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五章 大喜!
    “怎么会这样”

    陡闻噩耗,众人无不面色大惊,连贾母都站了起来,惊问道。頂点小说,x.

    薛宝钗急急走上前,对那婆子道:“嬷嬷,我哥哥不是在前院吃酒吗怎么会打人呢”

    那婆子哭道:“大爷是被外面的人招呼出去吃酒了,却不知怎地,被酒保小瞧了去,大爷挥拳便打,只一拳,那酒保竟被打死了

    如今他家人抬着他的身子,去顺天府衙门告状。

    大爷已经被官差拘了去

    姑娘啊,快些想法子吧

    我的天呐,这可怎么得了啊”

    薛宝钗闻言,身子晃了晃,面色发白,没有一丝血色。

    这可如何是好

    一时间,心乱如麻,又看着已经昏过去的母亲,更是泪如雨下。

    不提乱了分寸的薛姨妈和薛宝钗,这满堂之人,看看张道士,再看看薛宝钗,方寸间,竟都怔住了。

    竟然这般灵验

    贾母和张道士对视了一眼,那张道士缓缓的点了点头。

    贾母倒吸了口冷气,再看向薛宝钗,眼神已经变了许多。

    而一旁的赵姨娘,更是满脸稀罕的看着薛宝钗,不过,她心里目前倒是没有什么其他的念头。

    反而还有些嫉妒

    嫉妒这丫头这般大的福运,好像比她的宝贝儿子还强。

    但贾母却想了许多,她是久经阵仗的,内宅的手段她见过太多。

    只是,她绝不信薛姨妈会为了给薛宝钗安一个福禄无双的名头,就会害了她的儿子。

    女儿再好,终不如儿子

    那么

    深吸了口气。又看了薛宝钗一眼后,贾母心思几转,沉声道:“宝丫头,你先别忙着哭,先安顿好你娘。外面的事,自有我家先帮着处置。”

    说罢。又对下头的贾琏道:“链儿,你快去外面打探打探,到底是个什么原因再去找老爷问问,能有什么法子可想。看是不是,能先让人出来”

    贾琏闻言,点点头,就要往外走。

    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又传来一阵惊呼声,而且竟还是男声

    “大喜。大喜,老祖宗,大喜啊”

    贾母心里当真怕了,都没听清,就连忙让贾琏去看,又发生了何事。

    心里还有些不自在起来,她看了眼薛宝钗,想着别是这女娃福气太大。连我家都妨了起来

    不过,没一会儿。贾琏就满面大喜的领着李万机进来。

    李万机进来后不敢抬头,上前几步跪下,砰砰磕了两个头后,惊喜万分道:“老祖宗,大喜,天大的喜事啊”

    贾母闻言。先是松了口气,而后连声问道:“什么喜事可是你家三爷有了消息”

    李万机激动的全身颤栗,道:“奴才刚才在外面,得到镇国公府派人传来的消息,说前线回报。三爷去了武威后,并没有停留,又直接去了前线嘉峪关。

    而后不知怎地,竟孤身潜伏千里,深入到了准葛尔汗国的龙城

    三爷居然割了他们大可汗的人头,又借着西风,一把火将龙城烧了大半,也不知烧死了多少王公贵族。

    回程时,还一把火烧了敌方囤积无数的粮草

    敌人没了粮草,不日就要败亡了。

    老祖宗三爷立下了天大的战功啊”

    “天爷啊”

    贾母闻言,浑身激动的颤抖,嘴唇也哆哆嗦嗦,不自禁的感叹了句。

    其他人也无不纷纷惊呼,惊喜莫名

    孤身潜伏千里,夜割可汗头

    这

    这是何等的英雄

    连悲痛万分的薛宝钗,和将将醒来的薛姨妈听到这番话后,都不禁怔住了。

    “恭喜老祖宗贺喜老祖宗奴婢给老祖宗道喜请赏哩”

    鸳鸯最是机灵不过,率先回过神来,然后拜倒在地,说着好言巧话。

    其他丫鬟婆子们岂有不凑趣的道理,纷纷跪倒在地,跟着讨喜

    贾母喜的无可无不可,连连道:“赏,大赏,通通有赏”

    赵姨娘也笑的合不拢嘴,高呼道:“赏,我也赏”

    王熙凤在下方闻言,嘴角抽了抽,眼中又羡又嫉,不过终究还是化为一团喜色。

    林黛玉和史湘云两人抿着嘴,眼中都闪着亮晶晶的光泽。

    不知怎地,两人竟相互对视了眼

    “我男票不错吧”

    “切好像我男票不行一样”

    “哼”

    “哼”

    “嘻嘻”

    “李总管,不知我环弟,他可还安好”

    本来家里的姑娘是不好与前面的男仆说话的,只是见满屋子人都在欢喜,贾迎春心里却着实放心不下,鼓起勇气,问了声。

    李万机还是不敢抬头,但眼中神色却柔和了许多,也多了许多敬意,他恭声道:“回二小姐的话,这个奴才却是不知

    不过,既然前线并未有甚不好的消息报来,想来,三爷一定平安无事。”

