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八章 距离
    ps:今天晚上三更,是西域卷最后的一些收尾和安排,比较重要,不过不喜欢看的书友可以不看,明天就回去了,看明天的吧。`

    “世清,你的任务并不简单。”

    没有避开人,当着宁泽辰和诸葛道两拨人的面,贾环开始和王世清交代起来:“虽然刚刚才大战完毕,但是,这和生意无关。

    你要尽快找到中人,去西域与准葛尔部各个部落取得联系。

    然后尽快展开货物交易。

    用酒,丝绸,粮食,去交换他们的羊毛,狼皮,甚至是牛皮等草原物资。

    如果他们要求强烈的话,铁器都可以……

    西域太大了,虽然多有荒漠和戈壁,但草原同样广袤。

    所以,这些草原物资他们都很丰盛。

    他们之所有,正是我们之匮乏。

    而我们之所有,又是他们之所需。

    正好互易,明白吗?”

    王世清闻言,没想太多,点点头便道:“三爷,您放心,武威城内多的是异族人,我会找到中人去勾连的。”

    “三爷!”

    王世清话音刚落,诸葛道身旁的一少年,名唤涂成,却坐不住了。

    看他忿忿的脸色,显然已经忍了好一会儿,最终却没忍住。

    他甚至粗暴的拨开了诸葛道拉他的手,颇为怒气道:“三爷,你这不是在资敌吗?

    烈酒和丝绸什么的倒也罢了,可是粮食和铁器,那可是事关军事力量的物资。

    三爷你赚银子的本事多的是,何苦在这上面动脑筋?

    也太让人瞧不……”

    “放肆!”

    涂成的话没说完,正与宁泽辰喝酒的秦风“啪”的一声拍响酒案,厉喝一声。

    牛奔、温博虽然慢了一步,可也是眼神极为不善的站了起来,觑眼看着涂成。

    瞧不起?

    你瞧不起谁?

    你以为你是谁?

    眼看着就要动手……

    涂成也被喝醒了,看看周遭的形式,冷汗瞬间流了下来。`

    本来他听着贾环明目张胆的“贿赂”黄沙军团的将领。而后居然要干倒卖军资的勾当。

    当真是怒愤填胸,更是大失所望。

    因为他没想到,所谓的荣国子孙、宁国传人,竟也会做这种事。

    而他之前居然还崇拜起贾环来……

    许是敬意越深。失望越大。

    又喝了不少酒,所以一个冲动,他竟站起身来,指责起贾环来。

    让坐在他身旁的诸葛道真真是差点气倒过去。

    若是往常贾环眼睛好的时候,你说这些话倒也罢了。

    可现在人家眼睛刚瞎。你在这里说什么瞧不起瞧得起的话,你这不是在找死吗?

    你让人家怎么想,瞧不起瞎子吗?

    “呵呵,都先坐下,都先坐下……风哥、奔哥、博哥,你们都先坐下!”

    纵然看不到,可是听着喘气声,和越凝固的气势,贾环也知道早就憋着一腔闷气的几个兄长,怕是快要忍不住动手了。

    因此他赶紧出口相劝。笑道:“先听我说完好吧,虽说武勋子弟,彼此间动手过招是常事,可总不能糊里糊涂的开打不是?

    等我说完,你们想怎么过招就怎么过招……”

    说着,他侧过脸,对着涂成的方向,道:“涂成,你能直白的说出你的心思,其实我很高兴。是真的高兴。

    因为我觉得经过这一次并肩作战后,你已经开始将我当成兄弟了。

    否则,你也不会因为我的‘堕落’和‘不自爱’而动怒……

    我说的对吗?”

    看着一条黑布遮眼下,贾环和煦的笑脸。方才受到不少惊吓的涂成,激动的快要说不出话来,他连连点头,道:“三爷,你说的对,就是这样!三爷。我绝不是因为你的眼睛瞎……”

    “你给老子闭嘴!”

    诸葛道实在听不下去了,一把拉倒涂成,怒视着他臭骂道。

    牛奔这次抢先,一把将酒盏砸在地上,冲过去就要揍人。`

    诸葛道骂归骂,可见牛奔冲了过来,还是赶紧拦在垂头丧气的涂成跟前,赔着笑脸要解释。

    可红着眼的牛奔哪肯听他废话,举拳连他都要一起砸……

    就在诸葛道暗道倒霉,闭目准备生受了牛奔这一拳时,一根竹竿横在了他身前。

    牛奔胸口剧烈起伏着,嘴里也出呼哧呼哧的声音,对着贾环拧着脖子道:“你拦我做什么?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谁也别拦我!”

    贾环笑道:“奔哥,防人之口甚于防川。就算别人怕你,不敢在明面上喊我瞎子,可他们背后不也一样会叫吗?你还能全打死他们?”

    “对!谁敢喊你……我就打死他们,全都打死!”

    牛奔酒也喝了不少了,此刻很是激动,耿着脖颈咬着牙嘶吼道。

    “那你干脆连我也打死算了,我本来就是一个瞎子,怎么着?”

