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九章 抱负,折服
    每人喊了声“环哥儿”后,诸葛道这一拨六人,好似做了件多么了不得的事一般,一个个都兴奋不已。`

    好像,就这一个称呼,便让他们彻底融入了贾环圈子一样。

    贾环还乐呵呵的和他们每一个人都对了对拳,这让另一面的曹雄和赵虎有些羡慕,曹雄的眼中几乎都是赤果果的嫉妒了……

    等亲近之意大生后,贾环才唤道:“涂成?”

    诸葛道闻言,连忙将他身后坐在地砖上的涂成一把扯过来,道:“三……环哥儿,他在这,嘿嘿!”

    贾环呵呵一笑,又唤了声:“涂成?”

    涂成这次知道自己答了,连忙道:“三爷……”

    “嗯?”

    “环……环哥儿?”

    涂成面色涨红,眼中甚至出现了几朵水迹,颤声哽咽的叫了声。

    其实,若在往日,他们虽然也羡慕过贾环这个圈子,也想过有朝一日能融合进来。

    但,却绝不至于激动至此。

    贾环出身高贵不假,可他们的出身也不算卑贱。

    只是,今日,他们不是因为贾环的出身而感到激动,而是因为贾环身上的人格。

    一个义字不用多说,他们都已经知道,贾环之所以潜伏去准葛尔龙城,就是为了去帮秦风采草药,救他爹。

    值得不值得先不说,光这份心,这份义气,就足以让他们崇敬不已!

    再说功劳……

    武勋将门子弟,最崇尚的,还是赫赫军功。

    而这一次,贾环立下的大功,几乎是他们一生都无法企及,甚至都不曾想过的大功。

    孤身潜千里,夜割可汗头。

    焚龙城,烧军粮,毁神火!

    而后更是和自己的家将,一起灭了敌方的武宗大国师!

    这一桩桩一件件。哪一个不是煌煌大功?

    他们又怎能不拜服?

    再论心性……

    他们私下里都曾谈论过,若是他们也瞎了,他们能不能做到,像贾环这般笑容浮面。`积极面对?

    答案是否定的。

    就算他们能做到不去寻死觅活,但也难免就此消沉和颓废。

    他们甚至连深想都做不到……

    而如今,贾环居然还这般平易近人!

    他们不会以为贾环平日里都是这样,因为对于贾环,他们的了解。都是从他过往辉煌的战绩中得到的。

    敢于硬憾忠顺亲王,敢于无视义武侯方南天,敢于殴打宰相公子……

    这样的人,该是何等的飞扬跋扈,傲气凌人?

    但今天,贾环却这般亲和的待他们。

    他们觉得,这是因为贾环看得起他们,尊重他们。

    因为他们跟着贾环一起奔赴战场,并且在之前的大战中,他们拼死杀敌。

    也许。这就是英雄惜英雄!

    种种原因相加,就让平日里冷酷骄傲,自诩一身硬骨头的涂成,流下了泪。

    但是没有人笑话他,因为他们也都很感动。

    不过,贾环却笑了,他凭感觉擂了涂成一拳,“嘲笑”道:“干吗?你多大了?奔哥又没真打到你,就委屈成这样?”

    “噗!”

    明知道贾环胡扯,可涂成还是忍不住破涕为笑。喷笑出来。

    诸葛道等人更是给力的放声大笑。

    笑的涂成面红耳赤。

    笑了一会儿,贾环压了压,笑声止住后,他道:“言归正传。说说涂成方才的问题……”

    “三……环哥儿,我方才真不是有意的。我就是老管不住这张破嘴,我真不是说环哥儿你……嘿!”

    “啪啪!”

    差点又说出一个“瞎”字,恼怒急躁的涂成,翻手就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用力之大,脸上瞬时就红肿了起来。令人侧目。

    “诶?”

    贾环皱眉道:“什么毛病?跟谁学的这些?”

    涂成沮丧道:“环哥儿,因为这张嘴,道哥教训过我不知多少次,我都改不过来,所以后来就越少说话了。`

    之前有一年上元,宫里大宴,太上皇宴请了所有武勋将门,连带家中子弟都一起去。

    结果我当着李相爷的面,说掖池里的老乌龟是老而不死的贼王八。

    那回,我爹当场给了我一个大嘴巴,回去后又打了个半死……”

    “哈哈哈!”

    贾环仰头大笑,指着涂成道:“你说的对,他本来就是老而不死的老贼头。

    李老头儿可不是省油的灯,你回去挨打,八成有他的尾。”

    涂成诉苦道:“可不是嘛,他一个劲儿在我爹跟前说他老了,还……还说太上皇其实比他还老……

    我看我爹当时死灰一样的脸色,就知道回去准没好果子吃。

    临走时,那老货居然还偷偷跟我挤眼睛……”

    “哈哈哈!”