    贾迎春闻言,松了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

    看着满屋子人面色大喜,又想起她那熊儿,薛姨妈真真是悲从心来,饶是不愿做讨人嫌的恶客,还忍不住轻声哭了起来。

    众人闻声,这才觉得此时大喜不是时候,连忙纷纷劝了起来。

    贾琏也赶紧出去吩咐人去探听消息,他自己又去找贾政商议。

    贾母对薛姨妈安慰道:“姨妈尽放心就是,哥儿想来是喝酒太过,已经迷糊了,这才失了分寸,又不是故意去坏人性命。

    这不知者不罪,就算罪。也要轻盼不是

    到时候多掏些银子,想来就能过去了。”

    薛姨妈闻言,感激的点点头,却又担忧道:“花些银子不算什么,就怕就怕那家子不依不饶,都中的官儿若拿着做筏子。那孽畜在牢里”

    说起“牢里”二字,薛姨妈就心疼的不得了,却是说不下去了。

    贾母闻言,心里顿时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若是武官之事,对贾府来说不过打个招呼就了了。

    可是这是命案,是要落在文官手里的。

    贾家和忠顺王一脉,又素来不合。

    忠顺王把持着朝廷大政,若是借机生事,这边又理亏。还真是棘手

    贾母一时间也没了对策,倒是王熙凤会宽慰人。

    她笑着对贾母和薛姨妈道:“老祖宗,姨妈,您二位先别急。等我家那口子探听清楚消息后,再做打算也不迟。

    况且老爷那里在朝中也多有人脉,对方不过是个酒保,说不定他自己本身就有恶疾在身,怪不得咱们呢。

    就算退一万步说。有朝廷不开眼的官儿想拿这事做筏子,老爷和链儿奈何不得他们。这仗不是快打完了吗

    等三弟回来,自会和那起子混账官儿去打交道。

    三弟立下这般泼天大功,我就不信了,还捞不出大哥儿。”

    此言一出,贾母和薛姨妈顿时松了口气,想想正是此理。

    只是

    薛姨妈颇为歉意的对贾母道:“又要麻烦你家了。还要劳烦环哥儿”

    贾母闻言,呵呵一笑,却先看了眼静静的站在薛姨妈身旁的薛宝钗一眼,而后才对薛姨妈道:“都是一家人,姨太太千万莫要客气才是”

    “葛尔丹策零的人头是我的”

    大秦的士卒将葛尔丹策零和最后一个大高手围成了一个圈。但却都没有动手。

    因为已经有两人在争抢了

    方静眸光血红的看着宁泽辰,寒声道。

    宁泽辰并不比方静好多少,尽管之前蒙古大军军心已散,大部分吸引力又被方静吸引着。

    可宁泽辰毕竟不是刀枪不入的神仙,尽管他有家将护身,可周身依旧受创无数,浑身是血,有敌人的,但也有自己的。

    而且,他身边的两个家将,一个战死,一个也是重伤在身,眼看就要不行了。

    花费了这么大的代价才突入到跟前,宁泽辰怎么可能放弃

    他没有看方静,而是冷冷的盯着陌路枭雄的葛尔丹策零,寒声道:“各凭本事。”

    方静怒急:“若不是我,单凭你自己,能杀到这里”

    宁泽辰沉默了下,摇头道:“若不是三爷杀了他们的大汗,又焚毁了他们的粮草,乱了他们的军心,你我都杀不到这里。”

    方静怒道:“那是两回事宁泽辰,不要逼我杀你”

    宁泽辰冷笑了声,没有再说话,却一策马,向葛尔丹策零方向驶去。

    方静眼中杀意更甚,她的枣红马已经被毙杀了。

    那些宫帐军杀不了她,就先杀她的马。

    但,就算没有马,那又如何

    方静狞笑一声,回头对李武道:“武哥哥,咱们杀”

    李武看了眼浑身是血,犹如修罗的方静,又看了眼她已经见骨的手腕处

    李武面色微微一颤,终于开口了:“静儿,别杀了”

    方静听到这一声“静儿”,身子一颤,赤红的细眸中竟滴下两滴眼泪来,顺着她满面血污的脸,滑落到地。

    她灿然一笑,对李武道:“武哥哥,静儿要助你,夺得万户侯”

    说罢,霍然转身,杀气滕然大盛

    “武哥哥,杀”

    方静拖着两个大铁锤,一步步的向前,越走越快,越走越快,最后爆喝一声,两只铁锤飞出

    葛尔丹策零身边最后一个大高手,虽然已经全身是伤,但却丝毫不退,一人独斗宁泽辰和方静两人,一时间竟不落下风。

    而葛尔丹策零,则正坐在他的战马上,没有看战场,而是遥视着秦梁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