    贾环脾气也上来了,若是跟旁人,他可以忍住。

    可是对自己最亲的兄长,他反而没有耐性继续哄了。

    牛奔闻言,肺都快气炸了,嘴唇哆嗦着,狰狞着一张脸,道:“你……”

    “行了,都少说两句。奔哥儿,你让环哥儿先把话说完,你和他争什么?公孙姑娘说了,他不能动怒……”

    秦风本来想劝,只是他却没有底气去劝,说不准牛奔能转过头来打他……

    温博便上前,拉开第一次正式争吵的兄弟俩。

    而牛奔看着第一次跟他冷脸,胸口也有些起伏的贾环,愤怒渐渐消失了,反而生起了些悔意。

    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贾环跟兄弟们真生气,可见他心里是真气着了。

    牛奔又怕贾环气坏了,想张口哄他两句,可是一时又想不出该怎么哄,急怒之下,脸色涨的愈红……

    不想,贾环却率先退让了。他脸上的冷意散去,重新浮起笑脸,赔笑道:“奔哥,方才是小弟不对。我给你赔不是。

    不过也不能全怪我,博哥说的对,你总得让小弟先把话说完吧?”

    牛奔本就有悔意,此刻闻言,哪有不赶紧就坡下驴的理儿。哼哼了两声,道:“这次就先饶过那小子,再有下次,哼!”

    说罢,掉头回去气呼呼的坐下了。

    这一次温博却没有嘲笑牛奔,而是看了眼面色有些白的诸葛道和涂成,冷冷一笑,也跟着回去坐下了。

    待两人退去后,屋子里几乎凝固的气氛才缓缓散开。

    贾环脸上的笑容又和煦了几分,他没用韩大搀扶。点着竹竿,想要坐下。

    诸葛道见状,连忙一把推开木登在那里的涂成,腾出地上的坐垫,给贾环道:“三爷,您坐这。”

    贾环笑着谢过后,顺势盘膝坐了下去,而后笑道:“奔哥就是太过护着我了,他没有恶意,你们俩不要怪他。”

    诸葛道闻言。连道不敢,又替涂成赔不是道:“三爷,这小子一向没脑子惯了。寻常因为这张破嘴,不知道惹了多少祸。我也骂他不知多少回了。还是不改,真真是混账的紧!大爷他动怒也是应该的……”

    “大爷?这是怎么论的?”

    贾环好奇道。

    诸葛道还没开口,温博忍不住喷笑出声,道:“环哥儿,你还不知道,有个凑不要脸的丑鬼。不经过我们的同意,就给我们排了个座位大小。他倒是有脸给自己排老大……”

    贾环闻言哈哈大笑,道:“奔哥当老大,我没意见。”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

    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牛奔,听闻此言后,一对细弯眉溜的飞起,绿豆眼儿也睁的溜圆,眉开眼笑道:“以后,你们都要喊我大哥!”

    “我喊你个大锤子!”

    “我艹!找打是吧?”

    “来啊!我怕你?”

    ……

    听着闹哄哄的两人,贾环侧过脸不再理会,对面带艳羡的诸葛道等人道:“什么爷不爷的?他们是在开玩笑。

    来之前我就与你们都说过,这次上战场,只要不死,回去后便都是过命的兄弟。

    所以,以后你们就不要再喊什么爷了,我听着牙齿都酸。

    你们都比我大,就直接叫我贾环,或者叫环哥儿,都成。”

    诸葛道等人闻言,纷纷脸色一变,呼吸一紧。

    不过……

    深吸一口气后,诸葛道沉声道:“三爷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在我们心中,也都将三爷当成好兄弟了。

    只是,总要有个上下尊卑之分。否则,难成体统。

    三爷,我们……”

    “打住、打住、打住,你再喊一声爷信不信我抽你小子?怎么着,瞧不起我,不愿和我做兄弟?”

    贾环面色不善的道。

    诸葛道面色一变,连忙道:“不是,绝无此意,我怎么敢……

    三……这是我莫大的荣幸,只是……”

    “没有只是,你说的有道理。如果我在军中,而你们又是我的部下,那么肯定要讲个规矩。

    可是现在咱们都不在军中任职,哪有那么多上下尊卑?

    谁尊谁卑啊?

    都是武勋将门子弟,本是同气连枝,哪有什么尊卑贵贱?

    诸葛,你也不是小气之人,怎么现在就这般扭捏?”

    贾环“嘲讽”道。

    诸葛道闻言,面带感动,只是,他终究还是理智的多,想了想后,一咬牙道:“最多,只咱们弟兄在一起时,我们叫你……叫你环哥儿。可是在人前,我们还是要叫您三爷。不然,显得我们太不知礼,家里大人也会教训我们。”

    贾环笑着应了……

    其实,诸葛道等人唤贾环一声“三爷”,与家里奴仆们喊他“三爷”,是两种意思。

    李万机喊贾环“三爷”,代表的是主仆之分。

    而诸葛道等人喊他“三爷”,只是一种敬意。

    意思是贾环身份贵重。

    就跟贾环喊赢历“四爷”是一个道理。

    但是,赢历终究没有贾环的气魄大,即使他知道,当初太上皇未登基前,和贾代善其实彼此间是以姓名直接相呼的,可他终究还是放不下架子。

    以为让贾环喊他一声“四爷”,便是格外开恩,就能收取人心了。

    然而,对于贾环而言,“皇太孙”和“四爷”又有什么区别?

    但对诸葛道等人而言,“三爷”和“环哥儿”两个称呼,却有天壤之别。

    前者虽然尊重,但却有很大的距离。

    而后者,却瞬间将彼此的距离拉的很近,很近……

    ……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