,好像每天都跟过年似的。

    满府上下都喜庆的不得了。

    这种气氛,又最合老太太的心意。

    值此喜庆劲儿,整日里高兴的合不拢嘴的贾母,在凤丫头的凑趣下,掏出私房银子,连叫了几场堂会,请府上众人看,着实让府上的人好好过了几回戏瘾!

    不过,今日贾府的气氛,却陡然有些紧张起来。

    因为昨儿将入夜时分,三爷身边的家将竟赶回家里通报,说是三爷今儿就要回来了。

    哎呀!这还了得?

    这可是大事!

    如今府上仆人议论最多的,就是三爷回来后,太上皇会封他一个什么爵儿?

    有的说肯定是个伯,有的则说至少是个侯,还有的说,凭借咱家三爷的圣眷,保不准就是一个公啦!

    当然,明白人心里都清楚,封国公是不可能的。

    三爷年纪太轻,过早的封了公,以后还咋办?

    不过只是伯的话,又太轻。

    那可是准葛尔大汗的人头,更何况还有其他那么些大功?

    三爷原本就是着蟒袍玉带紫金冠的“假伯爷”了,若只是正位,就显得太轻,体现不出皇家的恩德来。

    因此,主流猜测,都是一个侯爵。

    啧啧!

    国朝一等侯,实打实的武勋亲贵,何等体面,何等尊贵?

    瞧瞧家里的主子们,有的都欢喜傻了。

    听内宅人说,林姑娘身边的紫鹃,还有史姑娘身边的翠缕,这两天就常常发现,她们姑娘时不时的就会羞红着脸出神……

    啧啧!有意思的紧哩!

    戏里说的果然不假,这自古美人,她就爱英雄!

    今儿打早起,荣庆堂里,自贾母始,家里的女主子有一个算一个,甚至连王夫人都到了,面色淡然的坐在那里。

    而其他人,全都面色焦急的等着,盼着。

    盼着贾家三爷,早点荣耀归府……

    ……

    神京城西门外,一行人马车队,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回来了。

    只是,还未进城门,便被人拦了下来。

    “老祖宗,太上皇口谕,着武威侯秦梁,宁国子贾环,即刻入龙首宫觐见,不得有误。”

    两个黄门小太监毕恭毕敬的对梁九功说道。

    眉发皆白的梁九功闻言,点点头,看了他身旁的秦梁一眼后,又回头看了眼身后的马车,道:“咱家知道了。”

    这时,马车车帘打开,一个黑布蒙眼少年探出头,对一侧几个护卫在车旁的少年道:“奔哥、博哥,你们都别忘了说辞,一定别说岔了。”

    细弯眉绿豆眼的白脸少年看了看蒙眼少年,面色肃然,点点头,道:“知道了……再说,主要是公孙姑娘……你放心,不会出岔子的。”

    蒙眼少年闻言笑了笑,将头收了回去,拉下车帘后忽然又笑道:“奔哥、博哥,你们可一定在我府上藏好了,你们要是自己回家的话,嘿嘿嘿……”

    “臭小子!”

    细弯眉绿豆眼少年和扫把眉少年齐齐笑骂了声,不过随即两人不知想到了什么,齐齐打了个冷战,面色发苦……

    一队人,兵分两路,分开了。

    一队折向了公侯街,一队则开向了中央皇城。

    ……

    “啊呀!回来了!回来了!三爷回来啦!”

    远远的看到有马队和马车驶来,荣国府的门子疯狂的欢呼道。

    有人赶紧往里面去报信,有人则远远的迎上前来。

    为首的,竟是贾琏当面。

    不过,当他看到马匹上坐着的牛奔、温博几人中没有贾环时,不禁一怔。

    牛奔和温博也不知怎地,之前还没什么,可越往贾家靠近,两人的心还都紧张起来……

    看到贾琏后,两人连忙翻身下马,抱拳行礼。

    贾琏笑着应了后,问道:“两位世子,不知我三弟何在?”

    牛奔道:“还没进金光门,就让太上皇宣去了。”

    贾琏闻言,顿时释然,拍了拍脑门,笑道:“我竟忘了这茬儿……对了,两位世子怕是要赶回家报平安吧?要不,先进府上喝杯茶歇歇脚?”

    贾琏本是以礼客套一番,在他想来,远征归人,自然要先回家见过家人才是要紧的。

    再说,这会子府上也没心情待客……

    却不想,牛奔温博两人居然应下了,还提出要去拜见老太太……

    贾琏真想给自己嘴上来一下子,不过还是赶紧吩咐人去里面通报一声。

    有外客拜见老太太,家里还没出阁的姑娘们都要回避。

    不过让贾琏奇怪的是,牛奔和温博两个公府侯门世子,看起来怎么有些发虚。

    两人居然还要和面蒙白纱的公孙神医一起进去……

    这……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

    “晚辈牛奔、温博,见过荣国太夫人!”

    牛奔和温博两个长相奇特的贵门公子,恭敬的给贾母拜下。

    贾母已经知道了贾环被太上皇喊去了,可脸上的笑容却更灿烂了,看着两个小八怪也不觉得碍眼,笑着唤他们起来。

    关怀的问了几句,无非是前线辛苦不辛苦,受罪不受罪之类的话。

    牛奔和温博吭哧吭哧的答了,只是脸色都不大自然。

    贾母活了一辈子,岂有看不出他们两人有事的道理?

    只是一时没往贾环身上想,以为他们有事相求,便问了句。

    牛奔就算再张不开口,也没有办法了。

    他咽了口唾沫,强笑着对贾母道:“太夫人,小子有件事想跟太夫人说,只是,还请太夫人一定不要过于担忧,并不是……并不是大……大事。”

    贾母见状闻言,心中忽然生起一点不安,脸上的笑容敛了敛,道:“世子尽管说就是,老婆子撑得住。”

    牛奔呵呵干笑了声,道:“太夫人说笑了,不用撑……是这样,环哥儿他进宫前,让我和博哥儿先来打个前哨。因为……这个,因为环哥儿他……”

    “他怎么了?”

    贾母的脸上没有笑容了,肃穆下来,沉声问道。

    牛奔舌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道:“他眼睛受了点伤,暂时……暂时看不到了……”

    “什么?”

    贾母闻言,霍然起身。

    “啪!”

    屏风后面,不知谁人的茶杯落地,摔成粉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