    想起李光地的手段,贾环忍不住又大笑起来。

    许是见贾环笑的爽快,涂成也跟着呵呵笑了起来。

    众人也忍不住笑了阵后,贾环不提这茬了,开始解释道:“是这样,涂成,我简单的说一下。

    从古而今,游牧民族便经常叩关华夏。

    但他们绝大多数,并不是为了入主中原,而只是想捞一票就走。

    包括金银,包括人丁,包括粮食。

    对吧?”

    不止涂成,其他人也都侧耳聆听着,听闻此言后,纷纷点头。

    涂成也应了声。

    贾环笑道:“其实,留心研究一番,就会现,他们之所以来打草谷,很多时候,并非是因为他们真的好战不怕死,很多时候,是因为他们遭了灾。

    中原之地冷一分,草原上就会冷八分甚至十分。

    中原之地下一寸的雪,草原上就会下一尺甚至十尺的大雪。

    冻毙了牛羊,没了草秣口粮,他们活不下去了,所以,他们只有动战争,拼死一战。

    战胜了才有可能活。而不打仗,却会全家死光。

    所以,他们才那样的骁勇善战,说到底。无非是为了一条活路,全家人的活路。

    你们以为他们抢去的金银都到哪里去了?

    他们有地方花吗?

    没有!

    他们自己通常都是以物易物,有金银都没地方花,因为没用。

    那么他们抢去的金银到了哪里去了?

    最后,还是流回了我们中原。

    他们花了天价。用金银换回粮食和烈酒,以度寒冬。

    这也是为什么,前朝时期,晋商八大家会那般豪富。

    因为满清从关内抢走的金银,最后都流入到他们荷包中了,从他们手中换走了粮食,烈酒,甚至还有军械。

    而满清如果不动战争入侵,他们就没有金银去买粮食,他们就要冻死、饿死。

    这。就是我要用粮食和烈酒,去与他们换羊毛、牛皮还有狼皮的原因。

    你们想想看,如果不用去抢金银,只要用他们自己都快堆不下的羊毛等物,就能换回他们的生存之资,还不用他们付出性命就能很好的生存下去,那他们还会冒着丢却性命的危险去动战争吗?

    一年不动,十年不动,一百年不动……

    再往后,就算就算还想再动战争。他们还有能力动吗?

    即使是一头猛虎,圈养上百年,怕也得变成一头连猎犬都不如的玩物。

    何况是人?

    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了,日后怕是也难再上战场……

    但我还是希望。能够为大秦做一点力所能及的小事。

    虽然我不知道能不能做成,因为事情多半没有这么简单。

    但,总要去尝试一番才是。

    涂成,你说对吗?”

    屋内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贾环,包括秦风、牛奔等人。

    他们也只以为贾环是想多赚些银子而已。

    却不想……

    “三爷,涂成服了。彻底服了!”

    涂成忽然翻身坐起,而后以军礼跪下,双手抱拳,他激动道:“三爷,实不相瞒。

    我最先听闻三爷时,只以为三爷是靠祖荫和运气才出头的纨绔子而已。

    再之后,虽然我很佩服三爷的事迹,但其实还是没怎么在意。

    因为我觉得,换做是我,能有这样的身世,能有那么多掌兵大将护着,我也能做到。

    待到西域后,三爷的所为开始让我钦佩起来。

    但说实话,我还是觉得,三爷只是胆子大,运气好,甚至还觉得三爷您比我还鲁莽……

    但是现在,涂成彻底服了,彻彻底底的服了。

    三爷,涂成不会说话,但是还是想说一句。

    从今而后,三爷但有所遣,无论是刀山还是火海,涂成都在所不辞!

    涂成一定要助三爷您,做成这件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伟业!”

    说罢,涂成一个头重重叩下。

    其身旁,诸葛道等人相互看了眼,也齐齐起身,先各自整理番下周身衣饰,而后齐齐以军礼拜下,沉声道:“三爷!从今而后,但有所遣,无论刀山火海,吾等都在所不辞!”

    贾环这次却并没有再客气谦让,他也站起身,整理了下自身一物后,双手相抱,躬身长揖,沉声道:“那么贾环,就在此先谢过诸位兄长高义。”

    贾环能不能用的上他们?

    当然能。

    就算他现在用不上,待到几十年后,这些人也必将都是雄镇一方的大将。

    哪怕为子孙计,贾环也要这样做。

    正如当初,荣宁二公所为一般……

    ……

    之后,诸葛道、涂成等人看向贾环的眼神,就愈亲近了,当然,还有尊敬。

    贾环与他们一一碰过酒,各饮一杯后,就怂恿他们,去找牛奔几个拼酒。

    不过,他们看起来和牛奔几个还有些隔阂,不大敢,也不是很愿意上前。

    最后还是牛奔几个笑骂一声,一人拎着一坛伏特加走过来,要跟他们飙酒,气氛才总算打开。

    都是深门大户出来的人精子,除却真心折服于贾环的胸襟气度和抱负,一边愿意招揽,一边愿意靠上,之前那点小冲突又算得了什么?

    没一会儿,牛奔和涂成都开始划起拳来。

    而贾环,则在韩大的指引下,走到另一面,宁泽辰的席位上……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