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醉迷红楼 > 第四百六十二章 截杀!
    嘉峪关前,战鼓如累,马嘶长鸣!

    自黄沙军团成军以来,就从未吃过如此大的败仗,更未折损过这么多的士卒。

    还险些连大将军都折损了进去……

    之后被人压着打了大半个月,包围,再包围……

    这种感觉,让骄傲无比的黄沙军团从上到下都快憋屈炸了。

    因此,到了这个时候,压根儿不用将士去鼓劲,黄沙军团的士卒们一个个便化身为下山饿虎,手持锋利无比的秦戟,扑向了敌人。

    葛尔丹策零鼓动起的数万蒙古骑兵并没有给秦梁他们带来太大的麻烦。

    秦梁所率重甲兵团的任务也并不是杀敌,而是不停的突进,击破,击溃!

    杀!

    杀!

    杀!

    秦梁身上已经满是血色了,当然,都是敌人的血。

    重甲军团已经横穿了整座蒙古军营,却依旧没有停止冲锋的脚步。

    突进!

    突进!

    突进!

    紧紧的咬在逃亡的蒙古大军身后。

    前方葛尔丹策零骑在快马上,听着斥候的回报后,心中怒火滔天。

    他恨不能率领宫帐军,转身绝地一击!

    可是,仅存的理智却告诉他,不能冲动。

    因为大军连一丁点儿军粮都没了,战马也没了草秣,都丢在大营中了。

    此地往西千里,都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粮饷草秣的营地。

    就算是哈密卫大营,也还有数百里之遥。

    一旦他们停下来返身作战,输赢且不说,一旦陷了进去,再想出来,就难如登天了。

    到时候,粮草断绝,甚至连水都缺乏时,军心必然溃散,只能沦为任人宰割的猪狗。

    所以,葛尔丹策零一咬牙,下令留下五千宫帐军,拼死阻击。

    宫帐军乃是汗帐最精锐的军队,也是他们的根本。

    总共也只有五万,此次带出两万来,其实更多的是做监军和威慑力量存在。

    损失一百都会让葛尔丹策零心如刀割,此次留下五千,他的心简直都在滴血。

    然而,匆匆回身作战的宫帐军,又岂能阻挡的住重军突击的重甲军团?

    虽然也给重甲军团造成了些许伤亡,但依旧如同一张薄纱一般,被以秦梁为首的重甲军,以闪电之姿强势突破!

    即使是面对五千宫帐军的诱.惑,重甲军团依旧没有停留。

    因为后续跟来的大军自会收拾他们。

    秦梁所部如同疯魔一般,继续紧咬着葛尔丹策零大部,突进,突进!

    葛尔丹策零得报之后,眼睛都成了血色。

    斯钦巴日控着战马来到他身侧,力声吼道:“王爷,五千拦不住,再留一万吧!”

    他见葛尔丹策零就要暴怒,甚至手都攀到了腰刀刀把上,斯钦巴日苦笑一声,吼道:“王爷,让我留下来吧。若没有人指挥,宫帐军心中便没有底气,拦不住发疯了的秦军的。

    斯钦巴日已经老了,不能再辅佐王爷了。

    准葛尔汗国可以没有斯钦巴日这头老迈的黄牛,却不能没有伟大的葛尔丹策零汗王!

    王爷,一时的战败不算什么,当年成吉思汗亦有战败的时候。

    但,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总有一天,阳光会重新洒满长生天下的草原。

    王爷,决断下令吧!”

    葛尔丹策零闻言,虎目猩红含泪,却终究不忍下出这个命令……

    这时,一名魁梧的蒙古壮汉控马过来,怒声道:“王爷,斯钦巴日说的对,准葛尔汗国可以没有我们,却不能没有王爷,下令吧!”

    葛尔丹策零闻言,眼泪终于再也忍不住,从虎目中落下,他看着那名身着宫帐军万户服的蒙古大汉,动容落泪道:“拉克申,我的谙达……”

    这是他真正的手足心腹啊!

    “给我金剑!”

    拉克申见后方秦人的重甲军团越来越近,心急如焚,怒吼一声,伸手要道。

    斯钦巴日也跟着怒吼道:“王爷,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

    已经要来不及了。

    老斯钦巴日眼见重甲军团已经咬上了大军尾部,顿时目眦欲裂,咆哮道:“我先率我的部族去拦一拦,王爷,速速决断,王爷,保重啊!”

    说罢,一折马缰,战马就地翻转,老斯钦巴日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召集齐他部族中的骑兵,向着后方黑压压的一片魔鬼发起了决死冲锋……

    目睹着这一幕,葛尔丹策零几欲疯狂,他怒声咆哮一声,转身就要挥军折返大战。

    却被拉克申从马上靠近,一拳打在脸上。

    拉克申咆哮道:“战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继续活下去!

    你要为我们报仇!

    ,你还是我认识那位英雄盖世的吗?

    难道你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吗?”

    ,是葛尔丹策零的小名,也是英雄的意思。

    挨了拉克申一拳,又被一通骂后,葛尔丹策零清醒了过来,他深深的看了眼拉克申后,而后从怀里取出金剑,交给拉克申,怒声道:“我的谙达,我会为你报仇的,终有一天,准葛尔的铁骑,一定会踏平大明宫!”

