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殒……
    数万大军,围观着宁泽辰的双戟和方静的双锤,对战那名异族高手的弯刀。

    宁泽辰双戟翻飞间,杀伐锐气,视死如归的打法,令人动容。

    而方静的双锤,却更加吸引目光。

    每一声“武哥哥,杀”似乎都能给她提供无穷的力量。

    锤锤可轰天

    那名异族高手,本就受创颇重,身上不停的在流血。

    虽然依靠诡异绝伦的弯刀刀法,支持了许久时间,但却越打越无力,越打越悲愤。

    若是平常,单对单,或者在他没有受伤的情况下,对上这二人。

    他有一百分的把握,能够将这两个菜鸟干掉

    只可恨,这里是战场。

    他被几万敌军包围着,眼看他的主人就要被杀,他的心难以平静。

    而之前他为了保护葛尔丹策零,又身受几处重创。

    他还不能退避躲闪,因为身后就是他的主上。

    因此,面对一个不要命的疯子,一个天生神力的怪胎,他只能硬抗。

    可是,终究是强弩之末。

    “噗”

    “砰”

    在让两个对手付出了一定代价后,最后一名大高手,几乎在同一时间,被一把铁戟插入腹中,而脑袋也被一只铁锤轰碎。

    但他的弯刀,也砍在了那名怪物一样的女孩子的胳膊上。

    可惜,没有砍断,只砍进去一半。

    他的脑袋,就被暴怒的怪物给轰碎了

    “武哥哥,杀”

    那名大高手死后,战斗却并未停止。

    宁泽辰插入那名高手腹中的铁戟好似被骨头给卡住了,一时竟抽不出来。只能用一只单戟作战。

    而方静的右臂被砍,也失去了战斗力,此刻也只能用左手作战。

    两人竟在葛尔丹策零面前动起手来。

    “大将军。时间紧急,不好再拖下去了。是不是换人去砍了葛尔丹策零”

    参将王巩策马驶到秦梁身侧,躬身问道。

    此话让赵虎和曹雄都极为愤怒,怒视着他,却也担心秦梁动心

    秦梁淡淡的看了眼王巩,哼了声,没有再说话。

    王巩见状,讪讪一笑,守在一旁不敢说话了。

    贾环此刻却忽然翻身下马。顺着前方打斗的声音,往前走去。

    乌远紧跟其后,秦风、牛奔、温博、韩家兄弟并诸葛道、涂成、苏叶等人见状后也纷纷下马,紧跟其后。

    曹雄和赵虎见状面色一变,眼神闪烁,但赵虎却坚信,贾环一定不会那样做。

    大军给贾环等人让开一条道路,让其走进。

    贾环没有让赵虎失望,等走到距离战圈数米外后,他便站住了脚。开口道:“宁泽,方静,不如你二人一起动手。取得这份大功,如何”

    “做梦”

    方静想都没想就拒绝了,而宁泽辰也没有开口。

    两个从小照看他长大的家将叔叔已经战死了,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不可能就此放弃。

    贾环叹息了声,没有再劝,只是对乌远道:“远叔,不要让他们性命有忧。”

    乌远闻言,点点头。又向前走了两步。

    曹雄和赵虎也赶了过来,听到贾环的话后。曹雄有些不忿道:“三爷,这方静是方家女。为何让她抢功就算没有她,咱们也一样能杀了葛尔丹策零。”

    此言一出,周围牛奔等人看向他的眼神纷纷带了些鄙夷,不过,再一想,似乎也有道理

    贾环却呵呵一笑,道:“曹雄,我们都是武人。所以,一定要有武人的骄傲和尊严。

    没有上战场倒也罢了,既然允许她上了战场,那么就不再有方家女李家男之别。

    大家都只有一个称呼,就是老秦人。

    既然都是老秦兵卒,这个局面又是方静和宁泽辰打出来的,那么这个功劳便应该由他们去取。

    不然,我们怕是要受天下武人的耻笑了。”

    曹雄闻言,讪讪一笑,道:“三爷,是我糊涂了。”

    贾环闻言一笑,摇了摇头,不再多言,侧耳倾听前方的动静。

    若论真实实力,宁泽辰其实是远不如方静的,但方静受到的伤真的太重太重了。

    宁泽辰虽然也多处受创,但多是皮肉伤,没有伤及内里。

    而且之前一直有家将保护,所以相对而言,伤势轻的多。

    一高一低,一重一轻,两处竟然拉平了。

    但,方静却自知,她坚持不了太久了。

    她的五脏六腑都已移位,与几大高手力拼,纵然凭借神力相胜,但反荡的力量,却也震伤了她的內腑。

    此刻,伤势已有越来越重之势。

    而宁泽辰,似乎却有越打越顺的感觉。

    方静心急如焚,但是一声声凄厉的厉啸似乎也没有太大的用处了。

    忽然,她眼中闪过一抹绝决,一锤荡开宁泽辰的铁戟后,突身向前,似乎就要下手杀了葛尔丹策零。

    宁泽辰见状大急,怒喝一声“休想”,也挺戟向前刺去。

    然而就在此时,方静却忽然回身,丢掉手中的铁锤,竟然用手,生生抓住了宁泽辰手中的铁戟。

    一时间,鲜血横流。

    宁泽辰只要轻轻一抖,就能将她的五指削去。

    可是看着她脸上的绝决,宁泽辰却抖不下去

    “武哥哥,快杀”

