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武哥哥,杀!
    以五千兵马,敢拦蒙古一万精骑大军,其中还包括五千最精锐的宫帐军,这大概是郑德此生做过最惊险的事了。

    若是葛尔丹策零狠下心来,拼死一战。

    吃掉秦军的这五千兵马,对他来说并非难事。

    所幸,葛尔丹策零不敢。

    因为他担心,一旦耽搁时间,背后魔鬼一样的重甲军团就会再次攀咬上来。

    而他却再也没有一万宫帐军做炮灰……

    所以,这最后的一万蒙古大军,只是在用力突破!

    战场惨烈非常,郑德率领四千骑兵拼死阻拦蒙古大军,尽力杀敌。

    而蒙古大军却拼死突破。

    一边拼死杀敌,一边破釜沉舟,士气相当。

    因此双方伤亡都不小,伤亡几乎持平。

    在各自损失了千余人后,蒙古大军终究突破了第一道拦截防线。

    然而,先前那一千弓弩手,却已经再次装填完毕。

    埋伏在两侧,待蒙古大军往前冲锋时,又掀起一片弩箭之雨。

    冲在最前面的蒙古骑兵纷纷中箭落马,纵然当时不死,也被随后的骑兵给踩成了肉泥。

    葛尔丹策零见状目眦欲裂,咬碎牙齿!

    因为冲在最前面的,都是最精锐的宫帐军。

    原本就只有五千宫帐军了,经过一场阻击战,又挨了这一顿好箭,如今大概只有三千了。

    不过,能突破就好……

    “万胜!”

    “万胜!”

    “万胜!”

    听着背后秦军发出的欢呼声,葛尔丹策零恨欲狂,若不是这个时机,就这区区五千兵马,纵然有弩阵相护,他的五千最精锐的宫帐军也足以灭干净他们。

    可恨,时不利兮!

    “咦?赵虎,你还真抓了个活的?不是说不留活口吗?”

    满身血迹的曹雄见憨头憨脑的赵虎手里擒拿着一个衣着华贵的蒙古年轻男子,开口问道。

    赵虎闻言,嘿嘿一笑,一只血糊糊的手抓了抓后脑勺,道:“三爷说,让我活捉一个蒙古小王子……”

    曹雄闻言先是“噗嗤”一声笑出来,可眼睛在那个蒙古鞑子身上晃了两圈,又有些笑不出来了,因为这个蒙古鞑子身上的衣着着实华贵非常。

    精美的狐裘,镶满宝石的项圈、腰带,连他娘的靴子上都嵌有两颗硕大的红宝石。

    此人若不是蒙古贵族,着实说不过去……

    曹雄心中又羡又嫉,一脚踹在那蒙古鞑子身上,喝道:“喂,骚鞑子,你是蒙古王子吗?”

    赵虎连忙道:“雄哥儿,你忘了,他听不懂秦语的……”

    曹雄闻言,面色顿时尴尬起来,有些恼羞成怒。

    看着满脸恐慌“叽里咕噜”说着鬼话求饶的蒙古鞑子,还想再踹。

    却被人喝住了。

    曹雄闻言回头望去,见竟是蒙着眼的贾环,在乌远的短刀引路下走了过来。

    “哟!三爷,您来了。您瞧瞧,虎哥儿真的生擒了个蒙古贵族呢!”

    曹雄性子比较浮,赔笑道。

    贾环闻言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他还是一个故人……”

    “什么?”

    曹雄闻言大惊,赵虎也诧异的看着贾环,摸不着头脑。

    贾环上前两步,忽然开口,竟是一口流利的蒙语:“博日格德,你可还认识我……”

    那蒙古鞑子本来被曹雄唬的垂头丧胆,虽然听到贾环声音时,觉得有些耳熟,却没有多想。

    孰料,此人竟还会说蒙语,还知道他的名字。

    待他抬起头看向贾环时,顿时满脸惊骇:“是……三个?”

    贾环呵呵一笑,点点头,道:“是我,博日格德,看起来,你的运气不大好。”

    博日格德,正是当初葛尔丹策零大帐内,右帐贤王的世子,也算是一个小王子了。

    他与左帐贤王的世子哈日查盖与鄂兰巴雅尔一同长大,都喜欢鄂兰巴雅尔。

    当初因为贾环敢在鄂兰巴雅尔面前“大展雄风”,还痛打了贾环一通。

    却不想,居然会在这里见面。

    博日格德结结巴巴道:“三个,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

    贾环摇摇头,不再和他多言,对赵虎笑道:“你运气不错,他是准葛尔汗国右帐贤王的世子,确实是一个小王子。”

    赵虎闻言,大喜过望,一张圆脸激动的通红,嘿嘿傻笑。

    贾环呵呵一笑,道:“安排人压下去看好,我们再往前追去。”

    “诺!”

    “三个……”

    “三个……”

    ……

    葛尔丹策零几乎都要抓狂了。

    因为狂奔五十里后,前方居然又出现了一道兵马拦截。

    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再说什么?

    他连鼓劲的力气都省下,只是挥舞着弯刀,“嗷嗷”鬼叫着往前冲。

    这一阵,是以陈山虎为首,他手下本有三千烈卒,又补齐了两千,共五千兵马。

    牛奔、温博、诸葛道等人则在这一道拦着。

    同样的手法,先是一阵秦弩箭雨的攒射,又是一阵拼死厮杀!