    “好!记住你的誓言!”

    拉克申怒吼一声后,扬起金剑,召集麾下万户宫帐军,先又向前狂奔一段,拉开距离后,折身,向后方的大秦重甲铁骑发起了誓死冲锋。

    宫帐军之所以精锐无匹,纵横北疆无敌手。

    除却每个宫帐军都是精选的蒙古勇士外,最重要的,是因为他们身上都披有铁甲。

    虽然远不能和重甲军相比,但狂奔二三十里后,重甲军虽不能叫强弩之末,但气势其实已经在衰竭。

    人或许还能坚持,但战马着实已经快到了极致。

    因此,两边相撞,虽然宫帐军依旧大吃一亏,但拼死之下,竟然将重甲军堪堪给拦了下来。

    但,也只是拦了下来。

    面对一个个弓箭不入,刀剑难侵的铁罐子,宫帐军的弯刀,却难以砍到他们身上。

    纵然宫帐军利用敌方动作缓慢之机,开始给重甲军造成不小的伤亡。

    但,终究还是难挽天倾!

    不过,他们到底还是将魔鬼一般的大秦重甲军给拦了下来。

    重甲军便是如此,一旦突击冲锋起来,在对方没有相应的重甲军团对抗时,在平原之地,几乎是无敌的存在。

    然而,上天是公平的,重甲军也不能永远无敌下去。

    因为铠甲的重量再加上骑士和兵器的重量,足有数百斤之重。

    对于战马而言,这个负重太过沉重。

    能够突击二三十里,差不多就已经是极限了。

    若是不停下来,不惜战马,那么至多可以突击五十里。

    只是一旦停了下来,再想催促战马奔袭,却是不能够了。

    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屠杀后,战场上渐渐又沉寂了下来。

    “咚!”

    “咚!”

    “咚!”

    翻下战马的重甲军们,手持秦戟,一下,一下的顿着厚土大地,目光无比崇敬的看着为首的那个似乎能够扛起青天的威武男人。

    当然,目光也会落在他身后那个小一号的身影身上,目光同样尊敬!

    “万胜!”

    “万胜!”

    “万胜!”

    大军士气高涨,嘶声力竭的举戟怒吼道。

    呼喊了几番后,秦梁举起手中大秦戟,大军声音止住。

    秦梁沉声道:“凡日月所照,江河所至,皆为我大秦领土。

    敢明犯我大秦者,虽远必诛!”

    “杀!”

    “杀!”

    “杀!”

    秦梁闻声,点点头,而后唤过重甲军团的指挥使,吩咐他打扫完战场后,带军回营。

    而后,秦梁竟又带着贾环,继续向西驶去……

    乌远依旧是那一身灰色麻衣,怀抱乌黑短刀,不紧不慢的跟在其后,保护着贾环。

    ……

    葛尔丹策零率领剩余的五千宫帐军,还有其他台吉、头人手下的亲卫队,一共一万骑军,向西狂飙突进着。

    葛尔丹策零也算是一世枭雄,纵横北疆十数年难逢敌手。

    北抗厄罗斯哥萨克铁骑,东拒大秦黄沙军团,西凌哈萨克汗国,南压吐蕃、青塘。

    原本此战,他心怀大抱负,要一举攻破大秦西部,马踏陇右,凌逼关中,成就不世功业。

    可谁想,却在最不该出岔子的地方,却出了大问题。

    直至此时逃亡之路,葛尔丹策零依旧想不通,到底是何人所为,究竟是怎样所为。

    不过,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待到断翅苍鹰,折骨苍狼恢复的那天,待到太阳重新刺破乌云,普照大地。

    他葛尔丹策零,依旧是长生天下最英武的大汗!

    “驾!”

    “驾,驾……吁!”

    屋漏偏逢连夜雨,距离大营五十里处,葛尔丹策零面沉如水的看着前方道路上,列阵相对的大秦兵卒。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好想的了。

    好在,对面并非重甲军。

    既然如此……

    “长生天的子民,挥舞起我们的弯刀,张开我们的弓箭,让卑鄙的秦人知道,所有拦着我们回家的敌人,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随我杀!”

    这一次,葛尔丹策零身先士卒,一马当先的冲锋出去。

    其后,被“回家”二字刺激的满头热血的蒙古勇士,嗷嗷怪叫的跟着葛尔丹策零冲了出去。

    “杀!”

    随着参将郑德持戟一挥,一时间,无数利箭强弩破空声不绝于耳。

    老秦最强大的,除了重甲铁骑外,便是弩阵。

    一时间,对面蒙古骑兵如同下锅饺子一般,纷纷从马上摔落。

    不过,敌人毕竟太多,射死一大批后,还有更多。

    弓弩手已经来不及装第二弩,距离还是被拉近了。

    但是,已经足够了。

    郑德再次一声怒吼:“杀!”

    数千大秦铁骑,端持着秦戟,迎面冲锋而去。

    秦风带着宁泽辰、曹雄和赵虎三人便布置在第一道防线处。

    听得郑德的命令后,几人跃马而出,在各自家将的护持下,拼死向前,挥戟厮杀!

    杀!

    ……