    方静的脸色还是那样狰狞,沾满血污的头发和脸,还是那样的可怖。

    可是在李武眼中,这世上再无人比她更美。

    他看着方静,眼中的泪水流了下来,静静的看着

    “武哥哥,杀啊”

    方静再次呼,但声音,已经虚弱了太多

    然而李武却只是哭。眼中满是悔恨,和怜惜

    似乎看懂了李武眼中的怜惜,方静忽然笑了。而且,笑的极为灿烂。

    她再唤一声:“武哥哥。快去杀吧”

    只是声音,却越来越弱,越来越无力

    “李武,赶紧动手。”

    贾环忽然开口催促道:“磨叽什么动完手让郎中来疗伤。”

    李武闻言,精神一震,似乎才想起正事。

    他眼睛圆睁,提起手中秦戟,第一次在战场上发出了他的声音:

    “静儿。杀”

    战马突进,李武举起秦戟,对着葛尔丹策零,一往无前的冲去

    葛尔丹策零却从始到终没看这些小儿辈一眼,他最后看了眼秦梁后,忽然仰头大笑:“秦梁,你纵然胜得一时,却终将被毁灭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你的敌人是谁,他们藏在何处。他们有多强大

    哈哈哈

    等着吧,你,还有你守卫的大秦。终将被毁灭,被你们自己人毁灭,毁灭

    噗”

    一代枭雄,就此殒命

    然而,李武却没有去看他的战利品,他疯狂的打马回返,跳下马后,冲到方静跟前,激动道:“静儿。静儿,你怎么样了你怎么样了郎中。郎中”

    李武疯狂的喊道。

    贾环回头对身边的韩大叮嘱了声,韩大朝后面走去。

    “静儿。静儿”

    李武忽然喊的更加歇斯底里了,方静倒下了,倒在了他的怀中。

    不过,她却还没有昏迷过去,她忽然开口,用虚弱的语气道:“贾贾环”

    李武闻言一怔,不过还是连忙帮她喊道:“贾环,贾环,静儿喊你”

    贾环身边的人闻言纷纷面色古怪,跟着贾环走上前去。

    贾环到了跟前后,平静的问道:“何事”

    方静靠在李武的怀里,眼睛似乎已经快睁不开了,却依旧坚持着,虚弱的问道:“这份功劳,算算不算武哥哥的”

    贾环闻言,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开口问道:“泽辰,你怎么说”

    宁泽辰闻言,沉默了下,而后缓缓的摇了摇头。

    贾环虽然看不到,但却似乎知道他在摇头一般,他对方静道:“是李武的大功。”

    “谢谢谢你”

    最后一字,却已无了声息

    “静儿”

    “静儿”

    “静儿啊”

    李武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他死死的抱着已经没了声息的方静,疯狂的呐喊着。

    其他人,也纷纷跟着红了眼圈。

    就连秦风、牛奔等人,也无不唏嘘不已。

    贾环却皱起眉头,厉声喝道:“你鬼嚎什么她没死也被你晃死了。”

    众人闻言讶然,李武却猛然一震,怔了怔后,两眼放光的看着贾环,道:“贾环,你说静儿还没死”

    贾环皱眉道:“她死没死我不知道,要郎中来看过才知道。不过我却知道,你要是再不把她放平稳,继续抱在怀里,她不死也要被你折腾死了”

    李武闻言,“啊”了一声,连忙放开方静,小心的将她平放在地上,然后满脸希冀的看着贾环。

    这时,后方韩大带着公孙羽走了过来。

    没有多言,公孙羽走到方静身边,眉头皱起,仔细查验了一番后,面色肃穆,道:“我需要老参,年份越久的越好,要快。”

    “老参,老参,快,老参啊”

    李武闻言,当真犹如天籁,他疯狂的向周围人喊道。

    可是,谁会搭理他

    一根老参的价值,尤其是战场上的老参,比任何金银都珍贵。

    李武也明白过来了,他在这里就是个屁

    不过,他却明白有人说的算。

    李武连滚带爬的走到贾环跟前,跪下就砰砰砰的磕头。

    用力之大,没一会儿额头处就血肉模糊了。

    贾环看不到,却也听得到。

    他叹了口气,对身边说了句:“给他老参。”

    秦风有些犹豫道:“环哥儿,不是我心疼人参,可战场上战死的兄弟那么多,许多都是只要有一根老参吊命就能活过来。

    他们都没有,她凭什么有”

    贾环沉默了下,苦笑道:“不救她,方家倒无所谓,只是回去不大好跟皇太孙交代”

    秦风闻言,再看看整个人如同被雷击中后,怔怔的定在那里的李武,嘴角抽了抽,不再多言,挥挥手,后面有人送来参盒。

    未完待续。

    ps:求个订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