    待拼死冲过这一阵后,葛尔丹策零麾下的宫帐军已经不足两千之数了。

    而他身旁的蒙古贵人又少了一些,身旁的亲卫亦不足两千。

    带着这一群残兵,葛尔丹策零反而没了自哀的心情,他对身边之人笑道:“秦人有句话,叫哀兵必胜。

    到了这个地步,大军剩余的,全是最精锐,也最强悍的勇士了。

    你们每个人,都有擒狼缚虎的本事!

    本王相信,这世上没有人能阻挡了我们。

    我们一定能重回草原,重回龙城。

    只要回去,胜利就是我们的。

    三十年前,准葛尔汗国几乎亡国。

    但是,苍狼白鹿的后代,终究还是挺了过来。

    这一次,我们再次中了奸计,吃了大亏。

    但,只要我们回去,最多十年,我们就会再杀回来!

    今日的屈辱,今日的伤亡,要用十倍秦人的脑袋去换!

    诸位,这是长生天对他的子民的考验!

    本王相信,我们一定能通过考验!

    冲!

    冲!

    冲回哈密卫大营,换了战马,吃了酒肉,咱们,回家!”

    “回家!”

    “回家!”

    ……

    可惜,精神的鼓舞,在现实的困境前,终究还是显得单薄了些。

    又过五十里后,看着前面黑压压的一片大军,以葛尔丹策零坚毅的心性,都难免心生绝望。

    那不再是五千人,而是一万……两万……足足三万大军!

    为首的,乃是嘉峪关参将,王巩。

    其实王巩也没有想到,居然还会有数千人马能够逃到这里……

    他是猜拳输给了郑德,才不得不压后。

    可是此刻,看着对面的葛尔丹策零,王巩激动的面色通红。

    这旷世大功,居然是他的了!

    “黄沙!”

    “威武!”

    “黄沙!”

    “威武!”

    三万雄兵齐声呼喝,声势震天!

    在王巩身后,跟着的,则是方静,李武和宁泽辰二人。

    此刻,方静双手中拿着的,是不知从何处寻来的两把生铁大锤。

    趁着她瘦小的身形,显得极为不协调,但也更具冲击力。

    她侧着脸看着李武,轻声道:“武哥哥,一会儿,你跟紧在我身后,好吗?”

    李武闻言,却没有开口,面色木然,呆呆的骑在马上。

    方静见状,面色一黯,不过,随之她眼中又闪过一抹毅然……

    “准葛尔的勇士们,这是最后一阵了。

    穿破他们,我们就可以回家!

    勇士们,再多的羊羔,也拦不住苍狼的突击。

    再多的雀鸟,也只是雄鹰的口食。

    长生天的子民,纵然战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举起你们的弯刀,张开你们的弓箭,随我杀!随我杀!!随我杀!!!”

    最后一次,葛尔丹策零率领麾下最后的精骑,向对面发起了决死冲锋!

    因为最初时大军要赶路,所以携带的沉重的强弩有限,又没有料到葛尔丹策零部能突破至此。

    所以仅有的两千具强弩都留在了前面。

    因此,此刻王巩所部竟没有一架秦弩压阵。

    不过这并不要紧,因为他还有三万大军!

    “兄弟们,建功立业,就在此时!生擒葛尔丹策零,当封万户侯!杀!”

    “杀!”

    三万老秦战卒,同时爆发出一声杀声,而后,洪水一般的涌向了对面。

    葛尔丹策零并不是那么好杀的。

    他身份尊贵,身旁虽然没有武宗,但却足足有数位七品以上的大高手护卫着。

    虽然之前为了保护葛尔丹策零免受秦弩攒射,战死了两位,却依旧还有三人。

    这三人护卫着葛尔丹策零,拼死往前冲杀。

    又有数千抛却生死,疯狂作战的宫帐军侧援,一时间,竟然无人能挡其锋芒,被他们不停的往前突破!

    王巩见状,面色大变,连连调兵遣将,却依旧无法阻拦。

    纵然知道,他们必不能持久,可眼看着他们不停的往前突进,还是让王巩无法接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方静和宁泽辰突然爆发了!

    两人一北一南,分别从两侧插入准葛尔部大军。

    宁泽辰的武器是一对铁戟,虽然没有秦戟长,但却更加锋利灵动。

    双戟翻飞间,掀起一片片腥风血雨。

    他身旁又有忠勇家将护着,因此他完全放开了自身的防卫,心中只有一个杀字。

    然而,他却不是最令人侧目的……

    “武哥哥,杀!”

    瘦小的方静骑在一匹雄壮的枣红战马上,双手提着一双大铁锤。

    细眸猩红,尖锐刺耳的叫声令人头皮发麻。

    然而,所有人很快发现,比起她挥舞出的双锤,这刺耳叫声根本不算什么。

    她的锤子比较独特,尾部竟然有铁链相连于腕部,她先手提双锤,捶杀入蒙古军中后,忽然变握锤为流行飞锤。

    每一次挥舞,都能带起一片血肉,甚至是人头……

    “武哥哥,杀!”

    每捶杀一片后,方静都会发出一道尖锐的啸声,凄厉,刺耳!

    李武却依旧木然的跟在她身后……

    “武哥哥,杀!”

    “武哥哥,杀!”

    “武哥哥,杀!”

    “……”

    本已忘却生死的蒙古兵卒,望着犹如修罗一般浑身是血的方静,在听到她的厉声呼啸后,竟然不由的纷纷退后一步。

    他们不怕死,却怕魔鬼修罗……

    前头葛尔丹策零回头望着这一幕,怒吼一声,道:“苏赫,去杀了她!不能让她坏了军心!”

    一个包裹着头巾的异族人闻言,微微一鞠躬,挥手杀却了身前的一个秦卒后,掉转马头,朝方静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